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238章 女妖精

第0238章 女妖精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顾锦看向门外的时候没有发现司厉霆的身影,其实在关门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胃抽痛得厉害。

    这一年多他酗酒成瘾,加上作息时间不太规律,落下严重的胃病,这会儿便是胃病犯了。

    他蹲在地上靠在门边,本来是想要等顾锦消气了再进去,谁知道胃痛得他连开口都很费力。

    司厉霆不想让顾锦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让她担心,还记得两人在一起同居的时候。

    那时候他要帮她切菜,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吓得她吧嗒吧嗒流了一地的眼泪。

    只是一个小口子她就能那么心疼,看到自己胃痛她还不心痛死了。

    他摸了摸口袋,今天也没有带胃药,坐在地上慢慢缓和。

    等身体好点了他才慢慢出来准备回家,才走到车边,胃又开始抽痛。

    饶是他一个大男人,被胃痛折磨的也是满头冷汗,英俊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

    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司少,你没事吧?”

    司厉霆费力的抬头看着身边的人,原来是周黎,她也住在这个别墅区。

    周黎见司厉霆整个人因为疼痛而蜷缩成弓形,一看就是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

    司厉霆将钥匙递给了周黎,“送我……去医院。”

    这次的胃病来势汹汹,比起以前哪次都要厉害,一向扛痛的司厉霆都忍受不住。

    “好,司总,你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周黎想要扶司厉霆上车,在触碰他的那一瞬间司厉霆眉头皱的更深,“别碰我。”

    周黎伸出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脸上写满了尴尬,她讪讪的解释道:“那个……我只是想要扶你上车。”

    “不用,打开车门。”司厉霆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的司少。”周黎只得按照吩咐替他开了车门,司厉霆忍着痛苦,踉跄着身子一步步爬上了车。

    平时上车只需要长腿一迈,一秒钟的事情而已,今天的司厉霆却因为身体关系花了足足十几秒才上了后座。

    他给周黎报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地址,周黎赶紧发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她频频朝着后座的男人看去,他闭着双眸靠在皮座上,因为痛苦眉头始终紧紧皱着。

    “司少,你撑住,马上就到了。”

    “……嗯。”司厉霆的声音也有气无力。

    车子停到了一家奢华的私人医院门口,门口已经有人在等候。

    一个戴着眼镜的儒雅男人迎了过来,将司厉霆扶下了车。

    “你是不是每次要死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我让你好好吃饭,你有没有听?”

    男人看着温柔,开口却是毫不留情,周黎本以为他的性格和他的装扮一样儒雅,显然不是这样。

    司厉霆嘴角抽了抽,“想要我死的更快你大可继续废话。”

    “哼,大晚上的专项救治,诊金可要加倍。”

    “十倍都可以。”司厉霆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每一次呼吸都在牵扯着伤口的疼痛。

    云弭拿着药瓶和水过来,先是给他喂了两颗白色的药片,继而扶着他的身体朝着医院走去。

    周黎停好车,上前一步抓住云弭的胳膊,“医生,司少他是怎么了?”

    在面对周黎的时候他温和一笑:“放心,他就是老毛病犯了,交给我就没事了,小姐请回吧。”

    周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抬脚又朝着司厉霆走来,“司少身边也没有人,我还是留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吧。”

    司厉霆想到之前顾锦生气的小脸,他并不想和周黎有任何牵扯。

    “周小姐,感谢你今晚及时送我到医院,为表达谢意,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

    周黎眼睛一亮,没想到自己还能够有这样的好运气,她连忙道:“司少,我可不可以和你约会?”

    “不行,这个条件仅限于金钱,你是个演员,我也可以给你想要的角色,除此之外其它条件都不可以。”

    司厉霆将话说得很明白了,显然就是除了金钱之外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

    周黎的脸色又变得暗淡无光,“那……好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可以吗?”

    “你直接联系我的助理就可以。”司厉霆收回钥匙,和云弭一起进了医院。

    夜风吹拂着周黎的长发,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狼狈离开的司厉霆。

    口中轻喃着:“司少,人人都说你是浪荡无边的花花公子,可是为什么我却觉得你就是一块寒冰,没有人能够融化你。”

    司厉霆处处和她保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连他的衣角自己都无法触碰到半分。

    正要离开,她看到地上闪着莫名的光芒,蹲下身捡起了那枚闪着光芒的东西。

    看到捡起来的东西她眼神一亮,这枚戒指不正是司厉霆之前拍下来的那颗天价戒指?

    周黎看着两人消失在医院门口的背影,明知道自己应该叫住司厉霆将戒指还给他。

    私心却不想要将戒指归还,并非是因为这枚戒指的价格昂贵,而是太有意义。

    永恒的爱,多好的寓意,所有人都知道是司厉霆拍下了这枚戒指,如果在自己这里,岂不是可以说是他送给自己的?

    就算被他发现了也不怕,他能够随随便拿出一个亿来买一枚戒指,也并不会太在意的。

    若是他生气了,到时候自己就以救过他为由,况且自己不是还可以提出一个要求么。

    这么想着周黎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笑意,手指缓缓抚过戒指,这枚戒指就好像是他送给自己的一样。

    周黎小心翼翼将戒指收好,心情大好的走到十字路口打车回家。

    司厉霆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戒指已经掉了,他接受完治疗,过了一会儿胃痛才一点点消失。

    云弭这才开口:“司大少,这么娇滴滴的美女就放手了?

    你说你被外面的八卦杂志都写成什么样子了,恐怕谁都不会相信你干净得跟块豆腐似的。

    我瞧着刚刚那美女就不错,是我就收了她,你还真要等一个死人回来呢?”

    司厉霆一记冷眼朝着云弭扫来,苏锦溪没死的消息谁都不知道,包括他为数不多的好友云弭也并不知道。

    “云弭,你话太多了,看来是医院的工作太清闲,要不要我和云老爷子说上几句,让你回去接班。”

    “别别别,算我错了行不行,我现在优哉游哉不知道多好,上上班,泡泡妞,这才是人生啊。”

    云弭摘下眼镜,用手指将头发梳到了后面,哪里还有先前的温文儒雅,活脱脱就是一个浪荡公子。

    他看了看司厉霆的吊瓶,“这个输完让护士过来给你拔针就可以,小爷的夜生活开始了。”

    司厉霆冷哼了一声,“浪吧,早晚你得栽在女人手上。”

    “切,你放心,我可和你这个痴情种不一样,小爷游走花丛数年,早就练就了一身技艺,你好好休息,就不要瞎折腾了。”

    司厉霆看了他一眼,这男人十天有九天都在外面的夜店泡妹子。

    还真的应了那样一句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看似多情实则无情,身边的女人最多只能称之为女伴,连女朋友都算不上。

    饶是他喜欢的会多睡几次,腻了便换新的。

    游戏人间,尽情享乐,将女人当成衣服一样更换得很勤快。

    司厉霆听到他哼着小曲离开,神秘莫测的一笑,这种男人不爱人倒好,一旦遇上个狠角色到时候就有他受的。

    懒得理会他的是是非非,司厉霆只想要尽快出院见自己的小宝贝。

    顾锦今晚那么生气,自己要怎么安排一出浪漫的惊喜?

    闲着无事,司厉霆在网上搜索了一堆的攻略,看完他才知道原来浪漫为何物。

    给林均打了一通电话吩咐他安排,吩咐完一切他才放心的闭眼休息。

    苏苏,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浪漫的惊喜。

    在医院呆了一夜,他睡到第二天十点才醒来。

    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想着昨晚云弭说让他今天还要输一些药水才能走。

    看了看腕表已经十点,云弭怎么还没来?

    云弭知道他的习惯,他从来不让女人碰他,就算是扎针治疗也是云弭这个院长完成的。

    起身洗了把脸,他问向门外的护士。

    “你们院长呢?”

    小护士对上他那双漂亮的蓝色双瞳,心中小鹿乱撞,“那个……咱们院长刚来上班,在办公室呢。”

    十点才上班,这还有够清闲的,怪不得不回去继承云家的家业。

    司厉霆朝着院长办公室而去,平时云弭都是精神奕奕,今天却跟丢了魂一样失魂落魄。

    一向不喜欢开玩笑的司厉霆也难得开口调侃:“怎么,魂儿被谁勾走了?”

    云弭一把拽住了他的手,“厉霆,我昨晚该不是遇到了一个女妖精吧?”

    司厉霆皱眉,“什么女妖精?”

    “一个女人,穿着红裙子,黑色的长头发,长得很漂亮,胸大腰细大长腿。”

    “……”司厉霆无语。“我一早醒来就没有她的影子了,我问了夜场的人,都没有见过她。”云弭一脸失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