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5|第 55 章

55|第 55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和宁遇洲在天丹谷的坊市转了三天, 再次将身上的元晶和灵丹都花得快见底,两人看着时间差不多, 方才转回租住的高级洞府。

    秦红刀师姐弟俩早已等在那里, 发现他们回来,赶紧过来叫人。

    澡盆里的水比前两次治疗时的颜色浅了许多, 味道也没那么难以忍受, 泡在澡盆里的盛云深脸上的疙瘩印记消得差不多, 只剩下浅浅的痕迹, 就算不戴斗篷, 也不会引来侧目。

    “不错, 只剩下三成毒未能袪除, 能压制住六个月。”宁遇洲笑着说。

    秦红刀非常高兴, 六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也足够宗门寻找解药,而非像先前那般, 随时命悬一线, 让人胆战心惊。

    盛云深穿戴好衣物后,巴巴地问道:“宁公子,我如今能动武吗?”

    “最好不要。”宁遇洲说, “元灵力调动时, 容易刺激毒性在体内扩散,如今我只是用药物将最后三成毒压制住,若是受到元灵力的牵引再次扩散,那可就难办。”

    盛云深一脸失望。

    修炼者不能动用体内的元灵力, 就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作为赤霄宗的天之骄子,盛云深已经习惯凡事冲在前面,少有虚弱到让人保护的,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秦红刀马上道:“宁公子放心,我会盯着他的,绝不让他随便乱来。”然后威胁地看师弟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师弟,你最好乖乖的,别让师姐我动手啊。”

    盛云深惨叫一声,觉得未来六个月时间会十分难熬。

    知道师弟暂时无事后,秦红刀终于有心思关注其他,说道:“听说丹会已经开始,宁公子和闵姑娘可是要去一观?”

    虽说他们来天丹谷是为了凑齐治疗的灵药,但都来到了,自然不会马上就走。

    秦红刀觉得时间还算充裕,不若等丹会结束后再回宗门也不迟。

    守遇洲道:“我们正打算明日去看看。”

    想到宁遇洲的炼丹水平,秦红刀问:“宁公子打算参加丹会的比赛吗?”

    盛云深双眼微亮,附和道:“对啊,宁公子的炼丹术不俗,比很多炼丹师都厉害,当然可以报名参加比赛,若是能拿到前三名的名次,听说会有奖励呢。”

    丹盟每隔五年举办一次丹会,为了吸引更多炼丹师前往天丹谷参加丹会,丹盟也是下了一番功夫,黄级丹师、玄级丹师、地级丹师及天级丹师的前三名皆有不同的奖励。

    当然,世人奔着奖励来的有,更多的是奔着名声来的,若是能在丹会中一举扬名,以后还怕没有修炼者找自己炼丹吗?炼丹是一门烧钱的职业,来钱快,花得也快,炼丹师想要拥有足够的元晶支持他们购买各种炼丹需要的材料,自然要将自己的名声广而告之,才有修炼者捧着元晶上门。

    是以每一届的五城丹会,怀抱目的前来参与的炼丹师不少。

    宁遇洲笑道:“我如今虽是黄级丹师,若是参加黄级丹师的比试,只怕对其他人不公平。”

    秦红刀和盛云深想想也觉得在理,宁遇洲对黄级丹的熟练程度,可以炉炉出极品,这是很多黄级丹师难以达到的高度,盖因黄级丹师不仅体内的元灵气较少,还有对元灵力的掌控不够,以及炼丹技巧的纯熟度缺乏,想出极品很难。

    等到那些炼丹师们好不容易晋阶玄级丹师,又不屑去炼低级的黄级灵丹,一心追求更高阶的灵丹,自然也不会再回去炼黄级丹,更不用说再去钻研如何炼出黄级丹的极品丹。

    想了想,秦红刀问道:“不知宁公子现在能否炼玄级丹?”

    “尚能炼几种罢。”宁遇洲谦虚地道。

    盛云深双眸发亮,“宁公子能炼十种玄级丹吗?”

    评价一位炼丹师的等级,便是能否炼一个等级的十种常见灵丹。像宁遇洲这般能完全熟练黄级丹的黄级丹师,可以尝试炼玄级丹,如果能炼出十种以上的玄级丹,也称得上是玄级丹师了。

    “尚且不行。”

    听罢,盛云深可惜地说:“如果宁公子能炼出十种玄级丹,也有资格参加玄级丹师的比试了。”

    宁遇洲笑了笑,并未接这话。

    倒是闻翘忍不住又瞅了一眼她家夫君。

    时常看他炼丹,闻翘哪里不知道早在来天丹谷前,宁遇洲便已能炼出十种以上的玄级丹,只是他嫌弃那些玄级丹都达不到极品,是以也不示于人前。

    在他心里,只有完全达到极品,方才够资格自称玄级丹师。

    只能说,不管在哪方面,宁遇洲都是一个追求完美,龟毛到极致的男人。

    虽然并不决定参加炼丹师的比试,但宁遇洲仍是决定去观看丹会的比试。

    翌日四人一起出了洞府,朝丹会比试场地行去。

    丹盟当初建立天丹谷时,特地在谷中心处选了一处平地,建成一处竞技场,为了让观众更好地观看各级丹师的比试,将周围建成阶梯式的看台,除此之外,最上方还有包厢式的看台,这些看台皆是为丹盟五城和其他名门大派建的,没有点门路无法弄到包厢。

    他们来时,阶梯看台上挤满修炼者,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想要挤进去非常困难。

    人多,声音也吵杂,让人下意识不喜。

    秦红刀看了看,当机立断,“走,我们去找个包厢看台。”

    盛云深也不想和那些人挤,很听他师姐的话,赶紧跟着师姐走了。

    宁遇洲拉着闻翘,感觉到传音符的动静,将之取出来,听到上面的传音,朝秦红刀他们道:“秦姑娘,盛公子,这边有包厢。”

    秦红刀师姐弟俩疑惑地看他们。

    接着宁遇洲给他们带路,来到去包厢看台的一个入口,就见等在那里的尚鸿朗兄妹。

    “宁公子,闵姑娘,你们来啦。”兄妹俩高兴地说,正要招呼他们去尚家的看台,突然目光落到秦红刀和盛云深这对师姐弟身上,迟疑道:“这两位是……”

    “我们是宁公子的朋友。”秦红刀一脸笑意地说。

    今日出门,秦红刀并没有穿标志性的红衣,连大刀都收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英气爽朗的普通女修,没有名门大派弟子的派头。这是她在外行走,不想暴露身份时的装扮,虽然赤霄宗弟子的身份好用,但偶尔也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是人人都喜欢端着名门大派弟子的身份到处招摇的。

    见自家师姐都不端着身份,盛云深更不敢了,也是一副普通修炼者的模样。

    尚鸿朗见宁遇洲没反驳,脸上露出笑意,说道:“宁公子的朋友也是我们兄妹俩的朋友,一起去罢。”

    当下尚鸿朗兄妹带他们去到一间无人的包厢,这是尚鸿朗特地向家族讨要的,就是为了用来招待救命恩人,为未他们不适应,甚至都没让尚家的其他人过来打扰。

    宁遇洲果然十分满意。

    他们和尚鸿朗兄妹认识,不代表想认识整个尚家,不得不说,尚鸿朗兄妹俩的行事很细心周全。

    来到包厢后,闻翘和宁遇洲坐在一起,秦红刀和盛云深挨坐在一起,尚鸿朗兄妹俩作为陪同的主人坐在另一边。

    外面的比赛还没开始,闻翘从储物袋里拿出灵瓜子和灵茶一类的东西,放到前面的小几上,然后和闻兔兔一起边嗑灵瓜子边喝灵酒。

    这也太享受了。

    闻兔兔是一只嗑瓜子的高手兔,只见它用爪子抄起一捧瓜子,一颗一颗地丢进嘴里,三瓣嘴儿动了动,很快就吐出一堆瓜子壳,每个瓜子壳完美的分成两瓣儿,没有损及里面的瓜子肉,壳吐出来,瓜子肉吃进肚子里。

    这主宠俩的举动引来包厢其他人的侧目。

    闻翘见他们看过来,便道:“你们也吃,有很多。”

    秦红刀几人瞅着她,心里头都有种异样之感。

    修炼者很少会关注这些于修行无关的零食,但看闻翘和闻兔兔嗑得那么香,特别是闻兔兔嗑瓜子的模样十分喜感,不免也生出几分兴趣,纷纷人手抓着一把灵瓜子,一边嗑一边看外面的比赛场上的情况。

    他们绝对不是贪图小姑娘的零食,而是小姑娘太可爱了,就忍不住顺着她的心意。

    闻翘嗑了会儿,见宁遇洲不动手,她便抓一把瓜子,给他捏瓜子肉,捏了一捧后递给他。

    在闻翘心里,她家夫君是个讲究的人,自然不会做出嗑瓜子、吐瓜子壳这种接地气的事儿,那就帮他捏瓜子吧。

    宁遇洲看了看认真捏瓜子的小姑娘,哂然而笑,没辜负她的好意。

    一时间,包厢里的人都在磕瓜子,嗑得热火朝天。

    尚鸿朗陪坐了会儿,因有事很快就离开,留下尚鸿月陪着。

    作为淮音城尚家人,尚鸿月对丹会的流程极熟释,给几人讲解流程,以及外面赛场上的情况。

    昨日已比完黄级丹师的比赛,今天是玄级丹师的比赛。

    比赛很快就开始,第一场是淘汰赛,由修炼者炼制三种丹盟指定的玄级丹,成功便能顺利晋级,继续下一场比赛,失败直接淘汰。

    今日上台比试的玄级炼丹师约莫有五千人左右,和昨日黄级丹师的比试时近三万人相比,数量少了很多,而且这只是第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后还会淘汰一部份人。

    果然,第一轮比赛结束后,淘汰将近三千人,只剩下两千人留下。

    “第一轮比赛并不难,含金量不高,能留下的证明已具备玄级丹师的资格。从第二轮开始,便是检测他们的真本事了。”

    随着尚鸿月的解说,第二轮的比赛也开始。

    炼丹师们检查一旁桌上发放的材料,比赛所需要的材料都由丹盟准备,给出的材料统一,数量多且杂,需要炼丹师们自己根据所给的材料判断能炼出什么玄级丹。

    有真凭本事的炼丹师很快便知道自己要炼什么丹,处理好材料后,点燃符火预热丹炉。

    一个时辰后,丹药在比赛场上渐渐地弥漫开来。

    不久后,丹炉响起嗡鸣之声,接着炉盖飞起,十颗灵丹从丹炉飞出,被一只素白柔嫩的手抓住,收进丹瓶里。

    这是第一个丹成的炼丹师,瞬间场内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炼丹师身上。

    看清楚那炼丹师后,尚鸿月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

    因为那炼丹师正好是几天前和她抢离水果的王绮容,王绮容是玄级丹师,会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哎呀,这女的好厉害,她是第一个完成的,看刚才收丹时的数量,好像是满丹吧。”盛云深说道。

    尚鸿月虽然心里极恶王绮容的某些行为,不得不承认在炼丹一途上,王绮容是个天才。

    王绮容年纪不大,今年二十有六,已是玄级丹师,放在圣武大陆中属于极为出色的年轻炼丹师。除此之外,她精湛的炼丹术也颇受人推崇,王家对她的期望极高,据说她是王家百年内有望成就天级丹师之人,甚至将来成就王级丹师也不在话下。

    王级丹师是圣武大陆最高阶的丹师,圣级丹师如今还未有炼丹师能达到。

    “原来她这么厉害呀?难道这王绮容是丹盟新推出来的天才丹师?”盛云深问。

    丹盟在圣武大陆的号召力虽然不错,但和那些名门大派比,还是略差一筹。

    更不用说丹盟内有五城,五城各有自己的打算,使得丹盟外面看着和谐,实则内里争斗不断。丹盟想改变现状,除非将五城势力都整合过,但五城各属一个家族,哪个家族都不会乐意自己的利益减少,使得丹盟只能维持着这不上不下的状态,发展十分缓慢。

    丹盟为提高其在圣武大陆的影响力,和那些名门大派互别苗头,做了很多努力,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天才炼丹师也是丹盟特有的举动,好吸引更多炼丹师加入丹盟。

    丹盟的这些举措能瞒得住普通修炼者,却瞒不住那些超级门派。

    果然,听到盛云深的话,尚鸿月不由有些脸红,吭哧了下,仍是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

    王绮容确实是丹盟这次推出的天才炼丹师,这次丹会,也是王绮容成名的第一步。

    第二轮比赛,王绮容满丹十颗,上品丹四颗,中品丹六颗,无下品丹。

    王绮容也因此拿下第二轮比赛的第一名。

    接着第三轮比赛,王绮容仍是第一个成丹之人,将炼好的灵丹装到丹瓶里后,便施施然地坐在那儿,那张过份绮丽的面容,吸引在场无数修炼者的注意。

    “她炼丹的速度好快,这次也是满丹。”盛云深惊叹道,“看来这次丹盟推出来的天才挺厉害的嘛。”

    尚鸿月不吭声。

    虽说尚家也是丹盟的一员,可要她违心夸王绮容,她实在做不到,不如什么都不说。

    这时,宁遇洲开口道:“那丹炉不简单。”

    “什么?”在场所有人看向他。

    连正在嗑瓜子的闻翘和闻兔兔都非常给面子地抬头看他。

    宁遇洲道:“你们看她炼丹的丹炉,并非寻常丹炉。”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王绮容面前的那尊青铜色的丹炉上。

    丹会的比赛,炼丹师们所用的丹炉,都是自己携带的。

    对于炼丹师而言,丹炉质量的好坏,也是影响灵丹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以大多数炼丹师对丹炉的选择都非常注重,而且好的丹炉可遇不可求,在炼丹时,使用质量上乘的丹炉炼丹,效果自然比普通的丹炉所出灵丹质量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