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80|第 280 章

280|第 28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宿陌兰跑得太快, 仿佛一眨眼就不见了。

    闻翘看了一眼,仍是有条不紊地将帐篷支好后, 方才对宁遇洲道:“夫君, 我过去看看。”

    宁遇洲将蹲在旁边啃灵果的闻滚滚拎起来,“带闻滚滚过去。”

    被拎起的闻滚滚吊在宁遇洲的手上, 嗯嗯嗯地叫着, 表示它全完听从宁哥哥的指挥, 让它往东绝对不会往西哒。

    “不用, 闻滚滚留下陪你。”闻翘想也不想地拒绝。

    万一又有黑噬蝎跑出来, 闻滚滚的土蛋壳多好用啊, 那可是连噬血妖藤的刺都没办法完全扎塌的堡垒, 用来防御最好不过。她家夫君是个弱鸡, 闻滚滚正好保护他。

    不等宁遇洲再说什么,闻翘已经拎起长鞭跑远了。

    闻翘循着宿陌兰留下的气息而去。

    等她找到宿陌兰时,发现宿陌兰正护着一个受伤极重的狗男人, 和一群狗男人战斗。她的爆灵剑法狂暴异常, 和她那柔弱无辜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

    地上躺倒不少人,都是被爆灵剑法所伤。

    闻翘一眼便认出被宿陌兰护着的狗男人是魔天门的裴栖羽,而那些和宿陌兰战斗的也是魔修。

    作为宿陌兰的对手, 那群被爆灵剑法压着打的魔修心情非常不美妙, 怒气横生,终于忍无可忍,祭出魔门的招魂幡。

    闻翘感觉到那丝不详的气息时,召出烈日弓, 五指抓出一支灵箭,灵箭疾射而去。

    咻的一声,灵箭扎中招魂幡,招魂幡被烈日弓带去的日之力灼出一个小洞,将一张上好的招魂幡毁了。

    “谁?”魔修爆怒非常。

    闻翘解决完还没祭出就夭折的招魂幡后,提鞭就杀过去。

    见到闻翘出现,宿陌兰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她继续嗑了一颗补灵丹后,灵力大涨,爆灵剑法再次击出。

    两个战斗起来时同样爆力无比的女修联手,那群魔修很快就被杀得片甲不留。

    确认这些魔修生机全无后,闻翘将石金色长鞭缠回腰间,盯着地上陷入昏迷的裴栖羽。

    这位魔门天才的情况十分不好,他身上的衣服被血浸透,黑衣薰饱了血,散发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气息十分微弱,可见伤得极为严重,可能已经影响根基。虽然昏迷之中,但眉头却紧紧地蹙着,给人一种戒心十足的印象,那墨黑的眉衬得那张原本就惨白阴郁的脸更白,无形中添了几分脆弱的美感。

    昏迷中的裴栖羽比清醒时多了几分羸弱,少了几分盛气凌人。

    宿陌兰同样收起剑,见她盯着裴栖羽上上下下地看,不禁有些尴尬。

    见那些魔修都死了,裴栖羽又陷入昏迷中,隐身的宿星再次显露出身形。它趴在闻翘肩膀上,和她一起打量裴栖羽,一双干净的大眼睛闪啊闪的,十分可爱。

    闻翘近距离围观完魔门的天才后,朝宿陌兰道:“天就要黑了,我们先回去吧,省得宁哥哥担心。”

    宿陌兰应一声,迟疑地看着地上的裴栖羽,若是放任他在这里,不等他清醒,只怕很快就会被沙漠中的黑噬蝎当成食物吃掉。

    “不带回去吗?”闻翘疑惑地看她,“你自己的战利品,自己负责。”

    宿陌兰:“…”

    最后宿陌兰默默地扛起她的“战利品”,跟着闻翘回到扎营的地方。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沙漠的气温迅速下降,地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结冰,黑暗的沙漠中,可以看到一道明亮的火光,仿佛黑暗中的明灯。

    宁遇洲和闻滚滚坐在火堆旁,火堆上架着一口锅,锅里煮着灵果汤,澄亮的汤咕噜咕噜地沸腾着,灵果和菌类在汤中翻滚,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回来啦。”

    宁遇洲看着她们,含笑地说,目光在宿陌兰扛着的人身上顿了下。

    闻翘应一声,坐到他身边,说道:“夫君,这是魔门的天才,是宿姑娘的战利品。”

    宿陌兰:“……”能不能别提战利品?

    宿陌兰将扛着的人放到一旁,动作不算粗鲁,但也并不温柔。然后她也坐到火堆前,看了看宁遇洲和闻翘,有些难以启齿。

    这时,宁遇洲已经给闻翘盛灵果汤,又给扒着他大腿的闻滚滚呈一碗,放到它面前由它自己喝,最后才给自己盛一碗,慢条斯理地喝起来。

    宿陌兰知道宁遇洲不会给自己盛,她挽起衣袖,动手给自己和宿星分别盛了一碗。

    天寒地冻,一碗热腾腾的灵果汤下肚,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惬意。

    宿星几下就将一碗灵果汤喝光,喝完后意犹未尽地说:“宁哥哥做的汤灵气很足,比宿星谷的弟子做的好。”

    “这是当然。”闻翘得意地说,“汤里用的灵果可是我和夫君在沙漠里的浮岛摘的,里面的灵气足着呢,不是外面的灵果能比的。”

    “真好啊,我们要不要也去摘些灵果再走?”宿星期盼地问。

    闻翘咬着筷子,瞅着宁遇洲,距离黑风刮起还有两个月,时间倒是足够,不用急着离开。但浮岛的出现是随机的,想要遇到浮岛可不容易。

    “别咬筷子。”宁遇洲说,见她赶紧将咬着的筷子放下后,方才对宿星道,“如果遇到浮岛就进去,遇不到就算了。”

    宿星十分高兴地点头,“太好了,谢谢宁哥哥。”

    一锅汤很快就见底,而且大部份都是宿星解决的。

    它需要大量的具有灵力的东西补充,才能维持清醒,所以是来者不拒,吃的、喝的、用的都可以吞掉,显露出器灵强大的消化能力。

    喝完汤后,宿星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碗,目光落到旁边依然昏迷的魔门天才身上,忍不住问道:“兰兰,你为何要救他?”

    宿陌兰对上他干净纯澈的眼睛,没办法说谎,只好道:“他以前救过我。”

    “哎?”宿星格外惊讶,“他不是魔天门的人吗?魔修会这么好心地救你?”

    宿陌兰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道:“他和那些魔修不一样的……”

    “确实不一样。”宿星赞同地说,“他先前被魔修追杀呢,那群魔修下手可真重,竟然将他伤成这样,真可怜。”

    宿陌兰:“……”

    就算是正道修炼者,同样会自相残杀,好像没什么不同吧?

    宿陌兰知道宿星因为记忆不全的原因,性格中带有几分天真单纯,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人哄了去,少不得要好生教导。作为守护者,宿陌兰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好宿星,并教导它正确的为人处事之道,以免将来被人哄骗了去。

    这时,就听到宁遇洲说:“你不救他吗?再放任他下去,估计他很快就要没命。”

    宿陌兰听得心中微颤,有些惊恐地说:“真会死?”

    宁遇洲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闻翘也一脸正直地看着她,默默地想着:果然是狗男女吗?

    宿陌兰顿时又尴尬起来,想辩解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硬着头皮道:“你们放心,等他清醒后,就让他离开。”

    黑风沙漠里有传送阵能去其他大陆一事,自然不能让旁人知道,纵使是裴栖羽,宿陌兰也不打算告诉他。

    哪知宁遇洲却说:“让他留下也行。”

    宿陌兰一脸茫然,他们不是要去其他大陆吗?留他作甚?

    难道宁公子是觉得他伤成这样,不好赶他走吗?

    只能说,宁遇洲是个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宿陌兰和宿星这对守护者和器灵,已经根深蒂固地认为,宁哥哥是个好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好心。

    宁遇洲没有多作解释,亲自给地上的裴栖羽检查伤势。

    查看完后,他又取出几颗灵丹,塞进裴栖羽嘴里。

    做完这些,宁遇洲对宿陌兰道:“你给他换身衣服,今晚就让他在你的帐篷休息,估计明日午时应该能醒。”

    宿陌兰:“……”

    夜渐深,沙漠的气温也越来越冷,宁遇洲携着闻翘进帐篷休息。

    闻滚滚张嘴将剩下的灵果吞下,跟着爬进去,很快那帐篷里就没有其他的声响,仿佛帐篷中的人已经歇下。

    宿陌兰瞅着地上的裴栖羽,只好认命地将人扛起来,扛进帐篷里。

    **

    翌日,太阳升起时,沙漠中的气温迅速飙升。

    几人拔营离开,继续朝传送阵所在之地而去。

    宿星依然趴在闻翘肩膀上,脑袋四处转动,一个早上过去,并没有发现浮岛的踪迹,十分失望。

    闻翘安慰它,“浮岛难得一见,上次我们来黑风沙漠时,也才遇到十座浮岛。”

    “才遇到十座浮岛”什么的,让那些每年都进黑风沙漠,却没办法遇到一座浮岛的人情何以堪?

    宿陌兰扛着人,面无表情地想着。

    突然,她感觉到肩膀的动静,偏首看过去,恰好和一张刚睁开眼睛的脸碰个正着,宿陌兰下意识地将扛着人的抛了下去。

    砰的一声,黄沙乍起,也让前面的闻翘和宁遇洲下意识地停下,便看到站在飞剑上、一脸尴尬的宿陌兰,还有摔在黄沙中、面色阴郁的裴栖羽。

    宿陌兰尴尬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赶紧跳下飞剑,将裴栖羽拎起来,小声地问:“你没事吧?”

    裴栖羽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从宿陌兰的脸滑过,接着移到宁遇洲和闻翘身上,眼神阴郁,气息浮动,显然心情非常不好。

    宿陌兰以为他为刚才自己将他丢下飞剑的事生气,赶紧道:“先前你被魔修追杀,是我们救了你。你伤得很严重,幸好有宁公子的灵丹。”

    裴栖羽阴沉的目光重新回到她脸上。

    宿陌兰笑得脸都快要僵了,双眼水汪汪地看着他。

    终于,裴栖羽朝宁遇洲和闻翘道:“多谢两位相救。”

    宿陌兰松了口气,说道:“你的伤还很重,先跟着我们罢。”

    裴栖羽可有可无地点头,视线一直盯着她的脸。

    等他们再次出发时,宿陌兰抓着裴栖羽的手,带他一起跃上飞剑,继续在沙漠前行。

    原本她有些担心裴栖羽不配合的,哪知他并没反应,她让他做什么,就乖乖地照做,没有一丝反抗。

    宿陌兰松了口气,她对裴栖羽有些发悚,这人洞察力敏锐,而且十分聪明,她心知自己玩不过这种人,还是远离较好。

    天色暗下来后,他们又选一处背风的沙丘扎营。

    作为伤患的裴栖羽全程坐在一旁,看宿陌兰忙上忙下,她像只勤劳的小蜜蜂,脸上却是以往不曾有的神采。

    支好帐篷后,灵果汤也煮好了。

    宿陌兰端了一碗过来给他,说道:“喝碗灵果汤,对你的伤有好处。”

    裴栖羽乖乖地接过,却没有急着喝,视线落到她脸上。

    宿陌兰忍住摸脸的冲动,不解地问他:“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不是。”裴栖羽说,他的声音也透着几分阴沉,“你几时变回原来的脸?还是那张脸比较顺眼。”

    宿陌兰:“……”

    闻翘听到这两人的话,忍不住瞅了瞅宿陌兰,明明她现在这副模样比原本那无辜柔弱的脸顺眼,怎么裴栖羽却说原来的样子顺眼?难不成他好这口?

    他们现在还是伪装的模样,打算等抵达传送阵后再恢复原来的样子。

    裴栖羽的话也让他们明白,他早已识破他们的身份,变形丹根本没什么用处。

    宿陌兰尴尬地看他,最后决定当作没听到。

    如此不尴不尬地过了一晚,翌日他们继续前进。

    裴栖羽是一个存在感极强的人,但若是有需要,他又可以变成一个存在感极弱的人。

    他跟着他们往沙漠深处而去,并未询问他们要去哪里,为何这种时候还继续深入黑风沙漠,没有丝毫的疑问,就像一个影子,如影随行地跟着他们。

    反倒是宿陌兰,有些心不在焉。

    她不明白宁遇洲要做什么,为何要带着裴栖羽。宿星暗中和她抱怨过,因为裴栖羽在这里,它都不敢随便出现,只能保持隐身状态,连宁哥哥做的灵果汤都只能躲起来喝,十分委屈。

    跟看距离传送阵所在之地越来越近,宿陌兰也开始焦急起来。

    这日晚上,他们扎营休息时,裴栖羽跟着他们坐在火堆前。

    架在火上的锅里咕噜咕噜地煮着灵果汤,世界安静得仿佛只有这声音。

    突然,宿陌兰问道:“裴公子,你为何会被魔修追杀?”

    裴栖羽懒洋洋地抬眸看她一眼,那白惨惨的脸色在橘色的火光点缀下,多了几分暖色,颜值瞬间被拉高一截,显露出一种让人惊艳的俊美。

    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偷了魔天门的至宝,杀了门主最喜爱的小徒弟,门主大怒,便派人来追杀我这叛徒?”

    宿陌兰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她完全没想到,像裴栖羽这样的聪明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甚至还让人发现。按照他的作风,不是应该悄无声息地弄到手,然后将人再悄摸摸地处理掉,两袖清白地候在魔天门门主身边,安静地看着那群人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吗?

    这时,宁遇洲问道:“你偷了魔天门的什么至宝?”

    裴栖羽看他一眼,虽然看起来仍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但离他最近的宿陌兰仍是敏锐地发现他的身体紧绷起来。

    宿陌兰愣了下,明明宁公子是挺好的人啊,裴栖羽为何会如此忌惮他?

    “也没什么,不过是个小玩意儿,因为是上古传下来的,所以被魔天门奉为至宝。”裴栖羽依然轻描淡写地说,显然并不欲多谈。

    然而宁遇洲突然间变成一个不会看人眼色的家伙,他笑了下,同样轻描淡写地道:“原来在你们魔修眼里,上古掌天镜竟然是小玩意儿?”

    上古掌天镜?

    宿陌兰和闻翘看向宁遇洲。

    裴栖羽脸色大变,目光阴蛰冰冷,紧盯着宁遇洲。

    宁遇洲依然是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样,他已恢复原来的容貌,那斯文矜贵的模样,看在裴栖羽眼里,宛若披着羊皮的斯文败类,让他十分忌惮。

    “你如何知道掌天镜?”裴栖羽冷声问,既然对方已经看出来,他自然也不再藏着掖着。

    宁遇洲轻笑一声,“掌天镜是魔族之物,很好辩认,我如何不知?”

    这话颇有几分歧意,是因为“魔族之物”才知道,还是因为“它好辩认”他才知道?

    闻翘和宿陌兰都没有那般敏感的心思,没能琢磨透这话,但裴栖羽却听出不一样的味道,他的心弦触动,越发的警惕。

    “你到底是谁?”裴栖羽冷声问。

    宁遇洲说:“我是谁与你无关,不过我倒是好奇,为何身为魔种的你,竟然会出现在人修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