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73|第 273 章

273|第 273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殇阳魔尊的话在宿星谷内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瞬间, 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到铁婆婆身上,以及站在铁婆婆身边的三人。那些若有似无的目光在闻翘和宿陌兰身上转了转, 很快便移开。

    各个势力埋在宿星谷的眼线心思各异, 他们对殇阳魔尊的话似信非信,倒也没有怀疑宿陌兰三人。毕竟变形丹这种灵丹, 太过匪夷所思, 一般人还真没往这上面想, 再者铁婆婆提前安排三人顶替宿星谷弟子的身份也能作掩饰。

    若是宿陌兰真躲在宿星谷里, 应该是被铁婆婆藏起来才对, 而不是这般大咧咧地出现在人前。

    铁婆婆却是恨得双眼几欲滴血。

    她的下颚抽动, 若非有护谷大阵拦着, 无法出去, 可能会忍不住冲出去和那殇阳魔尊拼了。

    铁婆婆很快就冷静下来。

    她冷眼看着护谷大阵外的人,目光从殇阳魔尊落到他身后那数万之众的修炼者,不禁冷笑一声, 充斥着恨意的声音在谷口附近响起:“什么名门正派, 都是一群邪魔歪道,一丘之貉!”

    谷内的众人没有吭声。

    他们都知道铁婆婆已经怒极,这种时候最好不要招惹她, 以免这脾气古怪的老太婆拿他们出气。

    在这群宿星谷弟子眼里, 毁容后的铁婆婆是一个脾气古怪又难惹的老太婆,反倒是潜修的万长老更得人心。

    只是,为何万长老一直没有出现?

    那些期盼万长老出来和铁婆婆打擂台的宿星谷弟子心里升起某种不好的预感。

    铁婆婆忽地转身,目光凌厉地刺向谷内的弟子。

    这里的一百多个宿星谷的弟子被那凌厉阴冷的目光看得浑身发寒, 那些没有异心的便罢了,倒是那群怀有异心的,心里头有些忐忑。

    突然,铁婆婆翻手一抓,一个人尖叫着横飞出去,身体在半空中爆炸开,溅了一地血肉。

    接着铁婆婆又连续斩杀几个宿星谷弟子,每一个人的下场都是一样,爆炸成一滩肉泥。

    杀完这些人后,铁婆婆冷酷地笑了,嘶哑怪异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们为谁做事,既然心不在宿星谷,便没心要活着,省得堕了宿星谷的名声。”

    这话吓得剩下的弟子面无血色,纷纷跪下。

    此时站着的除了铁婆婆外,只有宁遇洲、闻翘和宿陌兰三人,三人冷漠地站在铁婆婆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切。

    既然选择背叛宿星谷,自然有要丧命的觉悟。

    铁婆婆又笑了下,那笑声嘶哑刺耳,像极了一个处于困境之中愤怒的怪僻老者。

    “别以为我又老又丑,寿元不多,就觉得老太婆好欺负。告诉你们,我再老再丑,想要杀你们却是易如反掌。你们是不是想万赫那老东西怎么还不出来?呵,他永远也不会出来。”

    听到铁婆婆的话,混在人群中的几人脸色大变。

    铁婆婆的神识一直锁中他们,见到那几人变脸,再次将之抓出来杀死。

    如此一番屠杀,宿星谷的谷口处血溅数丈,血腥味弥漫,也骇住剩下几个怀有异心之人,更不敢轻易冒头,只能垂着脸,死死地控制住自己的反应,生怕被铁婆婆发现,再次拿他们杀鸡儆猴。

    一翻震慑警告后,这群宿星谷的弟子脸色发白,身形摇摇欲坠,吓得几欲魂飞魄散。

    元皇境修炼者一怒,果然不是这些低阶弟子所能承受的。

    铁婆婆又看一眼仍在晃动的护谷大阵,闭了闭眼睛,转身离开。

    闻翘几人忙跟上她,随同她一起离开。

    留在谷口处的宿星谷的弟子悄悄抬头,发现铁婆婆已经离开后,终于松了口气。

    那些没有异心的还好,他们自认问心无愧,以铁婆婆那爱憎分明的性格,若是没有证据,不会真的杀他们,刚才那些被铁婆婆杀死的人,恐怕早就在背叛宿星谷时,铁婆婆便已经察觉,才会如此干脆地将他们击杀。

    剩下的人神色各异,心里沉甸甸的,已经无心去想其他,生怕铁婆婆知道他们这些年来做的事,逃不了一个死。

    这些人回到住处后,便想联络外面的人。

    然而刚取出联络之物时,犹豫半晌,仍是将它收起来。

    他们怕铁婆婆一直暗中注意他们,万一正好让她捉住把柄怎么办?永远不要小看一个疯狂的女修,虽然护谷大阵一时半会不会被破,但在护谷大阵被外面的人攻破之前,铁婆婆有足够的时间杀死他们。

    ***

    回到初云峰后,铁婆婆对宁遇洲他们说:“宁公子,闻姑娘,看来宿星谷无法再留你们。”

    宁遇洲和闻翘皆表示理解。

    接着铁婆又道:“两位,老身还有一个请求,请你们将小主子带走,不拘去哪个大陆,只有离开宿星大陆即可。”

    “婆婆!”宿陌兰心弦大震,伸手拉住她,“你呢?”

    铁婆婆满脸恨意,“我不会走,我要留在宿星大陆,我要亲手将那群道貌岸然的东西都杀了。”

    “婆婆!”宿陌兰心急,“婆婆和我们一起离开吧!我们去其他大陆,等以后我们变强后,再杀回来。”

    铁婆婆却是摇头,怜爱地看着她,“陌兰,只要你好好的,婆婆就是死了也甘愿。婆婆留在宿星大陆,帮你盯着他们,等你日后回来报仇,婆婆再帮你将仇人一个一个地找出来。”

    “婆婆……”宿陌兰泣不成声。

    铁婆婆狠心地不再看她,对宁遇洲道:“单凭一个殇阳魔尊,可没办法攻破护谷大阵,除非那些人不要脸,联合一起攻击护谷大阵!还有些时间,两位准备罢,届时你们若是离开,我便给你们安排。”

    铁婆婆所谓的安排是什么,宁遇洲自然清楚,这宿星谷里还有其他势力的眼线,就算宿星谷的护谷大阵被人攻破,铁婆婆也不会放过他们。

    “两位,陌兰……就麻烦你们。”铁婆婆涩声道,“你们只须带她离开宿星大陆,将来要走哪条路,便看她的造化罢。”

    这二人帮她们太多,铁婆婆也没脸太麻烦人家,这世道便是如此,谁都靠不住,只能自己立起来。若是她的小主子强到没人能欺负,自然也不需要再靠人。

    所以,她也没打算给宿陌兰找两个保镖,而是放手让她出去闯。

    宁遇洲微微颔首:“可以。”

    “对了,那殇阳魔尊是如何知道宿姑娘在宿星谷的?”闻翘疑惑地问。

    铁婆婆皱眉,怀疑宿星谷是不是还隐藏着连她都不知道的敌人。

    宿陌兰脸色微滞,低垂下头,“我知道,萧家趁我不注意时,曾经偷取我的精血……”

    修炼者的精血何其重要,能用特殊手法推测一个人的行踪,宿陌兰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躲不开追踪。

    铁婆婆脸色变得铁青,对萧家更是恨之入骨。

    接着,铁婆婆便离开初云峰,去处理一些事情。

    她知道宿星谷的护谷大阵若是被元帝境修炼者联手攻破,等待宿星谷的命运会是什么,所以她要提前作好安排。

    想到这里,她讽刺地笑了笑,当年那群人还要脸,不敢光明正大地对付宿星谷,如今因为小主人懂得反抗,终于急起来,连脸都不要。

    宿陌兰红肿着双眼,看着铁婆婆离开的身影,突然开口道:“你还在吗?你先前说的契约是怎么回事?”

    随着她的话落,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出现。

    宿星小脸紧绷,说道:“我的本体在宿星谷,需要镇压在此,若是我和你签了契约,便能随同你一起离开宿星谷。”

    “是什么契约?”宿陌兰问。

    宿星突然沉默。

    看到器灵的模样,宿陌兰心里头顿时涌起几分黯然,脑子里乱糟糟的。

    “是主仆契约。”宿星说,“你为主,我为仆。”

    果然如此。

    宿陌兰喉咙干涩,“宿家血脉只是守护者,你这么多年都没有选择认主,现在认主……你不怕我反噬你?”

    宿星没吭声。

    宿陌兰深吸了口气,突然问:“宿星谷的护谷大阵很快就会被攻破,届时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可能会再次沉睡吧。”

    宿陌兰再次沉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的双眼肿痛,心里苦得像吃了黄连。

    正当一人一器沉默时,一道声音响起:“宿星,你要认她为主?”

    宿陌兰惊了下,抬头看去,便见闻翘和宁遇洲出现在门口。

    宁遇洲道:“抱歉,我们有事找你,没想到宿星也在。”

    宿陌兰张嘴想说什么,但想到宿星早在他们面前暴露身份,反倒是她这个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守护者今日才知道它的存在,根本没什么好隐瞒的。

    闻翘皱着眉说:“不是说凡人无法让神器认主吗?”

    一但认主,生死掌握在修炼者手中,闻翘实在不明白宿星为何要这么做。

    “人凡确实无法让神器认主,但若是神器自愿,却是另当别论。”宁遇洲解释,神器的极别太高,凡人的实力再强,也无法强迫神器认主。

    但当神器自愿认主,自然是不同的。

    可惜古往今来,能让神器选择认主的修炼者少之又少。

    闻翘认真地看宿星,“宿星,你真的决定要认宿姑娘为主?”

    宿星点头,一脸严肃地说:“她是宿家最后的血脉,亦是宿星图的守护者,认她为主比认其他人为主好。”

    “我说的不是这个。”闻翘想将小器灵拎过来,“你为何一定要认她为主?你这样也可以啊。”

    宿星吱吱唔唔,不知道怎么说。

    还是一旁沉默许久的宿陌兰为她解释,“它想和你们离开宿星大陆,只有和我认主后,它才能和你们一起离开。”

    经她解释后,闻翘终于明白。

    宿星的本体需要镇压大陆,无法离开,所以它便想出计策,竟然想以这样的方式,留下本体继续完成它的任务,器灵却跟着离开。

    闻翘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种自己无意间拐了天真无知的小器灵的罪恶感。

    愧疚之下,她只好瞅着宁遇洲,希望他想个法子打消宿星这种危险的念头。

    宁遇洲被她这么一看,就算是天大的难事,也忍不住想帮她一一摆平。

    他在心里叹口气,问宿星:“你之本体所镇压为何,可记起来了?”

    宿星嘴里嗫嚅,不知道说什么。

    “既然记不起,谈何离开?你可放心离开?没有器灵的二十八宿四象图,会发生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吗?”说到最后,宁遇洲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

    宿星怯怯地看他,对上宁遇洲严厉的神色,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

    闻翘:“……”

    宿陌兰:“……”

    器灵哭了?被宁哥哥吓哭了?

    闻翘看着抽抽嗒嗒的器灵,觉得它挺可怜的,想说什么,又怕破坏宁遇洲的苦心。

    宿星边哭边说:“我、我真的记不得……我受了很重的伤,很多事都记不起……我不想又只剩下我一个,我也想有人陪着……”

    看到它哭成这般,宿陌兰心头顿时难受起来。

    她想到曾经的自己,纵使萧家明面上视她如己出,可她到底不是萧氏的族人,偌大的萧氏,只有她一个外人。

    宁遇洲神色淡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正在欺负小孩子,只觉得这小器灵果然还是太年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器灵哭成这样。

    不过面对闻翘心疼的眼神,宁遇洲只好负责哄停,“你若想记起来也容易,只要修复好你的本体即可。”

    “可、可我受的伤很重……这么多年都修复不好……”

    “可以让守护者帮你!我说过,若是有仙器之类的东西,能加快你本体的修复。”

    “仙器?”宿陌兰惊讶地问,“下界有仙器吗?”

    “怎么没有?”宁遇洲意味不明地笑了下,“上古之时,三界大战,涉及的仙人境的强者无数,那些上古战场,留下的仙器可不少。”

    宿陌兰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倒是闻翘想到什么,“夫君,你说的战场,可是像天之原那般?”

    “正是。”

    闻翘的脸顿时皱起来,天之原给她的印象太深,若是再来一个天之原,只怕下界又出一个危险之地。

    宁遇洲如何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道:“你放心,我说的上古战场,并非如天之原那般危险……当然危险也是有的,但那些战场定是没有被修炼者光顾过的地方,那里才会有仙器。”

    “什么地方?”宿陌兰赶紧追问。

    宁遇洲没回答,淡淡地看她一眼,突然问道:“你可愿意为宿星图寻找仙器修复它的本体?”

    “我愿意!”宿陌兰毫不犹豫地说,“宿星谷是二十八宿四象图的守护者,我是宿星谷唯一的传人,既然这是我们宿家的责任,我也会承担。”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伤感之色,“我们宿家一直坚守至今,不知死了多少血脉,却一直没有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她甚至不明白为何宿家血脉要守护二十八宿四象图,纵使遭遇灭族也不后悔,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资格否决先祖们的努力?

    宿星忍不住看她,想起闻翘的话。

    它确实应该信任它的守护者。

    “宁公子,我该怎么做?”宿陌兰询问。

    宁遇洲道:“此番我们离开宿星大陆时,宿姑娘便随我们一起走罢。等到下一个大陆,我再告诉你该如何做。至于宿星……”

    宿星紧张地看着他,想问又不敢问。

    “你也不必和她建立主仆契约,直接随她离开罢。”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