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余生有你共温凉 > 第0916章 悲痛欲绝

第0916章 悲痛欲绝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丧子之痛有多痛顾柒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初穆南枢有倾向要拿她孩子的命来换她的命时,她是拒绝的。

    那是出于母亲的天性,当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在她腹中那一刻起,她就对这个孩子充满了期待。

    十月怀胎,怀孕虽然幸苦,每个妈妈最期待的就是能见一见这个孩子。

    凯拉在生产时失去了这个孩子,可以说是最大的打击。

    顾柒再见到她的时候,不知道是伤心过度,还是生产太过虚弱,凯拉的脸色十分憔悴,尤其是一张脸更是没有半点生气。

    怀孕的人都会长胖一点,然而她坐在床上,顾柒进来看到她背影的那一刻,觉得她就像是纸片人一样。  洛端着一碗粥坐在她身边,温柔的哄着她,“吃点吧,产后的身体本来就虚弱,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再难过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我们还年轻,以后有很多机会可以生

    孩子。”

    一提到孩子两个字,凯拉瞬间泪流满面,“不生了,我再也不生了,太痛了。”

    她说的痛是心理而不是身体,顾柒走到她身边,洛看了顾柒一眼,“柒儿你来的正好,好好帮我劝劝凯拉吧。”

    凯拉这样的状态真的很让人担心,洛也伤心,但他更痛的是担心凯拉的身体。

    产后郁结对产妇本身就有着一些伤害,凯拉还整日都是这样的状态,长此以往对身体很不好。

    “小嫂子,别哭了。”顾柒本来就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看到凯拉哭成这个样子很心疼。

    “小柒,你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你应该能理解我这种心情的。”  “我理解,我当然理解了,可是凯拉,你要知道事情已经发生,谁也没有办法控制,现在你要做的是好好修养,不要再让身体虚弱下去,这样洛哥哥不仅要承担失去孩

    子的痛苦,还要心疼你。”

    凯拉抓住顾柒的手,“我也不想这样,可我一想到那个都已经成型的孩子,分明我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医生说是个女孩呢。

    我和洛的孩子应该很漂亮吧,我不止一次想过她的眼睛是像我还是像他的爸爸。”

    顾柒抱住凯拉,“漂亮,你和洛哥哥的孩子肯定很漂亮……”

    “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去看她一眼。”

    不只凯拉没有勇气,洛更没有这个勇气,那被白布遮住的小身体就是他们的孩子。

    期待了整整十个月,在降生的时候出现意外,不看已经这么伤心了,要是看了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别哭了,听说你这两天都没怎么吃东西,那怎么可以的,你本来就是顺产,不吃东西怎么恢复体力?”

    “我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你看你不吃饭洛哥哥也陪着你,你伤心他比你更伤心。

    他还不敢在你面前流露出他伤心的一面,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凯拉看向一旁的洛,平时在家最注重仪表,脸上已经长出了胡茬,一张英俊的脸上也是憔悴。

    “好了,我喂你吃。”顾柒哄着凯拉。

    凯拉仍旧吃不下去,顾柒便在一旁说道:“你要是继续不吃不喝下去,洛哥哥会很担心你的。

    你看看他的黑眼圈有多重,难道你已经失去了孩子,还要失去他吗?”

    “不,我吃,我吃。”凯拉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她伤心欲绝还睡昏睡了很久,而洛却是一直都没有睡觉陪在她身边。

    洛所承担的东西远比自己要多,凯拉只顾着自己难过,却忽略了洛也并不好受。

    想通了这一点,她吃东西速度很快,好久没有进食,加上悲伤过度,就算是吃稀粥她也容易被呛住。

    “慢点吃,不着急。”顾柒拿纸巾给她擦拭嘴。

    这样的画面她看着也很是心酸,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们呢。

    凯拉疯狂将一碗粥吃完看向洛,“好了,我吃光了,该你吃了。”

    “我马上……”

    洛话还没有说完,凯拉因为吃得太急,一时间胃难以消化,瞬间就吐了出来。

    凯拉有些尴尬,洛则是淡定的对顾柒道:“丫头,你先出去透透气。”

    “没关系,洛哥哥,我……”顾柒本来想说她不在意。

    对上洛那双认真的双眼,她明白了洛的意思。

    凯拉觉得难为情,分明让护士收拾就行,洛却蹲下来自己开始收拾。

    顾柒留在这里只会让凯拉更加难为情,她转身离开。

    回头看着在床边收拾秽物的洛,她心里感慨万千。

    靠在医院的走廊上,顾柒长长吐出一口气。

    她幻想着如果当初她的孩子也不幸离开,穆南枢会不会像洛这样。

    顾柒在意识到自己想什么的时候,连忙摇摇头,她怎么能有这样的念头。

    看到凯拉刚刚那痛不欲生的样子,她要是失去了南沧,估计比凯拉好不到哪里去。

    顾柒拨通了穆南枢的手机,发现对方又在药房。

    “你是打算改行做医生了吗?”顾柒此刻心情很复杂。

    穆南枢手中拿着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药草开始捣药,“只做你的医生。”

    他从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甜言蜜语,有时候一句平常的话就会让顾柒心花怒放。

    “小枢枢,我有点难过。”

    穆南枢听出她的声音不如以前那么欢快和活泼,放下了药杵,“怎么了?不是去拉斯维加斯了。”

    顾柒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双腿,鬓角边的发丝随风飘动,大大的眼睛也没有了平时星光璀璨。

    “洛哥哥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脐带绕颈,胎死腹中。”

    穆南枢知道洛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但他这人对顾柒以外的人和事情都不太关心。

    “在医学上,脐带绕颈是有一定几率的。”

    “南枢,我给你打电话不是要听你分析什么医学,你知道吗,凯拉和洛都很难过很伤心,我就是心有余悸,还好我们都南沧当时没有出事。”

    穆南枢心中一软,“我不会让你们出事。”

    在顾柒生产之前,毕竟穆南枢懂医术,一直在密切关注顾柒的身体状态,直到交到医生手上,不会有任何意外出生。

    “你啊,有时候就是个木头脑袋,我是想你安慰一下我,我看到他们伤心的样子也很难过,却没有办法,生老病死都是我们不能改变的事情。”

    穆南枢伸手想要摸摸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却发现他们中间隔着千山万水,只有一块冰冷的屏幕。

    如果不是生死难变,他的父亲也不会走上那样一条极端的路,更不会造就他悲惨的人生。

    而他担心顾柒会毒发,生死相隔,他也不用天天泡在药堆里面,只为找出一种解药。

    纵然他有无上的权利,也有N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就连衰老他都能有办法,唯独死亡他也只能束手无策。

    “别难过,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这是穆南枢能给她的承诺。

    顾柒抬头冲着镜头微微一笑,“你这个混蛋,我想你了。”

    就算和他在一起,她很怕他会再让她怀孕,可她还是会想他啊。

    想他的声音,想他身上的味道,想他的一举一动,想靠在他怀里撒娇。

    这个对全世界冷漠的男人,唯独会包容她的撒娇撒痴。

    “我让你接你回来。”

    他又何尝不想她呢?少了一只小麻雀在身边叽叽喳喳,他一点都不习惯。

    “再等些日子吧,凯拉刚刚失去孩子心情不好,我得留下来陪着她。”

    “好,注意每天都要吃药。”  “嗯啦,我知道的,么么哒。”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