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08|第 208 章

208|第 208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武奇杰的吩咐, 乔乐水沉着脸点头。

    没有人将乔乐水刚才看到的眼睛当成幻觉,或者是看错。

    这里是天之原, 它曾经是一个古战场, 积累了无数的阴气、怨气和执念……这些怨憎之气在天之原得天独厚的环境中,渐渐地凝聚成形, 它们能幻化成各种各样的怪物, 占据在天之原的各个地方, 对所有进入天之原的生灵怀着极大的恶意。

    天之原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这湖里有什么, 他们也不能确定。

    闻翘看向湖的另一边, 她肩膀上蹲着的两只毛团也探头看着, 那毛茸茸的可爱模样, 没有丁点威慑力,看着就像养着跟主人撒娇的小宠物。

    船安全无声地划开湖面,向湖中心移动。

    船上众人的身影倒映在湖面上, 随着船行时泛起的涟漪晃动, 恍然间他们的身体仿佛被一只手抓皱一般。

    茫茫的湖面上,只有一条小船,以及船上的五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息。

    突然, 闻兔兔大声地嘶叫,爪子里捧着的灵果砸向湖里。

    闻翘顺着闻兔兔攻击的地方,恰好看到湖里出现的眼睛,那双眼睛冷冰冰地看着湖面上的人, 没有丝毫情绪,那颗灵果砸过去时,瞬间沉到湖底。

    听到动静的众人转头看过来,然而那双眼睛消失的速度太快,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

    “闻姑娘,可是发现什么?”武奇杰询问。

    闻翘道:“不是我发现的,是闻兔兔先发现。确实是眼睛,它的速度非常快,一但被惊动,瞬间就沉到湖底。”

    武奇杰的目光落到她肩膀上的两只小毛团身上。

    乍然一看,如同两只没什么杀伤力的妖宠,不过仔细看时,会发现那只无害的妖兔其实是一只变异妖兽,另一只黑白色的小熊崽……应该是食铁吞金兽。

    不管是变异妖兽还是食铁吞金兽,可都不是什么小可爱,凶残着。

    武奇杰没想到一个名不经传的女修身边竟然会跟着两只强大的妖兽,虽然它们看着只是幼生体,但已经不容小觑。这和先前在飞舟时,武奇杰对两人身份所猜测的不符,这两人绝对不是那种没背景的散修。

    这时,就见那女修竟然拿出一颗地级的极品灵丹喂给那只妖兔,似是奖励它先前能第一时间发现湖里的眼睛。

    能拿极品灵丹喂妖兽,哪里是什么散修?

    不久后,闻兔兔又发现湖里出现的眼睛,这回连武奇杰也看得分明。

    湖里的眼睛像人类的眼瞳,隔着清澈的湖水,冷冰冰地看着船上的人,那没有感情的冰冷,让人恍惚间以为,它们欲将船上的人拉入湖下,成为它们的同伴一般。

    那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这些眼睛出现的时间并不长,仿佛只要被发现,瞬间就会沉入湖底。

    湖水无法判断有多深,那些水草看着仿佛没有多长,然而却在湖底形成一个密密的网,那些眼睛沉下去后,瞬间就被浓密的水草遮挡,看不到踪影。

    不管是看起来平静得诡异的湖水,还是湖里出现的眼睛,都让船上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这些眼睛是什么东西?”乔乐水有些惊悚地问,每当看到那些眼睛出现时,总有一种被它们盯上的错觉。

    自然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闻翘和宁遇洲盯着湖面,苏望灵闭上眼睛休息,武奇杰偶尔看向苏望灵,不知在想什么。

    随着船往前移,湖里的眼睛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原本偶尔只能看到一两只,但不知是不是随着他们深入湖中心,那些眼睛开始频频出现,也不再躲起来,就这么仰望着船上的人。

    乔乐水暗暗吞咽口唾沫,低声说道:“好像眼睛越来越多了。”

    不用他提醒,船上的人已经发现,湖里出现的眼睛确实越来越多,放眼望去,仿佛整个湖里都是眼睛,那些眼睛从各个不同的角度仰望他们,被密密麻麻的眼睛冷冰冰地盯着,让人莫名有一种不适感。

    “我觉得好像被什么监视了。”乔乐水喃喃地道,那种如影随行的视线,让人无法忽略。

    “不是好像,是真的!”闻翘肯定地回答。

    宁遇洲看着湖里的眼睛,若有所思道:“看来它们应该是有自我意识。”

    有意识的东西?

    其他人的目光和湖中的那些眼睛对上,然后连修为最高的武奇杰都打了个哆嗦。

    看得久了,闻翘浑身窜起一股寒意,忍不住看向船上的人,突然发现坐在船中间的苏望灵不知何时已经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入睡。

    在这种环境里,自然是不可能睡着的。

    闻翘的目光落在他那张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上,觉得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应该是正在休息。其实她和乔乐水都有些不明白,以天之原的危险,这苏少主身体不好,为何还要亲自过来?

    就算真要找神木,武奇杰一人不是比较方便吗?

    突然,乔乐水叫起来:“你们看,它们是不是都在朝我们靠近?”

    武奇杰神色微变,仔细看去,沉声道:“它们确实在朝我们靠近。”

    他又看了一眼周围,茫茫湖面上,除了湖心处那棵仿佛永远也无法靠近的巨树外,四周都是湖水和眼睛,他们就算想要躲开,也不知道往哪里躲。

    这些东西要做什么?

    这时,一直不出声的苏望灵开口道:“这是千目妖的眼睛!你们小心,千目妖要过来了。”

    苏望灵的话声刚落,只听哗啦一声,黑色的发丝破水而出,朝湖面的小船袭来。

    武奇杰召出一把长刀,刀光如雪,长刀将那袭来的一股黑色发丝斩断,那断成两截的发丝轻飘飘地掉回水里。

    因武奇杰这一击,水中的那些冷冰冰地看着他们的眼睛顿时愤怒起来。

    “它们还敢瞪我们。”乔乐水同样愤怒地道,“难道我们还不能反击。”

    说着,他取出一叠符箓,一字排开悬在他头顶,符箓发出噼哩的雷鸣声,这些符箓皆是雷系符,专克阴邪之物。

    湖里的那些眼睛转而瞪向他,仿佛恨不得将他咬死似的。

    似乎武奇杰那一击激怒湖里的千目妖,接着越来越多的黑色发丝破水而出,朝小船上的人攻击。

    武奇杰站在船头迎战,一刀斩过去,每一次都将那些头发砍成两截落回水里。

    不知何时,原本清澈的湖水里出现数不清的黑色发丝,它们柔顺地在水里飘动,放眼望去,视线所及之地,都是黑色发丝,原本看起来暗蓝色的湖水像是铺了一块黑色的地毯。

    闻翘取出几张雷系符,朝乔乐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到船中央。”

    乔乐水看到坐在那里的苏望灵,明白她的意思,赶紧过去守在他身边,将雷系符朝船外砸过去,一阵雷呜噼哩声响起,那些头发软软地落回湖面。

    闻翘守在宁遇洲身边,一边祭出雷鸣符,一边用剑将那些冲出来的发丝一一杀回湖里。

    打了一会儿后,他们注意到,这些发丝不管是被斩断还是被符箓击退,只要它们回到湖里,很快就会和湖里那些发丝重新长到一起,似乎对它们没什么损伤。

    乔乐水和闻翘改用火符。

    可能这发丝泡着水,火符对它们产生的作用非常低,只能烧掉几根,对它的伤害并不大。

    越来越多的头发破水而出,朝他们攻来,漫天飞舞的黑色发丝,颇为壮观,远远看着,仿佛湖里有一个长满头发丝的怪物,以发丝作为攻击。

    武奇杰依然用他那刀斩过去,刀光大气磅礴,所过之处,斩发丝像切菜一样顺利。

    然而不管他斩得有多顺手,那些发丝像斩不尽,对它们根本没什么伤害,武奇杰顿时明白,这湖中的怪物只怕不简单,光斩断这些发丝还不行。

    发丝太多,闻翘和乔乐水开始有些吃力,他们的修为没有武奇杰高,一直持续不断地战斗,发现并没有什么效果后,心情就不是那么美妙了。

    许是知道他们的忙乱,水里的那些眼睛顿时露出得意之色。

    乔乐水见到后,顿时不能忍,又是一批符箓砸过去,连带往水里那些眼睛也砸了几张。

    可惜那些眼睛消失的速度非常快,符箓在水中激活时,并未伤害到它们。

    “不是千目妖吗?怎么会这么多头发?”乔乐水有些崩溃。

    苏望灵的声音传来:“这些不是头发,是千目妖的身体。”

    乔乐水哪管它是头发还是身体,这也太难对付,仿佛整面湖里都是这些头发,根本除不完。

    闻翘始终坚守在船尾,护着她家夫君。

    闻兔兔她同仇敌忾,发现有头发丝钻过来,一爪子撕挠过去,将它们撕成碎发。

    它最喜欢剃毛了,现在来了这么多毛,继续剃。

    看到那些头发变成毛茸茸的碎发掉回水里,闻翘觉得,如果千目妖是个人,照着闻兔兔这种撕挠法,一定会变成光头。

    正忙着,再次听到苏望灵的声音传来:“地级符对千目妖的伤害性不大,至少要天级符。”

    乔乐水和闻翘都没有天级符,毕竟天级符太贵,乔乐水这穷光蛋买不起,闻翘则是因为她家夫君会画符,从来没想过要浪费灵石去买这些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看向武奇杰。

    武奇杰将那发丝像砍瓜切卖一般地砍,说道:“你们别看我,我可不稀罕用符箓战斗。”

    虽然飞星大陆符箓盛行,修炼者们都习惯用符箓战斗,但也有很多修炼者并不喜欢依靠它,像熊言这体修,纯粹依靠自己强悍的肉身。

    比起用那些辅助之物,他们更相信自己本身的实力。

    他们又看向苏望灵,他好歹是灵珑堡的少主,应该有天级符吧?

    苏望灵虽没睁开眼睛,却仿佛知道他们在看他,默不作声地取出两张天级符,分别将它们拍向闻翘和乔乐水,淡声道:“我不能战斗,劳烦你们了。”

    乔乐水暗忖,苏望灵不能战斗也没什么,他有武奇杰护航。就像宁遇洲,他也是不战斗的一员,谁让人家有个强悍的未婚妻护着呢?

    如果哪天未婚妻护不住……到时候再说吧。

    乔乐水和闻翘接住后,便感觉到符箓里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不是地级符能比的。

    符箓和灵丹一样,黄级为初级,玄级和地级为中级,天级以上为高级,只是跨越一个等级,其效果、威力完全不一样。天级的符箓的杀伤力不是地级能比的。

    两人用灵力将天级符激活后,直接击向湖里。

    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湖水翻滚振荡,小船也跟着湖水晃动起来,幸好这条小船是地级灵器,能承受得住这样的颠簸。

    天级符果然不同凡响,湖里的那些头发看起来瞬间少了许多,连那些眼睛都消失不见。

    闻翘和乔乐水欣喜地看着湖里,正以为那千目妖要退去后,突然那些眼睛又出现,这次它们用一种更愤怒的眼神瞪着他们。

    和这些眼睛一起出现的,还有那黑色发丝,不过这发丝量好像没有刚才多。

    “不会吧?又要来?”乔乐水头皮发麻。

    正说着,轰隆声响起,更多的头发从湖中破水而出,从四面八方而来,形成一个黑色的头发墙,将小船围在中间。

    这是要来一个瓮中捉鳖。

    四面黑色的头发墙,将船困围在中间,湖里的眼睛仿佛也跟着得意起来。

    武奇杰皱眉,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突然收起刀,问苏望灵:“少主,您能看到千目妖的弱点吗?”

    闻翘他们看向船中央的苏望灵,心里有些疑惑,不明白武奇杰这话是何意。

    苏望灵睁开眼睛,朝湖里看了一会儿,说道:“千目妖的弱点是眼睛,只要找到千目妖的妖之眼,便可斩杀它。它的妖之眼在湖底,不过最好不要离开船。”

    仿佛这话已经耗费他不少精力,苏望灵微微闭起眼睛,那脸色仿佛更惨白了。

    乔乐水听得愣愣的,下意识地问:“为何不能离开船?”

    苏望灵依然是那副平静而疲惫的模样,他闭着眼睛,轻声说道:“这水由极阴之气凝成的阴水,并非寻常湖水。”

    听到这话,船上几人看向周围晃动的湖水,神色凝重。

    这千目妖竟然栖息在这种由极阴之气凝聚的阴水之中,可见已经非正常的妖物,它的实力并不算多强,连乔乐水和闻翘都能轻易砍断它的头发丝,但只要它的妖之眼藏在湖底,修炼者无法入水,只能拿它没辙。

    武奇杰倒是能将它杀死,但他总不能直接跳到湖下找千目妖的妖之眼吧?

    正当他们看着包围住船的头发丝苦恼时,同样很少出声宁遇洲问:“苏少主,可还有别的办法?”

    苏望灵突然睁开眼睛,直直地望着他,虚弱地道:“有,可以用异火!千目妖极惧异火。”

    闻翘心中微动,怀疑苏望灵这话是不是特地对她家夫君说的?

    宁遇洲确实有异火,但那异火只是炼化,并未收服,他一直未在人前使用过异火,连乔乐水都不知道,其他人更不知道的。

    武奇杰抱怨道:“异火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东西,咱们哪里有异火?”

    乔乐水也很苦恼,难道他们只能陷在这里,被这只千目妖一直困着?

    这时,一缕幽蓝色的火光跳跃,属于异火的热烈气息驱散周围的阴冷。

    乔乐水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指上跳跃着一缕异火的宁遇洲,武奇杰倒是有些惊讶,忍不住看向他们家少主,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