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9|第 59 章

59|第 59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级丹师的比赛非常精彩, 天级丹师炼丹时一举一动蕴含着无形的道法,教人看得眼花缭乱, 很快便沉浸在其道法韵律之中, 偌大的看台里,竟然无一人声。

    因炼制天级灵丹需要花费的时间过长, 是以比赛只有两轮。

    直到傍晚, 天级丹师的比赛终于结束, 获得第一名的是青云宗的岑百草。

    对于这个结果, 众人一点也不意外。

    就算是同一等级的炼丹师, 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青云宗是三宗之一, 是圣武大陆的顶级大宗门, 底蕴深厚, 不是其他二三流的势力能比的,倾整个宗门之力培养出来的天级丹师,自然非其他势力的丹师能及, 获得第一名也是理所当然。

    虽说丹盟建立的时间不短, 但和三宗仍是无法比较,只能称之为二流势力,更不用说丹盟内各自为政, 并不齐心协力, 丹盟内坐镇的五个天级丹师出自不同的家族,每个都想为自身所在家族谋取利益,不断地消耗着丹盟这些年积赞的底蕴和实力,使得丹盟渐渐地走下坡路。

    就算丹盟有心想让自己家的丹师获得天级丹师第一名, 实力跟不上,也无能为力。

    天级丹师的比赛结束后,还有一个为期两天的丹师交流会。

    在交流会上,丹盟不仅安排天级丹师为此次前来参加丹会的众位丹师讲解一些炼丹的技巧以及遇到的问题,且允许低级丹师向高阶丹师讨教。

    历来丹盟的交流会十分受丹师们推崇,这也是众多丹师们大老远跑来天丹谷参加丹会的原因。

    除此之外,此次丹盟还有一项改革,宣布交流会后,会开放丹盟的一部份收藏,允许丹师进入天丹谷的藏丹室中,观摩历代收藏的稀世灵丹,以及一些丹方。

    当丹盟宣布这一决定时,在场的丹师都轰动起来。

    为了维持丹盟在炼丹师中的地位,天丹谷也算是大手笔了。

    宁遇洲没兴趣和那些炼丹师们交流,倒是对天丹谷的藏丹室极感兴趣。

    秦红刀这些外行人不懂炼丹之事,自然是舍命陪君子,宁遇洲做什么,他们就跟着一起,非常光棍。

    藏丹室的开放时间也是两天,宁遇洲和闻翘他们一大早就去藏丹室。

    然后他们遇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需要证明自己炼丹师的身份,才能进入藏丹室。

    如何证明自己是炼丹师?怎么证明?难不成现场炼丹?如果是此次前来参加丹师比赛的,自然会有丹盟发放的丹师令牌,可以凭此令牌进去。

    但宁遇洲没参加,只是来观看的,自然没领到丹盟发放给炼丹师的令牌。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丹盟的小心机,想要得到丹盟的好处,那就必须要支持丹盟的各种活动,否则丹盟凭什么要给你们好处呢?

    “原来这么复杂啊!”盛云深感叹丹盟不容易,否则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来办这丹会,倒是挺理解它的做法,“早知道先前就让宁公子报名参加黄级丹师比赛了。”

    凭宁遇洲的实力,拿个黄级丹师第一名还不容易?

    秦红刀和闻翘也是极为赞同。

    只有宁遇洲,对于自己不能进去也不觉得可惜,他只是对它有点兴趣,不是非要进去不可。

    就在他们决定离开时,尚家人帮他们解决这问题。

    尚鸿朗亲自送来一面令牌,并言道:“这是三叔让我带过来的,宁公子可凭此令牌进去。”

    众人惊喜不已。

    “我们呢?”盛云深代表其他人问。

    尚鸿朗歉意道:“藏丹室只为炼丹师开放,几位不是炼丹师,只能在外等候。”

    听罢,众人也不强求,秦红刀勾着闻翘的肩膀,朝宁遇洲笑道:“宁公子,你自进去,我带闵妹妹到附近喝酒。”

    说到喝酒,闻翘双眼发亮,连原本趴在闻翘肩膀上睡觉的闻兔兔也警觉地抬起脑袋,一人一兔巴巴地看着宁遇洲。

    宁遇洲能说什么?只能道:“去吧,别喝醉了。”

    “好的,夫君你放心,只要没醉就行啦。”

    宁遇洲:“……”

    尚鸿朗兄妹也表示会好好招待他们的,目送宁遇洲进入藏丹室后,一群人快活地扑向坊市中的酒楼。

    闻翘和闻兔兔对那九灵香念念不忘,除了九灵香外,还有好几种灵酒也让他们都念念不忘。眼瞅着丹会结束后,他们就要离开天丹谷,以后想喝这里的灵酒不知什么时候,不如喝个过瘾。

    这一次,闻翘和闻兔兔都喝到过瘾。

    秦红刀是个仗义疏财的,行事不拘小节,见闻翘和闻兔兔实在喜欢,大手一挥,拎着一袋元晶带着他们一路喝过去,让原本打算掏腰包的尚鸿朗兄妹看直了眼睛。

    大名派弟子的身家都这么丰厚吗?

    “不是,只有我师姐是特别的,她走的地方多,虽然喜欢仗义疏财,但架不住她来钱速度也快,而且她不喜欢买什么辅修之物,连衣服也是最普通的法衣,耐脏能穿就行,灵丹都不爱磕,能省很多钱呢。”

    盛云深说到最后,一脸感叹,“从来没有见过比她省钱的女人。”

    尚鸿朗兄妹对此保持沉默。

    大酒楼的高档酒喝过一轮后,他们便往一些小巷子的酒肆而去。

    大酒楼的灵酒有它的妙处,小酒肆的灵酒也有它的特别之处,两者对于闻翘来说,都有不同的吸引力。而且不管她喝多少灵酒,都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仿佛当水喝一样轻松,没有丝毫的醉意。

    要知道,修炼者虽然不会醉酒,但灵酒中蕴含的能量比普通酒更高,喝得多了,修炼者也会醉的。

    连陪喝的秦红刀和盛云深都有些受不住,秦红刀在发现自己有三分醉时,果断地停下,不敢再喝。

    但闻翘压根儿没有醉酒的模样。

    见尚鸿朗兄妹和盛云深走路都有些不稳,闻翘一人塞了一颗灵丹。

    一颗灵丹入肚,四人的醉意散去,人也变得精神起来,那灵酒在身体里化作元灵之气和补药,滋养着身体,不仅没有一丝坏处,反而让他们的身份宛若突破一个小境界般,浑身说不出的舒爽。

    秦红刀修为高,感觉不明显,尚鸿朗兄妹的表现非常明显。

    “这是我家夫君炼的解酒丹,想喝多少灵酒都没关系,它能化解。”闻翘微弯着眼眸说。

    宁遇洲发现闻翘爱喝酒后,专门炼出一种解酒丹给她,可惜闻翘千杯不醉,根本没派上用场。

    其实闻翘这种情况也很好理解,她毕竟是转化出妖体的半妖,和普通修炼者不同,且妖体传承的血脉还是某种修炼成人形的高级灵药,对于灵药来说,灵酒也是一种促进生长的药液啊,喝多少消化多少,当营养液喝完全没问题。

    他们挑了一家不起眼的酒肆,一行人如普通修炼者一般坐在酒肆里喝酒。

    虽然吃过解酒丹,但尚鸿朗他们都不敢太放肆,坐在酒肆里边吃下酒菜边看闻翘和闻兔兔用大海碗喝酒。

    对这一人一兔的酒量叹为观止。

    “闵妹妹,闻兔兔现在是几阶了?”盛云深突然问。

    尚鸿朗兄妹俩疑惑地看闻兔兔,妖兔毛茸茸的,小小的一团,很可爱,和外面那些随处可见的低阶妖兔没什么区别。

    “应该八阶了。”闻翘说。

    尚鸿朗兄妹俩倒抽口气:“八阶?”

    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扒着大海碗喝酒的闻兔兔,明明就是一只小兔砸,竟然说是八阶妖兔。如果盛云深不问,他们一直将闻兔兔当成小姑娘养的妖宠。

    闻翘漫不经心地嗯一声。

    闻兔兔吃的是极品灵丹,啃的是高阶灵草,喝的是各种灵酒,连名门大派的弟子都没它吃得好,过得舒坦,整就是用天材地宝喂养出来的,若是修为还不涨,岂不是对不起它吃过的那么多好东西?

    秦红刀倒是没什么意外。

    自从发现闻兔兔是一只变异妖兔后,她就时不时见闻翘喂它吃极品灵丹。可以说,闻翘吃什么,闻兔兔也吃什么,从来没有落下闻兔兔的口粮,被这么多好东西滋养,变异妖兽想进阶是轻而易举之事。

    当然,这也是因为闻兔兔现在等级太低,修为容易涨之故,等以后修为上去,想再涨就不会这么容易,除非有更大的机缘。

    不过看宁遇洲的本事和手段,想要养只变异妖兔并不难。

    尚鸿朗兄妹俩和盛云深盯着闻兔兔看了会儿,纷纷感叹这年头人不如兔,然后该干嘛就干嘛了。

    几人说说笑笑间,酒肆又进来几个客人。

    尚鸿月不经意抬头看去,突然脸色沉下来。

    “哟,这不是尚家妹妹吗?”

    一道柔软娇媚的声音响起,尚鸿朗直觉皱起眉,秦红刀和闻翘脸上一片平静,只有盛云深一脸茫然地抬起头,等看到王绮容那张绮丽的脸,不免想起她随身携带的那尊圣级丹炉。

    他的双眼噌地发亮,热切地盯着她。

    王绮容笑容可掬,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而过,在闻翘身上停了会儿。

    见盛云深突然变得热切的眼神,王绮容早已习惯,虽然不当回事,却也觉得是应该的。她笑盈盈地走过来,笑着说:“几位是尚家妹妹的朋友吗?”

    她的态度让尚鸿月十分不高兴,也不习惯,用生硬的语气道:“王姑娘,我和朋友在这里喝酒,你突然过来打扰,让我很困扰。”

    王绮容神色未变,仿佛很习惯尚鸿月这种冷硬的态度,和她的笑脸迎人相比,尚鸿月的态度在周围的人看来,便是不识好歹。

    酒肆里的其他客人纷纷看过来。

    如今丹会刚结束,王绮容这玄级丹师第一名的风头还未退去,认识她的人不少,当下看尚鸿月的目光都有些指责,仿佛在说她不识好歹,人家丹师给脸不要脸。

    尚鸿月的脸色发青。

    尚鸿朗见妹妹又要吃亏,虽然有心帮妹妹,但这是两个女修之间的战斗,若是他冒然开口,事情便会不一样,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这位姑娘,你打扰到我们了。”秦红刀将手中的酒盏往桌上一放,发出咚的声音。

    那一瞬间,秦红刀毫不客气地将自己高阶修炼者的威压外放。

    酒肆里的客人瞳孔微缩,忙不迭地缩回脑袋,整个酒肆安静无声。

    王绮容的俏脸沁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僵直,无法动弹,直到那落到她身上的威压收回,她僵着脸,利落地说道:“是晚辈打扰了,尚妹妹,我先走了,改日再找你聚。”

    说着,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没有一丝犹豫。

    这等能伸能屈的性格,也颇教人欣赏。

    尚鸿月嘀咕道:“谁要和你聚?我们可没这么熟。”说着,她看向秦红刀,双眼发亮,诚恳地致谢,“秦姑娘,刚才多谢你。”

    秦红刀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向来不屑以势压人,从未因自己的修为高而欺压修为低的人,若非王绮容不请自来,而且那隐约落在闻翘身上若有似无的眼神过于怪异,也不会将她驱赶。

    秦红刀看向正在喝酒的闻翘,眼中露出几分深思之色。

    王绮容不过是个插曲,很快他们便将之抛到后头。

    两天后,他们去藏丹室外,等宁遇洲从藏丹室中出来。

    从藏丹室中出来的炼丹师不少,众人的反应不一,有欣喜若狂的,有若有所思的,有疑惑不解的……显然他们在藏丹室中的收获不少。

    “宁公子,我们在这里。”

    活泼的盛云深使劲地挥着手,以免宁遇洲看不到他们。

    闻兔兔趴在闻翘脑袋上,发现它家姐姐太矮了,都被前面的人头挡住视线,只好跳到盛云深的脑袋上。

    上窜下跳的盛云深顿时不敢动,“哎哟,闻兔兔你在干什么?会掉下来的。”

    闻兔兔没理他,看到人群中的宁遇洲时,又使劲儿地跳了几下,吸引他的注意。

    宁遇洲走过来,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将那令牌交还给尚家兄妹,并感谢尚宜年的令牌,他这一次进藏丹室略有收获。

    尚鸿朗笑道:“能帮到宁公子是我们的福份。”

    闻翘抱着跳回来的闻兔兔,走到宁遇洲身边,看了看他,“夫君,里面没什么事吧?”

    “没事。”宁遇洲含笑问,“你们呢?这两天还好吗?”

    “嗯,没事,喝酒时遇到王绮容。”

    “她没做什么吧?”

    “没呢,秦姐姐将她赶走了。”

    “那就好。”

    “…………”

    周围的四人看着这对夫妻俩互相关心,明明分开两天,让他们有种其实分开十年八载的错觉,纷纷觉得喉咙噎得慌。

    然而只有两人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也知道王绮容这是对闻翘身上的血脉起疑,伺机接近,想要确认一二。

    虽说被秦红刀暂时赶走,但她一定不会放弃,日后若是让其寻到机会,定会出手。

    ***

    丹会结束,他们在天丹谷也没什么要事,便打算离开。

    尚鸿朗兄妹俩再三挽留不成,便又赠送了许多天丹谷的特产给他们,送他们出天丹谷。

    “日后你们若是路过淮音城,一定要去找我们。”尚鸿月一脸怜爱地看着闻翘,“我们淮音城也有好喝的灵酒。”

    闻翘一脸肯定地道:“嗯,届时一定去叨扰尚姐姐。”

    闻兔兔也朝她呜呜地叫起来,一副舍不得的模样。

    听她一句“尚姐姐”,再看闻兔兔那乖觉的模样,尚鸿月觉得浑身都有劲儿,恨不得现在就回到淮音城,将自家珍藏在酒窑里的灵酒都抱给他们。

    挥别尚鸿朗兄妹俩,他们上了飞行器,朝赤霄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