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64|第 64 章

64|第 64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宗境雷劫在修炼界备受瞩目, 此时赤霄宗的修炼者,只要不是在闭死关的, 皆纷纷赶到天灵峰。

    天灵峰上, 雷云密布,云中可见噼哩炸响的雷电之光。

    不久后, 一道挟着雷霆之怒的雷劫劈下来, 直挺挺地劈在秦红刀身上。

    “原来是天云峰的小弟子在渡雷劫。”

    看清楚渡雷劫的人, 赶来察看的赤霄宗的长老们都有些惊讶。

    对这位宗门里天赋极佳的弟子, 又是主峰——天云峰一脉盛振海的大徒弟, 各长老们对她的情况也十分了解的, 知道盛振海极重视这弟子, 生怕她渡不过元宗境的心魔劫, 一直压制着她,不许她冒然突破。

    加上秦红刀如今不过百来岁,放在修炼界中, 确实太过年轻, 修行速度太快,会根基不稳,暂时压制修为凝炼个百来年也没什么。要知道, 元灵境修炼者可是有八百年的寿元, 耗个百来年根本不是事。

    是以突然发现秦红刀要渡元宗境的雷劫,在场的人都有些奇怪。

    “莫不是红刀师侄已经成功渡过心魔劫了?”

    “肯定啊,要是没渡过心魔劫,如何会有雷劫?”

    “可不得了, 她今年才一百三十五岁吧?”

    “是啊,若是成功进阶元宗境……”

    在场的长老们不由面露微笑,他们宗门又要多出一个元宗境的强者,宗门的实力会更进一步。

    在修炼界,元宗境之上的修炼者,方才能称为高阶修炼者,衡量一个宗门的实力,也是从元宗境修炼者的数量来衡量。而且秦红刀实在年轻,她拥有大把的寿元,可以继续修炼,将来的成就定不会低。

    长老们欣慰地看着正在历劫的秦红刀,希望她这次能顺利突破。

    唯有天云峰的长老皱眉不语。

    和天云峰交情颇好的天器峰长老问道:“你们天云峰又要出一位元宗真人,怎地看起来不高兴?”

    天云峰长老苦笑道:“前些日子,振海才同我说,我这徒孙修炼速度过快,且修的又是雪峰刀,走杀伐之道,易生心魔。刀修的心魔劫比寻常修炼者更厉害,应压她一压,让她再锻炼个百来年再突破不迟,谁知……”

    听罢,众人便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担心秦红刀强行突破,纵使成功渡过心魔劫,唯恐留下后患,导致根基不稳。

    修炼一途凶险万分,每进一阶千难万难,稍有疏忽,轻则修为倒退,重则陨落,不得不小心万分。

    “红刀这孩子应该不像是冒进之人。”

    “是啊,不过还是先看看罢。”

    众长老很快便敛去心头的担忧,悬立在天灵峰外观看。

    元宗境雷劫的范围较大,除了那些实力高的长老外,赤霄宗其他弟子不敢靠太近,是以也不知道正在历动的是谁,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观摩那雷劫中蕴含的天威和道法。

    元宗境的雷劫是四九雷劫,一道又一道的劫雷往下劈,很快雷劫中的人已经被劈得口吐鲜血,衣衫褴褛,开始往嘴里塞灵丹。

    秦红刀仰头看着天上的雷劫,还有最后一重雷劫,也是最厉害的,她不敢轻忽大意,沉下心,继续应对。

    半个时辰后,三十六道雷劫终于劈完,劫云退去,紫气东来,天降甘霖。

    秦红刀身上的伤很快便痊愈,苍白的脸色恢复血色,周围被雷劫劈焦的土地上生长出青翠的嫩草,并迅速生长,须臾间已不再见先前的雷霆之气。

    天灵峰外守着的各峰长老方才飞进天灵峰。

    盛振海正关切地询问大徒弟的情况,见到几位主峰的长老到来,赶紧上前行礼,嘴里道:“诸位长老怎么都来了?”

    秦红刀和盛云深也忙上前行礼。

    天器峰的长老道:“刚才感觉有人渡劫,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是你徒弟。”然后一脸欣慰地对秦红刀道,“你年纪轻轻,便成为元宗真人,可见天赋极佳,颇为努力,日后切不可懈怠。”

    秦红刀恭敬地应一声。

    天云峰的长老查看秦红刀的情况,发现她现在是元宗境初期修为,因刚晋阶,修为还不稳,需要闭关巩固。

    除此之外,并未见有何不妥之处。

    他心中微疑,不由道:“红刀为何突然晋阶?”

    突然到连回天云峰晋阶的时间都没有,可见当时的情况紧急。

    秦红刀恭敬地道:“徒儿在天灵峰渡完心魔劫后,无法赶回天云峰,只能在费师叔这儿渡劫。”

    “你如何渡过心魔劫的?”天云峰长老更奇怪,“怎地突然就要渡心魔劫?”

    “这……”

    秦红刀迟疑地看向师父,目光又朝不远处的炼丹室望去。

    这次她渡劫,虽然吸引赤霄宗无数弟子前来观看,但不管是费玉白还是宁遇洲,好像都漠不关心——或者说,他们相信她一定能成功渡劫,是以不像其他人那么紧张地守着,该干嘛就干嘛。

    见到秦红刀的反应,众长老心知有异,朝盛振海望去。

    盛振海眉头微跳,将聚拢到天灵峰的弟子打发离开,又在周围布下禁制后,方才请各峰长老到一旁,坦言道:“此次红刀能成功渡过心魔劫,皆因一颗袪魔丹。”

    “袪魔丹?”

    在场长老们神色微凝,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们。

    盛振海一脸严肃,沉声道:“听说这是费师弟和云深的救命恩人一起研究出来的。”

    “云深的救命恩人?”

    一群长老都有些糊涂,他们知道盛云深出任务时不慎中毒,需要寻找幽冥的蚀心草解毒,但具体情况却是不知的,毕竟盛云深又不是他们一脉的徒孙,自有天云峰的长老去操心,他们只需要帮忙找齐炼丹材料即可。

    若说费玉白自己研究出袪魔丹,他们是相信的,但为何要带上一个陌生人?

    “是那位宁公子?”天云峰的长老心中了然,问道,“不知那位宁公子在何处?”

    天云峰长老是元帝境修为,虽然感谢宁遇洲救了自己的小徒孙,但有盛振海出面,是以也没有亲自接见宁遇洲,却没想到对方不声不响的,竟然搞了个大的。

    而且,若是他没猜错,这位宁公子现在是黄级丹师吧?

    一个黄级丹师,竟然和天级丹师合作炼出天级丹——袪魔丹?

    这事听起来,怎地如此不真实?

    一群赤霄宗的长老涌进费玉白的炼丹室时,被打扰的费玉白非常不高兴。

    就算这群人是各峰的长老,修为比他高,他仍是敢摆脸色,怒道:“你们打扰到我们了,有什么事就快说。”

    幸好各峰的长老们已经习惯费玉白的性格,也知道他的炼丹天赋,不会和这种痴人置气,纷纷笑着询问袪魔丹的事。

    费玉白道:“你们问我没有用,虽然这丹是我炼的,但若不是宁贤弟,我也炼不出来。”

    袪魔丹是天级灵丹,以宁遇洲现在的修为,确实炼不出来。但若没有宁遇洲的引导,并指点自己,费玉白同样无法炼出来。在他心里,其实袪魔丹是宁遇洲自己创造出来的,不过是借他的手炼出来的罢了。

    他不会冒领这功。

    众人看向不远处正在挑选灵草的宁遇洲。

    嗯,容貌俊美,气质矜贵,像世俗界的那些贵公子,一举一动皆赏心悦目,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但这修为也太低了,竟然才元明境,赤霄宗随便拎出一个弟子,修为也比他高。

    不过他们都知道费玉白的性格,所以没有怀疑他的话,这才是最让人惊讶的。

    “这位宁公子……”

    “在下宁遇洲,见过诸位前辈。”宁遇洲不慌不忙地行礼,并未因为突然见到这么多元皇境和元帝境老祖而诚惶诚恐。

    原本还有些担心这么多长老突然涌过来会被吓到人,见到宁遇洲的表现后,盛振海松了口气,再看他那两个徒弟,竟然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让他有些心累。

    好吧,他现在也有点明白两个徒弟对宁遇洲为何如此推崇,若非他身上没有夺舍的痕迹,他都要以为这是哪个老怪物夺舍重生的。

    否则这袪魔丹是如何来的?凭一个黄级丹师真的能想出来吗?

    赤霄宗的长老们心里当然也是有疑惑的,但袪魔丹的诱惑太大,其他都可以忽略。

    一群元帝境的老祖们此时格外的和蔼,哪有在外头跺跺脚整个圣武大陆就能抖三抖的模样,仔细地询问清楚这袪魔丹的丹方、材料以及作用后,双眼芒光更亮。

    虽然如今这袪魔丹只能作用在元宗境以下修为的修炼身身上,元皇境之上没用,但它可以继续改良啊,只要等级提升上去,炼出王级袪魔丹,对高阶修炼者同样有用。况且他们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考虑各峰的徒子徒孙们,还有各自的亲朋好友……

    只能说,这袪魔丹的诱惑太大,连元帝境的老祖都不能淡定。

    直到长老们心满意足地离开,盛振海师徒三人才有空和宁遇洲说话。

    “宁公子,这袪魔丹……”

    “既然是费前辈炼出来的,晚辈自不会据为己有。”宁遇洲温声道。

    盛振海还没开口,那边的费玉白便道:“不可,丹方所有者,应该是宁贤弟你才对,我只是负责将它炼出来罢了。师兄,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袪魔丹的丹方是宁贤弟的,你们不准以势压他交出来,由他自己安排。”

    盛振海看着胳膊往外拐的师弟,一阵牙疼。

    他对这些专注某个领域的痴人实在无可奈何,只能道:“你将我当成什么人了?它当然是宁丹师的。”然后又朝宁遇洲道,“宁丹师,不如我们谈谈这丹方?”

    宁遇洲微笑道:“盛宗主放心,这袪魔丹能成功地炼出来,也是因为费前辈帮忙,费前辈也有一部份功劳。”

    盛振海双眼发亮,觉得这位宁公子简直是好人啊,真是庆幸儿子身中巨毒,误打误撞遇到他们,将他们带到赤霄宗。

    接着,盛振海和宁遇洲到隔壁密谈了将近两个时辰。

    等他们密谈出来后,盛振海笑盈盈地对守在门外、一脸担忧的两个徒弟道:“以后遇洲和阿娖就是你们的师弟、师妹,你们要和他们好好相处,知道吗?”

    秦红刀和盛云深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发生什么事?怎么突然间他们就多了两个师弟师妹?

    盛振海不满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以为他会欺负他们的救命恩人吗?纵使宁遇洲身上的奇怪之处颇多,但他们赤霄宗可干不出那等觊觎他人秘宝之事。

    盛云深小心地道:“爹,你没欺负宁公子吧?”

    盛振海顿时想暴揍这不孝子,果然是个胳膊往外拐的——不对,盛振海突然发现,他身边师弟和徒弟们,只要面对宁遇洲,都胳膊往外拐了。

    想到刚才的密谈,盛振海无言以对。

    只有近距离了解过这人,才知道他有多可怕,轻而易举地赢得他人的好感不算什么,能让人觉得只要他想,什么都能做到的狂热崇拜才是最可怕的。

    偏偏他确实有这能力。

    “以后遇洲和阿娖是天云峰的弟子,你们的师弟妹,就这样。”盛振海说,“等你们小师妹从凌云峰回来,便正式收徒。”

    盛振海离开后,秦红刀和盛云深看着宁遇洲,问道:“宁公子,我师父他说的可是真的?”

    宁遇洲微笑点头,“是的,以后请秦师姐和盛师兄多关照我和阿娖。”

    秦红刀&盛云深:“……”

    ***

    闻翘这一修炼,就是一个月时间。

    这一个月时间,她一直没有离开重力室,饿了便吃辟谷丹,累了就直接倒在重力室睡一觉,醒来后继续修炼。

    这般苦修之下,让她在这一个月时间已然习惯几百倍的重力,修为在不知不觉中突破。

    闻翘睁开眼睛,突然跃起,在五百倍重力室内练起《天体拳》的第一式。

    在苍梧山时,宁遇洲便多次观看闻翘和妖兽打架,已然明白闻翘的喜好以及修行方向,知道她适合哪种武技,《天体拳》便是宁遇洲从他的传承中整理出来的一套武技,适用于体修。

    先前闻翘着重于提升修为,倒是没有特地磨练武技,如今有重力室,恰好适合她修炼《天体拳》。

    打完一遍《天体拳》,闻翘已经汗水淋漓,她停下来,喘匀了气后,朝不远处正在舔灵丹的闻兔兔招手。

    “闻兔兔,我们该走了,回去看看你宁哥哥在做什么?”

    闻兔兔轻盈地跳到她肩膀上,不受周围的重力影响。

    显然这段时间,不仅闻翘有所得,闻兔兔也一样。

    退了重力室后,一人一兔离开凌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