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507章 熊孩子

第0507章 熊孩子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人重逢以后就多了锦诺,去哪都带着锦诺,好久都没有夫妻两人单独休息的时候。

    司厉霆直接拒绝出席今天的会议,因为他要陪老婆。

    顾锦也没有再赖在床上,和司厉霆一起起身,两人感情好到连刷牙也要一起。

    当看到顾锦的一头长发散着很不方便,司厉霆默默用皮筋给她扎好。

    第一次扎的时候笨手笨脚,现在则是熟练了很多。

    “厉霆哥哥,我觉得你很有扎辫子的天赋,要不然咱们二胎生个女儿,你天天给她扎小辫?”

    这句话要是放在其他男人身上,一定会引来别人的嘲笑。

    然而在司厉霆身上,顾锦觉得一点都不夸张。

    光是一个锦诺司厉霆都不知道该怎么疼爱好了,而且他一直想要生一个长相和自己一样的小丫头,他就可以从小看着她长大。

    他遇上自己的时候自己已经是一个花骨朵,经过他的灌溉和滋养最后一点点开花。

    如果有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小丫头,他就可以借着小丫头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好吧,说来说去,他想要生女儿的念头纯粹是因为自己。

    不过这些话都是以前说的了,自从锦诺出生以后他再没有提过二胎的事。

    “苏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在你身体没有恢复之前我不会再要孩子的。

    其实只要锦诺一个也就够了,毕竟我要和你过一辈子,而不是孩子。”

    顾锦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一到这个话题司厉霆声音就严肃起来了。

    “哼。”

    见小女人有些生气,司厉霆缓和了一下语气,伸手揽住她的身体,“苏苏,我不是不想要你生孩子,是你的身体……”

    什么事情都可以听她的,唯独这个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好啦,我就是随口一说,又没说马上就怀孕,我好不容易才卸货,还指着自己能够再清闲一段时间呢。”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要是怀孕,我得要一年都不能碰你。”司厉霆一脸哀怨道。

    顾锦无语,“你啊……”

    两人说说笑笑收拾完毕准备出门,不用去公司也不用去开会,难得有这样一次清闲自在的时间。

    “厉霆哥哥,我先去个地方。”

    “嗯?”

    顾锦带着他到了唐茗的门前,敲了敲门,唐茗一脸惊讶的看着门口的女人。

    “锦儿?”

    毕竟这几天他看到的女人和顾锦一模一样,两人的瞳孔颜色不同,他才能一眼就分出是谁。

    就算能分出来,也有些奇怪的感觉。

    “茗哥哥,昨晚愉快吗?”顾锦笑眯眯道。

    司厉霆还不知道他的老婆都做了些什么,要是别人接近他,估计司厉霆恨不得连别人的祖坟都给查出来。

    偏偏那人是顾锦,他就老老实实卖力做了一晚上。

    脑子里除了要她之外再没有其它思维,早上起来也只顾得上和顾锦温存,现在才反应过来顾锦做了些什么。

    唐茗推了推镜片,“三叔,苏苏,你们是约好了吗?”

    “苏苏,你不会是将顾安南……”

    司厉霆何等聪明的任务,仅仅只是唐茗一句话他就将前因后果推敲了出来。

    “对呀,厉霆哥哥不也这么做过了?”顾锦笑得人畜无害,“而且我相信茗哥哥这么温柔的人一定会好好对大锤的吧。”

    “大……锤?”唐茗额头上有些黑线。

    “对啊,她亲口告诉我她叫大锤的,昨晚你有没有帮我从她嘴里问出来什么?”

    顾锦笑得跟朵向日葵似的,身边的两个男人都不约而同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基因这种东西还真没办法来形容,本来之前都觉得顾安南是个妖孽。

    把顾锦一瞧,血缘这种东西还真的没办法作假。

    一个是明坏,一个是蔫坏。

    司厉霆想到自己黑暗中被她调戏的画面,这辈子他都不想再经历了。

    虽然感觉是不错啦,不过他还是希望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上。

    直到现在他都有些背脊发凉,还好昨晚没有回答错一个送命题。

    这两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灯,顾锦倒好,直接把顾安南打包送来唐茗这。

    “你那个姐妹古灵精怪,我没从她嘴里问出什么,倒是被她套走了一堆东西。”

    顾锦拍了拍唐茗的肩膀,“茗哥哥,在追妹子这方面你就不如厉霆哥哥,大锤性格顽劣,你得对她凶一点才能拿下她。”

    其实顾锦口中说着要逼供,这不过是说说罢了,更多的是想要给唐茗制造机会。

    “亏得我怕你搞不定,特地将她手脚绑好了送到你床上的,你别说你就看了看没动?”

    唐茗没想到这样的话是从顾锦的嘴里说出来,“锦儿,我怎么觉得你变坏了?”

    司厉霆将顾锦往怀里一揽,“什么变坏,这是升华了,那小野猫呢?”

    “走了。”

    “茗哥哥,我好不容易才捉到的小老鼠你就给放了?下次要想捉到就麻烦了。”

    对于这两口子的形容唐茗也是无奈,“锦儿,其实我觉得她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坏。

    她就是有些孩子心性,贪玩而已,我仔细想了一下。

    上一次的玻璃事件,工地很危险,她有很多次都可以下死手。

    为什么会选在那个地方动手呢?说不定她只是想要吓吓你。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坏人,那么肯定会在针管里面章注射毒药。

    不过她只是在里面注入了昏睡的药剂,这几次和她的相处,我更加肯定她就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

    听到唐茗的长篇大论,顾锦突然上前一步,认真的看着他。

    被她这样的眼神所注视着,唐茗觉得有些不自在,用手推了推镜片。

    “……锦儿,你干嘛这么看我?”

    “茗哥哥才和她见了几面,口中全是她,你……是不是真的爱上大锤了?”

    顾锦一说大锤他就跳戏,脑子本来是貌美如花的小脸,小脸突然变成大锤。

    “我不否认对她有所好感,三叔,锦儿,我觉得她像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熊孩子。

    并不是因为恶作剧本身有多好玩,而是希望通过恶作剧而引起别人的注意。”

    唐茗这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至于这两个晚上他和顾安南有没有发生什么,司厉霆和顾锦都不知道。

    但有一点,唐茗是和顾安南接触得最多的人。

    “你的意思是她想引起我的注意?”

    “我觉得是这样。”

    之前的黑色骷髅头,黑色曼陀罗,还有那破碎的玻璃一一在顾锦脑海中闪过。

    “我和她交手过,她的身手很好,如果真的想要杀你,其实不难。”

    顾锦想着昨晚自己提到顾南沧,顾安南将脸撇到了一边,口中还说什么笨蛋之类的话。

    难不成她一开始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只知道顾南沧。

    后来自己重回顾家,她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所以才会故意寄出那些东西。

    当自己说被苏梦欺负的时候,她还有些愤恨骂自己笨,还说苏梦不是自己妹妹,她才是。

    联系到唐茗说的话,这个顾安南就是一个别扭的大孩子!

    “那茗哥哥的意思是?”

    “如果锦儿放心我的话,可以将她交给我吗?至于问东西的事情循序渐进,不要操之过急。”

    顾锦点了点头,“是你的话我很放心,不过这两次以后她会有警惕心,我们再想要找到她就难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在她离开之前,我在她手机里面放了一枚定位器,她跑不了。”

    唐茗推了推眼镜,一脸温雅道。

    顾锦深深看了他一眼,“茗哥哥,我觉得你比我们都坏。”

    唐茗笑了笑,他喜欢捕猎。至于才逃出不久的顾安南没来由打了个寒颤,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