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297章 你倒是很敢

第0297章 你倒是很敢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华晴很快就反应过来,猜测是那几人用了特别的手段让蓝月招架不住才招供了。

    也不知道蓝月都说了些什么,华晴不敢胡乱多言,多说多错。

    “蓝月,你什么意思?”

    “晴姐我对不起你,之前我见你在拍戏的时候和艾琳娜小姐发生了一点小摩擦。

    再加上南宫导演专门给艾琳娜小姐挑选了最好的马,我一时气不过就……就想给她一点教训。”

    蓝月将所有过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华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蓝月,你怎么这么糊涂,要是伤着别人了怎么办?”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蓝月。

    脸上的表情仿佛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一样,顾锦开始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些了解。

    从之前的反应中她可以确定华晴就是幕后主使,而此刻华晴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根本不知情的人。

    这样的演技着实让人佩服,不愧是影后级别的人。

    “对不起晴姐,我是一时糊涂。”

    调查组的人特地从A市赶来,本以为是很棘手的事情,谁知道才刚到就发现事情已经被弄清楚了。

    “这位小姐,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是。”蓝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有华晴给的二十万也足够让家里的人过上好日子了。

    自己蓄意伤人,当事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坐牢。

    等她出来华晴一定会念着她的情谊好好对她,这样一来她也不算是太吃亏。

    华晴看着蓝月被带走,心中也是复杂无比,没想到那个女人命这么大。

    那么快的速度摔下来还没受什么伤,倒是连累了蓝月。

    还好蓝月够聪明将一切都扛下来,不然自己就完了!

    她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缓缓朝着顾锦走来,“艾琳娜小姐抱歉,是我没有管好我的人,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那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还真有些像是那么回事。

    顾锦只是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敢让自己失忆的女人她怎么会轻易放过?

    她转头看向南宫墨,“导演,不是还有几场戏,赶紧拍吧。”

    “可是你的头……”

    “我没事,快点拍完。”顾锦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现在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早点拍完她要去寻找自己的记忆,她应该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

    你并没有南宫熏以为的那么淡然,突然脑子里变成了一片空白。

    所接收到的信息都是来自于周围的人,她还要去辨别每个人是好还是坏,说得话是真还是假。

    “好,准备下场戏,今天开始所有进度加快节奏!”

    现在的局势已经大变,南宫熏的到来,还有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司厉霆的耳里。

    司厉霆和南宫墨两人十分相似,都是做事手段毒辣之人。

    别看着司厉霆在顾锦面前那么温柔的样子,实际上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不,应该是藏着獠牙的狼。

    到时候知道了顾锦失忆,还多出了一个未婚夫,南宫墨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了。

    趁着自己还没有被波及,赶紧拍完戏才是最重要的。

    他赶紧找回了赵粒,顾锦一边化妆一边读下一场戏的剧本。

    简昀朝着顾锦走来,他心中藏了太多的疑问,总觉得从这一次回来开始顾锦就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前不久顾锦还明确的告诉过他她这辈子喜欢的人是司厉霆,这才过了多久,她身边就冒出一个未婚夫。

    而且这个未婚夫一看就是来头不小,蓝月会这么快承认,一定和她这个未婚夫有关系。

    “我能和你单独谈一下么?”

    从顾锦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和自己有些纠葛,他当时的眼神和其他人不同。

    一旁看书的南宫熏合上手中的财经杂志,没有等顾锦开口就抢先回答:“抱歉,我没有让我未婚妻见其他男人的意思。”

    顾锦皱了皱眉,有些不喜欢南宫熏的霸道,她看了看手中的剧本。

    “等休息的时候可以吗?我要背台词。”

    简昀瞄了一眼她手中的剧本,之前顾锦就告诉过他全本她的台词都记住了。

    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说假话,她究竟怎么了?

    饶是简昀觉得她古里古怪的,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奇怪。

    “好。”简昀转过身朝着南宫墨看去,“就算你是她的未婚夫,你也没有任何权利禁锢她的自由,况且我从未听过她提到有你这位未婚夫的事情。”

    顾锦眼前一亮,“你很熟悉我?”

    “认识你七年,你觉得熟不熟?”简昀更加笃定顾锦是出了问题,难不成是从马上掉下来失忆了?

    “我……”顾锦一听说他对自己这么熟悉,瞬间有了兴趣,想要和简昀继续交谈。

    “五分钟后你就要开拍,台词记清楚了?”南宫熏岔开了话题。

    “抱歉,等戏拍完了我们再聊可以么?”

    “可以,我等你。”简昀转身离开。

    南宫熏浑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意,他的占有欲极强,已经在心中将顾锦当成了南宫太太。

    等到简昀离开,顾锦才直接开口:“南宫先生,我们还没有结婚,对于这门婚事我并没同意过。

    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自由,我不是你的犯人。”

    南宫熏手中的手被大力砸到一旁,“你再说一遍!”

    当南宫熏来以后就将导演休息室腾给顾锦当化妆室,屋子中除了一个化妆师也就没有外人。

    化妆师被南宫熏身上的冷意给吓得浑身发抖,这个男人好可怕。

    “南宫先生,你之前说过,婚约是我外公定下的,咱们这也才第一次见面,这门婚事我还没有同意。”

    “顾锦,你倒是很敢!”南宫熏冰冷无比。

    化妆师化完最后一点,将手中的化妆盘扔到一边,“小姐我先出去了。”

    将空间留给了两人,再多呆一会儿她觉得自己要被冷成渣渣。

    “南宫先生,且不说你还不是我真正的未婚夫,就算你是我的老公,你也没有任何权利干涉我的自由!”

    顾锦一双眼睛清澈执拗,毫不退缩的迎上南宫熏的双眼。

    南宫熏一步步朝着顾锦走来,“我丢下那么多生意,陪你在这拍戏,顾锦,你以为我在和你闹着玩?”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顾锦心中是明亮的,毕竟这个男人救了她也帮了她,她不能恩将仇报。

    刚刚男人身上的强势让她不知不觉怼了回去,其实南宫熏凶是凶了一点,倒也没有伤害过她。

    “只是什么?”南宫熏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商场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顾锦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礼貌之处,顿时软了口气,她下意识小心翼翼扯着南宫熏的袖子。

    “对不起,南宫先生,我们的婚事之后再谈可以嘛?”

    上一秒还像是小刺猬的女人这一秒变得软糯起来,那求饶的口气瞬间让南宫熏软了心。

    他的脾气竟然只因为小女人的一句话而消失,眼眸的寒意消失。

    “好。”

    顾锦松开他的袖子,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看到男人生气她下意识就软了态度,仿佛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可今天是和南宫熏的第一次见面,那从前她是对谁这样做的?

    简昀说认识了她七年,那么一定知道些什么吧。

    顾锦有种直觉,南宫熏和南宫墨都隐瞒了一些东西。

    那些被隐藏的东西一定都很重要,她一定要找回来。

    既然不能激怒南宫熏,那么……顾锦眼眸闪过一抹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