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720章 要不看片吧

第0720章 要不看片吧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南枢收回视线,悄然转身离开,他没有第一时间叫醒小东西。

    既然她喜欢玩,自己就陪她好好玩。

    顾柒睡了一会儿,听到门外传来穆南枢的声音:“淹死在里面了?”

    吓得顾柒一个鲤鱼打挺从浴缸里面弹了起来,该死的她居然睡着了。

    “没,我,我快好了。”

    她急急忙忙裹着浴巾,将假发和内衣上的水吹干。

    之前她的衣服是被打湿了,所以只能穿上穆南枢的衣服。

    本来她在女人的身高里面算是比较高的,无奈穆南枢净身高比她高很多。

    他穿上刚好的袍子顾柒穿着却像是一个小孩子偷穿爸爸的衣服一样。

    顾柒脸上的妆容已经消失,少了修饰她的脸显得柔和了许多。

    眉峰的硬朗也便是温柔起来,怎么看都没有之前的英俊气势。

    这样会被发现吗?

    “好了没?”穆南枢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好了,就来。”

    不管那么多了,顾柒连忙跑了出去。

    门外的世界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和之前那古风浴室一样。

    屋中连每根柱子上面都雕刻着十分漂亮而精致的花纹,雕花桌椅,木质书架。

    在紫檀木的躺椅上躺着一人,俊美无双,神情慵懒。

    屋中有着几盏烛火,光线并不强烈,香炉的香气弥漫。

    “过来。”

    顾柒也没那么傻,现在过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穆南枢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想着之前的被关到笼子里面的教训,顾柒有种感觉,这看似和谐的屋里也布满了机关。

    她不情不愿的朝着穆南枢走去,“小枢枢,我……”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已经被人拽入怀中,穆南枢的呼吸就在她的脸颊旁边。

    刚刚洗完澡,他的长发是散开来的,随意散落在胸前。

    他真的就像是画里的人一样,又帅又仙。

    穆南枢轻轻捏着她的小下巴,洗干净了脸上的修容粉,她的小脸更加清丽漂亮。

    她看着年龄也不算太大,小脸上还有一点婴儿肥。

    “小东西,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撞入他那幽森仿若古井一般的双瞳,顾柒心跳加快。

    “没,没有。”

    “呵……”他俯身含住了她的耳垂,“说谎话的孩子是有惩罚的,小东西,想要我怎么罚你?”

    顾柒以为他口中的说谎是她隐瞒家世的事情,“好吧,我承认,我之前骗了你。

    我家里没有八个弟弟妹妹,但是虎皮鹦鹉和哈士奇是真的。

    而且我一点都不穷,还挺有钱的,我去会所就是去找乐子。”

    穆南枢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女孩子口口声声说的话比男人还要男人。

    这样肆意妄为的她还真的没有人看出她其实是个女孩子。

    “除了这个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唔,我一顿饭吃五碗饭也是假的,我最多只能吃一碗。”

    “还有呢?”

    顾柒抓了抓头发,“对了,我祖上根本就不是搓背的,那也是我信口胡诌。”

    这些根本就不是什么重点,穆南枢手指暧昧的抚摸着她的唇。

    “还有没有?”

    “没有了,我一共才见你两次而已。”

    见了两次她便像一个江湖神棍一样撒了不少谎话,这让穆南枢也十分无奈。

    她不说,他也不会强逼,倒是想要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也罢。”

    他突然翻身起来,一把将顾柒抱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床是上好的金丝楠木,扑着的褥子也是江南最好的绣娘在蚕丝上绣着的好看图样。

    顾柒先是在床上滚了滚,第一次睡这样的床,她觉得很新奇。

    本来就穿着大袍子,得意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褥子好漂亮。”顾柒开心极了。

    “喜欢?”

    “嗯,喜欢。”

    “喜欢什么花样,我让人给你绣。”

    “我喜欢蔷薇,算了,不用麻烦了,我又不会久住。”顾柒赶紧回神。

    她差一点就被穆南枢给绕进去了,穆南枢吹熄了烛火,只剩下一盏,屋中暗了许多。

    他放下床上的幔帐,拖鞋上床,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尽的优雅。

    顾柒停止滚动,她这才反应过来。

    “你你你怎么上来了?”

    “我的床,我不上来去哪?”

    顾柒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背死死靠着墙壁。

    “先生,我,我从来都没有……”

    “什么?”穆南枢好脾气的看她。

    两人完全是截然相反的性格,一静一动。

    一个急性子,一个则是温吞似水的性子,不急不恼。

    “我……我真的没有搞过基。”顾柒羞红了脸。

    她一个小丫头,为什么要一本正经的说搞基的事情。

    穆南枢手指轻挑的划过她的脸颊,仔细看她根本就没有喉结,之前为何没有发现呢?

    穆南枢觉得有趣,他也不戳穿,看她胡编乱造成什么样子。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小枢枢,要不然这样,你先找人练习一下,等技术好了我们再开始。”

    聪明的顾柒想要转移他的视线,穆南枢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

    “别人我嫌脏。”

    “呜呜呜,那我就不脏了吗?有很多小鲜肉长得很秀气,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我就认识几个不错的货源,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说着说着顾柒就跟拉客的一样,迫不及待的开始给穆南枢介绍生意。

    她没注意到男人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你碰过?”

    “当然没有了,我说我不搞基的麻。”

    顾柒不知道,她要是敢回答碰过,今晚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见他不开口,她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只得继续开口道:“那个……要是你不想实战,要不看片吧,让你那两个狗腿子给你买些片来看。

    先从别人身上找经验,这样你就不会弄疼我了,这样好不好?”

    为了不让他碰自己,顾柒想破了脑袋,要是再不行,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瞎编了。

    穆南枢并不喜欢强迫,他何尝看不出她的想法。

    “好,你陪我一起看。”

    “啊?”

    “我们一起学习。”穆南枢见她往怀里一拉,吓得顾柒全身僵硬无比,犹如冻僵的蛇。

    见她这么紧张的样子,他不由得温柔道:“今晚我不碰你。”

    顾柒这才松了口气,“小枢枢,你说话可要算话。”

    “算话。”

    这样一来顾柒就放心多了,她确实有些困,在他怀里滚了几圈以后终于睡着。

    至于穆南枢看了她半夜,一开始他也怀疑过她是不是敌方派来迷惑他的。

    可哪有奸细会睡得这么香甜?就不怕自己一刀子捅死她?

    顾柒的睡相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耳朵。

    她有一个怪癖,睡觉的时候喜欢揉着别人睡觉,耳朵又软又暖,最适合不过。

    哪怕是睡着了她也不会松手,至于腿则是横在他的腰间。

    少女身上特有的香味一阵又一阵的传来,她靠得太紧,以至于隔着衣服他也能感觉到。

    他很好奇,水里的她分明那么大,就这么勒着不会不舒服吗?

    穆南枢从来没有过经验,也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他伸手一根手指,想要研究一下她的衣服究竟是什么材料所制。手指一点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