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111|第 111 章

111|第 111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渐深, 气温急速下降,岩洞的地面和墙壁皆铺上一层霜华。

    岩洞内的修炼者或是打坐、或是闭目假寐、或是睁着双眼等待黑夜结束、或是警惕地看着周围……表现各异。

    因所有人都待在一个岩洞里, 虽泾渭分明, 但无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安心休息或入眠,皆保持着警惕。

    商队的人多, 他们特地分出一部份人轮流守夜, 只要有什么事发生, 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没有人是蠢的, 出门在外, 他们不会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

    风沙在岩洞外咆哮而过。

    这样的声音, 每一个晚上都会响起, 众人已经习惯这样的夜晚。

    夜半之时, 假寐中的宁遇洲突然睁开眼睛。

    他随意地看了一眼岩洞,未等岩洞的人察觉到他的目光时,很快就收回视线。

    他的手指在周围动了下, 无人察觉这细微的动作, 只有缩在斗篷里取暖的闻兔兔和两只负责守夜的黄晶蚁觉察到什么。

    上半夜皆相安无事,直到黎明时分,众人的精神渐渐地放松下来。

    突然, 一道咚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正在打坐的修炼者突然栽倒在地。

    那修炼者身边的同伴惊了下,正要过去查看他,同样感觉到身体不对劲,跟着浑身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栽倒于地, 他们的神智极为清醒,然而浑身发软,体内的灵力凝滞,使不出半分力气。

    他们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此时自然明白已经着了道。

    但是整个晚上他们都警惕着,亦未闻到空气中有什么异味,是如何中招的,竟然一无所知。

    “大哥,他们都倒了下。”

    一道粗嘎的声音响起,众人勉强地转过脸,发现岩洞里的人俱都已倒下,只有几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站着,刚才的话便他们中的人说的。

    此时这几个男人不再掩饰身上的气息,那种弥漫着血腥与掠夺的狰狞气势,恶狼般凶恶的眼神,以及不怀好意的笑容,都让人心惊。

    商队的负责人心惊不已,吃力地道:“你、你们是流动沙漠的匪寇?”

    为首的一个身形彪壮的大汉朝商队的人咧嘴而笑,满怀恶意地道:“让你们知道也无妨,好教你们做个明白鬼,我们是黑岩峡的。”

    听到“黑岩峡”时,商队的人心都凉了。

    黑岩峡位于流动沙漠的某处,那里的人都是一窝杀人如麻的匪寇,他们专门劫掠流动沙漠的商队和修炼者,所过之处,带来血腥的杀戮和死亡,绝不留活口。

    每当遇到黑岩峡的匪寇,除非实力比他们强,否则极少有人能逃出来。

    进入流动沙漠之前,商队的人对于跟随的修炼者也仔细排查过。

    然而纵使他们如此小心,哪知黑岩峡的人竟然伪装成普通的修炼者混到队伍后方,一直隐忍不发,让他们放松警惕,直到今晚众人齐聚一个岩洞里,方才动手。

    更让他们惊怒的是,黑岩峡这群匪寇不知做了什么,竟然让他们毫无防备地中招,连灵力都使不出来,宛若砧板上待宰的羔羊。

    匪寇们慢条斯理地欣赏着这些人的愤怒惊恐,并不急着杀他们。

    他们的行为也很好猜测,这里是流动沙漠,夜晚的流动沙漠绝对不会有生灵在外活动,这群人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不会有人来救他们,在天亮之前,这群人只能随他们处置。

    既然这群人已经算是死人,在他们死之前折磨一番岂不是更得趣?

    其他人多少也听说过“黑岩峡”,流动沙漠中臭名昭著的匪寇窝,从那里出来的修炼者没一个是好东西。

    现在他们落到这群杀人如麻的匪寇手里,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众人脸上露出绝望之色。

    匪寇们欣赏会儿这些人的绝望和恐惧后,便将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拎到岩洞中间,随便丢在那里。

    其中有两个匪寇不怀好意地朝角落里走去。

    这是他们昨晚就看中的猎物,那两个男女皆容貌出色,在杀死他们之前,自要好好地玩弄一番。

    **

    在岩洞里的第一下人倒下时,打坐中的闻翘和假寐的宁遇洲皆睁开眼睛。

    看清楚岩洞里的情况后,他们并未做什么,两人进入流动沙漠后,都吞服过由月蜂的蜂王蜜炼制的解毒丹,并未中招。

    在众人倒下时,他们也顺势地靠着身后的墙壁,作出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

    在那两个匪寇狞笑着朝他们到走来时,两人已明白他们的打算。

    宁遇洲眸色暗沉地看着他们。

    匪寇来到距离他们一丈远时,突然一道黑影朝两个匪寇袭去,两人毫无防备地被一条鞭子卷住,飞快地扯过来。

    一道白影掠过,朝那两个匪寇砸过去。

    “嗷——”

    两个匪寇惨叫出声。

    这边的动静惊住那些正在搬人的匪寇,他们迅速地朝这里冲过来。

    当发现角落里那两个站起来的男女,其中一人还手持着一条石金色的长鞭,捆住他们的两个同伴时,为首的彪形大汉眼角跳了下。

    当看清楚被长鞭捆住的匪寇的模样时,那群匪寇忍不住惊了下。

    两个匪寇的脸被抓得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眼珠子如爆浆般被戳破,整张脸像是被什么抓烂一般,痛得他们惨嚎出声,这一幕让那几个心狠手辣的匪寇都有些不忍。

    为首的匪寇厉声道:“捉住他们!”

    其他的匪寇朝两人冲过去。

    然而在距离他们一丈远时,突然他们撞到什么东西,惯性地倒退几步。

    匪寇们惊疑不定地上前碰了碰,发现竟然是阵法结界,吃惊地说:“老大,这里有阵法。”

    那老大再次惊住,上前用武器攻击了下,便见灵光闪烁,确实是一个阵法,那阵法以两人为中心,将他们保护在内,外面的人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这是几时布下的?

    一般阵法师布置阵法时根本瞒不住周围的人,除非是高级阵法师,能不动声色地布下阵法坑杀敌人。

    这一个晚上,他们都在暗中盯梢岩洞里的人,没有错过他们的动作,也未曾见他们在周围布阵的举动,却不知这两人何时在这里布下阵法的。

    难道这两人中有一个高级阵法师?

    可这两人的骨相实在太年轻,而且修为不算高,纵使精通阵法,也不可能是高级阵法师。

    匪寇老大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这不在预料之中的事让他直觉不妙,他是个谨慎的,赶紧道:“你们将那些人杀了,我来对付他们。”

    “是!”

    匪冠们应一声,当下也不管两人,便要去将岩洞中的其他人杀了,以除后患。

    那些栽倒在地的人发现闻翘和宁遇洲还能站起时,心里顿时升起几分希望,哪知道这希望很快又破灭,越发的绝望。

    匪寇的老大开始攻击阵法。

    闻翘一抖长鞭,将那两个被闻兔兔挠得像破烂的匪寇丢到一旁,大喝一声:“闻兔兔,揍死他。”

    闻兔兔发出一阵威胁的气音,化成毛团,朝攻击阵法的老大砸过去。

    匪寇老大下意识地避开,然而依然被那只妖兔砸中,整个人横飞出去,砸向不远处的墙壁。

    趁他病要他命,闻兔兔嘶声叫着扑过去,锋利的钢爪弹出,朝那匪寇老大的背后一抓,生生抓下一块血肉。

    另一边,闻翘和宁遇洲离开阵法,拦住那几个正在杀人的匪寇。

    潜伏在商队里的匪寇一共有六个,其中两个被闻翘出其不意地偷袭,被闻兔兔抓得怀疑人生,已经丧失战斗力,匪寇老大正被闻兔兔缠着,剩下三个匪寇。

    这群匪寇中,老大是元灵境,其他人都是元空境。

    匪寇的境界比他们高,闻翘和宁遇洲都没想和他们正面刚,宁遇洲直接砸阵盘,将匪寇困在阵盘里,限制他们的动作。闻翘则甩着鞭子,匪寇往岩洞外驱赶,打算借刀杀人。

    也是这群匪寇轻敌,以为这两人修为比他们低,不足为虑,大意之下,没想到会栽在这里。

    当宁遇洲用阵盘困住两个人时,闻翘也将其中一个匪寇朝岩洞外赶。

    那匪寇很快就明白她的用意,脸上露出狞笑,“区区一个元脉境,竟然敢和我们打,去死吧。”

    匪寇抓住飞来的长鞭,用力一扯,将对手扯过来。

    闻翘顺势朝那匪寇飞过去,眼看就要被匪寇抓住的瞬间,她腰肢一扭,朝旁边跃了过去,然后一脚蹬在墙壁上,借力重新扑向那匪寇,在放开鞭子的瞬间,双脚趁机蹬在匪寇的胸口上。

    那一脚的力量之大,匪寇只觉得胸口血气涌动,发现这并不是元脉境修炼者该有的力气。

    可惜他明白得太晚,整个人蹬蹬蹬地往后退,手中抓着的石金色长鞭被人用力地抽离,然后再被一鞭子抽出岩洞外。

    匪寇跌出岩洞外的瞬间,那席卷而来的风沙宛若可怕的绞肉机,瞬间将一个大男人绞成血沫碎肉,匪寇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没了声息。

    岩洞里的人看到这一幕,惊惧于流动沙漠夜晚的可怕时,也诧异闻翘的战斗力,竟然能将一个元空境匪寇逼出岩洞,虽然此举颇为取巧,不过在生死拼杀时却是不用顾及太多。

    杀完一个匪寇后,闻翘折身回去,打算用相同的办法,将被阵法困住的匪寇打出岩洞外。

    被困在阵法里的匪寇正在疯狂地攻击阵法,想要突破阵法出来。

    宁遇洲见闻翘过来,便撤下一个阵盘,将困住的匪寇放出来。

    那匪寇一朝得自由,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容,他要让这两个轻敌的家伙付出代价。匪寇毫不犹豫地朝他们杀过去,手中的大环刀划出一道血色的光影。

    闻翘扛住对方的一击,石金色长鞭上出现一条裂痕。

    眉头一皱,闻翘的脸色变得越发的严肃,一股怒意冲击她的心坎,这可是她夫君为她炼制的第一条鞭子。

    闻翘格外生气,气怒之下,身体仿佛迸发无尽的力气,快速地朝那匪寇接近。

    当两人的距离拉近时,她伸手抓住那匪寇的长刀一头,顾不得虎口被震得破裂出血,另一只手化成拳,一拳朝他的心口轰过去。

    天体拳第二式,千重拳!

    呯的一声,匪寇高大的身躯狠狠地摔到地上。

    闻翘跃过去,双手化成千万拳影,将那匪寇暴揍了一顿,揍得奄奄一息时,再提起他,将之扔到岩洞外。

    风沙悄无声息地再次吞噬一条生命,尸骨无存。

    岩洞里那群倒栽在地的修炼者吃惊地看着他们。

    他们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滑过,闻翘的悍勇让他们有些意外,然而让他们觉得吃惊的是站在一旁、除了用阵盘困住两个匪寇外,至始至终并未怎么出手的宁遇洲。

    这人才是最可怕的。

    一个高深的阵法师,所炼制的阵盘竟然能困住元空境修炼者,举手抬足间布下阵法,教人毫无所察地迈进他布下的陷阱之中。

    为首的老大此时已经被闻兔兔挠成血人,栽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现在只剩下一个被困在阵法里的匪寇。

    那匪寇原本也疯狂攻击阵法,想要破阵出来,然而在看到他们老大被一只变异妖兽打败,以及几个同伴的下场后,胆寒不已,攻击的动作渐渐地停下,惊惧地看着岩洞里唯二站着的两人。

    闻翘拎着那条出现裂痕的长鞭,眉目冰冷,如一柄出鞘的利刃,让人轻易便忽略她的容貌和身份。

    她的目光锐利地盯着困在阵法里的最后一个匪寇。

    匪寇被她看得胆寒,此时哪里还敢生出什么龌龊念头,原本以为是美貌柔弱的女修,没想到竟然是一朵吃人的霸王花。

    敛袖站在一旁的宁遇洲走过来,执起她流血的手看了看,说道:“阿娖,可以了。”

    闻翘冰冷的神色微缓,轻轻地嗯一声,张口含住他喂来的灵丹。

    接着宁遇洲去为岩洞里的那些倒地的修炼者检查身体,闻翘则去查看被闻兔兔折腾成血人的匪寇老大,发现他还没有死,便用长鞭将他卷起,然后拖到角落里的那阵法中,丢进去和那两个脸孔被闻兔兔抓烂的匪寇作伴。

    和那两个脸孔被抓烂的匪寇相比,这老大的脸皮还算好,就是身上的大部份地方被抓烂,也不知道他们谁比较惨。

    将人抓成破烂的闻兔兔再次变成一只弱小可爱的小毛团,跳到她肩膀上趴着。

    宁遇洲为这些人检查过后,说道:“你们身上所中的是一种类似软骨僵肌的药,它应该是从一种生长在沙漠中的灵草中提炼出来的花粉,无色无味,修炼者若是不慎吸入体内,便会浑身无力,灵力凝滞,接着身体僵硬,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