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908章 记住这种痛苦

第0908章 记住这种痛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次倒不是顾柒装睡,她是真的累极了,要不是心里惦念着孩子,她也不会这么有活力。

    知道穆南枢暂时不会对孩子做什么她也就放心了,毕竟孩子才这么小,就算是要抽血也不够的。

    穆南枢抚着她的发丝,脸上一片温柔,“小柒儿,我一定会护你平安。”

    春末夏初,欧州那片势力会永远记得这段时间,那是属于历史性的一刻。

    从阿巴斯主动对穆南枢动手以后,穆南枢展开了大规模的打击。

    他早就清楚了每个人的弱点在哪,斩草除根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那段时间,是欧洲地下党的黑暗年代,以至于时隔很多年,有人再提到暗皇King的名字仍旧闻风丧胆。

    “先生,已经全部处理妥当。”

    饶是训练有素的阿才也足足花费了一整月才彻底肃清余党,穆南枢神情冷漠,百无聊赖的转动着手中的戒指。

    “再彻查一遍,我不希望留下任何威胁,你知道的,有时候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是,我会继续追踪。”

    “去吧。”

    这个月穆南枢表面平静,手段却相当强硬毒辣,有时候连阿旺都有些不忍。

    他不会留下任何星火去威胁顾柒和孩子的生命。

    一时之间,有人将他称为魔鬼,穆南枢并不在意,他心里只有一个人。

    “先生,阿巴斯要怎么处理?你打算将他一直关到死吗?”

    “该了结一切了。”

    穆南枢缓缓起身,这一个月以来,阿巴斯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

    每天被人鞭笞,鞭笞之后的伤口要么被人涂上辣椒水,要么涂上蜂蜜将他丢去地里仍有蚊虫叮咬。

    穆南枢让人折磨他却又不让他死,等穆南枢到达的时候阿巴斯已经生不如死。

    他的胡子已经长得很长,头发乱糟糟没有理,身上更是数不清的伤口。

    每天这里专门折磨他的人会将他刚刚才愈合了一点的伤口生生撕开,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先生,他身上脏,不用靠得太近。”

    还没有靠近,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十分熏人。

    被铁链所束缚的阿巴斯动了动,抬起头看到那抹白衣飘然的神仙男人。

    眼中有恨也有恐惧,更多是无可奈何,“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当初他心大想要吞了King的地盘,抓了一个女人,谁又会知道这个女人会引发怎样惨烈的后果。

    如果早知道这个男人长着天使面容,却有魔鬼的心肠,他怎么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穆南枢看着那犹如蝼蚁一般的阶下囚,他的眼中并没有一点愉悦,反而眼中的恨意加深。

    “杀了你?杀了你就能让我的小柒儿好起来?如果真是这样,我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

    穆南枢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看到阿巴斯以后也彻底消失,为什么他足足等了一个月才来见阿巴斯。

    不是因为他忙着哄老婆带孩子,也不是忙着铲除异己,而是他不怕,他怕忍不住内心的暴戾,一来就杀了这个混蛋!

    “我只是给她注射了毒针,还被那个混蛋挡了一大部分,她顶多只是有一点瘾,熬过去就没事了,而你却让我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这一个月以来,阿巴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就算他曾经经历过苦日子,可也不曾经历过这么丧心病狂的日子啊!

    他好多次想要自尽,咬舌自尽嘴里塞着东西。

    想要撞墙,四肢被绑着铁链。

    有好多双眼睛二十四小时盯着他,要是阿巴斯死了,那么他们也就完了。

    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谁又敢掉以轻心,阿巴斯求生无门,求死不得。

    穆南枢一手拽起他的衣领,分明是一个彪形大汉,就算这个月没有吃好喝好有些脱水,也不至于被穆南枢直接从地上拽起来。

    看似文弱的穆南枢力气极大,手臂青筋毕露,狠狠将阿巴斯抵在了墙上。

    “只是上瘾?呵……你可知道我为了她的身体耗费了多少精力和时间,明明我研制出来了一种药物,等着她生了孩子给她试用。

    而你这一剂毒针下去,打乱她体内的有毒分子,现在变成了另外一种更加棘手的毒。

    别说是你这条命,就算是生生世世也不够抵消。”

    阿巴斯似懂非懂,不太清楚穆南枢说的什么毒。

    但他看到了穆南枢眼中那如同刀剑一般毒的恨意,他不止想要杀了自己,恐怕想要将自己扒皮拆骨,将自己挫骨扬灰。

    “先生,你冷静点,这种人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他身上脏,别弄脏了你的手。”

    穆南枢手指转动,戴在他手上的那枚戒指突然出现了一小段锋利的刀片,刀片紧紧贴在阿巴斯的脉搏。

    他只要再用点力,阿巴斯就可以因为缺血而亡。

    “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呵……”穆南枢用了最后的力气控制自己没有弄死他,而是在他的身上划了一道。

    “啊!”

    哪怕每天都要经历一次这种酷刑,但伤口一次又一次被划开,这种痛不会减少反而会加深。

    “疼么?”穆南枢冷冷的问道,“你可知你疼的是身体,而我却要承受着有可能失去她的痛苦。

    我明明已经说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不伤害她,你为什么要伤她,为什么!”

    穆南枢一刀一刀在他身上划开,他的手法极好,每一刀都避开了重要的筋脉。

    白色的衣袍上染满了红色的鲜血,犹如一朵朵红梅绽放。

    阿旺和阿才都看呆了,以前穆南枢从来不会自己动手,今天居然亲自下场收拾阿巴斯,可想而知他有多气愤。

    “这人就是死不足惜,要不是他先生的计划也不会功亏一篑。”

    “因为他一颗老鼠屎而连累整片欧洲,估计那些人泉下有知,还不知道有多冤枉。”

    穆南枢憋了太久,这才发泄出来,他起身之时阿巴斯已经奄奄一息。

    阿才递上干净的帕子,穆南枢擦洗着戒指。

    “让医生过来治疗他的伤,养几天继续。”

    “是,先生。”

    “等他好点了就拔光他所有的毛发。”

    “……额?为什么啊先生。”

    穆南枢懒得解释,“记住,要一根一根拔,让他记住这种痛苦。”

    “是。”

    阿巴斯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口中还喃喃道:“杀了我,你杀了我!”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漠然离开的背影。

    这边顾柒正在开心的带孩子,她随意问道:“小浣熊,最近阿旺很忙吗?”

    “是啊,最近他们都很忙呢,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我问也不告诉我,有时候他身上还有血呢。”

    顾柒知道穆南枢肯定在做什么,近来也很少见他的身影。

    “小姐,我去给小少爷换个尿不湿。”顾浣心思单纯,什么都没有怀疑。

    “好,你……”顾柒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小姐,你又吐血了!”

    顾柒连忙擦拭了嘴角,“赶紧让人把地毯换了,这件事不许告诉南枢。”

    “小姐,有病你得告诉先生啊,你这么拖着,我真的好害怕你出事。”

    “别,你千万不要告诉南枢,要是你敢透露半个字,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小姐,你都查清楚了,你和小少爷的血型不吻合,先生不会对小少爷下手了。”

    “小浣熊你不懂,他本来就担心我的身体,我不说他也会为了治好我而努力,说了只是让他更紧张担心罢了,我不想给他太大压力。”

    “可你……”  “放心,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