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九章 不怕别人把我拐走?

第九章 不怕别人把我拐走?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章 不怕别人把我拐走?

    姜渔顿时就蔫了:这是撒谎被抓包了的节奏啊。

    不过好在陆大牛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而是拉着她往店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喊来一个小厮,对着小厮道,“给我媳妇儿选几身好看的衣裳!”

    “好嘞!”

    小厮笑眯眯的看了姜渔一眼,眼中闪过微微的惊讶,大概是没想到陆大牛的媳妇儿竟然会这么的小。不仅身材瘦小,年纪看上去也不大。

    不过那惊讶一闪而逝,很快小厮就笑着迎客,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夫人请跟我来。”

    姜渔扫了店内的成衣一眼,便知道那上好的料子华丽精致的做工,绝对的价值不菲。便悄悄拉了拉陆大牛,小声说道,“大牛哥,这里太贵了,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陆大牛却岸然不动,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今天那狐狸皮卖了足足三十两,所以你不用担心,尽管去挑就是。”

    姜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一只极品红狐狸,才卖了区区三十两!

    她不由地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这些不识货,不懂得物尽其用的奸商啊!

    不过三十两对于贫困户的他们来说,已经是笔很大的数字了,但真正用起银钱来时,也架不住这样买衣服呀!

    “大牛哥……”

    姜渔还想推辞,却直接被陆大牛揽着肩膀,进了店铺挑选成衣的地方。

    面对着琳琅华丽的衣裳,姜渔知道拗不过陆大牛说一不二的性子,便开始认认真真的挑选了起来。

    最后,一共选了五套衣裳,三套姜渔的,两套是为陆大牛挑的。因着挑的都是棉布粗衣,总共花费的,只有二两银子而已。

    陆大牛开始还不愿意,想要给姜渔买华丽金贵的锦衣,却被她一句话给拒绝了,“锦衣不透气,随便干点活出点汗岂不是要热死?”

    边上的小厮听到她这个话,也没有展现出轻蔑的神色,而是淡淡的笑着,夸她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媳妇,然后便站在一边不插话,任由他们挑选。

    结完账,两人将打包好的衣裳带走了,找到包下的马车后,放进了马车里,然后小夫妻携手,双双再去采购其他的东西。

    路过糖葫芦摊的时候,陆大牛专门停下,给她买了一根,递给她时,还不忘打趣道,“不是说想吃吗,这回总算吃到了吧!”

    姜渔顿时被他逗红了脸,恼羞成怒的将糖葫芦往他嘴里塞了一个,才哼哼道,“你也吃了!”

    两人嬉闹着,惹来了旁人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陆大牛的出现,在这一众平庸无奇的人群中,显得极为瞩目耀眼。他本就长相俊朗,麦色的肤色更是显得刚阳魁梧。

    这个时代,对于男女之事上约束的并不严苛,风气也还算开放。

    所以姜渔时不时就能感受到周围女人们,对她投射来嫉妒恨的目光,以及……那挑衅般当着她的面,朝陆大牛抛过去的媚眼。

    姜渔挤眉弄眼的挠了挠陆大牛的手心,悄悄道:“喂,大牛哥,你都这么受欢迎的吗?”

    语气里,满满都是幸灾乐祸般的打趣。

    真是个没有危机感的小丫头。

    陆大牛看了她一眼,将她不安分的手给紧紧包裹,随即心情很好的淡笑道:“那你不怕别人把我给拐走?”

    姜渔微微红了脸,但嘴角却悄悄的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问题。

    或许是陆大牛给她的感觉太忠厚老实,所以她并不觉得,他是那种容易被女色给冲昏头脑的人。

    但不担心,并不代表她没有动作。

    当即姜渔便从陆大牛的大手里挣开,将新换上的衣裳的衣袖悄悄往上扯了扯,露出了手臂上骇人的青紫淤痕。

    一眼看去,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家暴现场。

    果然,边上的女人们见姜渔一身伤痕,顿时就联想出了这长相俊俏,实则最喜欢家暴的男人在殴打他媳妇的惨样!

    这一脑补过后,顿时就没有人再敢抛媚眼勾引他,反而用一种同情可怜的目光看着姜渔。

    姜渔满意了,这就是她要达成的效果。

    她两辈子才只有陆大牛这么一个相公,谁敢给她觊觎一个试试?

    虽然陆大牛连眼角都没瞥边上的女人们一眼,可看着别的女人们对着自己的相公搔首弄姿,她就是不舒服。

    所以……她只好往陆大牛的头上安一个家暴的名声啦。

    姜渔自认为她做的很‘不经意’,应该不至于被陆大牛看出来。

    所以故作镇定直视前方的姜渔并没有发现,陆大牛在望向她时,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笑。

    在路过医馆时,陆大牛带着姜渔走了进去。

    医馆的名字叫济世堂,看招牌门面应该是这镇上最好的一家医馆,前来求诊抓药的百姓自然不在少数。

    里面的药童负责抓药,排队的人虽多却并不慌乱,依旧不紧不慢的照着方子抓药。

    而诊脉的那位大夫,坐在帘子后面看不清模样,依稀只能听到大夫清润的声音响起,喊道,“下一位。”

    听这声音,估摸年纪也不会很大,最多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可年纪这么轻,威望却这么大,也着实令人惊讶和敬佩。

    两人排了好一会儿的长队,直到快要轮到姜渔了,姜渔便让陆大牛坐在外堂等候。陆大牛虽不放心,却也知道这就是济世堂的规矩:亲属一律只能在外堂等候,不得入内。

    “不用怕,我在这里,有事就喊我。”陆大牛看着她,微微一笑。

    “好。”

    姜渔乖巧的应了,心里却默默嘀咕:为啥他总是把她当成小孩子一样照顾?虽然她的个子是小了点,身材是瘦弱干瘪了点,但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呀……

    不过嘀咕完,她一低头,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自己的脚尖,没忍住便在心里叹了一口长气。

    十六岁的年纪,身材竟然和十三岁差不多,难怪陆大牛把她当成闺女养。

    排到姜渔的时候,她掀开帘子走进了诊脉的地方。

    第一眼瞥见的,便是坐在椅子上,那个温润如玉年纪轻轻的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