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77|第 77 章

77|第 77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终易炫安排十五人出去猎杀邪魔, 严肃地叮嘱道:“以自身安危为主,若是不敌, 赶紧撤回, 可明白?”

    那双冰霜似的冷眸犀利地看着众人。

    “明白!”十五人面上无比乖巧地回答。

    接着,易炫打开防御阵一个缺口, 将十五人送出去。

    十五人刚出现在净地外, 围在净地外的邪魔宛若恶狼嗅闻到鲜肉, 发出一阵阵嚎叫声, 朝他们扑来。

    净地里的人看得心惊肉跳, 特别是先前被邪魔追杀的归一宗弟子和七星门弟子, 虽说并没有达到吓破胆的程度, 但高级邪魔带来的阴影一时间难以徘解, 无法像赤霄宗的这些战斗疯子一般正面刚。

    他们还是先休息会儿,调整好心态再刚吧。

    聂慎轩和齐嘉客站在易炫身边,盯着净地外的战斗。

    出战的十五个赤霄宗弟子, 共有十三个男修, 两个女修。

    两个女修中,一个以长鞭为武器,一个是剑修, 而且执长鞭的那个, 他们都认识,正是赤霄宗的宗主两年前新收的小弟子。

    “易道友,你这小师妹才元脉境的修为,让她这么出去好吗?”聂慎轩提醒, “后面可还有一个高级邪魔,万一那高级邪魔趁机出手……”

    易炫没吭声。

    他素来是个冷淡寡言之人,这和他所修行的冰系武技有关,整个人仿佛如霜雪砌成。

    齐嘉客道:“是啊,易道友,虽说刚才他们侥幸掳获一个高级邪魔,但——”

    齐嘉客的“但是”很快就没有下文。

    因为在他们难得表达对同一阵营的队友的关心时,净地外被他们重点关注的赤霄宗小师妹闻翘手中的长鞭捆住一只像妖兽的邪魔,然后一拳朝那邪魔击过去。

    噗的一声,邪魔的脑袋像倭瓜般被捶爆了。

    众人:“…………”

    闻翘翻手将邪魔体内的魔灵珠取走,将脑袋被打爆的邪魔丢开,继续寻找下一个。

    她并不逞强,只挑选一些自己能对付的,都是一些正常体积的邪魔,气息并不像那些十几丈高的邪魔那般恐怖,因此一拳一只打得飞快,收取魔灵珠的动作非常熟练,可见一直这么干的,但落在旁人眼里,委实有些恐怖。

    看着她将邪魔的脑袋当倭瓜捶爆的修炼者们默然。

    “小师妹,小心!”一个师兄叫道。

    闻翘手臂上的寒毛竖起,直觉危险,身体比理智更快,已然扭身便窜出去,同时从她脚边迅速地生长出一丛石金色藤蔓,在她身后形成一个防御,挡住来自背后的偷袭。

    一只像蒲扇般的大手将那横生的藤蔓撕开,只见一只十丈高的邪魔追着闻翘而去。

    和它相比,闻翘就像个小人,仗着身量娇小灵活,不断地抛出藤蔓干扰它,没有和它正面扛,倒也没有受伤。

    但这么逃下去也不是办法,除非撤回净地。

    净地内的人的目光纷纷落在闻翘身上,赤霄宗的弟子一脸紧张,生怕小师妹逃得太慢。

    只有宁遇洲格外淡定,那双温润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场上战斗的人。

    闻兔兔趴在她的肩膀上,那雪白的一团,不注意看还以为是点缀在她肩膀上的毛团装饰。不过已经知道闻兔兔存在的七星宗的弟子们觉得,赤霄宗的小师妹是不是太那啥了点儿,这么危险的时候,还要带一只宠物。

    就在他们这么想时,很快就被打脸了。

    “小师妹,小心!”

    不仅战场中的师兄们惊叫,连净地里的人也纷纷叫着。

    原来是在闻翘连续杀死数十只邪魔,并且引得一只十丈高的邪魔追杀她时,闻翘带着那只邪魔在战场上乱窜,不断干扰着周围的邪魔,导致那些没什么灵智的邪魔情绪暴动起来,格外的暴躁,出现一些骚动,终于露出隐藏在这群邪魔中的那只高级邪魔。

    高级邪魔拥有人类的形态,非常好认。

    那只高级邪魔是一个女性模样的,坐在一只兽形邪魔背上,身穿黑色长袍,乌黑的发丝宛若周围无处不在的魔气,随风飘扬,没有一丝光泽,衬得那张艳丽的脸庞格外惨白。

    发现自己暴露时,那女性邪魔的头发瞬间飞舞起来,朝闻翘袭过去。

    闻翘纵身一跃,反手就是一鞭,踩着一只邪魔迅速退离。

    袭击她的黑色发丝被石金蟒行鞭挡下的同时,也被对方缠住。那女性邪魔的发量很多,瞬间就吞噬了一截石金蟒行鞭,无法将之抽回。

    闻翘紧紧地握着石金蟒行鞭,双脚死死地钉在地上,和那缠住石金蟒行鞭的黑发僵持。

    此时这一人一魔的情况有些诡异,那女性邪魔稳稳地坐在兽形魔身背上,她的头发作为武器,模样有些恐怖。

    手持长鞭,和女性邪魔的黑发僵持的闻翘岿然不动。

    众人发现,闻翘能拽住长鞭,同对方僵持,可见她的臂力之强。

    周围的赤霄宗弟子见状,赶紧过来支援她,挡住周围其余邪魔的攻击。

    就在一人一魔僵持着时,挂在闻翘肩膀上充当一只毛团的闻兔兔动了。

    它的后腿蹬了下,如风般掠起,朝那缠住长鞭的黑发扑去。

    软绵粉嫩的肉垫弹出几寸长的峰利钢爪,闻兔兔咻咻咻几下,发挥它削毛的技术,硬生生地将女性邪魔的头发削断了。

    女性邪魔露出怒容,尖叫一声:“我的头发!”

    闻翘将被闻兔兔削断的头发和长鞭一起拽回来,一脚将踩在地上,然后捏了个火诀,将它烧了。

    这仇恨拉得太大,女性邪魔瞬间发狂,嚎叫一声:“我要杀了你!”

    众人:“……”

    易炫和齐嘉客、聂慎轩见势不对,赶紧出去,抗上那女性邪魔,并命令赤霄宗的弟子迅速返回。

    闻翘顺手又捶爆了一只邪魔。

    “小师妹,快回去吧。”

    师兄们赶紧扛着越打越上瘾的小师妹回去,免得那发狂的女性邪魔将她干掉。

    不管是人类还是邪魔,只要是女性,似乎对头发都有种莫名的执着。

    回到净地内,闻翘和闻兔兔受到众人的注目礼。

    “小师妹,干得不错!闻兔兔干得也不错。”赤霄宗的弟子纷纷过来拍肩膀,一脸赞赏。

    闻兔兔矜持地坐在它姐姐的肩膀上,微抬起下巴,那白毛毛的一团,格外可爱,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爪削女性邪魔长发的彪悍。

    闻翘吃了一颗补灵丹,同时也喂一颗给闻兔兔,体内消耗的元灵气瞬间补满。

    净地外,三个元灵境的高手联手,那女性邪魔并不是对手,眼见就要将那女性邪魔斩杀,哪知她临死之前,直接自爆。

    爆炸声轰隆隆作响,不仅炸得易炫三人灰头土脸,同时也将周围那些被女性邪魔聚集而来的邪魔炸死了大半,剩下一半纷纷吓跑,顿时净地外干干净净。

    易炫三人狼狈地回到净地,身上都有不同的伤,他们虽及时吞服治疗的灵丹,但气息仍是有些微弱,短时间内无法战斗。

    “没想到它会自爆。”齐嘉客心有余悸,“刚才那只邪魔的自爆威力,堪比元灵境修炼者自爆。”

    “是的,看来这些高级邪魔的实力应该在元灵境左右。”聂慎轩补充。

    易炫嗯一声,看向聂慎轩:“距离试炼结束还有七日,相信你也不愿意就此离开,不若合作罢。”

    聂慎轩没有什么考虑就应下。

    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作为三宗之一的弟子,不管秘境再危险,也不能放弃试炼,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荣誉,也关系到宗门的脸面。是以在发现秘境出现高级邪魔时,聂慎轩就没想过要退出,反而想找人合作,撑过剩下的时间再说。

    在他心里,最适合的对象,自然是赤霄宗那一群战斗疯子。

    众所周知,赤霄宗的丹符器阵皆不行,倒是武力值一向是三宗之首,只要拿得出让他们满意的东西,想要和他们合作非常容易,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在背后耍花招,这点信誉,赤霄宗还是有的。

    得到他的答案,易炫便说出自己的目的,“净地里我们已经布下一个防御阵,一个小型的九转绝杀阵,两者皆是玄级阵,若是来几只高级邪魔,只怕挡不住,还需要聂道友再布上更厉害的防御阵才行。”

    聂慎轩是地级阵法师,布下一个地级阵法应该没问题。

    齐嘉客听完易炫的话,心中恍然。

    他就说先前易炫怎么会如此干脆地打开防御阵让归一宗的弟子进来,原来在这儿等着他们呢。冰山男不可怕,最怕冰山男一本正经地算计人。

    然后,他就见易炫转头看自己。

    齐嘉客惊了一惊,这冰山男要算计自己?

    果然,就听到他说:“齐道友,你们七星门能出什么?”

    “什么意思?”

    “归一宗帮忙布置地级阵法,你们七星门呢?既然要合作,总得有些表示吧?”

    齐嘉客心说就知道会这样,刚才解毒时已经支付一笔不小的代价,现在又要宰他们一顿,他怎么不知道易炫原来这么会坑人?

    虽然心头郁闷,但同样不想出局的齐嘉客只好掏出他的老本,拿出一个地级的防御灵器。

    防御灵器是口钟,易炫瞅了瞅,说道:“正好,等会儿猎杀魔邪时,可以给其他人使用。”

    接着,聂慎轩带着几个没受伤的归一宗弟子在周围布下一个地级防御阵。

    赤霄宗的弟子将那些被炸死的邪魔的魔灵珠带回来,都是中级魔灵珠,共有一百多颗。

    这些魔灵珠,易炫将之分成三等份,他和聂慎轩、齐嘉客一人一份,非常公平。

    收到几十颗中级魔录珠的齐嘉客想,赤霄宗果然行事有准则,怨不得归一宗的聂慎轩毫不犹豫地和他们合作。

    因为聂慎轩的爽快,于是易炫也让宁遇洲为归一宗中毒的弟子解毒,不用他们提前离开封魔秘境。

    瞬间净地又传出一阵鬼哭狼嚎声。

    聂慎轩听到声音,赶紧跑回来,便见到一个穿着赤霄宗亲传弟子的蓝白袍的俊美男子正为宗门的师弟身上那沁着黑血的伤口涂抹一种绿色的药膏。

    “这是什么?”

    “解毒的灵药。”易炫简短地说,“记得付钱,价格就比照七星门罢。”

    聂慎轩:“……多少?”

    易炫说了个数字。

    聂慎轩说:“好歹我们也是同气连枝的师兄弟,何必如此见外?”

    “亲兄弟明算账,何况这药是我宁师弟自己炼制的,使用不少高级灵药,对解魔毒的效果非常好,总不能让他白白搭上去。”易炫难得说了一句长话,为自己师弟争取好处。

    聂慎轩只能郁闷地支付等价的灵草,继续去干活。

    将地级的防御阵布下后,聂慎轩再次回来,一脸惊喜地问:“易道友,我刚才发现你们先前布下的两个玄级阵,竟然是能重合的嵌套连环阵,是谁布下的?简直是天才,竟然将两个不相干的阵融合为连环阵,息息相关,将这阵的威力生生提升一截。”

    作为一个阵法师,归一宗的弟子对阵法格外的痴迷,看到那两个玄级阵后,个个都醉心不已,一心一意要找出布下此阵的天才。

    赤霄宗的人神色古怪的瞅着宁遇洲。

    此时宁遇洲和闻翘坐在一起,两人正在分吃灵果呢,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咳,是我宁师弟布下的。”易炫说。

    聂慎轩惊了下,仔细看向宁遇洲。

    这是一个十分年轻,且容貌格外俊美的男子,就算是在没有丑人的修炼界,他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好。眉眼含笑,清贵雍容,看起来非常亲切,让人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聂慎轩自然认出他是赤霄宗宗主新收的弟子之一。

    莫不是因为他是个阵法上的天才,赤霄宗的宗主才会破格收徒?

    聂慎轩赶紧过去,说道:“宁道友,能和我说说那两个嵌套连环阵吗?”

    宁遇洲唇角含笑,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大好人,连声音都是十分温柔的,“自然可以……”

    一会儿后,盛云深凑到闻翘身边,瞅着相谈甚欢的两人,小声道:“小师妹,你有没有觉得这画面很熟悉?”

    闻翘给闻兔兔塞了一颗灵果,问道:“哪里熟悉?”

    “当初在灵药峰,咱们第一次遇到费师叔时啊,当时宁师弟和费师叔不就是这么认识的吗?”盛云深小声逼逼,“现在费师叔还在叫宁师弟为‘贤弟’呢,师父抗议几次都没见他改。”

    这时,就听到聂慎轩一脸欣喜地说:“宁贤弟,今日听贤弟一言,胜过自己领悟十年。”

    盛云深:“你看,很熟悉的一幕吧?宁师弟又多了位贤兄。”

    周围的人:“……”

    闻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