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74|第 274 章

274|第 274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和宿陌兰错愕地看着宁遇洲, 以为她们听错了。

    宿星也是满脸迷茫之色,讷讷地道:“可是若我和守护者一起离开, 宿星大陆没有宿星图镇压, 它会……”

    突然,宿星猛地噤声, 一脸惊恐地看着宁遇洲。

    它好像明白宁遇洲的意思, 就是明白, 才会觉得惊恐。

    宿星的反应让宿陌兰心头发紧, 隐隐觉得二十八宿四象图所镇压之物不简单, 若是宿星大陆失去它……她无法想像那局面, 虽说她怨恨那些为了二十八宿四象图而毁灭宿星谷的人, 可也没恨到要毁灭整个大陆的程度。

    修炼者对于自己出生、供自己成长的大陆, 总会产生某种情怀,他们可以怨恨这大陆的修炼者,却极少会忍心看到大陆因为某些原因而毁灭。

    大陆供他们成长, 为他们提供变强的条件, 何其无辜,又有什么错?

    “夫君,这……是不是不太好?”闻翘委婉地说。

    宁遇洲看她一眼, 脸上的神色极为温和, “是啊,确实不太好!不过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须得让这大陆的人知道宿星图对宿星大陆的意义,否则这种争夺将会永无止境, 直到宿星图最后的守护者也一起灭亡,甚至宿星图亦会在他们的掠夺中毁灭,如此和天之原有何区别?”

    闻翘听得一怔,觉得他的话言之有理。

    当时天之原的情况有多危险,他们都亲身经历过,甚至作为飞星大陆守护者家族的苏望灵不顾身体,亲自走一趟天之原……

    这时,又听到他轻描淡写地补充一句:“作为守护者,宿家如今只剩下一个血脉,安知这大陆会不会也因为这些无知的修炼者之故,致使其毁灭?”

    如果迟早要毁灭,不如给那些贪婪的修炼者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还能获得一线生机。

    明白他的言下之意,闻翘和宿陌兰都不再说话。

    宿星眼角仍挂着泪,怔怔地看着宁遇洲,怯生生地问:“宁哥哥,可是我走了,宿星大陆会不会因此毁灭?”

    “会有影响,但毁灭不至于,除非你以后不回来。”宁遇洲说。

    宿星马上摇头,“不行,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放下不管。”

    闻翘见它如此坚持,好奇地问:“宿星,你为何觉得这是你的责任?”

    纵使承受无数岁月的孤独,依然没有轻言放弃,这样的坚持,闻翘想不明白是为何。

    宿星再次怔住,有些迷茫地说:“我不知道,好像有人让我这么做,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

    因宿星记忆缺失,自然是问不出什么的,但已教宿陌兰心头悸动。

    她突然间明白,为何宿家宁愿一代又一代困死在宿星大陆,甚至被人背叛,只剩下唯一的血脉,依然没有放弃。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总要有自己的坚守,宿家如此,宿星亦是如此。

    从宁遇洲这儿得了准话后,宿星非常高兴。

    它大着胆子扑到宁遇洲肩膀上,奶声奶气地问他:“宁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就算我离开,宿星大陆暂时也不会毁灭?”

    “这是自然。”宁遇洲微微笑了下,“这是宿星图的守护者说的。”

    咦咦咦?

    闻翘和宿星纷纷看向宿陌兰,满脸好奇。

    宿陌兰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拼命摇头,她可不知道自己几时说过这种话,她绝对没有说过,绝对没有!

    “我不是说你!”宁遇洲哪里不知他们误会,解释道,“我说的是当初和宿星契约的宿家先祖,亦是建立宿星谷的人。”

    “宿家的先祖?”宿陌兰大吃一惊。

    同样吃惊的还有闻翘,“你从哪里知道的?”

    宁遇洲一脸怜爱地看着她,“在藏云峰的宿家的藏宝室里,那里不是有很多用上古文字记载的资料吗?其中就有建立宿星谷的宿家先祖当年留下的信息。”

    闻翘:“……”

    所以,宁哥哥早就知道宿星的存在,甚至连二十八宿四象图在何处都知道,只是他一直憋着不说。

    可能是看出她眼里的指控,宁遇洲轻咳一声,说道:“看到广场上的那十八石柱后,我便知道宿星图应该有所损毁,可能连器灵都维持不了人形,自然不好说什么。”

    本体有损伤,自然会影响到器灵。若非宿星自动出现,宁遇洲也不能确定宿星图的器灵还完好,不过器灵每隔一段时间陷入沉睡,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

    只有宿星仍是一脸懵懂之色。

    虽然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器灵,可惜因本体受创,沉睡的时间比清醒时多,又是一副孩童的模样,胆小又单纯,甚至能为了和闻翘一起离开而选择认凡人为主,可见思想极为不成熟。

    还好它当年选择的守护者并无异心,甚至能为了完成他们的责任,一直坚守至今,否则这小器灵只怕早就被心思狡诈的人修哄了去。

    幸好,不是所有的人修都是利欲薰心之辈,也有坚守心中底线,甚至能为大义而牺牲的人。

    宿家便是一个例子。

    宿陌兰又惊又喜,原来当年先祖还给后人留了信息。

    可惜随着岁月变迁,上古距离至今已经十分遥远,修炼界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语言都变得极为不同,宿星谷的后人竟然看不懂上古文字,自然也无法得知先辈们留给后人的信息。

    宿陌兰在心里遗憾。

    见宿星缠着宁遇洲问东问西,闻翘走到宿陌兰身边,看了她几眼。

    宿陌兰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时,便对上一双清澈得没有丝毫阴霾的眼睛,恍惚之间,突然想起先前来到她面前,说要和她契约的小器灵,它的眼睛和这双眼睛极像。

    他们都有一双非常相似的眼。

    “闻姑娘,有什么事吗?”宿陌兰问。

    闻翘看了一眼正和宁遇洲说话的宿星,低声道:“宿姑娘,宿星不和你建立主仆契约,你是不是很遗憾?”

    宿陌兰怔了怔,说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还没来得及想这些。不过现在……”她认真地想了下,一脸坦然,“还真有几分遗憾,但这些比不上宿家的责任!虽然我很难过宿家的血脉曾经经历的一切,导致如今只剩下我一人,可我知道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幸,便去否定他们所做的一切。正如我现在,也开始选择接受属于宿家的责任一般。”

    闻翘仔细看她,发现她真如自己所说一般时,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很好,我没看错你。”

    宿陌兰脸上露出笑容。

    她从小在萧氏生活,一同长大的萧敏心却对她心生怨憎,导致她从来没有交过朋友,也不敢和那些人以朋友相交。

    闻翘和宁遇洲出现得猝不及防,她原本的目的只是想借他们摆脱自己的困境,却不想会和他们走到这一步,甚至交心。

    这两人是她的朋友。

    她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她终于也有朋友了。

    “我要去藏云峰一趟。”宿陌兰突然说,“等外面的人联手攻击时,护谷大阵估计只能支撑大半个月,若是被那些人攻进来,宿星谷将会不保。我不能将宿家的东西留在这里,便宜了他们。”

    “需要帮忙吗?”闻翘询问。

    宿陌兰欣喜地说:“那再好不过。”

    闻翘见她说得真心实意,转头对宁遇洲说:“夫君,我去帮宿姑娘的忙,你们慢慢聊。”

    宁遇洲笑了下,“去罢,我也多炼点丹,给宿星用,让它能保持清醒。”

    宿星高兴地看着他,发现宁哥哥果然是个很好很好的好人。

    宿陌兰和闻翘朝他挥挥手,一起离开初云峰,朝藏云峰而去。

    ***

    几日后,他们从藏云峰出来,发现宿星谷里的弟子的数量更少了。

    两人回到初云峰时,便见等在那里的铁婆婆。

    铁婆婆依然一副毁容的模样,显然并不想将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的情况让宿星谷的弟子知道。

    见到两人,铁婆婆冷冽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神色,对宿陌兰道:“陌兰,宿星谷的护谷大阵只怕支撑不了多久,我已经将那些有异心的弟子除去,剩下的都是忠于宿星谷的,你都将他们带走罢。”

    既然决定让宿陌兰去其他大陆避难,铁婆婆也不忍心让她孤军奋战,想给她安排一些人手。

    宿陌兰却拒绝了,“婆婆,不用了,他们都留给你罢,我自己可以的。”

    宿星的存在实在太重要,短时间内,她也不好和铁婆婆说,或许等宿星的本体修复,直到没有人能伤害到它后,再告诉铁婆婆亦无妨。

    她已经决定要去寻找仙器为宿星修复它的本体,等去到其他大陆后,她便会为此忙碌,若是铁婆婆知道,估计又要为她的安危担心。宿陌兰觉得铁婆婆已经够操心,这些就不必要告诉她。

    加上宿星会和她一起同行,若是带着那些修为不及自己的人,实在不方便行事。

    铁婆婆的眉头微拧,想要再劝时,又听到宿陌兰说:“婆婆,既然宿星谷保不住,那我们赶紧将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罢,别便宜那些人。”

    说到这里,宿陌兰眼中一片杀意。

    铁婆婆到嘴的话只能咽下,打算等离开时再说。

    接着他们又花了几日时间,将宿星谷能搬走的东西都往储物袋里塞。

    铁婆婆也让宿星谷的那些守谷的弟子一起帮忙。

    经过铁婆婆的铁血清洗,如今宿星谷的弟子只剩下可怜的五十九人。这些弟子对宿星谷极为忠心,虽然他们的修为不高,却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当初宿陌兰决定开启护谷大阵时,原本他们可以离开的,却选择留下来,和宿星谷共进退。

    宿陌兰看着这五十九人,眼眶微湿。

    纵使宿星谷落到这境地,还是有一心向着宿星谷的弟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护谷大阵的灵光波动也越发的强烈。

    原本只有殇阳魔尊一人攻击护谷大阵,后来发现单凭一个元帝境的攻击对它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只有他一人,也不知道要攻击到何年何月方才能攻破宿星谷的大阵。

    也不知道殇阳魔尊做了什么,后来四大家族的元帝境修炼者终于一起联手。

    五个元帝境修炼者联手,持续不断的攻击下,宿星谷的护谷大阵终于岌岌可危,只怕无法支撑太久。

    **

    武真派。

    “大师兄,大师兄,事情不好了!”

    一道焦急的声音远远传来,一路传到九霄峰顶上。

    正在峰顶处练剑的焦君昊持剑而立,看向风风火火地跑过来的师弟。

    “艾师弟,何事不好?”焦君昊皱眉,“修炼者修行修心,遇事理应冷静沉著,别毛毛躁躁的,于修行不利。”

    艾珏哎哟一声,“大师兄,都什么时候了,就别再说教啦!我刚才在山下的坊市听到一个消息,四大家族竟然联合魔修一起攻击宿星谷的护谷大阵……听说那宿陌兰躲在宿星谷内,他们要将她逼出来!”

    焦君昊微微一惊:“此事当真?”

    “应该是真的吧,外面都在传这事呢。”艾珏一脸焦急地说,“大师兄,你说宁兄弟和闻妹妹会不会也在宿星谷?”

    焦君昊没说话,心里却生出某种直觉,宁遇洲和闻翘定然躲在宿星谷。

    自从黑风沙漠一别,已经过去将近两年,四大家族在整个大陆发悬赏,却无一人能发现三人的行踪,那三人宛若从宿星大陆消失一般。

    当初得宁遇洲和闻翘相救的真武派和合心门的一干弟子,自然在心里希望两人永远没有消息才好,这样四大家族就没办法捉住他们。

    焦君昊突然收剑,说道:“我们去找师父。”

    艾珏哎一声,急急忙忙跟上大师兄,师兄弟俩风风火火地离开。

    来到他们师父的洞府,两人刚到,便听到父师和武真派的几位长老在说这事。

    “……没想到四大家族连脸都不要,竟然做出这种事!他们联合魔门,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

    “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得到宿家的二十八宿四象图,他们的实力大涨,何须惧怕他人?只怕到时候,咱们八大门派都只能被他们压得低头,永世不得翻身。”

    “最可恨的是那萧家,殇阳魔尊是他们萧氏的叛徒,此次竟然联合叛徒攻击宿星谷,其心可诛?”

    “这算什么?萧氏向来道貌岸然,当年言道会将那姓宿的小丫头视为己出,将她养大后,便会让她继承宿星谷。可你们瞧这些年来萧家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简直恶心之极。你们以为这宿家丫头为何躲得好好的,竟然让殇阳魔尊得知她躲在宿星谷?要是没有萧家的手笔,我就不姓常!”

    “你的意思是……”

    “哼,只怕那宿家丫头养在萧家时,萧家就私下偷取她的精血,用精血推算出她的行踪。那小丫头倒是聪明,懂得保护自己,可惜情势比人强,最终仍是功亏一篑。”

    “可不是……”

    一群人说得激动,门外的两人却听得毛骨悚然。

    作为小辈,他们虽然知道当年宿星谷的灭门之祸,亦知萧氏领养了宿星谷的传人,但更多的却不知道,毕竟二十八宿四象图这等东西,宿星谷极少会外传,知道的人也不会广而告之,以免惹来更多的觊觎者。

    像焦君昊和艾珏等年轻一辈的人,并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的秘密。

    若非此次四大家族和魔修联手攻击宿星谷,只怕很多人都以为,宿陌兰就像外面传的那般,是一个招惹无数青年才俊、连未婚夫都背叛的无耻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