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后人 > 122 收割的媒介

122 收割的媒介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初代囚者最初投下的生命之种中,已经写死了最终的毁灭。”吴歆坐在崖前,静静地诉说着,“同时,也写入了路径。这些信息都潜藏在生命之种的DNA序列之中,并复制遗传了37亿年。此时此刻,它存在于人体的每个细胞。”

    “任何一个细胞,一旦接收到福音便会裂解,用裂解产生的能量将福音传递给周围的细胞,类似于核裂变中的链式反应,这是主世界最为根本的杀手锏。”

    “福音可以通过物理信号传播,也可以直接通过路径传播。”

    “身为牧羊犬的囚者,掌控着操纵这一切的路径和信号,只要他想,一个意念便可向全人类发出灭绝广播。目标同样可以是猫、狗、植物、以及任何具有类似DNA的物种。”

    “说句题外话,第150代囚者吴歆,不止一次想要消灭蟑螂和蚊子,但人类世界已经高度信息化,她怕突然发生这种事,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

    “现在回到最初。”

    “在37亿年的时光中,囚者一次次地筛选着物种。”

    “主世界需要消化高度复杂且有序的物种,这能让主世界变得更加有序,也是主世界的至尊享受。”

    “用物理学来解释,主世界需要降熵,以对抗自身无序度的增加,人类是优秀的原料,但同样的原料吃一次就够了,再吃也不会有新东西,享用过人类后,牧场世界将被清空重启,全新的囚者将会培育全新的生命。”

    “回到最初。”

    “投下生命之种后,初代囚者进入了沉睡,在足够久之后醒来,筛选,然后沉睡,随着物种的繁茂,他醒来得越来越频繁,周期也越来越固定,这也就是所谓的生物大灭绝。”

    “28万年前,正在他准备进行第六次大灭绝的时候,看到了他们——”

    场景一转,非洲大草原。

    一群毛茸茸的古人正挥着棍棒,与鬣狗群对峙,

    “他们的有序度,可以承受我了,初代囚者这么想着。”

    吴歆说着,自己化为了晶核,浸入了一名古人的体内。

    这个古人立刻焕发出异样的神采,一步步向前走去。

    在其他古人惊讶的目光中,他放下了棍棒,高举起双手。

    接着,面前的几十只鬣狗土崩瓦解。

    他回过身,静静地看着其余古人。

    在这样的壮举下,一个个古人为他跪倒在地。

    他却走到艾东面前,坐在了吴歆之前坐的地方。

    “初代囚者为他们带来了信仰、语言、故事和团结,在50年的时间里,他庇佑这个群体发展壮大。”

    这个古人说话的同时,自己也在变得苍老。

    “现在,这个身体即将寿终正寝,囚者需要回到主世界。”

    “主世界听到了他的呼唤,并派来了第二代囚者。”古人抬起手,一颗晶核出现在他的掌心,“初代囚者,将他的能力与记忆,传承给了第二代囚者。”

    接下来,苍老的古人放飞了晶核,闭上了双眼。

    他的身躯随风散去,化成了小小的晶核,消失在原地。

    第二代囚者的晶核缓缓飘来,取代了他的位置。

    “主世界相当于意识的海洋,不分彼此,降临在牧场世界,相当于从大海里分出了一滴水,回到主世界,相当于重回海洋。”

    “接下来,囚者将在几十万年的时间中,进行高密度观察与干涉,以完成精细化养殖,并准备收割。”

    场景的时间飞速流逝着。

    沧海桑田中,晶核却岿然不动。

    “囚者可以随意观察,或是沉睡,像之前37亿年那样。”

    “但他一旦选择干涉,就需要投入到人类体内,这也就意味着他只能存在有限的时间,他要在肉身腐朽之前,将记忆和能力传给继任者,自己方能活着回到主世界,归于永恒的海洋。”

    “就这样,观察并干涉人类世界103代后,人类已形成文明,数量也接近了收割要求。”

    “因此从第104代囚者开始,囚者展开了无缝干涉,也就是不进入观察状态,永远处于干涉状态,每一代囚者将投射在一个人类体内,进行约为50年的干涉。”

    场景回到了最初的海崖,吴歆捧着一个手机,坐在艾东的对面。

    “路径可以传播信号和力量,但不能传送人类,人类是实体。”吴歆低头看着手机,“因此,需要一种媒介,将人类转换成信号,才能通过路径送往主世界。”

    “这也正是需要无缝干涉的原因。”吴歆轻轻地捧起手机,“接下来,囚者将引导人类创造收割的媒介,并确保足够多的人类终日与媒介为伴,以进行最大效率的收割。”

    ……

    车队驶出了高速公路,距离真识路一号还有最后的三公里。

    “主有办法,把人瞬间吸进手机或者是基站之类的东西,这就是收割了。”钱镛靠在椅背上,声音略显微弱,大概跟失血有关,“原理未知,但我猜应该是以计算机芯片、集成电路什么的为媒介,同时又很依赖网络信号。”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以超低价散播那些设备?”吴羽伦哼了一声,“好歹给我们留一些领导和军队吧,反正收割以后都无所谓了,主有必要这么针对么?”

    “我猜,针对他们的不是主,是尹疏。”钱镛叹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被逼无奈,只有尹疏,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也是被逼的,但实际做起来却有一种狂热的忠诚,拼尽全力要将媒介覆盖到一切能覆盖的地方,特别是重要的大院。”

    “她也许根本不是人类。”林溪行面无表情地说道,“在你的叙述中,那些让人裂解的信号对她无效。”

    “等等……这样的话……”钱镛瞪着眼睛道,“会不会,她就是主?”

    “你脑子里到底还灌了多少屎?”白河弯腰擦拭着刀身,“如果她是主,怎么可能被我们吓跑?她只是拥有作弊器的人奸罢了,我会马上杀死她。”

    “是吧……毕竟,收割已经结束,主大概已经走了吧。”钱镛干笑道,“我把事情都说出来了,如果你们能活下来,余生要做的事,大概就是把我这样的人奸一个个揪出来处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