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343|第 343 章

343|第 343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师无命爬起身, 好奇地问:“王绮容是谁?这人做了什么?从阴煞之地得到的丹炉,应该沾满煞气吧?这种东西能用嘛?”

    这话真是一针见血!

    同理, 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明白, 埋在阴煞之地里的东西,沾上那元煞之气后, 算是邪物, 正常修炼者都不会使用, 除非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王绮容显然是个利己者, 野心不小, 否则当年也不会用那尊伪圣级丹炉炼出那么多有问题的灵丹卖给各个修炼城。

    可惜这女人藏得太好, 三大宗门一起寻找, 竟然也没能找到她。

    虽然他们离开圣武大陆近十年, 对圣武大陆的情况不熟悉,但看这常盘山的情况,可见王绮容应该还躲在暗处逍遥, 没人能捉到她的把柄。

    闻兔兔对王绮容的事情颇为了解, 和师无命说了说。

    师无命听完后,不由感慨道:“这女人实在厉害,没想到圣武大陆也有人能这么搞事, 你们怎么不将她捏死算了?”

    “这不是没遇到吗?”宁遇洲淡定地说。

    师无命惊奇地道:“你还真打算对她出手啊?”

    他还以为宁遇洲是那种不喜多管闲事之人, 除非另有谋算。像先前在常盘山,他会默许他们救那些人,更多的是因为闻翘想救,还有也想借那些人将常盘山的阴煞之地捅出去。

    宁遇洲没回答, 王绮容聪明些还好,要是她依然觊觎阿娖身上的神皇血脉,自然不能容她。也幸好他们一直没有正面遇到,否则按王绮容血脉中透露的贪婪,定会有一战。

    因急着回赤霄宗,飞舟没有停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叠翠山脉而去。

    一路上,闻兔兔将自己元皇境的威压放出来,没有不长眼睛的敢过来拦截,飞舟顺畅地抵达叠翠山脉。

    当叠翠山脉出现在视野中时,闻翘不由探头张望。

    最后一次离开圣武大陆,还是十年前,这时间虽然不算久,但他们在外面飘流太久,久到需要一个能让心灵寄托的地方。落叶归根这种心态,不仅凡人有,修炼者也有,很多修炼者会将他们出生的大陆当成自己的根。

    闻翘他们也一样,孕育他们的圣武大陆算是他们的根。

    飞舟在赤霄宗的山门前停下。

    守山门的赤霄宗弟子警觉地看过来,发现是一艘没有标志的陌生飞舟时,还以为是哪个势力的人。

    赤霄宗是圣武大陆的顶级大宗门,时常会有修炼者来访,只要不是那些心怀恶意打上门的,赤霄宗也不会无故将人拒之门外。

    接着,就见几个人从飞舟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空灵美丽的女修,年纪不大,元灵境中期的修为,这等修为在圣武大陆算得上中阶后期的修炼者,颇受瞩目。

    她的肩膀上趴着一只毛茸茸的黑白色的小妖兽,软乎乎的模样很讨人喜欢。

    接着是一个俊美雍容的男修,他的容貌极盛,却不会给人一种盛气凌人之感,反而斯斯文文的,让人心生好感。

    然后是一个玉雪可爱的男孩儿和一个俊俏的公子。

    那俊俏公子显然对什么都感兴趣,从飞舟下来时,就好奇地张望,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然后被他身边的男孩儿跳起身,拍了一下脑袋,让他不准乱看。

    “看看又没什么,闻兔兔你别这么严肃。”师无命小声地嘀咕。

    闻兔兔绷着脸说:“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会给我姐姐丢脸!我警告你,这里是姐姐他们的宗门,你不准丢他们的脸。”

    师无命打不过他,不情不愿地应下。

    守山门的赤霄宗弟子都惊呆了。

    他们没看出闻兔兔的修为,但师无命的修为却能看出来的,见那男孩儿竟然如此不客气地削元宗境前辈,这胆子可真大。

    等听到他们的话,赤霄宗的弟子更是糊里糊涂,目光在几人身上穿梭。

    宁遇洲和闻翘走过去,扫了一眼守山门的弟子,发现都是一群陌生脸孔。

    他们是宗主一脉的亲传弟子,在赤霄宗也算是身份高贵的那种,能见他们的都是宗内的核心弟子,就算是内门弟子,还不一定都能见过他们。

    同理,两人也不一定都见完内门弟子。

    今天很不走运,守山门的内门弟子都是没见过的。

    “几位,不知你们是……”守山门的弟子尽职地上前询问。

    宁遇洲和闻翘正准备将他们的身份令牌取出来,突然见几个修炼者从宗内出来。

    四目相对时,那几个修炼者猛地瞪大眼睛,然后像发疯一样地扑过来,嚎叫道:“宁师弟,小师妹,你们终于回来了!!!!!!”

    这声音嚎得方圆百里都能听到。

    “宁师弟”、“小师妹”这两个称呼并排在一起,瞬间便让人想到已经消失近十年的两人,在宗内引起一阵轰动。

    这几人正是天器峰的弟子,为首的是陈自明陈师兄,和宁遇洲、闻翘也算是熟悉,闻翘更是他们整个天器峰都认定的小师妹。

    乍然看到两人,也不怪他们如此激动。

    等宁遇洲和闻翘被激动的天器峰弟子拉进宗门时,其他人还在懵逼中,于是也没有拦师无命和闻兔兔。

    既然是失踪的宁师弟和小师妹带回来的,应该是自己人,不需要检查。

    师无命和闻兔兔跟着他们进入赤霄宗。

    只是刚进宗门前的广场,就没办法再走了,因为他们已经被人团团包围。

    这些都是正好在附近,刚得到消息,赶紧跑过来的赤霄宗弟子。

    见越来越多的人围住宁遇洲和闻翘,师无命忍不住问闻兔兔,“宁兄弟和阿翘妹妹在宗门一直都是这么受欢迎吗?”

    “当然。”闻兔兔对赤霄宗的情况颇为了解,意味深长地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

    正当师无命疑惑时,便见三个元皇境的修炼者疾飞而来,对着宁遇洲就说:“贤弟,你可回来了!”

    师无命:“?????”

    接着,就见那群围着宁遇洲和闻翘的赤霄宗弟子纷纷朝这几个元皇境肃手行礼,口称“峰主”、“师父”之类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

    当师父的朝宁遇洲叫“贤弟”,当弟子的又朝宁遇洲叫“师弟”,这赤霄宗难不成是个逗比宗门,不讲究辈份的?

    来者正是天阵峰的峰主栗逢春、天灵峰的费玉白和天剑峰的峰主。

    三人关心地看着宁遇洲两人,将他们上上下下地打量一通,颇为欣慰。

    当年得知他们在千岛海域失踪后,一直担心两人,如今见他们全须全尾地回来,自然欣慰不已。

    特别是费玉白,当即抓着宁遇洲的手,就要将他拉走:“宁贤弟,咱们走!我最近得到两株高阶灵草,正不知如何炼制与它有关的灵丹,你回来就好……”

    一道叱声传来:“费师弟,你要将我徒儿带去何处?”

    众人看过去,就见宗主盛振海夫妻匆匆地从天云峰赶过来,看到费玉白要拉着人走,忍不住斥一声。

    费玉白见状,心知没办法将人带走,朝盛振海说道:“行,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我让人过来找宁贤弟,不然我亲自过来也成。”

    要不是知道费玉白是个痴人,盛振海和栗逢春都忍不住呸他。

    人才刚回来呢,就想着霸占,没门!

    越来越多的赤霄宗弟子得到消息赶过来,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笑起来,实在是太熟悉了,能再看到这一幕,也不枉他们特地赶过来。

    最后还是柳若竹发威,将这些人轰走。

    “遇洲和阿娖刚回来,有什么事都等以后再说!现在,你们都给本座滚开,否则让你们试试我的刀。”

    一柄雪色长刀出现,刀光凛冽,直逼众人。

    刀光衬得持刀的女子更是英姿飒爽,美丽逼人。

    师无命双眼发亮地看着威风霸气的柳若竹,扯着闻兔兔问:“这位仙子好生霸气!她是谁?有道侣了吗?介不介意年纪比她小的……”

    闻兔兔听到这话,又跳起身削他。

    “这是姐姐他们的师娘,儿子都快五十,不准打她的主意!”闻兔兔骂完,好担心师无命以后要给他闻姐姐丢脸。

    “行吧,那我过几天再找宁贤弟。”费玉白不情不愿地妥协,然后将天灵峰的弟子一并带走。

    栗逢迎春也知道自己没戏了,只好将天器阵的弟子带走。

    其他人也一样。

    最后,广场上只剩下宁遇洲几人和盛振海夫妻。

    盛振海夫妻俩查看两人,发现他们没什么事,终于松了口气,欣慰地说:“你们回来就好!咱们走,先回天云峰。”

    “对了,你的那两个朋友也一起来。”

    柳若竹携着闻翘和宁遇洲的手,拉着他们就走,可见对这两个孩子归来,她有多高兴。

    至于她说的“两个朋友”,便是杵在那里的师无命和闻兔兔。

    两人的长相陌生,加上是随同闻翘他们一起回来的,赤霄宗的人纵使好奇他们是谁,也没有多嘴询问。

    师无命和闻兔兔随着盛振海夫妻俩一起去天云峰。

    抵达天云峰时,闻翘忍不住问:“师父,师娘,大师姐、二师兄和三师兄呢?”

    听到她的话,柳若竹和盛振海脸上的喜色微顿。

    宁遇洲和闻翘心里同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先到殿里坐罢。”盛振海说着,带他们到山腰间的大殿坐下歇息。

    等他们在殿内坐下后,柳若竹才道:“红刀和炫儿这些年一直出外找你们,云深……”

    她的声音微顿,美丽的眼睛多了几分湿润。

    “云深一直昏迷。”盛云海补充,“当年流云将你们打下空间通道时,也击伤云深,云深的神魂受损,这些年一直没能清醒。”

    闻翘神色冰冷,倏地站起来,冷声道:“我去杀了她!”

    如今她已经是元灵境中期,虽然不是元宗境,但只要辅助爆烈珠,定能将那女人弄死。如果不行,还有闻兔兔呢。

    盛振海道:“她已经死了。”

    见两人看过来,盛振海目光森冷:“那女人想杀我儿子,我如何会让她活下来?当日在千岛秘境,我已经杀了她,将她碎尸万断。”

    当时发现儿子被流云仙子伤及神魂,盛振海气怒之下,将掉在海里的流云仙子捞起,当着世人的面,将她碎尸万断,神魂俱灭,让她死得不能再死。

    闻翘有些失望地说:“让她死得太早了。”

    这些年,她一直努力修炼,也是想回来后,再找流云仙子报仇。她可是牢牢记着当年流云仙子在千岛秘境里劫杀他们的仇,此仇不报,誓不罢休。

    哪知师父已经出手。

    宁遇洲问道:“青云宗那边怎么说?”

    “起初自然是大义凛然,指责为师无视两宗的交情,心狠手辣。”盛振海抚了抚颌下的美髯,不在意地说,“后来你师娘和大师姐提刀杀到青云宗,然后他们什么都不说了。”

    听到这话,殿内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师无命小声地对闻兔兔说:“这宗门行事真干脆,我喜欢。”

    这声音再小,但殿内的人都是修炼者,耳聪目明,哪里没听清楚?

    盛振海夫妻的视线转到他们身上,一兔一人赶紧坐正身,努力给他们好印象——师无命怕被闻兔兔削。

    “这两位是……”

    盛振海有些迟疑,其他人没看出来,但他和妻子都是元皇境,哪里没看出闻兔兔特地收敛的气息。

    没想到两个徒弟消失十年回来,竟然带回来一个元皇境,一个元宗境。

    元皇境在圣武大陆已是高阶修炼者,能镇守一方,开宗立派都使得,每当大陆出现一个元皇境,各宗都要慎重以待。

    闻翘给他们介绍:“师父,师娘,这是闻兔兔,这是师无命。师无命是我们在混元大陆认识的朋友。”

    这话的信息量太大,盛振海夫妻都有些晕,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闻兔兔?那只小小的变异妖兽?”

    “混元大陆?是圣武大陆之外的其他的大陆吗?”

    闻翘朝闻兔兔招手,将他叫过来,拉着他的手对盛振海夫妻说:“是的,就是闻兔兔,他现在化形啦。”

    闻兔兔乖乖巧巧地朝盛振海夫妻俩行礼,“师父、师娘,我是闻兔兔。”

    盛振海夫妻俩被一个元皇境的妖修当面叫“师父、师娘”,两人的心情都有些微妙。毕竟这是同阶的修炼者,哪里能当人家的“师父”“师娘”?但这是徒弟养的妖兽,跟着徒弟一起叫,好像也没毛病。

    不对,这才多久啊,闻兔兔竟然化形!可见两人失踪的这十年,机遇并不少,甚至还去了其他大陆。

    最后还是柳若竹接受能力强,哎了一声,取出见面礼,一瓶灵丹和一匣珍贵的灵果。

    他们可是记得,闻兔兔好像很喜欢吃灵丹和灵果。

    盛振海也给见面礼,总不能亏了徒弟的妖宠——虽然也不算得上是妖宠。

    闻兔兔高高兴兴地将它们收起,笑眯眯地在心里算着,还有哪些“长辈”可以让他去领见面礼的。

    见过已经化形的闻兔兔,盛振海夫妻对于闻翘两人去了其他大陆的事倒也接受良好。

    等他们知道闻翘和宁遇洲能顺利回到圣武大陆,多亏师无命帮忙时,对师无命也颇为礼遇。

    正欲再问,却见宁遇洲突然站起,“三师兄在何处?我们先去看看他。”

    盛振海夫妻双眼微亮,赶紧道:“云深在我们洞府里,这些年一直将他放在那儿,也方便我们就近照顾。”

    说着,两人忙带他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