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899章 娃娃亲

第0899章 娃娃亲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了孩子以后顾柒最大的变化就是没有以前那么欢脱了,窜上窜下的她也知道了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肚子。

    随着肚子渐渐大起来,她也越来越温柔,走路不再冒失,而是乖巧稳重起来,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失去这个孩子。

    好动的她不再去酒吧,不再做让人担心的事情,每天跟顾浣一起勾勾毛线,做点手工。

    夜里穆南枢推门进来,就会看到坐在桌边的她温柔沉静,手中的针线一针一针穿下来。

    “又开始学习刺绣了?”穆南枢坐在她身边,远看她那么认真的样子,近了才发现她一本正经秀了一只米老鼠。

    只不过这只米老鼠比起原图头大了两圈,四肢严重不协调。

    要不是穆南枢擅长管理情绪,换成其他人早就笑起来了,顾柒天生就和这些无缘。

    有时候他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因为顾柒投胎的时候投错了性别,本该是男儿身的她投胎成了女人。

    顾柒举起她的杰作,“小枢枢,你看好不好看?”

    穆南枢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道:“第一次能绣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很有天赋。”

    “我也觉得,手都给我扎破了,你看看。”顾柒举着自己的手,“被扎了五六下呢。”

    你说她不像个女人吧,偏偏卖萌撒娇她又是一把好手。

    穆南枢看到那细小的针孔,“以后别弄这些了,喜欢什么就让人去买。”

    “没关系,我喜欢嘛,再说我又没事做,电脑什么的不能看太久,我无聊就找点事情做。”

    “别勉强自己。”穆南枢哪里看不出顾柒的心思。

    虽说怀孕了之后她更有母性光辉,但这并不能完全改变她的性格。

    她之所以又是勾线又是刺绣,只是因为她想控制自己的情绪。

    很多时候她晕倒就是情绪过分激动,顾柒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来修身养性。

    其实穆南枢心中很明白,她不适合做这些,也不喜欢。

    之前说给自己打毛衣,勾了半天,最后实在勾不下去便说给自己勾的马甲。

    不打毛衣了又开始刺绣,将手扎了这么多的血窟窿。

    穆南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当然不勉强了,熟能生巧嘛。”

    穆南枢揉了揉她的脸,“长肉了。”

    “你是不是嫌我胖了?”顾柒原本脸就很小,现在稍微多了一点肉更显得可爱。

    “不会,手感很好。”穆南枢温柔道,“还没吃饭吧,我陪你。”

    “好呀。”顾柒将东西甩到一边。

    她在穆南枢面前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一样,每天都以笑容相对,不让穆南枢有太大的负担。

    “小枢枢,你多吃点,你这体质还真是怎么吃都不胖。”

    他的体质早就和正常人不同,不发胖也很正常。

    “怎么,觉得我太瘦了?”穆南枢很高,有一米九,他虽然有肌肉,但并不算壮实的类型。

    “当然不,我家小枢枢的身材超级棒!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最喜欢了,尤其是夏天抱起来好舒服。”

    “嘴甜。”穆南枢刮了刮她的鼻子。

    “也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像你还是像我,一方面我希望他长相像你,但是性格像我就好了。”

    “嗯?”穆南枢每天都听到顾柒在那乞求老天爷要生个和他长得一样的孩子。

    “因为你的性格这么闷,成年人还好,要是小孩儿也这么闷岂不是个小老头?”

    顾柒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再大点就可以看看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了。”

    “先吃饭,饭菜都凉了。”

    “好。”顾柒吃不了几口又会开小差,“经年和悠悠肚子应该很大快要生了吧。”

    穆南枢算了算日子,“还有一个多月,比你早。”

    “经年怀的是妹妹,悠悠怀的是弟弟,哎呀,也不知道她们的孩子会不会是紫瞳。”

    “是不是紫瞳有那么重要?”穆南枢对外表从来就不看重。

    “当然重要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是紫瞳的,多珍贵啊,像我这种颜控,太重要了好么!”

    顾柒对自己颜控的行为很自豪,“我都决定好了,反正她们怀的是一男一女,要是我生的是男孩子,我就去和经年定娃娃亲。

    如果我怀的是女孩子,我就和悠悠定娃娃亲,这样的话我怎么都不吃亏,以她们的颜值,我的女婿或者儿媳妇一定很好看。”

    看顾柒在那喜滋滋的打自己的小算盘,原来是看中了人家的紫瞳。

    穆南枢见她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你不要忘记了,越到后面所能遗传到的就越来越少,她们的孩子未必是紫瞳。”

    “哼,一定是紫瞳的,我们打赌。”顾柒嘟着嘴,“我一向运气都很好的。”

    “快吃饭。”穆南枢真是拿这个小家伙没有办法。

    “哦。”顾柒乖乖吃饭,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笑出了声来。

    穆南枢嘴角微勾,这个小坏蛋,指定又在算计什么了。

    当天晚上,悠悠和经年都收到了顾柒的信息。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咱们定个娃娃亲吧。”

    经年一心感激顾柒救她出火海,在她心中顾柒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顾柒提出这个条件经年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连忙回复了一个好。

    悠悠自然而然也没有拒绝,也回复好的。

    穆南枢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裹着被子,像个小孩子一样痴痴笑着。

    “什么事这么好笑?”

    “小枢枢,刚刚我给经年和悠悠都说了要定娃娃亲的事,两人都同意了。

    你看我多聪明,不管咱们生了什么宝宝,反正经年和悠悠一男一女,咱们都不吃亏。”

    “你啊,真是说风就是雨。”穆南枢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刚刚吃饭才在说,这会儿她就付之行动了。

    顾柒一把将他拉过来神秘兮兮道:“小枢枢这就是你不懂了,像是悠悠经年她们生的宝宝一定好看,再加她们现在的地位,咱们不下手以后就被人抢走了。”

    说到这里顾柒一脸后悔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哎,为什么我没有怀一对龙凤胎呢,这样的话两个都是我的了。”

    “贪心的小家伙。”穆南枢戳了戳她的脑门,温柔给她铺好床。

    “我要是不颜控,我才不喜欢你呢,你就偷着笑生了一张好面容吧。”

    穆南枢也习惯了她的奇葩逻辑,将她一把捉回来放到床上,“好了,你该休息了。”

    顾柒伸手朝着他撒娇,“我要抱抱睡。”

    “小坏蛋。”穆南枢关了灯,将她拥入怀中,“睡吧。”

    顾柒甜甜一笑,安稳的睡去。

    她就像是一颗甜甜的糖果,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治愈自己的心。

    只要她在身边,他的心总是安定的。

    早起是穆南枢的习惯,不用闹钟,穆南枢总能自己醒来。

    看到还趴在自己怀中睡得安稳的小家伙,轻轻将她推开。

    自己的睡衣上一团水渍,又流口水了,真是没心没肺。

    嘴角悄悄勾起,刚想要下床,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平时自己只要推开顾柒,不管再小的动作,顾柒一定会知道,然后赖皮的缠他一会儿。

    等她玩够了才放他,然后她再继续睡去。

    今天顾柒却是一动不动,穆南枢心中有些不安。

    “小柒儿。”

    无人回应,他伸手推了推她,顾柒也没有像是以前一样嘟囔。

    她的毒又发作了,只是这一次她竟然在睡梦之中昏睡过去。

    探了她的脉搏和呼吸,穆南枢才松了一口气。

    她那没有知觉的样子仿佛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世,还好只是睡着。

    饶是如此,穆南枢心中那块一直没有放下去的石头更加重了。  毒一天没解,他一天无法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