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28|第 228 章

228|第 228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花了些时间整理小神树灌入她识海里的信息, 亦可以称之为——传承。

    这是神音宝树的传承。

    闻翘忍不住望向面前的小神树,说道:“原来你是神音宝树呀。”

    小神树的枝叶间又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清脆悦耳, 如优美的弦乐音律,这是来自大自然最动听的声音, 让万物不觉沉醉其中, 连这黑暗的空间都变得温柔起来。

    闻兔兔和闻滚滚瞅着小神树, 知道它是神音宝树后, 便没再伸爪子。

    难道还想再次被丑拒吗?

    相比之下, 还是小苗苗好, 不仅不会丑拒它们, 还很喜欢它们, 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它们。这么一想,两只妖兽更是黏闻翘黏得紧,决定以后就算出现再好的灵植神树, 它们也绝对不会移情别恋哒。

    闻翘唇角泛起笑意, 伸手轻轻地抚摸那发光的树叶,那叶片蒙着一层浅浅的光华,这是神音宝树的神音之光, 亦代表它的生机。

    先前她醒来时, 神音宝树便赠送了几点神音之光给她。

    闻翘继续整理识海里的传承。

    其实这份传承并不多,毕竟这是属于神音宝树的传承,若非她拥有妖体,先前又得到过神音宝树馈赠的神音之光, 否则根本无法接受它的传承。

    神音宝树会大方地将自己的传承给她,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不仅帮助它破土而生,差点将自己折腾死,同时也因为神音宝树将她当成自己的同类,发现这株小苗苗竟然连完整传承都没有,实在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看在大家都是同类的份上,它大方地分她一些传承,以免让她当个睁眼瞎。

    闻翘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无言以对。

    “……真是谢谢你啊。”

    神音宝树再次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通过神音宝树的传承,闻翘也大概知道天之原的来历,以及神音宝树镇守它的目的。

    天之原是上古时期的战场,那时候人界、魔界和幽冥界之间的通道还是相通的,三界能互相往来。后来,不知为何,三界突然爆发一场可怕的大战,将人族、冥族和魔族卷入其中,那场大战导致生灵涂炭,差点让三界传承尽失。

    大战终于结束后,三界元气大伤,留下的战场无数。

    那些战场因为惨死太多三界的生灵之故,诞生无数的邪灵恶念,邪灵恶念天生便破坏欲极强,它们本能地想要吞噬毁灭一切。

    修炼者们为了三界的安危,只能选择封印这些危险的战场。

    天之原不过是其中一个战场。

    在这里陨落的三界生灵无数,甚至还有人族、冥族和魔族的大能,导致被镇压此地的邪灵格外强大,只有天生灵物才能将其镇压,神音宝树和净灵水莲便是那时候的修炼者用来镇压此地邪灵的天生灵物。

    神音宝树自诞生灵智伊始,便一直镇守在天之原。

    当时的修炼者不仅用神音宝树和净灵水莲镇压天之原的邪灵,同时也齐集各方大能,将整个天之原封印。

    那些被镇压的邪灵却不甘心,它们无时无刻都在积赞力量,欲要冲破镇压它们的封印,想要重新回到现世,毁灭一切。

    经过无数岁月,邪灵们在天地颠倒的天之原里,积赞到足够的力量。

    它们终于冲破天之原的封印,让天之原重新出现在修炼者面前,引起外界的注意。并且暗中策划,吸引无数修炼者进入天之原,同时吸食天之原的生灵和惨死在天之原的修炼者的生机,将之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天之原某些地方明明看起来郁郁葱葱,却毫无生机。

    所有的生灵在天之原只有一个下场,死后被那些邪灵吞噬,成为它们壮大自己的力量。

    神音宝树为了镇压这些日益强大的邪灵,只能不断地透支自己的力量和生机。

    随着邪灵力量的壮大,神音宝树的生机也在慢慢地流失,直到它发现自己的力量快要消耗完,无法再镇压这些邪灵后,神音宝树用最后的力量,向外界传递信息,并留下一颗种子。

    当日飞星大陆的元帝境老祖们突然感觉到天之原出现神木清气,便是神音宝树为飞星大陆示警,传递天之原危矣的信息。

    它留下一颗种子,亦是留下一份传承。

    等它的种子重新成长为神树,再次镇压天之原,继续它的职责。

    神音宝树的生机耗尽后,天之原中唯一仅剩的灵物,便只有狱水泽中的净灵水莲。

    狱水泽下镇压的是血瘴浊地,血瘴浊地里的邪灵力量十分强大,当年封印天之原的修炼者们不放心它,才会移植一株净灵水莲过来镇压。

    可惜净灵水莲亦无法支撑太久。

    当它开花结子时,它的根茎已经完全被血瘴浊地污染,最终让血瘴浊地重现天之原。

    在血瘴浊地重现天之原时,天之原里那些被镇压的邪灵的力量已经达到鼎盛。它们的力量汇集变成一片血海,欲以血海的方式将天之原吞噬,然后借此机会冲出天之原。

    天之原之所以天地颠倒,其实是当年的修炼者们为了给界一个缓冲的时间,当天之原的天地摆正后,便是邪灵覆灭飞星大陆之时。

    当血海将天之原吞噬后,所有邪灵将会完全挣脱束缚。

    届时,等待飞星大陆的,会是一场血腥和覆灭。

    所以宁遇洲他们当时所在之地,是天之原唯一仅剩的净地,血海本能地想要将这些修炼者吞噬,成为其力量。

    闻翘整理完神音宝树给她的传承后,忍不住望向小神树旁边那株已经失去生机的神树。

    它沉默地伫立在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默默无闻地守护着这片大陆,飞星大陆亦是因为它,才能安然无恙。

    可能是因为小神树终于破土而出,大树上的叶子从枝头上飘落,纷纷扬扬而下。

    叶落满地,不久后化成液体,渗入地上,成为小神树成长需要的养份。

    这也是为何小神树能一下子就能长这么高的原因。

    已经失去生机的神树会用自己的身躯成为小神树的营养,让它能尽快生长,拥有足够的力量镇压天之原中的邪灵。

    闻翘看着那株已经枯萎死亡的神音宝树,不由叹了口气。

    她对小神树道:“以后你要小心一些,切莫再被那些邪灵侵蚀。”

    小神树的枝叶又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仿佛在回答她。

    闻翘在神音宝树的绝对领域里待了会儿,到底忧心外面的情况,便想要离开。也不知道那血海是否已经退去,狱水泽外的人怎么样,还有她家夫君有没有受伤。

    对于闻翘的离开,神音宝树是不舍的,枝叶哗啦啦地响个不停。

    闻翘无奈地道:“我可不能陪你留在这里,我还有夫君呢。”

    神音宝树不理,继续哗啦啦地响个不停。

    闻翘觉得自己又遇到和当初的大毛球一样的难题,不过大毛球能跑出来找她,神音宝树可没这本事,她想要离开还是很轻松的。

    但先前得到人家的馈赠和传承,闻翘也不能太狠心,保证道:“以后有空,我会过来看你的!你在这里好好地成长,将来若是能修炼化形,说不定我们还能在上界相遇呢?”

    哗啦啦的声音不再响,显然神音宝树将她的话听进去。

    和神音宝树道别后,闻翘正欲离开,头顶响起一阵咯吱的声音,她敏捷地往旁跳开,才没有被砸个正着。

    一截树干落到她脚边。

    闻翘惊讶地看着它,等听到那哗啦啦的声音,明白这是小神树送她的礼物。

    一截神木!

    神木能做什么?

    神木的用处可多了,那些不惜冒险进入天之原的修炼者,哪一个不是奔着神木来的?结果他们不仅连神木的叶子都没见到,还经历九死一生。

    闻翘弯身将那截神木拎起,发现入手极为沉重,幸好她及时躲开,否则肯定会被它砸得头破血流,气息奄奄。

    将神木收进储物袋里,闻翘欢喜地道:“谢谢你啦,这截神木我就收下,以后会来看你的,你一定要好好地成长!”

    小神树继续哗啦啦地响着。

    直到闻翘带着闻兔兔、闻滚滚离开神音宝树的绝对领域,依然听到那持续不断的哗啦啦声。

    闻翘转头,隔着绝对领域,看到那伫立在黑暗中的小树,它就像黑暗中发光的宝物,吸引所有的生灵靠近。

    闻翘又朝它挥挥手道别。

    终于,闻翘转身,走向黑暗的另一头。

    从神音宝树给她的传承里,闻翘知道它的所在之地虽在天之原,又游离于天之原,这也是神树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不受任何生灵打扰,默默地镇守天之原。

    闻翘走了好一会儿,终于跨越黑暗,出现在一处山谷里。

    她往周围看了看,这山谷非常普通,可能任何人都不会想到,神树所在的空间,就在这山谷里。

    她将位置记下,将来若是有机会,可能还会回来看神音宝树。

    接着,闻翘召出飞剑,御剑朝狱水泽方向飞去。

    血海已经退去,天之原仿佛又恢复以往的平静。

    闻翘一路飞过去,发现经历血海的侵蚀,天之原还是有些变化的,它看起来更荒凉,死气沉沉,原本还能看到一些徒有其形的东西,现在只剩下一片光突突的荒山野岭。

    路过一处战场时,闻翘停下来,看了看伫立在那里的符石,发现符石上布满蛛网似的裂痕,只余些许力量镇压其中的邪灵。

    血海的席卷,终究对这些镇邪符石造成一定的影响。

    闻翘叹了口气,纵使有神音宝树镇压天之原,但光靠神音宝树,亦会消耗它的生机和力量。这些符石能极大地削弱邪灵的力量,为神音宝树减少一些压力。

    看来,飞星大陆的符箓师们,还是要重新绘制符石。

    闻翘突然有些明白,为何飞星大陆的符箓会如此鼎盛,或许是和天之原有关。

    闻翘一路飞行,将天之原的情况尽收眼底,同时也斩杀一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白毛僵尸。

    对战白毛僵尸时,闻翘发现自己的修为一下子便蹿到元灵境初期。

    她先是懵了下,尔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时她给神音宝树的种子催生时,可谓是九死一生,直到最后,她差点以为自己撑不过去,在昏迷中变回妖体。神音宝树的种子生根发芽后,她的妖体就扎根在小神树之下,不仅得到它的神木清气洗涤妖体,同时也得到神音宝树赠送的几点神音之光。

    那几神音之光让她就像吃了大补药,不仅淬炼她的体魄,同时也让她的修为一举突破元灵境。

    算是因祸得福吧。

    修为上涨后,闻翘竟然能斩杀白毛僵尸,可见她的战斗力已经直逼元宗境。

    闻翘自然是高兴的,高兴之余,不忘记教育两只妖兽:“你们看,我都已经元灵境啦,你们才九阶,战斗力不行啊,以后要努力修炼,知道吗?”

    两只妖兽无辜地看着她,不想和她比。

    在闻翘斩杀白毛僵尸后,又往前飞行一会儿,便见到一群人朝这儿飞来。

    当他们看到闻翘时,顿时都愣住。

    闻翘的目光往人群中扫过去,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夫君!”

    清甜的声音非常好听,众人看着她飞过来,像乳燕一般投入宁遇洲怀里,看着亲热地抱在一起的两人,都木着脸。

    熊言拨开周围的修炼者,叫道:“妹子,你没事吧?”

    闻翘从宁遇洲怀里抬头,朝他回了一句“没事”,便看向周围的修炼者,发现他们脸上难掩疲惫之色,显然她离开后,战斗依然激烈,甚至活下来的人非常少,只有三千余人。

    她心情不免有几分沉重。

    乔乐山扫了她一眼,见她平安无事,而且状态比他们这些修炼者都好,便道:“我们先离开天之原罢。”

    众人纷纷应一声。

    他们继续朝天之原外赶过去,视线若有似无地落到闻翘身上。

    闻翘没理他们,和宁遇洲一起,他们身边是天符宗、飞仙岛及灵珑堡的弟子,俨然就像将他们保护在其中。

    其他在场的人都有很多疑惑,他们想知道闻翘先前去了哪里?血海退去的原因是不是和她有关?闻翘又是如何在血海活下来的?

    只是碍于战斗刚结束,大家都经历一场生死,好不容易能活下来,在离开天之原前,都不愿意再生事端。

    闻翘拉着宁遇洲的手,检查他的情况,确认他没有受伤,终于安心。

    确认自家夫君的情况后,闻翘便取出那颗菩提子,将它还给乔乐山,说道:“乔前辈,物归原主。”

    乔乐山当着众人的面将它接过来,温声询问:“闻姑娘可是无碍?”

    闻翘道:“先前差点死了,幸好我命硬。”

    宁遇洲的神色一紧,握着她的手的力量不由收紧几分,双目眨也不眨地盯着她,就见她突然转头朝自己眨了下眼睛。

    闻翘继续一本正经地和乔乐山他们说话,“乔前辈,苏少主,此次不负所托。”

    苏望灵依然趴在武奇杰的背上,脸色惨白,虚弱地笑道:“闻姑娘辛苦了!这次能重新镇压天之原的邪灵,你和宁公子都功不可没,你们俩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在场的修炼者听到这话,都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先不说闻翘这一个月去做了什么,他们确实是靠着宁遇洲布下的大阵,才能坚持到血海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