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20|第 220 章

220|第 22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在战斗的人因为净灵水莲而停下来。

    他们盯着水泽中的那株净灵水莲, 不错眼地看着它,等发现它竟然在水中移动, 带起一阵阵水涟漪时, 所有人都傻眼了。

    灵物能自己动的吗?

    还是他们的见识短,所以不知道五品圣莲这般存在, 原来是可以随心所欲在水中移动?

    在场的修炼者倒是没有怀疑是不是其他修炼者暗中所为:其一, 众目睽睽之下, 想要耍手段并不容易;其二, 净灵水莲既然是超品的灵物, 已经诞生灵性, 没有修炼者能让它主动做什么, 一切都是它自己所为。

    在近万双眼睛的注视下, 净灵水莲缓缓移动。

    众人随着它移运的方向看去,很快便看到刚才出现的那群修炼者。

    这群修炼者人数不多,也就百来人, 在场之人看他们的目光变得十分不善, 特别是先前那群为争夺净灵水莲的修炼者,为了净灵水莲已经打红眼睛,浑身杀气腾腾, 仿佛只要净灵水莲稍有异动, 就会毫不犹豫出手。

    被他们的目光锁住的修炼者浑身发寒。

    他们虽然高兴净灵水莲竟然会朝他们所在方向移动,都忍不住想趁机出手。但这种时候,绝对不是去争夺它的好时机,稍不小心, 就会被将近一万个修炼者围攻。

    于是,那些修炼者纷纷散开,不给这群人借口朝他们发难。

    “咱们快走!”

    天符宗弟子紧张地叫起来,在人群中搜寻了下,便朝飞仙岛弟子所在之地而去。

    王群芳朝飞仙岛弟子叫道:“乔道友,许久不见,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乔乐山一身蓝白相间的法衣,蓝色丝带束发,面容俊逸,眉目清冷,气质纯澈,悬立在半空中,竟如那九霄天外的仙人,周身透着几分灵净纯粹的气息。

    不仅是他,其他飞仙岛的弟子亦是如此。这群飞仙岛的弟子皆是容貌不俗、气质出尘,纵使经历一场残酷的战斗,也未损及他们的风彩,在这群修炼者中,颇引人注意。

    不过,最出色的仍是乔乐山,那是一种难以描画的纯粹灵净,干净无邪,和周围格格不入。

    飞仙岛素来神秘,据说飞仙岛弟子修炼一种净灵功法,使其灵体纯粹无邪,战斗力颇强。

    乔乐山的目光落到他们身上,在那些修炼者散开时,终于看到跟在天符宗弟子身边的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顿时平静清冷的神色微微一变。

    “阿水?”

    乔乐水瞬间冲过去,欣喜地道:“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乔乐山迈前一步,将兄弟拉住,双眼在他身上巡视一遍,并未发现他身上有什么伤,暗暗松口气,问道:“阿水,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乐水老实地说:“来找你的。”

    乔乐山眉头微蹙,他知道自己的兄弟,性情颇为单纯,却也识时务,若没什么紧要之事,定不会冒然来寻他。然而他在明知道天之原的危险,依然坚持进来,可见应该是发生什么重大的事。

    然而此时容不得乔乐山多问,只好将之按捺住,看向朝这里过来的天符宗弟子。

    突然,乔乐山目光落到苏望灵身上,脸上露出意外之色,“苏道友也来了?”

    苏望灵脸色苍白,神色倦怠,看起来就像一个受了重伤的病患,随时可能会倒下。然而在场之人都知道他是灵珑堡的少主,纵使看起来再弱,也不敢小瞧他。

    他含笑道:“乔道友,许久不见。”

    乔乐山朝他颔首,暗自思忖,为何自己兄弟和天符宗、灵珑堡少主一起过来,这其中发生什么事?

    未等乔乐山琢磨明白,这时人群中又发出一阵惊呼声。

    因为他们发现,那株净灵水莲又再次移动。

    这次它移动的方向,竟然是飞仙岛弟子所在之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株正在缓慢移动的净灵水莲身上,它仿佛没感觉到这些目光,慢吞吞地朝着目标移动。

    这回,飞仙岛弟子以及刚和他们会合的那群人,都成为在场所有人注目的视线。

    闻翘拉着宁遇洲混在天符宗弟子身边,看着那株朝他们移动的净灵水莲,头皮发麻。

    她好像明白这净灵水莲的意图,分明是奔着她来的。

    但她现在是人形,也没有特地对它释放妖体的灵力,它怎么会感知到她?

    紧张之余,她忍不住努力地收敛自己的气息,以免净灵水莲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赖上她,届时可没人能保得住她。

    这时,被她拽住手的宁遇洲突然捏了捏她的手。

    闻翘转头看过去,就见他偏首朝她笑了下,仿佛让她放心。

    在众人的注视下,净灵水莲果然来到飞仙岛弟子所在之地,那闭合的花苞微微颤了颤,竟然开始绽放,空气中的莲香越发浓郁。

    五品圣莲成熟只在一瞬间。

    当它绽放时,飞快地结子,若是修炼者不能在它结子的瞬间夺到它的莲子,届时那莲子会坠入水下,消失其中。

    修炼者瞬间而动,所有人朝净灵水莲冲过去,想要在第一时间得到那五品莲子。

    连飞仙岛弟子也不例外,甚至因为飞仙岛弟子距离它最近,在它结子的瞬间,便俯冲而去。

    咻的一下,净灵水莲所结的九颗莲子飞起。

    飞仙岛弟子抢到三颗莲子,赶过来的修炼者中有三个元宗境巅峰的修炼者抢到三颗,剩下的三颗莲子朝着天符宗弟子所在方向飞来。

    天符宗弟子还懵着时,那三颗莲子已被一只柔软白晳的手抓住。

    闻翘抓住朝她飞来的三颗莲子,便感觉到无数的视线落到她身上,其中不乏元宗境修炼者。那种赤-裸直白的视线,让她如芒在身,浑身紧绷。

    她飞快地将莲子塞给她家夫君,然后召出石金蟒行鞭,严阵以待。

    然而那些人并未将她放在心上,一个元空境修炼者,哪里会被这群元宗境放在眼里?而且这女人不仅容貌陌生,身上也没有哪个门派弟子的标志,虽然和天符宗弟子站在一起,却并非是天符宗弟子,分明就是个散修。

    那群修炼者瞬间便朝闻翘冲过来,欲要抢夺那剩下的三颗莲子。

    “大哥!”乔乐水叫了一声,冲过去挡在闻翘和宁遇洲面前,飞快地说,“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乔乐山目光微闪,将刚才得到的净灵水莲的莲子收起,取出一把湛蓝色的剑。

    这剑极为轻薄,那湛蓝色的剑身宛若通透的琉璃,弥漫着净灵无瑕的气息,然而其灵压灿烂,竟然是天级灵器。

    乔乐山一剑斩下,剑光冲天而起,挡住那些冲过来的修炼者。

    在乔乐山动手时,飞仙岛的弟子纷纷上前,站在他身后,祭出武器,严阵以待。

    “乔乐山,你这是何意?”一个元宗境巅峰的修炼者神色不善地问。

    乔乐山执剑于前,神色平静,“屠道友,这两位是阿水的救命恩人,即是我乔乐山的恩人。”

    被他挡下的那群元宗境修炼者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忍不住道:“乔乐山,此女独一人竟然夺得三颗莲子,我们守了这么久,如何甘心?”

    净灵水莲共结九子,其中六子被六人夺得,剩下三子竟然集中在一人手中。

    所以,也不怪独得三颗莲子的闻翘成为众矢之的。

    “那又如何?”乔乐山不为所动,“争夺莲子,各凭本事,谁抢到就是谁的!”

    这话虽然没错,但既然他们的修为比她高,抢了她的也是天经地义。

    这时,一群修炼者穿过人群,朝这儿飞来,纷纷叫起来:“少主!”

    众人看过去,发现是灵珑堡的弟子。

    先前灵珑堡的弟子迟了一步,没能抢到莲子,十分遗憾。此时见他们少主在这边,担心那些人对少主出手,赶紧过来,将他护在身后。

    苏望灵朝灵珑堡的弟子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还望诸位师兄师弟护他们一二。”

    灵珑堡的修炼者应一声,和飞仙岛弟子站在一起。

    接着又有一群修炼者朝这边飞来,“王师兄,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群芳看到这些人,顿时高兴地说:“几位师弟,你们也在!快过来,宁公子和闻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们定要帮忙。还有,宁公子会古老符文!”

    天符宗弟子听到最后一句话,坚定不移地冲了过来,站到飞仙岛弟子身后。

    对面的修炼者脸色阴沉。

    然而没等他们做什么,又听到一道惊喜不已的声音:“宁丹师,你也在啊。”

    众人转头看去,发现一群炼丹师竟然朝这里飞过来,其中便有丹符宗的地级丹师陈世馨,以及几个在散修盟中颇有名气的炼丹师——祝英、郭成业等人。

    宁遇洲脸上露出笑容,和这些人见礼,笑问:“几位贤兄怎么也在这里?”

    陈世馨生得一副年轻风流的模样,神色颇为傲慢,斜睨着那群要抢莲子的修炼者,说道:“听说这里有神木,我们便过来瞧瞧。”

    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将他们的目的捅出去,这陈世馨的性格也是十分耿直。

    宁遇洲正和他们寒暄时,又听到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妹子,宁兄弟,你们也在啊!”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带着一群体修朝这里赶来。

    在场认识他的人不少,这人是体修熊言,虽然他只有元灵境的修为,但战斗力却颇不俗,而且认识很多体修。

    越来越多的人跑到飞仙岛弟子那边,而且或多或少都和宁遇洲有关的,炼丹的、制符的,被他救过的,在丹符城中相识的……

    在场诸人都有些麻木,忍不住想,这个元脉境的男修到底是符箓师还是炼丹师?而且不管是符箓师还是炼丹师,都对他颇为客气。

    乔乐山诧异地看了一眼宁遇洲二人,视线重新落到对面的修炼者身上。

    那群人的神色变得十分难看,此时这种情况,根本就打不起来。

    为首的一个元宗境巅峰修炼者暗暗咬牙,目光穿过人群,落到宁遇洲和闻翘身上,终于道:“我们走!”

    这修炼者一走,其他人只好作罢,也跟着离开。

    虽然仍有不死心想要抢夺莲子的人,但看到以飞仙岛弟子为首,几乎包涵了飞星大陆几个大势力的弟子都护着那得到莲子的两人,只能不甘地离去。

    直到这群人离开,乔乐山方才收起剑,乔乐水也暗暗松口气,感激地朝他哥笑了笑。

    宁遇洲也朝这群人感谢,“多谢诸位先前相助。”

    “宁公子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

    “宁公子救过我等性命,我等自然要援手相助。”

    “正是这理……”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气氛颇为热闹。

    这时,已经结子的净灵水莲渐渐枯萎,重新沉入水泽之中。

    随着它的枯萎消失,狱水泽的水也发生悄然的变化,那些原本躲在水底的水妖悄然探出水面,用充满恶意的视线盯着水泽上空的修炼者。

    苏望灵和乔乐山第一时间注意到周围的变化。

    他们的目光微凝,同时看向下方的水泽。

    苏望灵瞳孔微缩,惊声道:“不好,狱水泽有变,我们赶紧走。”

    在场众人疑惑地看着他,不知他是什么意思,然而苏望灵已没时间解释,催促众人赶紧离去,灵珑堡的弟子二话不说,便跟着他走。

    “快走!”乔乐山也向飞仙岛的弟子道。

    其他人虽不明原因,只好跟着一起走。

    就在他们朝狱水泽外飞去时,突然狱水泽发出一声轰鸣,紧接着一道污浊的血瘴之气竟从水泽下冲出,血瘴瞬间扩散,整个狱水泽不复先前的安祥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