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344|第 344 章

344|第 344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振海夫妻俩的洞府位于天云峰的峰顶附近。

    来到洞府前, 扫洒的侍童见到他们,赶紧上前行礼, 自然也认出宁遇洲和闻翘, 不由惊喜地道:“宁师叔、闵师叔,你们回来啦!”

    这些虽是侍童, 但也是赤霄宗的弟子, 待他们的修为更进一步, 便能成为内门弟子。

    闻翘和宁遇洲朝他们颔首, 因急着看盛云深, 两人也没多说什么。

    侍童们并未介意, 宗主一脉的五个弟子, 每一个都是大方的, 平时若是有什么好东西,见到他们时也会随手赏他们一些,导致很多像他们这样的弟子挤破头地想来天云峰, 就算只是做一些杂活, 他们也很乐意。

    因宁遇洲是炼丹师,两人手中的灵丹最多,出手也大方, 赢得天云峰上下的喜爱。

    这会儿见他们过来, 自然明白他们是来看盛云深的。

    想到宁遇洲可是连天灵峰的峰主费玉白都极为推崇的“贤弟”,众人也希望他能将盛云深治好。

    侍童们目送宁遇洲二人随宗主夫妻一起进入洞府,发现还有两个陌生脸孔也跟着进去,不禁有些疑惑。

    那两人是谁?宗主竟然带他们一起过来?

    莫不是宗主请来的客人?

    被侍童疑惑身份的闻兔兔没拿自己当外人。

    虽然他是化形妖修, 但它一路跟着闻翘他们从鳞台猎谷出来,早就将自己当成闻翘他们中的一员,闻姐姐和宁哥哥的宗门也是他的宗门,他以前没化形时,可是在赤霄宗到处跑的,赤霄宗里除了一些宗门秘地外,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至于师无命,这个也是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不管到哪里,都能活得很好,脸皮的厚度就和他那怎么也打不坏的强悍的肉身一样。

    盛振海夫妻俩倒是没想那么多,他们见宁遇洲显然很是信任师无命,觉得能得宁遇洲信任的,应该不是坏人,便也没阻止他。

    打开门时,一股奇特的气息扑鼻而来。

    师无命鼻子微动,惊讶道:“咦,是还魂草的味道。”

    盛振海夫妻俩同时回头看他,惊讶道:“师公子知道还魂草?”

    “哦,我们命魂殿里也有几株还魂草,我还每天给它浇水。”师无命若无其事地说,但这话无异于向世人展示他壕气的身家。

    盛振海夫妻俩很是受震动,能直接种出几株还魂草,还如此大咧咧地说出来,可见对方并未将还魂草当成十分珍贵的东西,反倒是他们少见多怪一样。倒是让他们确定,师无命所在的那混元大陆的宗门,底蕴定然深厚。

    若是宁遇洲和闻翘他们知道盛振海夫妻所想,定会告诉他们,这和七魂宗的底蕴无关,而是师无命就是这种性格,是个败家子,命魂殿里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够他败的,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

    宁遇洲和闻翘也闻到空气中的气息,他们走到床前,首先看到床边那株还魂草,以及床上面容苍白、身形瘦削的盛云深。

    他的气息很微弱,不用特地探查,也知道他的情况并不好。

    柳若竹拿手帕为床上的儿子擦了擦脸,动作轻柔,轻声细语地说:“云深的神魂受创,只能用还魂草蕴养他的元神。”

    盛振海面露苦涩。

    当时流云仙子那疯女人确实是想杀了他儿子,所以才会直接重创他的神魂。也幸亏他来得及时,没让那疯女人得逞。后来他们请丹盟的王级丹师过来,对方却说无能为力,让他们去找还魂草蕴养他受创的元神。

    他们去苍梧山找到还魂草,将它移种过来。

    可盛云深的神魂伤得太重,纵使有还魂草蕴养,也不知何时能苏醒。

    盛云深沉睡至今,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宁遇洲先检查盛云深的身体,然后又掐了几道探测法诀打向盛云深。

    探测法诀在盛云深身上转了转,很快就呈现出几种颜色,黑色、灰色、淡绿色和浅红色交织。

    盛振海夫妻俩几乎屏息地看着。

    半晌,宁遇洲收回手,朝盛振海夫妻道:“师父师娘放心,盛师兄很快就会苏醒的。”

    “真的?”

    盛振海夫妻又惊又喜地看着他,他们并不是怀疑宁遇洲的本事,而是已经失望太久,乍然听到这消息,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直到宁遇洲再次肯定,夫妻俩一直紧绷的心弦一松,眉宇间的积郁终于散去,心情也跟着豁然开朗。

    宁洲又道:“我需要准备一下,过段日子便给盛师兄治疗,他很快就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遇洲,谢谢你。”柳若竹不知如何感谢他。

    宁遇洲微微笑了下,取出几瓶养元丹交给盛振海,让他每日喂盛云深一颗。

    等他们离开洞府时,盛振海夫妻俩唇角含着笑。

    天云峰弟子见到,只当他们是为两个弟子的归来而高兴,并未往其他方面想。

    盛振海夫妻放下一桩心事,终于有心情询问他们当年的经历。

    “遇洲,阿娖,你们被流云那女人打进空间通道后,没出什么事吧?”柳若竹担忧地问,两人那时候修为不高,掉到扭曲的空间通道,能顺利活下来已经不容易。

    这些年,他们夫妻俩也不是没想过他们可能已经……但到底抱着一些希望,觉得凭宁遇洲的本事、闻翘的韧性,或许有一线生机。

    不仅他们抱着希望,连两个徒弟也坚信他们没事,所以这些年秦红刀和易炫时常外出寻找他们,经常在千岛海域那一带徘徊。

    现在闻翘他们回来了,可以传讯将两人召回来。

    “虽然受了些伤,现在已经好了。”宁遇洲说得云淡风清。

    然而越是如此,盛振海越是认定两人那时候一定伤得极重,心里多了几分怜惜。

    虽然他们回来后,不仅闻兔兔得以化形,连宁遇洲和闻翘的修为也一举晋阶到元灵境,这修为已经压过盛云深这三师兄,但夫妻俩都认为,这两人一定吃了很多苦,在极限中不断地修炼,才能有这等成就。

    所以夫妻俩都没有意外两人已经是元灵境的修为。

    等他们听完两人沦落到无尽之海的经历后,心里怜惜不已,盛振海说:“哎哟,看我们阿娖,怨不得都瘦了。”

    柳若竹一副赞同之色。

    丈夫收了五个徒弟,其中有两个是姑娘,大徒弟秦红刀和她一样使刀,是个不拿自己当女人看待的姑娘。倒是小徒弟阿娖不仅乖巧漂亮,还早早地找了个夫君,在柳若竹心里,那是将她当成闺女一样看待的,知道她吃那么多苦,哪里不心疼。

    师无命瞅了瞅闻翘,嘀咕道:“哪里瘦了?明明很匀称啊!”

    修炼者的体态一般都十分完美,极少有过胖或过瘦的,闻翘这体型就很标准,没有瘦之说吧。

    盛振海夫妻俩都没理这话,继续怜惜两个好不容易归来的孩子。

    听完闻翘和宁遇洲的经历后,师无命忍不住说:“原来你们经历这么多,果然跟着你们是正确的。”

    闻翘恍然:“原来你真的打定主意跟着我们。”

    怨不得他如此爽快地答应用碧麟穿梭镜送他们回圣武大陆,分明就是这人喜欢到处跑。也幸亏命魂殿的情况特殊,才能让他拿着一件仙器到处跑。

    关于碧麟穿梭镜,宁遇洲自然没有详细和盛振海夫妻俩说,他们也是明白人,见宁遇洲没说是如何回到圣武大陆,他们也没有细问,知道和师无命有关就行。

    盛振海道:“你们回来一事是瞒不住的,很快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他们会对你们这些年的经历很感兴趣,你们不用理会他们,这些都有我们顶着。”

    柳若竹亦道:“你们师父说得对,若是有人问你们,你们就说不慎流落到一个秘境,直到最近秘境开启,才从秘境出来。恰好回来时,听说常盘山的事,特地拐过去查看……”

    两人很快就给他们安排这些年的经历,连常盘山都利用上。

    盛振海决定派人到常盘山查看一下,以免躲在暗处的王绮容又折腾出什么东西,让他们防不胜防。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盛振海突然一脸严肃地说。

    宁遇洲和闻翘、闻兔兔同时看向他,见他这般严肃模样,以为有什么坏消息,严阵以待。

    盛振海说:“当年你们师娘和大师姐打上青云宗后,那道衍受了刺激,闭关修炼,没想到竟然让他一举突破元宗境,成为元皇境修炼者。”

    “道衍和流云是夫妻,不管他们夫妻之间是如何,他们好歹也孕育有一女,感情还是有的。我杀了流云,道衍对我恨之入骨,连带着也迁怒上你们,若是知道你们回来,估计会对你们出手。”

    流云仙子不顾身份,在千岛秘境出手对付赤霄宗的弟子,这事是流云不占理。但在道衍看来,若非闻翘和宁遇洲两人,也不会惹来那么多事,甚至让流云仙子被盛振海在大庭广众之下斩杀,所以自然迁怒上闻翘二人。

    这听起来就像是强盗逻辑,让人不屑。

    但对于高阶修炼者来说,只凭心意行事,哪管谁占理?帮亲不帮理的事情多得是,并不奇怪。

    闻翘不在意地说:“不怕,他敢来,我们就打回去!”

    以为她还是当年在千岛秘境里,连元宗境都能碾压的低阶修炼者吗?道衍若敢对他们出手,闻翘会打到他疼为止。

    宁遇洲笑着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明显也是赞同的。

    盛振海夫妻暗暗摇头,见过宠妻的,但像宁遇洲这样宠法,还是第一次见。不劝着就算,看他的反应,反而想着是不是多弄点好东西给妻子,让她去打个爽。

    这时,又听到闻兔兔说:“不怕,有我呢!那老头敢来,我打死他!”

    得,这也是个帮亲不帮理的!

    盛振海夫妻俩好笑之余,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若是以前,他们还有些担心,毕竟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宗门,总要出去历练的。但有闻兔兔这化形妖修跟着他们,道衍若是不自量力打上来,估计吃亏的是他。

    简单地聊了会儿,盛振海让他们去休息。

    “常盘山那边我们会派人盯着。至于那王绮容,这些年她一直躲着,我们也不知道她躲在何处,只能让人多盯着。”盛振海道,他也担心王绮容会带着那圣级丹炉再次作妖。

    知道盛振海他们是一片好意,宁遇洲和闻翘从善如流地起身。

    离开时,宁遇洲道:“师父,师娘,师公子是我们朋友,他在圣武大陆时,便和我们住在一起。”

    盛振海夫妻俩自然没有意见,基于对宁遇洲的信任,将师无命当成徒弟的朋友来看待。

    于是师无命过了明路,跟着宁遇洲他们一起住到聚翠峰。

    聚翠峰没什么变化,虽然主人不在,但一直有侍童过来打理,维持它原来的模样。

    师无命一路走走看看,一边感叹道:“你们宗门的人挺好的,风气也好,行事更是干脆利落……不错不错,怨不得你们也如此对我的眼缘。”

    宁遇洲横他一眼,没说什么。

    来到山腰的洞府,闻翘指了旁边的客房给师无命居住,让闻兔兔陪他熟悉赤霄宗。

    闻兔兔对赤霄宗很熟悉,知道什么地方能去什么不能去,是最好的人选。

    突然,宁遇洲问道:“师无命,你打算几时回混元大陆?”

    师无命正盯着洞府前的树上的累累果实,头也不回地说:“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多没意思啊?当然要和你们一起走。”

    闻翘和闻兔兔同时看他。

    师无命转头看过来,笑嘻嘻地说:“难道不是吗?想必一个圣武大陆是困不住你们的。”

    宁遇洲宛然而笑,“你说得对,一个大陆确实困不住我们,你想跟也行,届时你的碧麟穿梭镜便借我们一用。”

    “没问题!”

    仿佛达成了什么交易,师无命朝他们挥挥手,叫闻兔兔陪他去摘灵果。

    宁遇洲和闻翘回房休息。

    两人先是好好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带着闻滚滚进入空间。

    刚进空间,就见一只麒麟傀儡趴在阴阳泉边,虎视耽耽地盯着将异石当窝的凤凰蛋。空间里的另外三只妖兽——大毛球懒洋洋地躺在祝仙灵中,两只黄晶蚁爬在蚁香树上,整个世界一片安宁。

    见到他们,小麒麟马上抛弃凤凰蛋,高兴地跑过来。

    大毛球也滚过来,将闻翘拱到背上,高兴地和她玩起来。

    和几只妖兽玩了会儿,闻翘便撸起袖子干活。

    首先将师无命送给闻滚滚的那根金须云皇竹种起来,并催生成一丛,这一丛也不过是十来根,可见这金须云皇竹确实珍贵稀罕,连琼玉紫灵竹都没它难种。

    然后又跑过去催生两棵净灵水莲,为了让它们长得快点,并给它们滴了一些阴阳泉。

    “夫君,是不是要用净灵水莲子救盛师兄?”闻翘张嘴,咬住大毛球递过来的新鲜蜜脂,一边询问。

    大毛球像个老母亲,见她乖乖地吃了,高兴得又取出一块喂她。

    宁遇洲坐在旁边陪她,不意外她的敏锐,笑着说:“净灵水莲子搭配阴阳泉,盛师兄受创的元神很快就能恢复。”

    当时他说过段日子给盛云深治疗,也是因为这原因。

    闻翘对他十分了解,一听就明白要用上珍贵的灵药,他们身上最珍贵的,也就阴阳泉和净灵水莲子。

    不过,闻翘也觉得净灵水莲子十分有用,希望能抽空多催生一些,届时也好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