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177|第 177 章

177|第 177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锦裳将看起来很柔弱的道侣扶到一旁的石矶坐下。

    那石叽一看就是特地放在那儿的, 蓝锦裳过来看道侣时,便坐在那里陪水球里的道侣聊天。想像了下那画面, 闻翘觉得好像有点虐。

    接着蓝锦裳在周围布下一个灵力罩, 将附近的水隔开,免得两个人修在水里憋得难受, 也不好交流。

    这行为也是很贴心了。

    玄纶靠着她而坐, 离开那水球, 他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微弱, 蓝锦裳不禁焦急地看向宁遇洲, 想说什么, 似乎又发现说了没意义, 只好闭上嘴。

    闻翘看着这一幕, 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从来没有见过气息这般强大,但气质、长相这么柔弱的存在,不免好奇这叫“玄纶”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妖兽。

    难道是因为他现在受伤, 所以才会看起来特别柔弱?

    宁遇洲上前看了下玄纶, 抬手给他几颗补灵丹。

    玄纶看他一眼,并未说什么,直接将补灵丹送进嘴里, 然而刚吃下, 脸上便露出几分异样。

    蓝锦裳满脸不解,宁遇洲为何要给她道侣补灵丹,补灵丹这玩意儿能补充修炼者身体里的元灵力,但对于玄纶的身体而言却是不够的, 不然玄纶也不会只能躲在这里休养身体。

    虽然不解,但蓝锦裳并未多问,看着玄纶道:“玄纶,怎么样?”

    玄纶道:“这补灵丹和那些炼丹师所炼的不同。”

    自然不同,这补灵丹炼制时加入了蜜脂,虽是地级灵丹,实则蕴含的灵力已经达到天级。虽是如此,这补灵丹里的灵力对他的作用并不大,许是已经习惯自己的身体情况,玄纶并未太过失望。

    见他服下补灵丹后,宁遇洲观察一会儿,说道:“玄前辈,我要给你检查身体,请你不要反抗。”

    玄纶点头,一副柔弱可欺……呃,十分好说话的模样,浑然没有元帝境妖修的架子。

    以宁遇洲的修为,要给一个元帝境修炼者查看身体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稍不小心就会受伤。就算玄纶现在伤得很重,但元帝境的修为摆在那里,轻易便能碾压闻翘和宁遇洲两人,所以宁遇洲方才要出声提醒。

    得到玄纶的保证后,宁遇洲方才将一缕灵力小心地探入他的身体。

    玄纶神色平静,并未对体内那缕不属于自己的元灵力产生排斥,格外温顺地由着它在经脉中游-走。

    一会儿后,宁遇洲将灵力收回来,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蓝锦裳紧张地看着他,忍不住问道:“宁公子,如何?”

    和她的紧张相反,玄纶仍是一副柔弱顺从的模样,要不是属于帝级妖修的气势摆在那里,闻翘都要以为这个其实只是个很好欺负的对象……咳咳咳。

    宁遇洲看向玄纶,问道:“前辈,能否告诉我,你这伤是如何来的?”

    玄纶微笑道:“自是没什么不能说的。”

    玄纶是星越峡坐镇的帝级妖兽,也是因为有他在,星越峡的海兽们才能避免被其他海兽和妖修抢夺地盘。

    一百多年前,星越峡和附近的海兽家族起了冲突,玄纶和那海兽家族的帝级妖修打起来。

    那帝级妖修和玄纶的修为相当,难以分出胜负,他们在海中战斗,也不知道打到哪里,或者碰触到什么,两人同时坠入一处奇怪的空间。那空间没有海水,俨然是脱离海域之处的空间,里面充斥着一种奇怪的粉色气体,因玄纶和那帝级妖修当时都受了伤,不慎吸入一些。

    当时因情况不允许分心,玄纶和那妖修都没将之放在心上。

    后来那帝级妖修败走,玄纶虽然赢了,但身上的伤极重。

    初时他们都没在意,以为只要像往常那般休养一段时间就好,哪知道玄纶身上的伤却越来越重,甚至寿元急速减少,最后只能避居此地养伤,用此地的水灵气压制体内的伤势,延缓寿元的流逝。

    虽然这次有宁遇洲的延寿丹为他续两百年的寿命,但以他的身体情况,若是他的伤势依然无法痊愈,只怕根本撑不到两百年便陨落。

    这也是蓝锦裳为何会明知道宁遇洲修为不高,仍是将他请过来的原因。

    蓝锦裳也是没有办法了。

    在发现玄纶伤势一直未能痊愈后,她求助过海族的朋友,但海族派来的炼丹师同样无能为力。蓝锦裳也曾想过去人修生存的大陆找个高级丹师过来帮他看看,但谈何容易,不说人修不会相信妖修的话,根本不会轻易随妖修来到无尽之海,而玄纶也不能离开星越峡。

    至于更阴暗一些的想法,蓝锦裳就算有,以她的性格不会去做。

    如今玄纶的情况越来越重,在未遇到闻翘他们之前,蓝锦裳其实已经有些认命。

    哪知道宁遇洲竟然能炼制延寿丹,当确认这点后,蓝锦裳便起了心思,才会邀请他们来星越峡作客。蓝锦裳此举也是有她的思量,这两个人修的修为低,若是怀有什么恶意,星越峡里的海兽可不是摆设。

    先前那几天,蓝锦裳便是待在这里。

    她将延寿丹送过来给玄纶服下后,顺便观察他的情况,发现延寿丹虽然能为玄纶多续两百年的命,但因他的伤势未愈,延寿丹所能续的两百年寿元,同样很快就会消耗掉,甚至不到两百年,玄纶仍会因寿元耗尽而亡。

    蓝锦裳实在没办法,只能厚脸皮请宁遇洲过来,想看看他能不能有办法。

    只要有一线的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听完玄纶的经历,连闻翘这个外行人都觉得,是不是那个奇怪的空间里的粉色气体在吞噬玄纶的寿元,让他的伤一直无法痊愈?

    “玄前辈,那空间里的粉色气体是什么样的?你吸入后,可是觉得身体有什么异常?”宁遇洲又问。

    玄纶想了想,说道:“那粉色气体宛若空气般自然,并无异味,若非它是粉色的,本尊也无法发现。要说异常,当时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之处……事后本尊发现伤势一直未曾痊愈,且感觉到体内的生命力被侵蚀,才察觉出不对。”

    生命力被侵蚀,亦是消耗修炼者的寿元。

    妖修兽的寿元比人修漫长,玄纶的年纪不大,修炼化形至今,也不过才两千年,剩下的寿元还有很多,就这么生生被消耗得快没了。

    宁遇洲接着又询问几句,玄纶皆认认真真地回答。

    等了解完后,宁遇洲再次思索起来。

    蓝锦裳眼巴巴地看着宁遇洲,想问又不敢,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至少宁遇洲比那些连问都没问一句的炼丹师强多了。

    当初发现玄纶的寿元缩减时,他们去海族那里寻找炼丹师,那些炼丹师连问都没问一句,便断定没治了,只能看玄纶自己的造化。蓝锦裳心里积了一肚子的火,但到底不愿意和他们计较,后来又找了不少来到无尽之海的炼丹师,最后都没有办法。

    现在宁遇洲的表现,让她不免升起几分期盼。

    许是宁遇洲想得久了点,连闻兔兔、闻滚滚都忍不住掏出灵丹啃起来,一边啃一边瞅着宁哥哥。

    蓝锦裳夫妻俩忍不住看向这两只妖兽。

    闻兔兔顿时僵硬了下,无辜地看着他们。

    闻滚滚依然慢吞吞地啃着,啃完灵丹又啃海甘蔗。比起闻兔兔的无辜,它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萌得戳人心,很难让人对它生气,觉得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

    玄纶确实是个好脾气的妖修,两只小妖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他一笑置之,格外的包容,看得闻翘都觉得这位帝级妖修可能是假的,哪有帝级妖修这么软的?

    就在蓝锦裳夫妻俩无聊到盯着闻滚滚吃东西时,宁遇洲终于回神。

    众人的视线再次落到他身上。

    宁遇洲道:“玄前辈,如果我没猜错,那空间里的粉色气体,应该是阴阳泉所属之气。”

    “阴阳泉?”

    蓝锦裳夫妻愣住,连闻翘都有些怔,迷茫地看着他,阴阳泉是什么东西?

    也不怪他们不认识,这天地间的天材地宝无数,若是没有丰富的传承,就算遇到也不知晓其来历,如何使用。这也是为何人修大陆的那些老牌大宗门如此受修炼者尊重,大宗门的底蕴丰厚,很多记载都保存极好,能供后人了解到更多修炼界之事。

    所以,宁遇洲的帝羲血脉能让他拥有完整的传承,让传承残缺不全的闻翘十分羡慕。

    “是的,阴阳泉,天地分阴阳,若是阴阳相契,便会诞生相生相克之泉,亦称之为阴阳泉。”宁遇洲道,“阴阳本是万物的本源,可孕育生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那粉色气体,则是阴阳泉的蕴气。然而当日你们却在阴阳泉所在之地战斗,受伤后吸入阴阳泉散发的蕴气,那蕴气和泉水不同,会自动吞噬修炼者体内的生机。”

    虽然宁遇洲说得很简洁,但蓝锦裳夫妻俩仍是听出其中的凶险。

    蓝锦裳急切而恳求地道:“宁公子,你可有办法救他?请你救他!”

    “我不会救。”宁遇洲说。

    “宁公子!”

    蓝锦裳顿时急了,既然他能看出吞噬玄纶寿元的是阴阳泉的气体,为何不能治?这一刻,蓝锦裳完全忘记宁遇洲只是一个元脉境的低阶修炼者,已然将他当成了救命浮木。

    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道侣寿元耗尽而亡。

    玄纶倒是平静,许是这一百多年,他已经习惯自己的寿元一点一点地被不知什么东西吞噬掉,早有心里准备。

    他拉住蓝锦裳,在她焦急地看过来时,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又朝看过来的闻翘笑了笑。

    蓝锦裳很快冷静下来。

    她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冷静的妖修,行事自有章法,只是因为涉及到自己道侣,难免会有几分失态。

    蓝锦裳冷静地道:“宁公子,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去做。”

    宁遇洲微笑道:“蓝前辈误会了,在下说不会救,其实是玄前辈这伤,任何人都救不了。”

    蓝锦裳微怔。

    玄纶听出其中之意,双眸微亮,“小友之意是……”

    “您的伤是因阴阳泉蕴气之故才会被其吞噬生命,只要找到阴阳泉,喝下一瓢阴阳泉水,自可痊愈,无须任何丹药。”

    然而听到这话,玄纶微微垂下眸。

    蓝锦裳面露苦笑,说道:“宁公子,实不相瞒,其实玄纶受伤后,我也曾去那空间查看过,那里除了充斥着的粉色气体外,什么都没有,更不见与阴阳泉有关之物。”

    否则他们也不会束手无策,甚至无法弄明白玄纶的伤到底是怎么造成这情况。

    至于这阴阳泉,他们虽然没听过,但能得阴阳二字冠名,可见这泉水的厉害。

    宁遇洲微微怔了下,许是也没想到会是这情况。

    “不应该啊。”宁遇洲疑惑道,“既然那里充斥着阴阳泉诞生的蕴气,定有阴阳泉。”

    “会不会是隐藏起来了?”闻翘插嘴道。

    “也有可能。”宁遇洲赞同,看向蓝锦裳,“前辈,你可以再去找找。”

    哪知蓝锦裳再次叹气,“不瞒二位,其实那地方,我和玄纶曾去几次,掘地三尺,皆没有找到什么。”

    宁遇洲和闻翘面面相觑,觉得那空间挺奇怪的。

    按宁遇洲的想法,既然有阴阳泉的蕴气弥漫,就应该有阴阳泉,莫不是被什么隐藏起来,连帝级妖修都察觉不到的程度?

    正想着,又听蓝锦裳说:“如果二位不信,不如随我去一趟?”

    闻翘看向蓝锦裳,隐约能明白她的打算。

    既然他们这些妖修都找不到,那何不让他们这两个人修去试试,在妖修眼里,人修不仅在修炼上得天独厚,同时也会那些妖修们无法学会的炼丹、炼器、制符、布阵等手段,人修简直就是天道的宠儿,自古以来妖修从来越不过人修,也唯有强悍的体魄及漫长的寿元能强过人修。

    说不定这两个人修真的能找到阴阳泉呢?

    只要找到阴阳泉,她的道侣就有救。

    宁遇洲沉吟片刻,说道:“可以。”

    蓝锦裳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当即就站起身,对被她一起拉着起来的玄纶道:“玄纶,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去就回,我一定会救你的!”

    玄纶已然习惯她风风火火的行事,笑着说:“你们小心一些,别太勉强。”

    反正都熬了一百多年,不介意再熬些时间,玄纶觉得,还是以安全为要。

    “不会勉强,我会保护宁公子他们。”蓝锦裳保证道。

    也不知道是因为道侣看起来太过柔弱,一副需要人保护的样子,还是知道道侣有救,此时蓝锦裳的精神发生巨大的变化。

    玄纶重新回到浅蓝色屏障之后的水球里。

    他站在那儿,朝闻翘他们微笑,一身蓝色的宽袍在水中浮动,很容易让人产生保护欲。

    蓝锦裳他们和他道别后,离开这个到处都充斥着磅礴水灵气的水中世界,回到外面的宫殿里。

    虎晏生仍等在那儿。

    见到他们出现,赶紧迎上来,一边盯着宁遇洲二人,一边期盼地问道:“蓝姨,如何?他们能救吗?”

    蓝锦裳没回答,而是道:“晏生,我和宁公子他们出去一趟,星越峡就交给你了。”

    虎晏生惊讶地看她,“你们要去何处?”想到什么,他警惕地看着宁遇洲二人,脸上的表情赤-果果地写着,是不是这两个人修诡计多端,要将她骗出去。

    宁遇洲和闻翘:“……”

    这只虎鲨果然欠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