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288|第 288 章

288|第 288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胖女人只觉得眼前一亮, 顿觉蓬荜生辉。

    她哟了一声,高兴地笑道:“原来是四个好看的娃娃, 你们爹娘可真会生!看在你们爹娘将你们生得这般好看的份上, 价格便减半,一共三十万灵石。”

    三十万灵石?还减半?

    这价格贵得坑爹!要知道天阵盟收的灵石也没那么多。

    不等他们反应, 胖女人的胖手一挥, “你们别嫌这价格贵, 要知道还骨镇的规矩, 安全的地方可不多, 我这客栈绝对是还骨镇中算得上是安全的。要不是看在你们长得好看的份上, 我花大娘可不随便让人住进来。”

    闻翘和宿陌兰一脸正直地看着她, 好像有些明白, 刚才宁遇洲为何要将兜帽拉下来。

    这胖女人正是这间客栈的老板娘,人称花大娘,自称是一个粗卑之辈, 但能在还骨镇中开客栈的, 岂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她生平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格外宽容。当然皮相好看只是条件之一,还要让她觉得顺眼才行。

    显然这四人让花大娘看得极顺眼, 没有二话便让他们投宿, 若是其他人,怎么进来怎么出去,想要投宿还得看花大娘的心情。

    宁遇洲道:“既然花大娘好意,那我们也卖你一个好, 房租用灵丹代替可行?”

    花大娘看的目光落到他身上,那双眼睛被脸上的肉挤着,只有一条细细的缝,可每一个被她眼睛扫过的人,都能感觉到那如若实质的视线。

    “这位小哥,我这店可不是随便的灵丹都收。”花大娘含笑说。

    宁遇洲颔首,“我知道花大娘的规矩,不若你看过再说。”

    说罢,他的袖子一拂,一个丹瓶轻飘飘地落到柜台上。

    见他如此,花大娘反倒是提了几分兴趣。她伸出胖手将丹瓶抓起,当看清楚丹瓶里的灵丹时,那胖脸上的横肉仿佛都颤了下。

    “可以!”花大娘的声音多了几分迫切,“我花大娘最喜欢有本事的爽快人,公子放心,只要你们住在我这里一日,我花大娘便能保你们一日平安。”

    “那就劳烦花大娘。”宁遇洲温温和和地回答。

    听到这里,闻翘和宿陌兰终于明白宁遇洲的意图,不仅在还骨镇里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住着,同时也找到一个保镖,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

    花大娘伸出胖乎乎的手,从柜台后的抽屉里取出两把骨钥,笑着说:“四位随我来。”

    四人跟上花大娘,便见她带着他们从大堂左边的楼梯上去。

    这楼梯也是骨头筑成,凸凹不平,脚踩在上面,还能听到骨头与骨头受重时发出的咯吱声,特别瘆人。也不知道是骨屋的原因,还是花大娘那壮硕的身体挡住光线,导致这楼梯的光线格外暗淡,让人觉得阴森森的。

    花大娘一人的吨位就将楼梯完全堵住。

    她没有丝毫自觉,一边咯吱咯吱地踩着楼梯上去,洪亮的大嗓门响起,“你们的房间在三楼,三楼恰好有两个房,都安排给你们了。晚上房间会有点吵,不过不碍事,不用在意的……”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注意事项,听起来这客栈的房子简直问题良多,实在不是一个好去处,若是正常人,根本不想住进来。

    但这里是还骨镇,不管多奇特的事情都是正常的。

    三楼确实只有两个房间,花大娘整个人都堵在走廊里,将两把骨钥递给他们,笑眯眯地说:“几位对还骨镇应该不熟悉罢?”

    宁遇洲温温和和地说:“我们确实是第一次来。”

    “怨不得,你们能找到我的店,可见有人给你们递消息。”花大娘掩嘴笑着,明明这动作由一个胖女人做出来格外搞笑,但在她身上却显得自然无比,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窈窕灵动的美人。

    闻翘和宿陌兰在心里说,才不是,是裴栖羽去打探到的消息。

    不过这些就不用告诉花大娘,让她继续误会罢。

    “近几年有不少修炼者都涌往还骨镇,惨死在还骨镇的人亦不少,下场也不过是成为镇外乱葬岗中的一员。大娘奉劝几位,如果也是抱着和他们一样的目的来,还须要谨慎一些,还骨镇里的秘密多着,每天死上几个人也不算什么,有时候一夜之间便死上百人都有。”

    还骨镇有多大?一夜之间死上百人,在这里寻常不过,却也让人格外心惊。

    花大娘说完,便越过他们离开。

    她的身体实在太胖,往那儿一杵,人都被她挤到边上。

    裴栖羽和宿陌兰两人正好在楼梯口处,两人被花大娘挤得贴在一起,然后就见那路过的胖女人转头朝他们嘿嘿一笑,“年轻人,晚上也要悠着点,骨屋可是有灵的,会看着你们呐。”

    裴栖羽和宿陌兰:“……”

    楼梯承重时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音渐渐远去,花大娘已经下楼。

    裴栖羽黑着脸,拉着宿陌兰走过来,脸色不好地朝宁遇洲说:“这女人嘴真能说,你先前不应该给她极品灵丹。”

    宿陌兰低着头不吭声。

    宁遇洲淡然道:“花大娘是个实诚人,她不是你推荐的吗?”

    负责打探消息的是裴栖羽,每次打探好消息后,他会将最佳方案推荐给他们,由他们来决定做什么。所以他们会选择来花大娘的客栈投宿,也是裴栖羽推荐的。

    裴栖羽顿时被噎得不行。

    如果他知道花大娘嘴巴这么能说,一定退而其次,到其他的客栈投宿。

    宁遇洲将骨钥放到门上的一个凹槽,骨钥与之契合,只听到咯啦一声,那扇紧闭的骨门便打开。

    说实在的,住在这种用人骨筑成的房子里,需要很强的适应能力,特别是这些骨屋给人的感觉,仿佛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

    所以花大娘刚才那声劝告,也没有说错,要是深夜运动的中途被吓住,万一男修产生心理阴影,从此没办法硬起来怎么办?

    “我们去休息了,你们也去休息罢。”宁遇洲对裴栖羽两人说。

    闻翘跟着进去,转头看了裴栖羽两人一眼,好奇地问:“花大娘刚才为何只劝告你们?”

    裴栖羽:“……”

    宿陌兰:“……”

    裴栖羽朝她冷笑一声,一脸阴森地扯着宿陌兰去隔壁房,将骨钥恶狠狠地拍向门上的凹槽,抬脚走进去。

    闻翘一脸疑惑地跟着宁遇洲进房,问道:“夫君,他干嘛那么大的脾气?”

    宁遇洲轻咳一声,玉白的耳尖染上几点红,轻声道:“裴栖羽和宿姑娘两人之间早有夫妻之实,花大娘的修为高深,一眼便能看出他们的元阳和元阴之身已破。”

    闻翘:“……”

    闻翘眨了下眼睛,一脸恍然,“原来如此!没想到他们是这种关系,怨不得在黑风沙漠,宿陌兰要跑去救裴栖羽。咦,难道他们两人会有感应,是因为双修的原因吗?”

    宁遇洲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避讳不言,说道:“应该是的!他们通过……定下夫妻契约,只要彼此之间离得不远,便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闻翘终于明白为何她和宁遇洲没办法建立,因为他们没有双修过,于是也不再纠结这事。

    房间临街的方向有一扇窗户,因窗户掩着,使房里的光线十分昏暗。

    闻翘走过去,将窗护打开,终于房里的光线明亮一些,也让人将房内各种骨墙、骨梁、骨架……看得分明。

    闻滚滚紧紧地攀在闻翘的一边肩膀上,另一边肩膀攀着宿星。

    这一兽一器都觉得这种地方太诡异,让它们有点儿害怕。

    倒是闻翘,格外大胆地将房间巡视一回,没有放过一处地方,连骨桌骨椅都被她翻了翻,对宁遇洲道:“夫君,这里的气息没有先前那酒肆的压抑。”

    宁遇洲想了想,说道:“也许是因为当时那两人身上流出来的血渗入地板的骨头里,影响到骨屋。”

    当时在酒肆里,那两个彪形大汉杀红眼,身上的血滴滴嗒嗒地往地上渗,被地上的骨头吸收,吸收得越多,周围的气息也越压抑,最后到达一个临界点时,酒肆的骨屋终于将两人弹出去。

    闻翘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些骨屋确实有意识的?”

    “也许罢。”

    夜幕降临时,花大娘给他们送来骨灯。

    骨灯是用头骨来做的,看着实在不讨喜,正常人绝对不会喜欢。头骨里面盛放着一种没有颜色的清油,上面有一条粗短的灯芯,那幽幽的光亮,反而衬得骨屋越显阴森。

    就算是闻翘这傻大胆,都觉得有点瘆人,有点不想要这骨灯。

    闻翘有礼貌地接过:“谢谢大娘。”

    花大娘笑眯眯的,“小姑娘真有礼貌,大娘我都不好意思请你吃早饭。”说着,留下满头雾水的闻翘,给隔壁送骨灯。

    闻翘捧着骨灯回来,问宁遇洲:“夫君,刚才花大娘的话是什么意思?”

    宁遇洲坐在窗边,想了想,说道:“花大娘的意思是,这还骨镇里的食物,最好不要轻易入口。”

    闻翘点头,心知花大娘会如此好心提醒他们,应该是误会他们是熟人介绍过来的,还有宁遇洲用来当房租的极品灵丹。

    显然花大娘很需要极品灵丹。

    这也是裴栖羽先前打探到的消息,给灵石不如给灵丹更能打动花大娘。

    夜渐深,宁遇洲还坐在窗边,眺望着窗外。

    闻翘坐了会儿,看一眼那由骨头组成的床,到底没办法抗过心里那关,决定晚上还是直接打坐到天亮吧。

    她转头看到窗边的宁遇洲,便叫道:“夫君,夜深了,不休息吗?”

    宁遇洲没说话,依然盯着窗外。

    闻翘心中微疑,他今晚坐在那里很久,难道外面有什么奇怪的。便走过去,和他一起往窗外看。

    夜晚的还骨镇亮起密密麻麻的骨灯,几乎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挂着一盏骨灯,骨灯的光并不明亮,只能照亮方寸之地,那晕染开来的光,衬得整个还骨镇显得十分不真实。

    一阵夜风吹来,骨屋发出一阵咯吱声,仿佛不堪负重,那搭起的骨头随时可能会坍塌。

    骨灯却不受丝毫影响,在风中安静地亮着。

    闻翘看了会儿,心里慢慢地涌起一种奇怪的念头,觉得夜晚的还骨镇仿佛笼罩在虚假的世界里。

    一只温暖的手突然拉住她。

    闻翘回神,发现宁遇洲已经站起身,朝她露出笑容,柔声道:“阿娖,我们休息吧。”

    闻翘哦一声,看他顺手将窗户关起,拉着她朝床上走去。

    看到那白森森的骨头床,闻翘头皮发麻,小声地说:“夫君,不如我们今晚打坐吧?”

    宁遇洲回头看她,然后又看看那白森森的骨头床,有些忍俊不禁:“阿娖放心,花大娘的客栈很安全,可以放心地睡,不会半夜遇到不好的事。”

    闻翘:“……我不是担心这些。”

    宁遇洲一副不解之色,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闻翘被他看得脸红,不好意思说自己觉得骨床瘆人,只好道:“那、那就休息吧,只是这床上没什么东西……”

    话刚说完,就见宁遇洲已经取出被褥等物,铺到骨头床上,挡住那白惨惨的骨头。只是床面的骨头挡住了,但四根床柱和床架的骨头没挡,还是很瘆人。

    宁遇洲拉着她说:“阿娖陪我一块儿睡吧,这骨屋……我有点怕。”

    听到他说怕,闻翘马上不怕了,反而勇气倍增,拍着胸口道:“不怕,咱们对它没恶意,它应该也对我们没恶意的。”

    这个它指的是骨屋。

    这时,闻滚滚和宿星也挤上床,一兽一器纷纷表示,它们也很怕,想一起挤床上。

    “宁哥哥,今晚就不打地铺了吧?我们不占地方的,就让我们上床和你们挤一挤。”

    “嗯嗯嗯!”

    两只看起来实在太可怜,闻翘将它们抱到怀里,瞅着宁遇洲道:“夫君,让它们上来吧,大家挤在一起就不用怕了。”

    宁遇洲:“……”他突然想收回刚才的话。

    两人和一兽一器爬上床后,闻翘盯着桌上的骨灯,问宁遇洲:“夫君,这骨灯就让它自己亮着吗?”

    宁遇洲躺在床里面,努力无视挤在他们中间的器灵和小食铁兽,说道:“花大娘特地将它送过来,估计这骨灯应该有什么用处。你可注意到,这还骨镇里,每家每户都亮着骨灯。”

    想到刚才见到的情况,闻翘点头,便没去理会那骨灯。

    夜色渐渐变深,天地突然变得极为安静。

    “咯吱—咯吱—咯吱—”

    一种奇异的声音响起,闻翘睁开眼睛,凝神倾听,想知道这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然而听了许久,仍是摸不准它的来处,好像是窗外,又好像是楼梯,或者是房内……

    难道这就是风大娘先前说的,晚上会有点吵?

    不仅吵,还吵得极有节奏,这让人怎么睡?

    闻翘叹了口气,就要翻身起来时,一条手臂横在她的腰间,然后是一个人蹭到她颈项边,炙热的气息拂过柔软的耳廓。

    闻翘仰躺在那里,感觉颈侧有点痒。

    “夫君?”她小声地唤了一声。

    宁遇洲含糊地应着,“阿娖,睡吧……”

    闻翘睁了会儿眼睛,最后在他的陪伴中,慢慢地放空精神,终于陷入沉睡中。

    直到她入睡,宁遇洲方才睁开眼睛,看着双手覆在小腹上,睡姿端正的姑娘,唇角微微勾起,忍不住凑过去亲了她一口。

    唇刚贴到她的脸颊,突然感觉到一道如影随行的视线。

    他的动作一滞,抬头看向床外的骨墙,和一双出现在骨墙的硕大的血红眼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