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78|第 278 章

278|第 278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大门派高层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看着那群仍不知悔改、面露贪婪的修炼者, 真武派的掌门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尔等莫要忘记,宿星谷如今是什么情况!与其去想那不知在何处的二十八宿四象图, 不如想一想, 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局。”

    “何掌门所言极是。”合心门的掌门附和,他的双目如利剑, 扫过这群贪婪的人, “若是放任不管, 只怕此地魔气向周围扩散, 宿星大陆迟早会变成一个魔窟, 将来还有我等生存之地?”

    “正是这理。”

    八大门派的掌门纷纷出声, 他们沉着脸, 目光若有似无地掠过那三个元帝境。

    虽然八大门派如今确实比不上四大家族的强盛, 但底蕴可不差,比起四大家族,他们在宿星大陆栖息的时间更久, 曾经还是宿星大陆的领头羊, 若真和四大家族对上,他们也不输的。

    只是他们亦不愿意造成不必要的牺牲,方才会一退再退。

    申家和易家老祖都没吭声。

    殇阳魔尊道:“那岂不是更好?魔气更有利于我们魔修修炼, 若是宿星大陆变成一个魔气纵横之地, 我等魔修只会更高兴。”

    他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差点让一些心存正义的修炼者忍不住动手。

    虽然贪婪的人多,但心怀大陆安危的修炼者亦不少,他们随同八大门派的人一起过来,见到宿星谷变成这样, 如何不担忧?可偏偏宿星谷会如此,却是殇阳魔尊联合四大家族的人一起造成的,纵使他们想要讨个公道亦没办法。

    殇阳魔尊虽然受了伤,但他的修为摆在那儿,没一个人敢动手。

    八大门派的高层没理他,而是看向申易两家的老祖,硬梆梆地说:“两位前辈,不知你们有何见解?”

    申易两个元帝境相视苦笑,他们能有什么见解?

    如今他们自然后悔不迭,但事已至此,后悔已无济于事,只能想办法补救。他们不是殇阳魔尊,觉得天下一切皆可以利用,纵使大陆毁了,换一个大陆便是。

    宿星大陆里还有他们的家族,他们的子孙后代,这么多人,他们如何能放得下?

    “当务之急,先将宿星谷封印罢。”申家老祖说。

    听到这话,在场的大部份修炼者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古怪之色。

    他们都想起五十年前,因为魔修攻击萧氏欲要将宿陌兰带走,当时造成萧氏不少弟子死亡,四大家族联合依附他们的各个势力提出,为社绝宿陌兰落到魔修手里,最好将宿星谷封印,将宿陌兰流放到禁地。

    后来这事不了了之,哪知道现在却又被提出来,而且情况已完全不同。

    当时他们是想要控制宿星谷,好暗中找出二十八宿四象图,结果事情没谈拢,方才让宿陌兰利用萧申两家的态度,开启宿星谷的护谷大阵,保住宿星谷。

    现在,纵使他们不想保住宿星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如今这等情况,如何封印?”真武派的掌门询问。

    申家老祖道:“宿星谷的护谷大阵已破,只能由萧家布下封印大阵。”

    萧家曾经因为一个天才阵法师而崛起,萧家弟子大多数修习阵法,对阵法颇为精通,家族里还有一些当年那天才阵法师留下的阵法至宝,由萧家出手最好。

    易家老祖道:“正是如此,萧老弟的阵法造诣不俗,若是他没有意外陨落在魔窟之中……”说到最后,不免有些可惜。

    众人听罢,纷纷觉得在理,唯有萧氏弟子脸上露出惶恐之色。特别是萧贤恺,作为萧氏族长,他哪里不知道萧家的情况?萧家刚损失一个元帝境老祖,申易两家便明目张胆地欺负萧家……

    萧贤恺忍不住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殇阳魔尊。

    殇阳魔尊视而不见,摆明着冷眼旁观。

    其他人见状,提起的心默默地放下来,他们都知道殇阳魔尊和萧氏之间的关系,血缘是无法断绝的,只要殇阳魔尊体内还流着萧氏血液的一天,他和萧氏的因果就撕扯不开,万一他心血来潮,决定帮萧家呢?

    在涉及到利益面前,正魔两道其实没什么不同。

    申家老祖突然道:“殇阳魔尊,你别以为此地魔气扩散,便对你们魔修有利!我等皆深入过千魔魔窟,也和魔窟里的魔头交过手,难不成你以为魔修真能借这魔气修炼?你们魔修说到底还是人修中的一员,可不是那些正统的魔族。”

    殇阳魔尊的脸色瞬间冷下来,阴测测地盯着申家老祖。

    魔修确实不是魔族,这里的魔气过于可怕,魔修根本无法用来修炼,对魔修亦没好处。

    殇阳魔尊刚才那话,骗骗元帝境之下的修炼者尚可,但却没办法欺骗申易两家的老祖,他们亲自去过魔窟,自然知道这魔窟中的魔气之威,连魔修都承受不住。

    申家老祖说这话,不过是想逼他出手,一起封印宿星谷。

    殇阳魔尊虽叛出萧家,但到底曾经是萧氏最出色的弟子,一手阵法学得极好,若是能让他代替死去的萧家老祖帮忙布阵,再好不过。

    殇阳魔尊如何不知道申家老祖的计谋,方才如此生气。

    申家老祖继续激他,“当年灭宿星谷满门,可是你的提议,我等不过是配合你罢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修炼者顿时哗然出声。

    原来百年前,宿家一族被灭,不仅是魔修的阴谋,四大家族亦在暗中出手。

    只可怜宿家,他们一代代留守在宿星谷,镇压魔窟,却落得这等下场,唯一剩下的血脉,亦被四大家族控制,至今下落不明。

    宿星谷变成这般,他们如何不知,谷内定然不会有人,纵使有人也活不下来。萧家说宿陌兰躲在宿星谷,谁知道是不是萧家先前为了攻击宿星谷找的借口?

    申家老祖直接挑明这事,不仅在场修炼者哗然出声,连八大门派亦脸色大变,心里头更是骂得不行。

    终于真相大白,然而宿家当年枉死的人已经不在。

    像焦君昊这些终于知道迟来的真相的人,心里不禁生起几分茫然和悲哀,特别是那些因为听信流言而中伤过宿陌兰的人,心里皆愧疚万分。

    人群中的萧敏心急得脸色发白,她想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但当着天下修炼者的面,却说不出口。

    她着急地看向申元谨,却发现一向护着她的申元谨呆呆地站在那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心头一涩,萧敏心忍不住惊恐起来,只有一个念头:难道他后悔了?

    后悔抛弃未婚妻宿陌兰,改而爱上她?后悔两人一起联手算计宿陌兰?后悔当年不应该那样对宿陌兰……

    就在申家老祖咄咄逼人,想逼殇阳魔尊出手时,突然从宿星谷中传来一阵尖利的怒啸声,声震四方。

    那啸声从宿星谷中传来,一些修为低的修炼者竟然承受不住倒于地上。

    众人惊骇地看向宿星谷,直觉不好,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宿星谷那儿出现。

    很快,他们就知道是什么。

    当一群浑身弥漫着黑色魔气的怪物朝他们疾飞而来时,众人纷纷祭出武器,将那群撞过来的怪物斩杀于剑下。

    将那东西杀死后,众人定睛一看,发现那浑身散发魔气的东西,竟然是修炼者。

    是先前死在宿星谷的谷口外的那些修炼者。

    此时这些修炼者浑身弥漫着魔气,皮肤亦被魔气改造成黑色,双眼发赤,如同一具被魔气控制的行尸走肉,只知一味地杀戮,根本算不上是人。

    虽然他们的皮肤发黑、浑身魔气,但四大家族的人仍是敏锐地发现这些被魔气控制的修炼者是他们家族的弟子。

    四大家族的人心中悲痛万分,没想到他们家族的弟子竟然惨死在宿星谷外,死后还要被魔气改造成这般,神魂俱灭。

    除了那些死去的修炼者外,还有一些魔兽,它们身上的魔气比那些修炼者更浓郁,战斗力更强,皆是从那千魔魔窟中爬出来的。

    千魔魔窟里的魔头虽实力强大,但它到底被宿星图镇压许久,力量被削弱不少。如今宿星图离去,魔窟重现宿星大陆,那魔头却因为力量未积攒到到全盛之时,无法离开束缚它的魔窟,只能派出无数的魔兽,攻击这群修炼者。

    都杀了他们!

    那啸声向四方传达彻骨的杀机,欲要将这镇压它的大陆的生灵屠戮尽殆。

    所有得到命令的魔兽疯狂地奔向那群修炼者,与之拼死撕杀。

    ***

    从噬血林返回天龙镇时,闻翘和宿陌兰皆敏锐地发现路上遇到的修炼者极少。

    “看来那些人都赶去宿星谷。”宿陌兰说着,眼里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宿星趴在闻翘肩膀上,时不时眺望着宿星谷,同样心不在焉。

    他们刚从噬血林那边折返,路上遇到的人不多,也不知道宿星谷那边的情况如何。不管是宿星还是宿陌兰,他们其实都放不下宿星谷,若非被人逼至如此,如何会选择走这一步?

    闻翘自然也看到这一人一器的模样,她想了想,脚下的飞剑突然停下。

    因她停下,宿陌兰也停下,不解地看着她。

    闻翘道:“既然担心,不如过去看看。”

    宿陌兰吓了一跳,宿星则双眼发亮地看着她。

    不过很快,这一人一器都放弃这念头,“算了,我们出来的时间已久,还是先回天龙镇罢,免得宁公子担心。”

    比起其他人,当然是她家夫君更重要。

    闻翘见这一人一器都拒绝,于是也没勉强,继续赶路。

    这让宿星和宿陌兰又有些失望,如果她再多劝两句,说不定他们经不住诱惑,真的会答应过去瞧瞧。偏偏她什么都不说……

    几天后,她们回到天龙镇。

    天龙镇里的气氛比她们离开时更萧条,进入镇内,所见之人除了凡人外,便是低阶修炼者,最高阶的只有元脉境,连一个元空境都没有。

    宁遇洲正在客栈等她们,见两人平安无事,脸上露出轻浅的笑容。

    从闻翘腰间的挎包探出头的闻滚滚见到宁遇洲,赶紧爬过去抱住他的大腿蹭了几下,嗯嗯嗯地叫着,表达对宁哥哥的想念之情。

    一年不见,它可想念宁哥哥的灵丹和美食。

    宁遇洲看都没看它一眼,将脚往旁移了移,避开小食铁兽的讨好,问道:“没什么事吧?”

    “没有,倒是宿星谷那边出事了。”闻翘说着,看向宿陌兰和宿星。

    宁遇洲微微颔首,“这事我知道!如今距离黑风沙漠的黑风退去还有些时日,不如我们先去宿星谷看看情况。”

    宿星和宿陌兰同时双眼发亮地看着他。

    闻翘无所谓地点头,突然想到什么,问道:“那里一定有很多四大家族的人,萧家会不会又用精血来找宿姑娘?”

    他们这么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宿陌兰脸色一僵,神色变得晦涩。

    “只怕他们现在没空找人。”宁遇洲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宿星谷的情况应该很不好。”

    宿陌兰和宿星都露出担忧之色。

    知道宁遇洲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这么说,那便不用担心四大家族继续像疯狗一样紧追不舍。

    他们退掉客栈的房,朝宿星谷而去。

    几天后,他们来到宿星谷附近。

    还未靠近宿星谷,他们便感觉到从宿星谷中弥漫而来的那似有若无的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除之外,那从千魔魔窟中散溢出来的魔气果然开始向外扩散,渐渐地取代宿星谷内的灵气。

    看到周围被魔气侵蚀、枯萎而死的灵植,宿陌兰心中沉甸甸的。

    宿星脸色也有些不好。

    吼——吼吼——

    几道参差不齐的兽吼声传来,接着便见几只浑身弥漫着魔气的怪物从宿星谷的方向奔来,气势汹汹朝他们杀过来。

    “是魔兽!”宿陌脸色难看地说。

    宁遇洲轻声道:“这些魔兽应该是最低级的污浊之兽,烈日弓正是它们的克星。阿娖,用烈日弓射杀。”

    当即闻翘召出烈日弓,五指一抓,抓出一支灵箭,灵箭疾射出去。

    最前面的一只魔兽被灵箭刺中,那魔兽爆炸,变成一滩血肉。

    接着闻翘又搭箭上弦,一箭一只魔兽,纷纷将它们射杀,每一只被射中的魔兽,身体都会爆炸开,血肉横飞。

    宿陌兰凝重的神色略缓,不禁看了宁遇洲一眼,暗忖此人果然神通广大,仿佛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射杀完魔兽后,三人走过去,看向地上那些魔兽留下的血肉。

    只见那血肉之中,散溢着黑色的魔气,这魔气并不消散,残留在四周,继续侵蚀着附近的灵气。

    宿陌兰想到什么,脸色微变。

    就在他们观察魔兽时,一群修炼者飞过来。

    当他们看到地上的魔兽的尸体时,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问道:“是你们杀了这些魔物?”

    宁遇洲三人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焦君昊等真武派的弟子,闻翘和宿陌兰差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是的。”宁遇洲坦然地说,询问他们,“宿星谷怎么变成这样?难道没人管吗?”

    真武派的弟子从飞剑跃下,听到他的话,不由苦笑一声。

    焦君昊冷声说:“四大家族已经在想办法,不日将会在附近布下封印,不让此地魔气继续向外扩散。”

    “封印有用吗?”宿陌兰忍不住问。

    她虽然恨极四大家族,但也不希望因为魔窟的原因,导致宿星大陆毁灭,宿星大陆是无辜的。甚至她有些后悔带走宿星图,若是宿星图还留在宿星谷,宿星谷也不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