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651章 从未得到,才渴望拥有

第0651章 从未得到,才渴望拥有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锦和小七相处了一会儿,小七是真的单纯而非假装。

    很大原因是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接触过外人,又昏睡了那么久。

    看着羸弱的小七,顾锦心中很是怜惜。

    自己的皮肤和常人比较起来就算很白,谁知道小七的皮肤还要更白。

    大约是因为她常年没有晒太阳,皮肤细腻,一些明显的血管都能清楚看到脉络。

    “锦姐姐,你别动,我帮你画画。”

    “好。”

    宁静的早晨,病房一片安静,两个面容一样的女人一坐一站,动静皆宜。

    风吹过,两人的发丝随风摇曳。

    便在这时,有人敲响了门。

    “查房。”外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顾锦觉得这道声音有些耳熟,仿佛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

    “进来。”

    进来的人一男一女,男人身材高大,即便戴着口罩,顾锦也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

    唐茗。

    之前因为自己的事情唐茗住院,他和顾安南一起消失,后来司厉霆告诉她唐茗失忆了。

    顾锦还不知道他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她自己就出了事情。

    唐茗身边的女护士分明就是顾安南,自己本来还想要找她,没想到这熊孩子自己又送上门来了。

    想来她应该是得到了消息,想要来看看小七的吧。

    顾锦不动声色,“护士小姐,麻烦你帮我检查我妹妹,她身体怎么样了。”

    她在说我妹妹三个字的时候,明显看到顾安南拿听诊器的手僵硬了片刻。

    对于自己这两个妹妹,顾锦算是都摸透了脾气,小七最乖,安南最熊。

    有一点是大家都很相似的,那就是三姐妹分开多年,不管是什么理由,她们内心深处最想要的就是亲情。

    从未得到,才渴望拥有。

    之前熊孩子做了那么多事情想要引起她注意,现在小七来了,小七很快和自己打成一片,安南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对于这种别扭的小孩子呢,顾锦是有一招的。

    顾安南打量了一下小七,看到她面容苍白,精致的小脸上还有些虚弱。

    分明几人都长得一样,风格倒是截然不同,乖乖的小七就像是一个洋娃娃。

    她拿出听诊器正要假装给小七听心脏,顾锦柔柔的声音传来:“护士,我妹妹心脏不好,你轻点。”

    顾安南瞪了她一眼,“我知道!”

    分明都是妹妹,哼,自己身体还不好呢,没看到她这么在意的说话。

    小七倒是温温柔柔一笑:“没关系,护士姐姐,你来吧,我不疼。”

    “我又不打针,你当然不疼。”顾安南没好气道了一句。

    不就是心脏病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这么娇气?

    小七感受到她身上的不悦,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里面委屈巴巴。

    “怎么,才说你一句话就不乐意了?”顾安南最不喜欢这样娇气的女孩子。

    “护士,小七身子骨弱,你对她说话温柔一点,不要吓着她。”

    顾安南咬着唇一脸不悦,“她是玻璃做的么?一碰就摔烂了不成?”

    小七拉着她的手祈求道:“护士姐姐,你别凶我姐姐,我乖乖听话,你来检查吧。”

    听到这两人一口一句姐姐,一口一句妹妹,而她就像是个小丑。

    一听说她还有个小妹妹来了中国,她第一时间来了医院想见见她。

    这两人把她当空气啊!

    顾安南怒不可遏,她挥开小七的手,一不小心将床上的速写本给打翻在地。

    看到速写本上面画的画,小七将顾锦画了一半,头部已经创作完毕。

    小七画画技术很是高超,将人的表情抓得栩栩如生。

    这幅画让顾安南更加妒忌。

    顾锦察觉到顾安南的不悦,这安南熊孩子肯定都气炸了。

    熊孩子直接抬脚朝着那张画踩了几脚,只觉得画面中的女人笑得太可恶。

    “护士姐姐,你干嘛要踩我的画?”

    小七说着就要下床,顾锦连忙将她扶好,厉声对顾安南道:“你干什么!”

    这熊孩子熊起来可不是一般的熊。

    顾安南看到顾锦那么柔声细语的安慰穆七,对自己就是凶巴巴的。

    明明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她还说是自己的姐姐之类的话。

    骗子,她就是一个大骗子,她心里才没有自己这个妹妹。

    顾安南凶巴巴道:“这么丑的东西也叫做画?可笑死人了。”

    小七的泪水吧嗒一下就落了下来,“护士姐姐,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侮辱这幅画,每一笔都是我认真画的。”

    “如果这就是你认真的结果,我只能说你的认真还真是廉价,这样的画不如撕了。”

    其实顾安南的画作是很有灵气的,那一笔一划下笔得很完美,就算让一个大师来挑也未必能挑出问题。

    谁知道在顾安南这里就被她诋毁成这个样子,那幅画画得还是顾锦,小七是真的很伤心。

    “够了,小七惹你了吗?你至于这么攻击她?”

    顾锦从她手中抢回来画作,“小七别哭,你画得很漂亮,我很喜欢。”

    顾安南看着两人温情的样子,仿佛是她的老公红杏出墙,自己年老色衰不被宠幸。

    她跺着脚就要走,见唐茗的视线还落在那两人的脸上。

    顾安南更不开心了,“尼古拉斯铁柱,还不走?”

    她这个称呼,唐茗镜片后的眼神晦暗了一秒,很快就回过神来,他飞速离开。

    顾锦则是被这个称呼给雷到,尼古拉斯铁柱?

    如果之前她还无法判断唐茗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失忆,那么刚刚唐茗飞快逃离就能确定一件事。

    他在装。

    不然他不会因为顾安南叫他这个名字而觉得难堪,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飞快逃离。

    看样子这次唐茗为了找老婆也是豁出去了。

    小七还在抽抽搭搭,顾锦柔声安慰,“不哭了小七,她不是故意的。”

    小七抱着画,“这幅脏了,我重新给姐姐你画一幅。”

    “好,那你不要哭了,她没有恶意,只是脾气有点大。”顾锦解释道。

    穆七觉得奇怪,“是外面的医生都这么凶吗?那个护士姐姐好凶,而且好像很讨厌我。”

    她是天真,但不是傻,顾安南身上流露出来的冷意也是很明显了。

    顾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耐心解释:“小七别怕,她就是你的安南姐姐。

    外面的医生要是都像她这个样子,早就被开除了。”

    “啊?她就是安南姐姐,那她为什么很讨厌我?”

    “她不是讨厌你,安南的性格和咱们都不太一样,她性格顽劣,任性妄为,想一出是一出。

    一开始我也以为她是坏人,她才和我见面的时候不仅威胁我,甚至还推玻璃下来想要砸死我。

    其实呢她并不是一个坏人,妈妈常年都在昏睡中,即使不睡觉的时候对她很严厉。

    她内心和我们一样是渴望着温暖的,她想接近我们,却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

    她特地赶来,就是为了见一见你,只是她这个人不太会表达。”

    安南和小七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在阳光中长大,一个则是浸染着黑暗。

    小七心思干净纯粹,有什么就说什么。

    顾安南不同,她掺杂了太多的杂念,却又保存着一股子骄傲。

    “所以安南姐姐不是讨厌小七?”

    “当然不是了,她刚刚要是真的想撕那副画,我根本没有机会抢过来,她就是口是心非。”

    穆七嘟着嘴,“早知道是安南姐姐,我刚刚就拉着她不让她走了,锦姐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安南姐姐?”“快了,她一定会再回来的。”顾锦沉着的眼神像极了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