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57|第 257 章

257|第 257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他们分头在集沙城打探消息。

    三人刚走出客栈,就看到几个修炼者闹轰轰地围着一个身披斗蓬的人, 将之带去沙塔那边。周围的修炼者看到这一幕, 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也好奇地跟过去。

    也有对此不明所以的人, 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 那人可是得罪谁?”

    “你不知道?”

    那人老实地回道:“不知道, 我刚从黑风沙漠回来。”

    周围的人好心地给他解释最近发生的大事, 指着那斗篷人说:“……知道了吧, 宿陌兰在黑风沙漠里中了黑噬蝎毒, 听说已经毁容。萧申两家非常重视她, 那告示上说, 只要能找到她,萧申两家定会给予丰厚的报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自然有无数修炼者愿意为了两家给的报酬, 四处寻找宿陌兰。

    如果宿陌兰没毁容,想找到她自然不容易,但一个毁容的宿陌兰, 自然就简单多了。被黑噬蝎毒毁容的修炼者都有共同的特点, 只需要往这找便成,不管她躲到哪里,都会被人一眼认出来。

    那修炼者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等听说萧申两家的报酬后, 不由也露出心动之色。

    人群中的宿陌兰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脸色有些僵硬,很快便收敛起来,故作无事般听着周围的人的讨论,再次庆幸宁遇洲的先见之明,等她解了黑噬蝎毒后再来集沙城。

    只要他们肯定她是被毁容的,往这方面找,她便是安全的。

    宿陌兰暗暗松口气,等那些人散开后,和伪装的宁遇洲二人说:“师兄,我去城里逛逛,傍晚再回来。”

    “去罢,小心点。”

    宁遇洲叮嘱一声,完美地扮演着一个严肃刻板的大师兄形象。

    若不是宿陌兰知道这是宁遇洲,只怕也以为这是别人。就算是用换形丹变成青秀少年的闻翘,偶尔也会露出几分属于闻翘独有的行为举止,但宁遇洲却宛若变了个人,就算熟悉他的人看到他,也不会认出来。

    宿陌兰和两人道别后,若无其事地走进人群中。

    闻翘和宁遇洲这对伪装的师兄“弟”也寻了个方向离开。

    傍晚,三人再次集中在客栈的厢房里。

    宁遇洲在周围布下阵法,不用担心被人听到他们的话。

    宿陌兰神色凝重地说:“我今天打听到,萧申两家已经派人来集沙城,不日将会抵达。”

    宿星谷唯一的传人失踪,不仅惊动萧申两家的人,同时也惊动无数势力,几乎整个大陆都为此喧腾起来。不可否认,萧申两家是迫切地想找到她,再度将她放到眼皮子底下看着,不过更多的人是浑水摸鱼,想在萧申两家之前找到她,谋取二十八宿四象图。

    她脸上露出苦笑,虽然事前已经预测到结果,但亲眼目睹时,仍是有些心寒。

    闻翘看她一眼,说道:“我们今天也打听到将我们消息卖给萧申两家的人是谁,真武派和合心门并没有掺和。”

    不是真武派、合心门,那便是当初从浮岛一起逃离的人。

    对此宿陌兰也不奇怪,否则悬赏通告上定会有两人的名字、来历,而不是只有两副逼真的画像及修为,其他信息一无所知。

    宿陌兰心里多少有些安慰,看来这大陆也是有好人的。

    昨日他们进城时,在城外看到徘徊的真武派和合心门的弟子,便知他们还未回师门,至于为何会滞留在集沙城,大抵是想帮他们一把罢。

    三人都没有在这种时候去接触这两个门派之人的意思,便当作不认识。

    彼此交换完今日打探到的消息后,宿陌兰忧心忡忡地回隔壁厢房休息。

    宁遇洲在房间里布置重重阵法,和闻翘一起进入空间。

    刚进空间,闻兔兔和闻滚滚两只毛团扑过来,迅速地爬到闻翘肩膀上,用自己毛茸茸的身体猛蹭着她的脸,询问它们几时可以出去。

    空间里有阴阳泉在,两只毛团对它十分忌惮,恨不得远离,并不想待在空间。

    闻翘将它们抱到怀里揉着它们身上的毛毛,“再过段时间。”

    过段时间是多久?两只毛团继续问。

    “放心,不久的。”

    事实证明,闻姐姐的保证和很多大猪蹄子一样,根本不可相信。

    不过现阶段,两只妖兽都相信了,乖巧地蹲在她肩膀上,和她一起去找闻球球玩。

    在闻翘陪几只妖兽玩,顺便给空间里的灵草催生时,宁遇洲也进入藤屋忙碌起来。

    接下来,他们在集沙城里住下来,白天出去打探消息,观望事情发展,晚上进入空间忙碌。

    如此过了几日,萧申两族的弟子终于抵达集沙城。

    萧申两族派过来的是两个元皇境修炼者,当他们进城时,明显能感觉到两人身上的元皇境威压的修炼者无不惊讶万分。

    “这宿陌兰可真不简单,竟然让萧申两族如此重视。”

    “她本来就不简单,她是宿星谷唯一的传人。”

    “正是,听说宿星谷可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守护者,她是唯一的传人!想要打开二十八宿四象图,还要靠她呢,哪里能让她落入歹人之手?万一那歹人挟持她,将宿家的二十八宿四象图谋夺去怎么办?”

    “你们这么说就错啦,谁知道这二十八宿四象图是什么东西?要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真是个宝物,宿星谷哪里会越来越落魄,沦落成这般境地?”

    “可不是,宿星谷算什么?不过是占了一个和咱们大陆相同的名字,连八大派都比不上,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势力,等以后宿陌兰没了,只怕这宿星谷也成为历史……”

    “正是,萧申两家看在昔日的情份上,没有嫌弃她已是仁义。”

    人群中的三人将周围的议论尽收耳里。

    宿陌兰垂下眼眸。

    这些人说得并不错,宿星谷早就没落,它在宿星大陆的很多修炼者心中,变成一个微不足道之地。

    宿星谷行事一直十分低调,在宿星大陆的声名并不显,世人说起正道势力时,虽将一谷四族八门派并列,但其实他们都知道,四族才是宿星大陆最顶级的势力,接着是八门派,宿星谷不过是占了个名字便利。

    很多修炼者其实并不知道二十八宿四象图是什么,特别是那些年轻一辈的修炼者,只知萧家养着宿星谷最后的传人,却不知这其中有什么含意,也唯有那些老牌势力知道一些内情。

    那些知道内情的人,出于各自的打算,自不会将之广而告之。

    像真武派和合心门的这些年轻的弟子,并不知道宿星谷和二十八宿四象图所代表什么,他们的师门因为不想掺和那些事情,不会特地和门中弟子说什么。

    所以,也不怪范秀秀会误会宿陌兰,认定她如传说中那般不堪。

    真武派和合心门的弟子也看到萧申两家的元皇境老祖进城,直到他们进入城主府,方才小小地松口气。

    艾珏咋舌:“这宿陌兰的份量也真大,竟然让两家连元皇境老祖都派出来。”

    在宿星大陆,元皇境老祖已经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一宗之主,威势赫赫,并不会轻易出行。可萧申两家一口气就派出来个,无不向世人证明,他们非常重视宿陌兰。

    范秀秀觑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焦君昊,嘟嚷一声:“重视有什么用?她都毁容了。”

    “就算毁容也能恢复啊,凭萧申两家的势力,应该能为她找到解毒的天材地宝。”

    范秀秀噎了下,张嘴就要说什么,被一直盯着她的合心门师姐赶紧阻止。

    小师妹天真烂漫,说话不过脑,一个没看好,可能就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稍晚一些,城主府派人请他们去城主府。

    一群人大惊失色,纷纷看向焦君昊。

    焦君昊倒是镇定,对他们说:“不管他们问什么,都按我们先前商量好的做。”

    “知道了,师兄。”

    知道有人为了萧申两家的报酬透露宁遇洲二人的消息时,焦君昊便知他们在黑风沙漠时,和宁遇洲同行的事情瞒不住,两个门派的弟子聚在一起商量过对策,如果被萧申两家找上门,统一好口径。

    一群人来到集沙城的城主府,当看到三个元皇境修炼者时,都有些不安。

    集沙城的城主陪坐在一旁,笑呵呵地朝萧申两家的元皇境老祖道:“人带来了,你们问罢。”

    萧申两家的元皇境老祖神色严肃,目光锐利,看得一群人战战兢兢,唯有元宗境的焦君昊能镇定一些。

    两人也不哆嗦,开门见山地问:“听说你们离开浮岛时,是和那三人一起逃走的?”

    属于元皇境修炼者的威压并未收敛,真武派和合心门的弟子被压制得脸色发白,根本说不出话。

    焦君昊脸色也有些发白,声音还算沉稳,“回禀两位真君,当日我等逃离浮岛后,因魔天门的人追杀,各自分开,并未和他们同行。”

    对于这回答,两人并不满意,元皇境的威压肆无忌惮地蔓延。

    真武派和合心门的那些修为低的弟子再也无法承受,摔于地上,只有焦君昊苦苦支撑。

    集沙城的城主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想说什么,到底忍住。

    四大家族素来强势,极少会将旁人放在眼里,这次萧申两家来势汹汹,又因宿陌兰失踪一事越发暴怒,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员,都被他们迁怒其中。

    两人此时并没什么好心情,纵使是面对八大门派的弟子,他们也不会收敛,除非他们门派的元皇境修炼者在这里。

    “你们何时和他们遇上的?”

    “在浮岛,因为魔天门的人围岛,不得已才一起联合突围,但我们并不认识他们……”

    焦君昊的声音依然平稳,口齿清晰,将打好的腹稿一一道出。

    集沙城城主脸上露出几分欣赏之色,真武派的这弟子不错,怨不得会被真武派上下看好,将来若是没有陨落,应该能成就元皇。

    萧申两家的元皇境老祖并没有欣赏之意,他们反复地询问,焦君昊皆一一回答,虽然在两个元皇境修炼者的威压下,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但到底没有堕了真武派的脸面。

    至于其他人,萧申两家的元皇境老祖皆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见他们连站都站不稳,实在不堪大用,索性也不询问什么。

    如此反反复复地询问完,终于让他们离开。

    焦君昊带着两个门派的弟子出去,刚离开三个元皇境修炼者的视线,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师兄!”

    艾珏等人忙扶住他,见他脸色惨白如纸,身上的法衣已然被冷汗浸湿,心里又气又急。

    刚才见面时,他们都被元皇境修炼者的威压压制得站不稳,但其实他们并未受什么罪,只有唯一能站住的焦君昊,全程承受两个元皇境修炼者的逼问和施压,身心疲惫,他能撑着没倒在那里,已经不容易。

    虽然心里气急,但这里是集沙城的城主府,里面还有三个元皇境,他们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扶着焦君昊离开。

    ***

    “他们将真武派和合心门的人叫过去了。”

    宿陌兰从外面进来,脸色发白地将这消息告诉闻翘两人,面上露出焦虑之色。

    闻翘和宁遇洲倒是平静,这事在预料之内。

    “你们不担心吗?”宿陌兰忍不住道。

    “担心也没用。”闻翘说,“何况,我们也没在他们面前暴露什么,就算他们被叫去问话,萧申两家的人也问不出什么。”

    宿陌兰微怔,顿时松了口气。

    是啊,闻翘和宁遇洲同真武派、合心门的弟子交往时,虽用真名相交,但并未透露太多信息,纵使萧申两家找到他们,也问不出什么。

    果然,直到第二天,集沙城里都没什么新的消息传出来。

    宁遇洲和闻翘到街上买符纸时,特地去了一趟真武派和合心门弟子落脚的客栈,暗中打探一番,得知昨日两个门派弟子回去后,除了焦君昊的情况不太好,其他的倒没什么。

    “看来焦前辈顶住那两个元皇境的询问。”闻翘小声地嘀咕,“果然是好人。”

    宁遇洲微微失笑,“你如何知道他们是好人?”

    闻翘瞅他一眼,“你告诉我的。”

    她家夫君天生有辩别人性善恶的能力,只要他用心去交往的人,往往都是好人居多,在飞星大陆的经历便是一个例子。所以当时看他和艾珏相谈甚欢,闻翘便知他对这两个门派的感官不错。

    果然,这两个门派弟子并没有辜负他的看好。

    被萧申两家询问过后,真武派和合心门的弟子终于离开集沙城。

    萧申两家一直暗中派人盯着他们,没有阻止他们离开。

    元皇境修炼者其实十分自傲,觉得这些小辈定不敢在他们面前耍花招,他们既然要离开,也不会刻意阻拦。直到他们回到各自的师门时,也没听说他们在路上和谁接触。

    萧申两家便确定他们确实不认识那两个带走宿陌兰的人。

    现阶段,萧申两家的元皇境修炼者仍留在集沙城里,将当日从浮岛里逃出来的修炼者都带到面前问话,就算有不在集沙城的,亦被萧申两家派人去将他们找过来。

    萧申两家的行事大张旗鼓,集沙城的人将之看在眼里,益发认为两家对宿陌兰极为重视。

    三人在集沙城待了大半个月,冷眼看着萧申两家的行为。

    一个月后,宁遇洲突然对宿陌兰说:“我们去宿星谷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