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210章 别离苦

第0210章 别离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墓地回来苏锦溪就一直呆呆的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漫天雨幕出神。

    顾南沧拿了一张毯子披在苏锦溪的身上,“锦儿,别难过了,这场戏是必须要演的。

    不管是为了引出幕后黑手还是为了你的将来,都必须有这么一个经历。

    从此苏锦溪是彻彻底底的死了,而你将是顾家的千金顾锦。

    老爷子已经在重新给你置办身份,很快你的护照和身份证都会寄过来。”

    苏锦溪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灰蒙蒙的天,“南沧哥哥,你说三叔现在在做什么呢?”

    “锦儿,我知道你心中很难受,但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顾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是顾明珠和顾苒?”

    “对,你不知道顾家对继承人要求十分严格,学习成绩只是其一,更重要的各方面的发展。

    我知道你学习成绩很优秀,头脑聪明,完全不够。

    妈妈消失之后,舅舅们便以没有女孩继承为由,从小按照继承人的规矩让顾明珠和顾苒学习。

    她们除了在学习方面很优秀之外,还精通剑道、跆拳道、格斗体术、钢琴、绘画等……

    顾家的继承人一定是最完美的,可以有女人的婉约,也可以如男人一般坚强。

    我要是直接将你带回去也不行,到时候他们一定会以你资格不够等各种借口拒绝让你成为继承人。

    说不定还会让你和顾明珠她们比试,锦儿,你太过于娇弱,到时候一定会输得很惨。”

    苏锦溪的眼神这才一点点清醒,从对司厉霆的悲伤中抽离出来。

    “绘画、钢琴这些从小我在苏家也学过,现在想起来还是托了苏梦的福。

    那些老师应该是苏家专门找来指导苏梦的,我不过是顺便跟着学罢了。

    可笑的是苏家特地给苏梦找来的那些人,苏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事无成,而我却是认真学会了。”

    想到这里苏锦溪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苏家给的资源倒是让自己有了用处,也许冥冥之中一切早就注定好了。

    “那这就好办了,你所需要学习的就是其它欠缺的知识。”

    “南沧哥哥,这一时半会儿我能学会么?她们都是从小练习到大的。”

    顾南沧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会给你争取时间,锦儿,顾家的继承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爬得越高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苏锦溪曾在司厉霆的办公室往下俯视,高处不胜寒。

    她知道司厉霆爬到如今也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成功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得来的。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太过于弱小,她想要变强大,不想每次出了事情就是躲在别人的背后。

    这一路走来,司厉霆、唐茗、顾南沧都一直在帮她。

    她不想只当一个弱者,一个永远都必须要人保护的小丫头,她要变强。

    顾家继承人的身份就像是天上掉下的一块馅饼砸在她的脑袋上,她从前做梦都没有想过。

    她心中也很清楚,连顾南沧都觉得棘手的事情,她要走的这条路会比想象中更难。

    但她不愿意再像以前一样平庸的过下去,且不说她要对付的幕后黑手,就连白小雨和苏梦都能将她耍的团团转。

    自己除了司厉霆之外一无所有,拿什么去和她们斗?

    顾家是自己最好的后台,不管前面的路再怎么艰难,苏锦溪也没有想过退缩。

    “南沧哥哥,我知道顾家继承人不好当,我一定会努力。”

    “那好锦儿,身份证和护照三天之后就会送来,也就是说三天后你就要跟我回美国,归期未定。”

    那一声归期未定,苏锦溪觉得心都要碎了,司厉霆那张憔悴的容颜历历在目,她怎么忍心不去想他。

    见苏锦溪沉默,顾南沧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锦儿,此次回顾家并不是一帆风顺,前路充满了荆棘,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件事我并不希望让司厉霆知道。

    因为回去甚至是充满了危险的,他对你的感情我们都清楚有多深。

    倘若司厉霆知道了这些事情,我想他一定不会允许你离开……”

    在葬礼上并没有什么收获,苏锦溪看到司厉霆那伤心欲绝的模样,只想要赶紧和他见面。

    顾南沧说的没错,别说是司厉霆不会放她,到时候她也不会舍得离开司厉霆。

    而她既然是顾家的人,那么就应该负责。

    “南沧哥哥,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苏锦溪在他耳边轻喃细语。

    司厉霆自那天在墓地晕倒,他就一直住在疗养院,从前都是铁打的身体,仿佛在一夕之间垮塌。

    苏锦溪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的情况时好时坏。

    小时候本就经受过什么巨大的刺激,苏锦溪的死更是如此。

    淋了一身的雨也让他感冒,他高烧不退。

    夜深人静,一个身穿粉衣的小护士拿着点滴药瓶进去。

    门外多了保镖,进去之前都需要严格检查药瓶,防止上次的事情发生。

    苏锦溪替他换好药,床上的男人双眸紧闭,眉心之中笼罩着一层阴云。

    即便是在梦中,他也睡得并不安稳。

    苏锦溪轻轻用手抚去他眉心的褶皱,看着他那苍白的脸颊,她的眼中尽是心疼。

    三叔,她的三叔。

    还记得她第一次从睡梦中惊醒转头看他,那一张脸惊艳了她的眼睛。

    一个比明星还要帅气的男人,他邪气又霸道,一次次逼近,最喜欢捉弄自己,看自己两颊红晕。

    那时自己恨死他了,她想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那么讨厌的人呢?

    后来他一次又一次替自己解围,拨开他那层霸道的外衣,他的温柔一点点显露。

    原来高傲如他也会笨拙的给自己熬红糖水,生怕自己弄错,再三确认用量。

    端到自己面前他却说是女佣熬的,后来和他同居之后,苏锦溪亲眼看到他给自己熬。

    每次洗完了头她懒得吹头发,那人便会拿着毛巾给自己擦干,用吹风仔细吹干。

    分明他自己从不吹头的人,却一本正经说:“女孩子娇气,要小心呵护,否则以后落下头疼的病。”

    呵护?是的,他是唯一一个将自己疼到心尖上的男人。

    从前缺少的温暖都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她曾无数次从梦中醒来。

    苏锦溪害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三叔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真的是她的人呢?

    直到看到熟悉的胸膛,感受到放在自己腰间那条手臂的温度,她才知道这不是梦。

    司厉霆是真心诚意,不图回报对她好的男人。

    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苏锦溪俯身在司厉霆的胸前啜泣。

    她不敢发出声音,生怕会惊醒了他,那颤抖的双肩泄露出她内心深处的痛苦。

    手指紧紧拽着司厉霆胸前的衣襟,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三叔,对不起,苏苏必须要离开你去一个地方。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咱们再不分离。”

    她缓缓俯身在司厉霆的唇上落下一吻,过去都是司厉霆趁着她睡着了亲吻她。

    司厉霆的唇很薄,都说薄唇的男人薄情,可是她的三叔是多么深情的一个男人啊。

    泪水一颗颗淌下,滑落在司厉霆的脸上。

    苏锦溪手机轻轻震动,换药之间不超过一分钟,超过就会引起保镖的注意。

    她拿出一个信封放到了司厉霆的手中。

    擦干泪水,她深深看了司厉霆一眼。

    三叔,再见了。苏苏很快就会回来,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