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866章 最亲的人

第866章 最亲的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以见到父亲了?小南枢心情复杂,又紧张又开心。

    他一直都想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父亲不愿意见他?是父亲太忙吗?

    大门在他面前打开,穆南枢迈着小短腿进去。

    古香古色的房间之中坐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他端着茶杯正在饮茶。

    茶杯里面氤氲的白雾穆子期五官有些模糊。

    穆南枢站在他面前,怯生生的叫了他一声:“爸爸。”

    “过来让我瞧瞧。”他朝着穆南枢招手,穆南枢走到他的身边,他的身高还没有他的腿高。

    穆南枢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穆子期五官俊朗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面前的人不像是他的爸爸,反而像是一个陌生的路人。

    “爸……”穆南枢又叫了他一声。

    为什么爸爸对他没有什么反应呢,难道真的和他想的一样,爸爸不喜欢他?

    小下巴被人托起,穆子期仔仔细细打量着这张几乎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压根一点没有他妈妈的影子。

    要是他像他妈妈多一点,自己也不会这么恨他。

    被穆子期看得身体发抖的穆南枢眉头紧锁,“爸,你是不是……讨厌我?所以你才不来见我。”

    自己见到爸爸是开心的,然而他的爸爸眼中并没有一点开心之色,他眼中的情绪是……恨意吗?

    穆子期冷冷道:“是啊,我讨厌你,看到你我就会想到你的妈妈,如果不是你她也不会死。”

    一个才两岁多的孩子,可想而知这句话让他多难过。

    穆南枢手指紧紧拽着穆子期的衣服,满脑子都是爸爸讨厌我,妈妈因为我才死的。

    虽然照顾他的阿姨没有直接说妈妈怎么了,但穆南枢也有感觉。

    只是他没有想到和父亲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还没有从这个打击之中回过神来,穆子期已经起身。

    “跟我过来。”

    他不知道爸爸要带他去哪里,他只好乖乖的跟着穆子期。

    直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那里有很多瓶瓶罐罐。

    “爸爸,这些是什么?”他小声问道。

    “想要救活你妈妈吗?”

    他点头。

    “这些是可以救活你妈妈的药,而你……”

    穆子期将他放到实验台上,“你是救活你母亲的药引。”

    他身上的细胞、血液都是那个女人给的,如果能用他的命换回梨儿的命,穆子期也在所不惜。

    “药引?”小南枢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想要是妈妈回来,那么爸爸是不是就可以喜欢他了?

    他看着针剂缓缓注入自己的身体,穆南枢有点疼,他可以忍受。

    一开始他觉得自己能坚持下去,小南枢又怎么知道抽血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真正炼狱般的日子现在才开始。

    小小的他经常会被穆子期抽血试药,一次又一次。

    因为他年纪太小,有时候承受不住就会昏迷,穆子期会让人将他带下去好好调养。

    养个几个月半年的时间,又将他带出来,果真如同穆子期所言,他只是个药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被迫接受这种生活。

    天资聪颖加上被各种药物吞噬的他,穆南枢智力水平远远超过了同龄孩子。

    才五岁的他已经拥有了二十岁的智力,那些复杂的化学公式在他眼前和一加一差不多。

    穆子期失败了一次又一次,要让人起死回生,哪有那么简单。

    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世间的自然规律,怎么可能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在穆南枢十岁那年,穆子期研发出了延缓衰老的药。

    他开心的服用,殊不知那药物的副作用是让他的声音变得苍老,他的容颜倒是比正常人慢了很多。

    经历了无数剧痛的穆南枢,从两岁开始就遭受非人的对待。

    他不禁思考这一切,自己为什么要来承受?真的是自己造成的悲剧吗?

    可他的出生也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穆南枢看着自己这一身比女人还要白皙的肌肤。

    他没有去上过学,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更没有任何朋友。

    像是一只禁锢在笼子里的鸟儿,痛苦和压抑让他无法呼吸。

    想要逃,想要离开这样的生活。

    从那天开始他认真规划自己的人生,从孤儿院带走了凉峰和凉棱,他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这时候的他已经觉得他的父亲就是个疯子,他眼中没有任何亲情,只有炼药。

    而自己对他也早就没有了任何期待,纵然曾经有过那么一些对父亲的期待,最后也都湮灭在那一次又一次的疼痛中。

    小小的他缩成一团,眼泪汪汪的求饶,“爸,不要,不要这么对我。”

    他就像是一只小白鼠,被人操控的小白鼠,好几次都在死亡边缘挣扎。

    醒过来的他就会想,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才十几岁的他心态和老人差不多,他看惯了人间的悲欢离合。

    穆南枢放手一搏,在18岁那年成功逼走了穆子期,结束了他悲惨的生活。

    就算是穆子期离开了,但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善。

    毕竟心理阴影从小时候就已经落下,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像个正常人一样。

    他犹如一具没有喜怒哀乐的玩偶,在别人眼中他是血腥暴力的冷血动物。

    在凉峰他们眼中则是心疼和怜惜,他们多想穆南枢能回归到正常的生活。

    有些东西一旦形成便再也无法改变,他对男女之情没有任何感觉,直到顾柒出现,他的世界才有了光芒。

    从穆南枢简单的叙述之中,顾柒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提到父母。

    他恨他的父亲,甚至也恨给他生命的母亲。

    哪怕生命是母亲给他的,可他却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和悲哀。

    “小枢枢……”

    顾柒心疼的抱着他,那时候在浴缸的时候自己尝过那种药的痛,想到穆南枢这些年来尝过了无数次,她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

    “当时一定很疼吧?”她无法想象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就经历了地狱一样的人生。

    “习惯了就不疼。”

    这句话让顾柒更心疼,自己虽然没有了妈妈,但爷爷和爸爸将她宠上了天,同样的开始,却是不一样的人生。

    一个没有彩色童年的穆南枢,在一个孩子的心里留下了多少伤痛和伤口。

    哪怕那些伤口已经愈合,却也结成了一道又一道的疤,时时刻刻提醒他那些发生过的事情。

    “那既然你已经摆脱了他的控制,为什么又要重新开始和他一起研究?”

    穆南枢抚摸着她的发丝,“因为你。”

    “我?”

    “你回美国的那天,他在你的飞机上装了小型炸弹,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机毁人亡。”

    一句轻描淡写的背后藏着多少他的付出,顾柒背后一凉。

    “你……你说上面有炸弹。”

    那时候她还有说有笑,回国埋怨穆南枢忙,连她生日都不来陪她。

    没想到因为自己,穆南枢再度回到了那个噩梦之中。

    “对不起小枢枢……我冤枉你了。”

    分明他做了这么多事情,然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一味的埋怨他,顾柒后悔死了。

    “小傻瓜,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自责。”

    “小枢枢,你才是大傻瓜,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事情。”

    “我是男人,在我心里我早就没有父母,自你出现之后,你就是这世上我最亲的人。

    小柒儿,这辈子我会用尽全力来爱你,不会负你。”

    这是穆南枢的承诺,也是他一辈子做的事情。  顾柒点头,“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你最亲最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