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第 5 章

5|第 5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连数日,都有人送东西来汲水院。

    昔日略显陈旧破败的汲水院焕然一新,用了十多年的家具摆设也悉数换了新的,甚至每天都有新鲜营养的食材送到汲水院的小厨房。

    怜月最满意的是小厨房的食材,终于不用她每日去大厨房拿,而且拿到的还不怎么样。

    怜月自然也知道闻家这么做的原因,不过她也没傻得将好处往外推。

    其间,二夫人也过来探望闻翘,想看看汲水院里还有什么缺的,好将以前被下人克扣的都补上。

    二夫人被怜月以自家小姐正在休息为由打发了,东西留下,人就不必进去啦。

    二夫人也没非要看不可,闻家人都知道,闻翘三天两头生病,有时候会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万一自己硬闯去看她,反而将她看病重了怎么办?

    二夫人的顾虑,也是闻家乃至世人的顾虑。

    闻三小姐就是个随时可能会夭亡的病秧子,没必要为她开罪成昊帝。

    就在这种顾虑中,汲水院反而是最安静的,作为被赐婚的主角之一,闻翘依然过着与世无争的安静悠闲生活,一心埋头研究刚觉醒的半妖血脉。

    搞清楚所觉醒的半妖的血脉力量后,闻翘也“病好了”,终于出门。

    “小姐,您要去哪里?”

    闻翘道:“去前院,看看有没有灵植。”

    怜月大为惊讶,不过并未多说,拎起篮子就跟着闻翘一起出汲水院。

    闻翘带着丫鬟去闻家的蕴灵堂。

    坐镇蕴灵堂的是闻家六长老,见到闻翘时,不由有些惊讶。

    闻翘以往在闻家并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个不受重视的小可怜儿,直到前几天成昊帝为她和七皇子赐婚,方才让世人想起闻家还有这么个人。

    今天难得见到她,依然是一副病弱苍白的模样,俏生生地站在那儿,似蒲柳般薄弱,让人着实担心。

    只可惜那副花容月貌。

    闻翘掩嘴咳了几声,同六长老说明来意。

    东陵国偏安圣武大陆一隅,元灵气稀薄,灵药灵植更是稀少,不过闻家底蕴深厚,想要弄点非灵药的普通灵植还是可以的。

    果然,六长老确认道:“只是要普通的灵植,不是灵草?”

    闻翘嗯一声,轻声细语道:“我想种点灵植。”

    六长老听罢,不由想到她的身体不好,能修炼的时间不多,种点普通灵植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

    当下六长老派了个打杂的小弟子带她去闻家的灵草园。

    灵草园不大,一亩见方,周围用荆棘布以五行阵围着,旁边还有一头守园的狮虎兽,园中灵草大多数为低级,年份也不高,其他高阶的、年份长的灵草也不会种在这里。

    闻翘首先看了看用来布阵的荆棘,这是一种通身绯红的荆棘,名叫红堇刺,坚硬如铁,若是用来作武器也是不错的。

    “这些都是普通的灵植,没什么大的用处,三小姐,您要几株?”打杂的小弟子指着荆棘边生长的一丛灵植问。

    说是没什么用处,实则能沾上元灵气而生,已非凡草所及,自有其他用处。

    闻翘挑了五株,都是说不上名字的灵植,可能在修炼者眼里,不过是一些杂草罢。

    怜月用铲子连根带土一起挖走。

    打杂的小弟子见怜月的行为,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道:“这灵草园里的土都是灵土,最适合灵植生长所需,外面还买不到呢……”

    怜月惊讶地道:“种个草连土都要买?”

    “什么草?这些都是灵植,需要蕴含元灵气的灵土才能生长。”小弟子反驳,觉得怜月真是没见识,果然是没元灵根的凡人。

    当然,小弟子只在心里唠叨,不敢当着闻翘的面说。

    回到汲水院后,怜月小声地和闻翘说:“小姐,没想到您和七皇子的婚事影响这么大,刚才那灵草园的小弟子明明看我不爽,一副我没见识的模样,还要忍着不发。要是以往,早就不耐烦地将我赶走了。”

    说着,她长吁短叹,觉得七皇子虽不能修炼,却能有这般震慑作用,实乃人生赢家。

    闻翘摸摸小丫头的脑袋,知道这丫头看着一股莽劲儿,其实心里门儿清,很懂得为自己造势。

    闻翘让怜月拿了五个花盆过来,将那五株灵植都种上,给它们浇点水,放到她房间的窗台前。

    “小姐,你是想拿它们来当观赏植物吗?这些灵植其实没有咱们院里的花好看呢。”怜月说。

    闻翘没吭声,就当是默认。

    闻翘难得出汲水院一趟,弄了几株没什么药效的灵植回去种,这事很快就在闻家传开,并且传出外面。

    世人都觉得这闻三小姐的喜好甚是怪异。

    这日,闻家收到一张帖子。

    和帖子一同送过来的,还有凌虚阁的邀请函,明日凌虚阁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

    闻娴和一群闻家年轻弟子恰巧看到守门的侍卫捧着帖子和邀请函进来,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是凌虚阁明天拍卖会的邀请函。”

    闻娴精神一振,“谁送来的?”

    “是七皇子。”

    闻娴双眸微瞠,目瞪口呆,“七皇子?你确定?难不成是送给三姐的?”

    侍卫应一声。

    等侍卫捧着邀请函朝汲水院而去,闻家弟子依然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七皇子不是个修炼废材吗?他从哪里弄来的凌虚阁的邀请函?

    凌虚阁遍布圣武大陆,背景雄厚,每半年各地分号会举办一次拍卖会。

    因凌虚阁地位特殊,它的邀请函可不是那么容易弄得到的,难不这邀请函其实是七皇子向成昊帝讨要的?否则他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材根本搞不到。

    没想到凌虚阁的拍卖会的邀请函会被七皇子直接送来给闻翘,可见七皇子对这位未婚妻是极为重视的。

    在场的闻家人神色各异,不约而同重新审视闻翘和七皇子的这桩婚约。

    汲水院里,闻翘看到凌虚阁的邀请函,也有些意外。

    怜月惊叹不已,“小姐,您要去吗?七皇子给您邀请函,不会是想在凌虚阁见您一面吧?”

    说起来,成昊帝突然赐婚,两个未婚夫妻还没见过面呢,处于一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状态。怜月还以为要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七皇子,哪知道这么快。

    闻翘道:“自然去的。”

    怜月听后,忙不迭地去准备自家小姐明天出行的衣物,定要给七皇子一个好印象,以感谢这段日子托七皇子的福得到的好处。

    是夜,闻翘站在窗前,看着窗台上的五个盆栽。

    盆栽里栽着五株灵植,许是刚移植到花盆里,叶子有些发蔫。

    闻翘试着朝它们输送一些元灵力,并用心感受它们的情绪,从它们反馈的信息中可知道它们曾被修炼者赋予的名字、生长状态及生命力、草木精气蕴含量……

    很快,五株灵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生长,在它的根系即将要撑破花盆前,闻翘体内微薄的元灵力消耗一空,脸色白得透明,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她软软地倚坐在窗边的靠椅上,手指无力地动了动,吸收五株灵植反馈的草木精气。

    蕴含着元灵力的草木精气滋润着筋脉,稍稍缓解元灵力消耗带来的不适,筋脉的疼痛也缓解些许,虽然作用不大,却让她精神为之一振,恍若吃了灵药。

    原来这草木精气还能缓和筋脉带来的噬痛。

    闻翘脸色好了几分,看着那五株生长茂盛的灵植,微微勾唇笑了下。

    ***

    翌日午时,闻翘带着怜月,坐上闻家安排的妖兽车。

    拉车的是一匹低阶的妖兽,性格温驯,适合在城中出行。

    修炼之人一般体格健壮,只要不是出远门,在城内极少会乘坐交通工具,也唯有闻翘这种体弱多病之人,才需要备车出行。

    闻家早在半月前就收到一张凌虚阁的邀请函。

    由闻仲青带队,带了一些闻家年轻一辈的弟子去凌虚阁见世面。

    闻娴看了一眼前头离开的妖兽车,眸色微黯。

    其他闻家的弟子已经知道七皇子给未婚妻送凌虚阁的邀请函,心里多少有些羡慕,原本以为是倚仗成昊帝宠爱的废材皇子,没什么本事,但连凌虚阁的邀请函都随便送给未婚妻,确实是有本事的,虽说这本事是靠成昊帝的宠爱来的。

    “阿媚,三皇子怎么不给你送份凌虚阁的邀请函?”

    闻娴突然转头问身边的闻媚,两人都是闻家嫡系,年龄相仿,不管是修炼还是行动,一般都会一起。如此,也常被世人拿来比较。

    闻媚看她一眼,妩媚漂亮的脸蛋没什么表情,淡淡地说:“三皇子正闭关修炼。”

    闻娴低笑一声,继续道:“没想到七皇子对咱们这三姐挺上心的,阿媚,你怎么看?”

    “挺好的。”闻媚奇怪地看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这是别人的事,和她们有什么关系吗?

    闲娴无言以对。

    闻家闻媚和闻娴,被喻为闻氏双姝,此时二人并肩同行,闻媚娇艳妩媚,闻娴素雅娴静,各有千秋,所过之处,不知多少青年武者的目光落到二人身上。

    *

    闻家的妖兽车悄无声息地来到凌虚阁前。

    自有凌虚阁的仆从过来,引着马车到专门地点停放。

    怜月扶着自家小姐下车,将邀请函递给候在一旁的凌虚阁侍女,侍女看罢,脸上露出亲切甜美的笑容,温声细语道:“请客人随我来。”

    凌虚阁共五层,一楼大厅宽敞阔气,中央有一个高台,高台上展示丹符器阵等修炼物资,虽等级不高,架不住它数量多,且在元灵气稀薄的东陵国,已是十分珍贵之物。

    闻翘没多看,带着丫鬟上了三楼。

    今天的拍卖会在三楼举办。

    引路的侍女来到一间厢前,敲响门。

    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皇族侍卫,见到闻翘,肃手行了一礼。

    侍女没敢往厢房多看,恭敬地立在门边。

    怜月有些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紧跟着她家小姐。

    闻翘面上神色未变,定了定神,抬脚走进厢房。

    厢房的面积颇大,布局雅治中透着奢华,桌椅长榻屏风等物具全,前方是一面镶着反光晶石的墙,透过脆薄如纸的晶石,可以看到外面的展示台,外面却看不到厢房的情况。

    靠墙的一张灵木雕花长榻上,坐着一名年轻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