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82|第 282 章

282|第 282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声喧哗, 修炼者的气息在周围来来往往,一道属于高阶修炼者的神识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 仿佛只是例行检查。

    四人的神色一顿, 很快就敛去脸上的神色,平静地抬头看去。

    此时他们位于一个偌大的殿堂, 周围的修炼者不少, 这些修炼者看到他们时, 只是投来好奇的一瞥, 很快就移开目光, 朝殿堂外走去。

    这时, 一道不客气的喝斥声传来:“你们是从哪个大陆来的?还不出来?”

    闻翘四人循声望去, 便见不远处站着一个面相严肃的中年男修。

    那中年男修手中捧着一本墨蓝色书皮的书册, 手执一支笔,不客气地朝他们呼喝,虽然态度说不上嚣张, 但也是底气十足, 显然已经习惯这种事。

    闻翘低头看去,发现他们正站在一个完整的传送阵中。

    看来是抵达新大陆,而且这新大陆的大陆传送阵不仅十分完好, 还有修炼者守着。

    宁遇洲反应极快, 拉着闻翘就往旁走,温和而客气地说:“抱歉,我们第一次来。”

    裴栖羽神色有些阴沉,反应迅速地拉着宿陌兰跟在两人身后。

    那中年男修啧了一声, 目光在这四人身上转了转,指着不远处道:“去那里交费吧。”

    四人看过去,便见那边摆着一张实木长桌,桌后坐着两个管事打扮的修炼者,一男一女,女的是元皇境修为,男的是元宗境。此时那元皇境女修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由元宗境男修负责收取费用。

    就在他们打量那两人时,突然传送阵又亮起一道灵光。

    四人转头望去,发现灵光中出现五人的身影,那五人身穿宝衣,腰悬天级灵器,眉宇间萦绕着一种矜骄之气,显然出身不俗。

    守在传送阵旁的中年男修丝毫没将他们放在心上,懒洋洋地搭起眼皮,说道:“哪个大陆来的?老规矩,去那边交费。”

    这五人中,领头的是一个容貌清绝、气质冰冷的女子,明明看起来宛若一尊冰雪砌成的完美模样,但一双眼睛凝望而来时,却给人一种格外温柔缠绻的感觉,会让人忍不住陷在那双缠绻多情的眼眸中。

    “天轮大陆。”

    女修简言意赅,接着没什么废话,直接带身边的人朝长桌走去。

    传送阵旁的中年男修听到天轮大陆,神色微动,不过也只是态度稍好一些,神态间的变化不大,见宁遇洲四人磨磨蹭蹭的,不悦道:“你们还不去交费?莫不是想昧下灵石?”

    这男修的态度好生不客气,裴栖羽眼中愠色一闪而逝。

    宿陌兰哪里不知道这位魔门堂主生气了,赶紧暗暗地捏了捏他的手——已然忘记自己的手还被他拉着——让他克制一点,这里可不是宿星大陆。

    裴栖羽顿了下,微微垂下眼睑,一副虚弱听话的模样。

    四人朝长桌而去,距离长桌有一段距离时停下。

    长桌前,比他们迟一些来到的五人也正在交纳灵石。

    “一共五万下品灵石。”坐在长桌后的元宗境男修很快就为他们算出费用。

    “五万下品灵石?这么贵?”一个面嫩的少年惊呼一声。

    那元宗境男修呵呵一笑,“五万下品灵石还是少的,毕竟我们要时常维护大陆传送阵,这些都需要灵石,没有灵石哪里能维护好大陆传送阵,是不是?”

    “可是我们来时,已经付了灵石……”

    明明启动传送阵才需要灵石,这边不过是接应他们,根本不费灵石,可却一口气要收五万灵石,这也太坑了。

    被质疑的元宗境男修顿时有些不高兴,若不是看在为首那女修是个美人儿的份上,根本不想搭理这些胆敢质疑他们的修炼者。

    “那是激活传送阵时需要的灵石,我们这边接应尔等,需要时常维护大陆传送阵,自然也要收取一些灵石的。”

    那少年还想说什么,领头的女修打断他,用清悦的声音说:“抱歉,我这师弟第一次出远门,不懂规矩,你们天阵盟定下的规矩一直未出错。”

    那收费的元宗境男修脸上的神色方才好一些。

    领头的女修将五万灵石奉上,便带着其他人离开。

    至始至终,长桌后的那元皇境女修皆闭目养神,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反应,仿佛她的存在,只是一种震慑。

    看到这里,宁遇洲等人已经明白这大陆的情况。

    看来他们来到的新大陆情况不错,不仅有大陆传送阵,甚至联通了好几个大陆,各个大陆的修炼者能时常使用大陆传送阵到其他大陆。而主持这些大陆传送阵的,便是这叫“天阵盟”的势力。

    他们也被当成用天阵盟的传送阵来到这大陆的修炼者。

    心中千回百转,四人很好地控制住脸上的神色,来到长桌前。

    长桌后的元宗境男修问道:“你们从哪个大陆来的?”

    宁遇洲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天轮大陆。”

    “又是天轮大陆?”元宗境男修不禁看了他们一眼,嘀咕道,“怎么今天尽是天轮大陆的修炼者?”

    闻翘和宿陌兰格外正直地看着他。

    元宗境男修的目光掠过两个女修,发现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特别是年纪小的那个,比刚才的女修还要貌美几分,让人满足了眼睛的视觉享受,神色变得和蔼几分,说道:“一共四万下品灵石。”

    宁遇洲将一个储物袋取出来,放到桌上。

    元宗境男修神识扫过,确认里面是四万灵石后,将之移到手上的储物戒里,然后将储物袋还给他们。

    看到这男修手上的储物戒,宁遇洲目光微闪,脸上的笑容不变,依然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模样,行事不卑不亢。

    “你们可以离开了。”元宗境男修收下灵石后,朝他们摆摆手,准备接应下面来交费的修炼者。

    四人看了一眼殿堂内的传送阵,便离开大殿。

    等他们出去时,发现这大殿原来是一座塔。

    这塔共有七层,最下面一层用来布置大陆传送阵,时不时有修炼者进进出出。往上便是其他塔楼,上面布有禁制,无人能知道第二层往上是做什么用的。

    塔上有一个极为醒目的牌匾,上书:天阵盟。

    塔前是一条热闹的长街,街道宽敞,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商铺,人来人往,一派繁华的景象。

    三人走在街道之中,观察片刻,便决定去找间客栈落脚,接着再打听这大陆的情况。

    他们很快就挑了一间满意的客栈,刚走进去,又见到那五人。

    显然那五人对他们也有些印象,先前那抱怨天阵盟收费用太贵的少年笑着说:“咦,是你们啊,你们也来这里住宿?”

    宁遇洲温和地点头。

    这时,他的同伴已经定好房,取了房号钥匙后,朝他吆喝一声:“百里师弟,定好房间了,我们走吧。”

    姓百里的少年应一声,和他们挥挥手,跟着同伴一起离开。

    宁遇洲走到柜台前,向掌柜定两间上房。

    “只要两间?”裴栖羽忍不住出声。

    宁遇洲没理他,取到钥匙后,让店小二带路。

    裴栖羽只好阴沉着脸跟上去,宿陌兰一脸迷糊地瞥着他,不知道他怎么心情又不好了?明明以前没见他如此阴沉不定啊?

    店小二将他们带到客房,行了一礼后便退下。

    宁遇洲取出一枚钥匙,这钥匙其实是开启阵法的玉简,一般客栈里的客房都是用阵法开启,开启阵法的玉简交给客人,如此安全性也更高。

    玉简贴在门上的阵法上,门便打开了。

    宁遇洲将另一枚玉简递给裴栖羽,说道:“你们住隔壁房。”

    裴栖羽接过玉简,看到就要相携走进客房的宁遇洲和闻翘,忍不住问:“你们住一间,我和宿姑娘呢?”

    “你们不是一间吗?”宁遇洲说。

    裴栖羽差点呕得吐血,忍不住说:“我们孤男寡女的……为何不多定一间房?”又不是定不起,要是他们没灵石,他可以支付。

    哪知宁遇洲却说:“宿姑娘负责盯着你,以后她都会和你一起行动。”

    原本也觉得和裴栖羽同住一间房不太好的宿陌兰听到这话,马上改变主意,赞同地道:“宁公子说得对!”

    裴栖羽:“……”

    裴栖羽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神色。

    看着宿陌兰那理所当然的表情,他终于发现,她果然变了!这性格变得他都有些不确定,怎么会这样呢?

    那宁遇洲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她如此相信他?

    宿陌兰丝毫不知裴栖羽的想法,等他用玉简打开隔壁客房的门后,便迈脚走进去。

    裴栖羽跟在她身后,满怀复杂思绪,脸上不免又露出几分阴沉之色。

    宿陌兰打量完客栈的房间后,转头看向裴栖羽。

    裴栖羽下意识地严阵以待,不动声色地收敛脸上的神色,不愿意露出自己不好的一面让她看到。可惜他是魔种转世,受魔种的魔性影响,气息阴沉,纵使用了掌天镜掩饰,依然会随他心情变化,不免透出几分阴郁之色。

    “你要不要休息?”宿陌兰询问。

    裴栖羽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的伤还没好吧?”宿陌兰又说,将他的沉默当成一种抗拒,忍不住安慰道,“裴公子放心,我不会对你如何的,也不会暴露你的身份……宁公子和闻姑娘他们也不会。”

    裴栖羽忍不住呵呵两声,“你对他们倒是信任。”

    “这是自然。”宿陌兰理所当然地说,“若是没有他们,我早就死在黑风沙漠,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比他们更值得我信任的人。”

    裴栖羽听得心中一堵,很想说他们是最值得她信任的人,那他呢?又觉得这种话说出口有些莫名其妙,也让他无形间矮了一截,倒是不好出口。

    这让他觉得更郁闷。

    宿陌兰看他身上的阴郁之色更重,忍不住担心地问:“裴公子,你是不是很难受?”

    “……确实有些难受。”

    “那你赶紧上床休息。”宿陌兰说着,走过去整理床铺,好让他躺得舒服一些。

    因裴栖羽是伤患,宿陌兰自然多照顾他一些,所做的一切格外自然,浑然没有因为对方是魔修而有所防备。

    裴栖羽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眉头忍不住又蹙起来。

    这女人的防备意识也太差了吧?自古以来正魔不共戴天,身边跟着一个魔修,就算不得已两人需要同处一室,她也应该心怀戒心才对。

    况且他的修为比她高,纵使他受伤颇重,想杀死她却是易如反掌。

    “好了,过来休息吧。”宿陌兰说道。

    裴栖羽慢慢地走过去,坐到铺好的床上,看着床前的女修,忍不住问:“你为何……”

    “嗯?”

    裴栖羽对上她那双宛若蒙着一层烟笼水雾的眸子,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

    闻翘和宁遇洲正聊着先前的所见所闻,宿星突然显出身形,坐在桌上。

    “你怎么来了?不跟着宿姑娘吗?”闻翘笑问。

    宿陌兰是宿星图的守护者,宿星选择跟着他们离开后,宿星图的本体便由宿陌兰携带着,宿星大多数时间是跟着她的。

    宿星有些郁闷地说:“那魔种和兰兰之间的气氛好怪,我受不住,不想待在那里。”

    “怎么奇怪法?”闻翘好奇地问。

    “兰兰对魔种太好了,那魔种反而奇奇怪怪的,问东问西,还问兰兰为何不防备他……”宿星向他们学舌,将裴栖羽和宿陌兰之间的对话悉数向两人秃噜出来,最后总结道,“那魔种一定心怀不轨。”

    虽然宁遇洲说,将来可能会用到魔种,但宿星因为本体一直镇压魔窟的原因,对魔族没什么好印象,就算裴栖羽现在什么都没做,仍是不太喜欢他。

    它的记忆虽然不完整,却也知道魔种代表什么。

    魔种代表的是万魔之恶,魔种出世,生灵涂炭。

    就算魔种现在已经转世为人,不再是纯粹的魔种,但谁能保证将来有一天,裴栖羽完全觉醒成魔种后,会不会被魔性中的恶占据余下的人性,在人修大陆大开杀戒?

    宿星还是很有忧患意识的。

    哪知等它说完后,宁遇洲却轻轻地笑起来。

    宿星扁嘴,宁哥哥笑什么?难道它的话很好笑吗?不由委屈地看向闻翘,想寻找她的认同。

    闻翘说:“这证明裴公子很在意宿姑娘,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宁遇洲点头道:“阿娖说得不错!裴栖羽虽是魔种转世,但他现在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只要他有弱点,便不用担心控制不住他。”

    “弱点?魔种会有弱点吗?”宿星不解。

    “怎么没有?”宁遇洲心平气和地说,“宿陌兰不就是他的弱点?”

    宿星顿时傻眼。

    闻翘眼睛微闪,恍然道:“原来他们是那种关系啊!”

    宁遇洲笑眯眯地点头,就算不是那种关系,将来也可以发展成那种关系。只要魔种有弱点,还是纯粹的魔种吗?

    宿星纠结片刻,终于接受这事,同时也明白宁遇洲为何敢留下裴栖羽,甚至不怕他反噬。

    等宿星重新回到隔壁房,发现裴栖羽已经躺在床上,宿陌兰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打坐,两人之间界限分明,就算同处一室,并没什么暧昧。

    它刚进来,裴栖羽便若有所觉地睁开眼睛,让宿星吓了一跳。

    这魔种的感知未免太可怕。

    裴栖羽扫了一眼室内,突然想起宿陌兰身边还跟着一个器灵,倒也没再试图寻找什么,目光落到不远处打坐的女修身上。

    他的目光过于深沉,宿星看不懂,心里不免有些怀疑,这魔种真有弱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