69中文网 > 后人 > 084 你自己看吧

084 你自己看吧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她。

    吴歆没那么简单,早就有更多的人盯上她了。

    与我的坦诚相反,对面的两个人对一切守口如瓶。

    最后,他们希望我想办法接近钱镛,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我就说,你们自己找他谈啊,大不了逮捕。

    面对这个问题,他们貌似也很无奈,终于向我吐露了一些事。

    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干涉钱镛的自由,他是一个完美的企业家,近期甚至接近于慈善家了。

    他们内部,对于一切的认知,并不比我高明多少,纯粹只有猜测。

    而且这个调查,很可能随时停止,实在是太捕风捉影了。

    临别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过于强烈的要求我一定要做什么,只是希望我试试。

    晚上,我三思之后,给钱镛打了电话,说那天聊的很好,希望登门拜访,再谈谈没来得及说的问题。

    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我:钱总,上次我们说到,任何事情都不存在任何意义,连意义本身都未必存在,一切所谓的意义皆源于人的主观,我认为什么有意义,我就去做,这就是我的意义。

    钱镛:哈哈,立韬啊,我也不是哲学家,突然打电话说这些,受宠若惊。

    我:抱歉,这么晚还打扰您。我只是觉得还有些不明白的,如果明天您有时间的话,希望能登门拜访。

    钱镛:不好意思,立韬,明天我有个同学聚会,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我:抱歉……要不……后天?

    钱镛:嗯……没关系,电话里说吧,我现在有时间。

    我:这个……我想知道,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意义驱动着精神活下去,那您呢?

    钱镛:……立韬啊,有个顺序,你可能搞反了。

    我:您说。

    钱镛:你认为是先有意义,才能活着,实际上可能是反着的。你首先要活下去,因为要活下去,才会创造意义,寻找意义,比如工作这件事,非常无聊,你总要找到一个理由促使自己做下去。现在我反问你,工作的意义是什么,不要细想,直接回答最本质的就可以。

    我:赚钱……

    钱镛:赚钱的意义呢?

    我:更好的生活。

    钱镛:生活的意义。

    我:幸福。

    钱镛:很好,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幸福是一种感受,无关意义,我相信有关一切意义的追问,最终都会落实到感受,意义只是我们追求感受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创造的东西,用以支持我们去做不那么想做的事情。

    我:……所以,您的意义……

    钱镛:这不重要,立韬,一点也不重要。我可以回答你任何意义,但这一点也不重要,终点都是某种感受罢了,我最近给大家放假,发钱,谈心,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一种我想追求的感受,见到你们过的好一些,我也会舒心。

    我:……

    钱镛:这些都是大实话,你可以这么回复希望你套我话的人。

    我:什么?

    钱镛:对了,你不需要回复的,如果我真的那么重要,他们会监听这部电话的,唉……这么晚了还要监听我这种无足轻重的人,你们也怪累的,闭眼休息一会儿吧。放心,我要关机睡觉了。

    我:您在跟谁说话?

    钱镛:没事了,立韬,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别再想什么意义了,尽可能的享受生活,这才是我想给予你们的。

    我:好吧……

    对话就是这样,不知道我有没有帮那些人套出什么线索。

    我对着录音,将每个字都写下来了。

    现在,我也要睡觉了。

    6.10

    我将录音提供给了那两个人,他们没再要求我做什么。

    这些事就像一场混乱的梦境,我受够了。

    渡岑就要放暑假了,我计划去海边。

    不是一天,也不是两天。

    是整整一个月。

    感谢你的防暑降温费,老板。

    6.11

    人类消失了!

    再疯狂的思想也想不到。

    这根本已经突破了科学认知了。

    哈哈哈!

    世界是唯心的。

    去他妈的牛顿爱因斯坦。

    海边,我要去海边!

    ……

    “没了。”吴羽伦拖了几次滚动条,“就到这里了。”

    “我可以再看一遍么?”许静辰哽咽着问道,“我和他结婚十几年了,他都从来没探讨过这些,我想再看看他思想中真实的一面……”

    “请。”吴羽伦很快起身,冲艾东使了个眼色,插着兜走向大书柜。

    艾东沉了口气,跟了过去。

    关于吴歆的问题,已避无可避。

    二人一路绕到角落的书柜,吴羽伦才突然回身。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艾东,搞得艾东浑身不自在。

    良久之后,吴羽伦才阴阳怪气地说道:“你都知道的吧?”

    “什么?”

    “消失,怪物。”吴羽伦上前猛地掐住了艾东的腕子,压着嗓子道,“装了这么久,有你的啊……怪不得那么有耐心……成竹在胸么。”

    “你他妈的……”艾东一把抓起吴羽伦的领子,颤了许久后才松开手,“如果是我搞的,我第一时间就会弄死你。”

    吴羽伦仔细打量过艾东后,终于是挥了挥手:“没事了,我试探一下。对不起……因为你老婆铁定参与了,实在是不可能不怀疑你。”

    “铁定?”艾东压着嗓子怒道,“就因为空难时间与钱镛的态度转变相符?搞清楚,吴羽伦,周立韬自己都推翻这个逻辑了。”

    “与周立韬无关,是我自己的判断。”吴羽伦哼了一声,指向书柜,“你自己看吧。”

    艾东转身望去。

    眼前这一排,都是农业有关的书籍。

    《谷物耕种》

    《有机蔬菜科学用药与施肥技术》

    《作物育种原理》

    《散养鸡饲养管理》

    ……

    “这怎么了?”艾东不解问道,“她本来就是搞农业的。”

    吴羽伦并未答话,指向了对面书柜。

    艾东难以理解地望向书柜。

    这一排的书目忽然来了个大转弯。

    《煤电厂管理》

    《电力工程电气设计手册》

    《电力电缆选型与敷设(第三版)》

    《太阳能光伏应用:原理·设计·施工》

    ……

    艾东愣愣地看着这些。

    某种预感愈演愈浓。

    他继续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