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10|第 210 章

210|第 21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静的树岛上, 只有宁遇洲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

    符石上的符文不仅是镇压邪灵,同时也以符向后人传讯, 告知世人, 此间镇压的邪灵为噬血恶灵,一旦让其挣脱逃离, 将噬百万修炼者之血复活, 危害苍生。

    若后人读此符文, 有余力之人, 请修补符文, 令噬血恶灵不能逃离镇压之地。

    直到宁遇洲将符石上的最后一个符文解读完, 树岛一片安静。

    飞星大陆三人面露惊愕之色, 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没想到一块符石, 竟然还能向后人传达如此多的讯息,这已然脱离他们对符箓的认知。据他们所知,符箓就是符箓, 每一张由符箓师绘制出来的符箓, 各有其用途,不管是用在战斗上,还是用在生活上, 都无法像这块符石一般, 能另外传讯于人。

    “这是什么符石,也太厉害了。”乔乐水喃喃地道,“难道以前的符箓师都这么厉害吗?”

    武奇杰跟着点头,十分佩服绘制这符石的符箓师, 可谓是用心良苦。

    只有对符箓一无所知的闻翘十分淡定,完全体会不到他们那种震憾的心情。

    苏望灵看着那块被清理干净的符石,谦虚地请教宁遇洲:“宁公子,你觉得这上面的符文应该是哪个年代的?”

    宁遇洲沉吟道:“时间应该不会低于上古。”

    他的传承里确实有这种古老的符文,以前翻看符道传承时,发现后倒是学了一段时间,然而后来发现这些古老的符文更繁复,现今修炼界绘符的载体无法承载这种古老的符文后,便没有刻意去学它。

    所以他也无法探知是什么时期的符文,或许是上古之时,又可能是更久远之时。

    难道真是上古时期的符文?

    武奇杰几人面露恍然,如果是上古时期的符文,倒也能理解,毕竟上古至今已经不知翻转多少年轮,转换多少春秋,上古时期的符文确实称得上古老。据闻现今修炼界的符文,其实是经历演变过后的符文,更为简单易懂,更适合如今的修炼界的人修习。

    闻翘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武前辈,天之原也是上古时期就有的吗?”

    “我也不知道。”武奇杰知道她为何这么问,解释道,“听说以前飞星大陆是没有天之原的,没有人知道天之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好像是数万年前罢,有修炼者经过时,无意中闯入天之原,九死一生归来,世人才知道天之原的存在……”

    天之原好像就这么突然间出现在飞星大陆。

    当时引起无数修炼者的注意,纷纷涌进天之原。然而因为天之原实在危险,导致无数修炼者陨落此地,久而久之,便被修炼者们当成飞星大陆的一处险地,没有实力的人并不敢轻易进去。

    其实在天之原出现时,曾有飞星大陆的元圣境修炼者为其推演过。

    据说作为战场的天之原,本就是一个不祥的凶地,本应该被封印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中。

    然而也因为那埋葬无数生灵的战场,留下太多的怨恨、不甘、执念……它们形成的怨憎和执念冲破天之原的桎梏,使天之原重新现世。

    如今再看这块符石,以及符石上透露的信息,可以推测,天之原或许真是人为将之封印,直到那封印被不知名的原因打破,才让天之原出现在世人面前。

    天之原现世后,它是好是坏,会给飞星大陆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已无人能看得清。

    经过数万年时间沉淀,飞星大陆的修炼者已然习惯它的存在,将之当成一处用来历炼的险地。

    说到这里,武奇杰脸色有些凝重,“只怕事情要不好。”

    乔乐水疑惑地问:“武前辈,什么事情不好?”

    武奇杰叹了口气,指着那符石道:“你们且看,这符石上的符文有些已经模糊,符石的力量削弱,很快这符石的力量便无法镇压湖里的噬血恶灵。”

    “正是。”苏望灵的脸色同样变得凝重,“如果天之原的其他地方也有像这样的镇邪符石,只怕天之原的情况比我们想像中的要严重。”

    随着两人的解释,乔乐水也想到天之原其他地方如果也有这样的符石,而那些符石的力量也在削弱……

    想想就头皮发麻。

    他暗暗吞咽口唾沫,乐观地说:“或许其他地方没有像这样的符石呢?就算有,可能那些符石的力量还很强的。”

    苏望灵微微颔首:“如此自然是好的。”

    武奇杰伸手拍拍乔乐水的肩膀,这小子还真是天真单纯得惹人怜,真不像乔乐山的兄弟。

    知道符石的作用后,众人的目光落到那些已经模糊的符文上,不免想到上面的留讯。

    若后人读此符文,有余力之人,请修补符文,令噬血恶灵不能逃离镇压之地。

    苏望灵的目光滑过符石上那些模糊的符文,再次看着宁遇洲,问道:“不知宁公子能不能修补上面的符文?”

    “抱歉。”宁遇洲很明确地说,“这符石乃王级以上的符箓师方才能修补。”

    这符石明显是达到王级的符石,以他现在的能力,确实无法修补。

    乔乐水在旁补充:“苏公子,宁公子没说错,他现在只是地级符箓师。”

    苏望灵虽然有些失望,倒也没强求,又问道:“依你之见,这符石还能镇压噬血恶灵多久?”

    宁遇洲道:“如果没有意外,还可以再镇压百年。”

    但如果出现意外呢?

    苏望灵不免想到天之原突然出现的神木清气,总觉得那神木清气出现得并不寻常。

    世人皆为天之原出现神木而高兴,纷纷涌进来寻找神木,人人皆想得到神木,却极少有人去细想神木为何会突然出现,又为何只是出现在天之原?

    撇开眼下遇到的,他有时候会忍不住想,数万年前,天之原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飞星大陆?

    苏望灵觉得这一切就像一个暂时无法破解的谜团,让他本能地感觉不对劲,有一种胆颤心惊的不祥预感。

    他知道,这种不祥预感,是他体内觉醒的神异血脉给予他的警示。

    自从觉醒灵犀之体后,每一次产生不祥的预感,最后都会变成真的,也让他躲过不少危机,方才能平安地活到现在。

    可能是他想得深了一些,身体再次承受不住,气血一阵翻涌,忍不住咳出一大口血。

    “少主!”

    武奇杰惊呼一声,赶紧扶住他,倒一颗血丹喂他吃下。

    苏望灵服下血丹后,好不容易停止咳嗽,但脸色比先前更惨白,一副随时可能会倒下的气竭模样,看得乔乐水和闻翘胆颤心惊,生怕他真的倒下去。

    “少主……”

    武奇杰欲言又止,想问他是不是又冒然使用灵犀之体的能力,但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到底没有问出来。

    苏望灵靠着他的揣扶才没有倒下,眼睛半阖,虚弱地说道:“阿杰,复录一份符文带走。”

    既然他们这些人都无法修补这块镇邪符石,苏望灵决定带一份回去给苏家相熟的王级符箓师,定不能让天之原的这些邪灵有一天挣脱符石的镇压,到飞星大陆肆虐。

    乔乐石见武奇杰腾不出手,便主动道:“我来复录吧。”

    他取出一块玉简,开始笨拙地复录,然而符石上的古老符文繁复多变,想要顺利复录实在困难,估计就算让那些符箓师过来复录,也无法流畅地复录下来,磕磕绊绊的,浪费不少时间。

    实在是这些古老的符文和现在的符文完全不相通,就算只是简单地复录,也有些困难。

    最后还是宁遇洲接手的。

    宁遇洲只用半个时辰,就将符石上的符文复录完。

    乔乐水敬佩道:“宁公子,还是你厉害!”

    宁遇洲笑道:“其实并不难的,只要懂得它的意思,按它的韵律复录就行。”

    乔乐水:“……”

    乔乐水突然明白刚才苏望灵和武奇杰的心情,这种完全被学神碾压的心情,真是太心酸了。

    复录完符文后,他们便离开湖中的树岛。

    登上船后,那无处不在的阴寒之气终于消失,苏望灵的脸色仿佛好了一些,不过仍是病恹恹地靠坐在船上休息。

    众人见他那样子,都体贴地没去打扰他。

    船再次前行,气氛却比先前更压抑,连乔乐水都有些恹恹的。

    闻翘看了眼飞星大陆的三人,觉得他们应该是担心那符石。虽然她不是飞星大陆的人,但想到如果有一天,天之原真出现噬血恶灵到处肆虐,心情确实不怎么美妙。

    船头的武奇杰突然问:“对了,宁公子,你怎么会懂符石上的符文?”

    闻翘顿时有些紧张,宁遇洲为何看得懂?当然是因为他拥有帝羲血脉的完整传承,他应该是从传承中学会这些古老的符文。

    在闻翘紧张的注视下,宁遇洲微笑道:“曾经偶然接触过,觉得有意思,便记下来。”

    偶然接触?

    武奇杰觉得他这话倒是有些意思,委婉地向他透露,这些属于私人之事,并不方便告诉外人。

    幸好武奇杰也不是那等会觊觎他人传承的卑劣小人,听罢便不在意地说:“宁公子大才,竟然能读懂这些古老的符文。不知宁公子可愿意教我们?”

    “武前辈想学?”宁遇洲有些诧异。

    武奇杰点头,“多懂一些也是好的。”

    武奇杰此举,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天符宗可是有三位王级符箓师,其中那位专门钻研古老符文的老祖便是其中一位,如果连他也看不懂这符石上的符文,想修复镇邪符石可不容易,少不得还要和宁遇洲学习。

    武奇杰是个很有行动力的,说要学习,当下就马上向宁遇洲讨教。

    宁遇洲并没有藏着掖着,不吝啬地教他。

    乔乐水目瞪口呆地看着以晚辈姿势向宁遇洲讨教的武奇杰,有一种很意外又不意外之感。自从遇到宁遇洲和闻翘,这两人总在无时无刻刷新他的认知,特别是宁遇洲,不管多难的事情,到他面前总变得简单不过。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元皇境的修炼者需要向一个元脉境请教,乔乐水一定不相信。

    但现在看到武奇杰向宁遇洲请教后,他却觉得这不算什么,再神奇的事情,只要落到宁遇洲身上,那都是正常的。

    闻翘也觉得很正常。

    她家夫君行事素来有自己的主张,且是一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人,他敢向苏望灵透露自己会古老符文的本事,自然有自己的算计,她只要等结果就好,宁哥哥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闻翘想着,取出三颗灵丹,自己吃了一颗,喂给闻兔兔和闻滚滚一颗。

    刚嗑完灵丹,突然闻翘探头往船外看了看,对上湖里的一只眼睛。

    那只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下,不像先前的冰冷无情,反而透着几分惧意。

    闻翘不禁笑了,朝船上的人说:“千目妖的眼睛又出现啦。”

    这话吸引船上的人,武奇杰和乔乐水纷纷看过来,也看到湖里出现的眼睛,这次的眼睛并不多,只有十来只,分散在船周围,似是在监视他们。

    武奇杰以为千目妖又不死心地来攻击他们,取出他的长刀,镇在船头处,随时准备杀它个片甲不留。

    乔乐水也祭出几张雷系符。

    然而随着船行,那些眼睛只是一路跟着他们,并不见千目妖的身体出现。

    一会儿后,武奇杰将刀收起来,说道:“看来千目妖应该只是监视我们,没有出手的意思。”

    虽是这么说,但他们并未放松警惕。

    船行了一会儿,终于看到对面的湖岸。

    在船即将抵达对岸时,千目妖终于忍不住,那黑色的头发再次破湖而出。

    武奇杰一刀斩断那袭来的头发。

    越来越多的头发冲出来,欲要拦劫小船,将船和船上的人都留下来。

    乔乐水一边挡住那些头发的攻击,一边朝宁遇洲道:“宁公子,给它瞧瞧你的厉害。”

    宁遇洲正要召出地心赤焰火,闻翘突然道:“等一下。”

    众人看过去,只见她双手戴上金蚕手套,在又一股黑色发丝袭过来时,没有闪躲,反而伸手抓住它。

    闻翘大喝一声,跃上一柄飞剑,拽着那股黑色头发往上空飞去。

    哗啦啦的水声不断,连休息中的苏望灵都忍不住睁开眼睛。

    船上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闻翘双手扯着那股黑发不断地往上拉扯,硬生生地将湖里一个长着无数眼睛的怪物拖出湖面。

    那是一个以头发为身体、头发中挂着无数眼睛的怪物,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脚,俨然就是一团头发和眼睛形成的怪物。

    在那悬在半空中的黑发中,有一只灰色的眼睛隐藏在黑发之间。

    妖之眼!

    所有看到那只灰色眼睛的人皆明白这是千目妖最重要的妖之眼。

    闻翘突然朝那只妖之眼飞过去。

    千目妖似乎知道她的目的,漫天的黑发化作一条条发鞭朝她攻击。

    闻翘伸手抓住,硬生生地将之扯断,来多少扯断多少,扯断后也没有丢掉,而是将那些断发丢进储物袋里,以免它重新回到千目妖的身体。

    还能这样?

    船上的乔乐水和武奇杰被她这种骚操作给惊呆了。

    闻翘忙着扯头发时,闻兔兔也跳过去帮忙。

    它伸出爪子,将那些黑发都撕成碎发,漫天的碎发掉到湖面上的船上,差点洒了船上的几人一头一脸。

    闻滚滚没有参加战斗,而是在他们身后竖起一道薄薄的土墙,挡住千目妖的攻击。

    有闻滚滚这个最强防御在,闻翘和闻兔兔才能肆无忌惮地进攻,不用担心来自身后的危险。

    一人两兽合作无间,格外娴熟。

    乔乐水不敢置信地看着半空中那一人两兽,觉得又一次开了眼界。

    不管是爪撕千目妖的闻兔兔,还是一手撕扯着千目妖的身体,一边朝那隐藏在众多黑发中的妖之眼靠近的闻翘,只觉得这姑娘和两只小可爱凶猛得让他害怕。

    看了会儿,宁遇洲御剑飞上去,指尖跳跃着幽蓝火焰,将火焰弹过去。

    千目妖对他可谓是惧怕之极,根本不敢拦他。先前它便是被宁遇洲的异火吓走,见这些人就要离开,不死心地过来拦截,没想到又要被烧一次。

    千目妖的身体变化成千万发丝,不断地往后退,恨不得重新钻回湖里。

    然而它的一部份身体被闻翘拽着,那姑娘力大无穷,将它提溜在半空中,哪里容得它再次逃走。趁宁遇洲吸引它的注意力,闻翘带着闻兔兔朝千目妖的妖之眼靠近。

    跨越无数黑色头发的攻击,闻翘伸手将那只妖之眼抓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