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363|第 363 章

363|第 363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几人看向她, 没想到柳姿姿如此敏锐。

    或者说,柳姿姿给人的感觉俏皮可爱, 略有些纯粹, 不是那等洞察力敏锐之人。

    柳姿姿笑眯眯地说:“很简单啊,像你们这般出色的人, 如果是内海域的修炼者, 我一定见过。不是我自夸, 内海域的青年才俊我都知道呢。”

    这群人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十分出色, 而且修为不低, 不管在哪里都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人物, 怎么可能默默无闻?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来自中央大陆的修炼者。

    中央大陆天才辈出, 比内海域的天才更多,也更出色。

    闻翘几人心中恍然,顿时明白这柳姿姿的身份只怕也不简单, 否则光是中洲岛十三行的弟子, 不可能让她说出这种“内海域的青年才俊我都知道”的话。

    正说着话,外面的战斗终于结束。

    众人看过去,发现袭击船的海兽已经退去, 海云阁的人击杀了驱使海兽的海盗, 其余的海盗见势不对,早已从海中逃离。

    海云阁的人并没有紧追不放,任这群海盗逃走。

    柳姿姿低声和他们说:“海云阁的靠山可是上洲岛的斩海楼,那些海盗要倒霉了。”

    一旁的柳南斗道:“那可不一定, 海盗也不是蠢的,要是没有能让他们冒险的好处,他们不会袭击海云阁的船!我觉得那些海盗会主动出手,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听到这话,闻翘眉头微跳,直觉想到上洲岛的闵氏。

    按照当年害死她父母的幕后之人的行为来看,他们一定还留有人手在中央大陆盯着他们,定然得知他们已经前往内海域的事。说不定早就在路上设下天罗地网劫杀他们,只是中央大陆不是闵氏的地盘,闵氏再神通广大,也不敢将手伸到中央大陆,才会让他们一路顺利地抵达内海域。

    但来到内海域后,一切就不同了。

    在内海域,一个顶级势力的人暗想做点什么,轻而易举,更不用说雇佣海盗拦截他们。

    海盗都是一群亡命之徒,如果有足够利益,就算对上海云阁也不怕,完成任务后,直接带着得到的好处赶紧躲起来,圣武大陆之大,哪里不能藏身?

    所以若是海盗真是闵氏的人指使来的,倒也不奇怪。

    大概他们没想到秦红刀会财大气粗地选择海云阁的船,海云阁的实力也对得起它昂贵的船票,没有让客人受到伤害。

    海盗退去后,船上的客人满意地回船舱休息。

    回到船舱后,师无命就说:“哎,我觉得那些海盗可能是闵氏派来的。”

    “也有可能。”宁寄臣忧心忡忡,闵氏在内海域的地位相当于赤霄宗、青云宗和归一宗在中央大陆的地位,可能会有麻烦。

    秦红刀和易炫亦是同样猜测,先前从柳姿姿那儿得知这海云阁的靠山是上洲岛三大势力之一的斩海楼时,他们就明白这些海盗的大概来意,否则海盗哪里敢公然和斩海楼这庞然大物叫板?

    “或许到中洲岛,还有麻烦等着我们。”易炫眸光凛冽,寒意逼人。

    宁遇洲看着他们,目光落到旁边安静的闻翘身上。

    他握住她的手,对他们道:“这次的事情确实比较棘手,等到中洲岛再从长计议罢。”

    这副淡定从容的模样,莫名地让人安心,众人又聊了会儿,方才离开。

    这一次海盗袭击,仿佛拉开了序幕。

    接下来海云阁的船连续遭到几次海盗袭击。

    不过这些海盗也是聪明,知道海云阁不好惹,并没有和海云阁正面刚,都是驱使海兽袭击,他们在暗处操控。

    闻兔兔顿时气坏了。

    他跳着脚骂道:“星越峡的海兽都没这么嚣张,这里的海兽竟然敢嚣张,下次再来,打死它们!”

    同样在星越峡混过的闻滚滚抱着金须云皇竹,嗯嗯嗯地附和闻兔兔。

    当年他们在星越峡可不是白混的,还有元皇境妖修指点呢。可惜这里距离星越峡太远,没办法将虎晏生召唤过来,不然一个虎晏生,就能让这些海兽趴海底臣服。

    闻翘见他气得狠,忙道:“其实海兽只是听令行事,错不在它们,而是在那群海盗身上。咱们不和它们计较,让它们去打海盗不是更好?”

    这主意可真损,分明就是想策反海兽回头去咬那些海盗。

    众人心想,若是真能成的话,挺让人舒爽的。可惜海兽和妖兽一样,想要策反它们可不容易。

    然而闻翘、闻兔兔和闻滚滚却是信心十足,连宁遇洲都是一副笑意盎然地等着他们去搞事,并且表示他可以提供一些帮助,毒丹来一打?

    秦红刀几人懵逼地看着他们。

    ***

    又有海兽来袭时,闻翘和闻兔兔主动请缨帮忙。

    海云阁虽然不会麻烦客人,但若是客人热心帮忙,他们自然也不会拒绝。可这次来袭的竟然是九阶的海兽,连海云阁都有些惊惧,不知道那些海盗是如何驱使九阶海兽。

    要知道,九阶海兽可是高阶海兽,只差一步就化形,是海中的霸王。若是修炼者能契约一只,整个内海域,几乎没有他们不能去的地方。

    “原来是九阶的海兽呀,没事,我们可以帮忙。”闻翘淡定无比。

    海云阁的人劝了下,见他们执迷不悟,只好作罢。海云阁只是做生意,又不是给人当保镖,客人要送死,他们也不会死命拦着。

    当下海云阁的人没再说什么,继续和那只浮出水面的九阶海兽斗。

    然而打着打着,却见那两人突然跳进海里,海云阁的护卫们都是一脸懵逼。

    跑过来观看闻翘和闻兔兔搞事的秦红刀几人见他们竟然跳进海里,顿时担心起来。

    “阿娖和兔兔不会有事吧?”老父亲宁寄臣好担心两个孩子,那可是九阶海兽呢。

    宁遇洲淡定地说:“不用担心,阿娖和闻兔兔都吞服过避水丹,在水里战斗和陆地无异。”

    就算吞服过避水丹,但在海里,人和妖兽怎么打得过海兽?不过宁遇洲并非夸大之人,他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秦红刀摸着下巴,“你们当初在无尽之海里修行过吧?”

    宁遇洲点头,“我们在星越峡待了三年,对手都是九阶妖兽和化形妖修。和海兽打架,阿娖和闻兔兔都是不惧的。”

    闻翘和闻兔兔确实不惧。

    这次袭击船的海兽是一只九阶的霸王章,看到这只霸王章,不免想起星越峡隔壁的那个叫乌大人的化形妖修,虽然不是同类型的海兽,但莫名地就是让他们觉得都差不多。

    海盗竟然能驱使九阶海兽过来,可见他们的实力不差,怨不得敢得罪海云阁。

    霸王章在海里掀起冲天海浪,狂妄嚣张,长长的触腕朝海云阁的船拍过去,将船上的防御阵拍得灵光闪烁。

    闻兔兔和闻翘跳进水里时,那霸王章还将他们当成小虫子,挥起有力的触腕,就想将他们像浪花一样拍飞,哪知道这一人一兔竟然直接抓着它的触腕,跳到它身上。

    “姐姐,霸王章的肉烤起来应该很好吃吧?”闻兔兔流着口水,“以前只吃过五六阶的,还没吃过九阶的呢,这大块头肉多,应该很好吃。”

    闻翘点头道:“它的触腕够粗,一条也够了,剩下的七条留着,等下次再吃。”

    “好!”

    说话间,两人已经决定好霸王章触腕的归属。

    这可将霸王章气坏了,两只小虫也胆敢在它身上撒野,还当着它的面讨论吃它的触腕,以为它听不懂吗?

    霸王章当下没有再理会那艘船,全心全意地对付爬到它身上的两人。

    九阶的霸王章可谓是深海巨无霸,浮出海面的一部份身体宛若海中的一座小岛,格外骇人,海云阁的三层豪华大船和它相比,就像小岛和礁石的区别。

    这时,闻翘已经拽住霸王章挥来的一条触腕。

    那触腕比水缸还粗,她一个人根本抱不住,但船上的人都能看到,在九阶霸王章背上格外渺小的女修硬生生地扭住那条触腕,然后将挥过来的另一条触腕抓住,利索地将两条触腕扭成麻花绑起来。

    这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能扭得动两根钢铁般灵活结实的触腕啊?

    闻兔兔也有样学样,欢快地将其他触腕也绑起来。

    他是化形妖修,因为一直收敛属于化形妖修的气息,连霸王章都没发现这小孩儿等级比它高,简直就是欺负兽。

    明明是深海巨霸,却被两人玩儿似的,不一会儿就将它八条触腕拧成麻花。

    触腕被绑,霸王章就像被拔了牙的大猫,完全没有杀伤力。

    然而将它的触腕绑起来的人却没有放过它,其中一人腾空而起,一拳朝它光溜溜的脑袋轰过去。

    轰隆一声,霸王章被那可怕的拳头揍进海里,海水掀起巨浪。

    海中一阵水花乱溅,船上的人根本看不清发生什么事,只知道那只霸王章好像被打得挺惨的,一直在海里挣扎。

    这是他们在海上航行多年,遇到最可怜的九阶海兽,竟然被打成这样。

    闻翘和闻兔兔将霸王章揍得鼻青脸肿,哭着求饶。

    闻兔兔坐在它的触腕上,不屑地说:“当年兔爷我在星越峡和几十只九阶海兽打架的时候,可是从来不惧的,你一只海兽竟然也敢单枪匹马找上门来,不打你打谁?”

    霸王章哭哭啼啼地表示,只要他们放它一马,它以后一定不再袭击船。

    闻翘道:“放你也行,你帮我们做一件事。”

    最后,两人和霸王章达成协议。

    闻翘深谙大棒和甜枣的策略,要驱使对方干活,自然会给好处,丢了一瓶灵丹给它,说道:“你要是做得好,以后还会给你。”

    霸王章惊为天人,这灵丹竟然比海兽上供给它的更好——极品灵丹当然比上品的要好,当下死心踏地地帮闻翘搞事。

    闻兔兔拍了它一脑袋,警告道:“别打什么歪主意啊,也不准赖上我们!”

    霸王章晃了晃大脑袋,溅起无数海水,失落地用一条触腕卷着丹瓶离开。

    “哎呀,忘记我们的触腕,你还欠我们一条触腕……”

    听到闻兔兔的话,霸王章蹿得飞快,甩出一条触腕朝他们挥了挥,表示它很快就会回来的。

    霸王章离开后,闻翘和闻兔兔也回到船上。

    整条船上的人都懵逼地看着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反应。

    “阿翘妹妹,那只九阶海兽呢?”师无命跑过来,满是好奇地问。

    闻讯而来的柳姿姿拉着她师兄,一双猫儿似的大眼睛溢满好奇。

    “我们和它达成交易,它现在返回去打那些海盗了。”闻翘淡定地回答。

    海云阁的人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差点以为她的说谎,毕竟九阶海兽可不好收服,更别说驱使它们,她是怎么办到的?

    闻翘说:“很容易啊,我用灵丹和它交易。那些海盗就是用灵丹和它交易,让它出面攻击的。”

    高阶妖兽大多桀骜不驯,极少有修炼者能契约它们,更不可能会被驱使。不过海兽也不是蠢的,它们知道人修的灵丹之妙,海兽也会用一些海中的灵植和人修交换灵丹,各取所需。

    内海域到处都是海,海兽众多,修炼者也看中这些海兽,不少懂得驭兽之道的修炼者没少和海兽打交道,和它们定下协议。

    这次驱使海兽袭击的海盗,便是和海兽有交易。

    内海域的修炼者都明白这点,倒也没怀疑闻翘的话,纷纷高兴起来。

    其实船上也有元皇境修炼者坐镇,但陆地战斗和海里战斗完全不同,若是入海战斗,不一定能打得过高阶海兽,反而会吃个亏。

    所以船上的元皇境只是保证船上客人的安全,非到关键之时,并不轻易出面参与战斗。

    柳姿姿兴奋地说:“闻妹妹,你们好厉害啊!霸王章的触腕一向无敌,很少有人能将它们的触腕绑起来。”

    闻翘谦虚地说:“就是力气大了点。”

    “难道你是体修?”

    闻翘点头。

    柳姿姿师兄妹俩终于明白闻翘他们作为中央大陆的修炼者,为何能认识宗照。宗照也是体修,因体修稀少之故,体修和体修之间自然有共同的语言。

    直到傍晚时,那只霸王章再次出现。

    当它从海中冒出来,海水哗啦啦地响时,船上的护卫警惕起来。

    然而霸王章并没有攻击,而是伸出触腕拍打水面,将闻翘和闻兔兔他们叫出来。

    闻翘一群人再次出现在甲板上,连一直关注的柳姿姿师兄妹俩都凑过来看热闹,两人看着身份不凡,但对这种有趣的事情非常感兴趣。

    柳姿姿私下和她师兄说:“这群中央大陆的人不仅长得好看,行事更有趣!特别是闻妹妹,不仅长得美,而且战斗力还强,你瞧咱们内海域,长得比她好看的女修有多少?就算有内海域第一美女之称的闵素淋,其实我觉得她还没闻妹妹好看呢,难不成中央大陆的女修都是长这么好看的?怨不得咱们内海域一直比不上人家……”

    柳南斗同意师妹的看法,但听到最后,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话千万别让闵家听到,还有那些闵素淋的追随者。”

    “我才不傻呢。”柳姿姿朝师兄扮个鬼脸。

    柳南斗知道师妹不傻,不然也不会健康活泼地长这么大,他嘀咕道:“也不知道这些人来内海域做什么。”

    只是来内海域历练的还好,若是还抱有其他目的,师妹可要失望了,没办法交这几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