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380|第 380 章

380|第 38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他们在屋里待在时间并不长, 等他们出去后,外面热闹哄哄的, 一群修炼者将他们这次在海神碑内获得的幻海神花取出来。

    不管是内海域的各个势力, 还是丹师们,都会出价购买修炼者所得的幻海神花。

    除此之外, 海神节的主办方也会派人过来统计各人所得的幻海神花的数量, 数量最多者会给予他们一定的奖励。这也是为了鼓励进入海神碑内的修炼者更多地寻找幻海神花。

    闻翘他们刚出现, 现场蓦然一静。

    一会儿后, 仿佛才恢复正常, 但不管在忙什么的修炼者, 目光都若有似无地朝这边看过来。

    闵暮北神色冷淡, 仿佛没有注意到。

    闻翘和宁遇洲更不会在意, 像这样的目光,当年他们在东陵经历的不少,再多也没压力。

    宁寄臣一群人纷纷涌过来, 看到闵暮北和闻翘他们, 欲言又止。

    闵暮北是元皇境后期的修为,撇开他和闻翘的血缘关系外,也算是前辈。

    未等他们开口, 闵暮北的目光落到宁寄臣身上, 亲切地道:“这位就是亲家吧?”

    宁寄臣:“……”被元皇境强者叫亲家压力真大。

    闵暮北的目光一一看过去,朝秦红刀等人一一致意,脸上露出笑容,说道:“阿娖已经和我说过了, 这些年,多谢你们对她的照顾。”

    秦红刀等人赶紧道:“闵前辈客气……”

    一个元皇境强者对他们如此客气礼遇,多少有些不自在,不过在场的人都敏锐地察觉到闵暮北的眼眶好像还残留着些许痕迹,看起来好像哭过一样……能让一个元皇境修炼者控制不住情绪,可见刚才他们的认亲情况可能并不是那么愉快。

    这时,闵既疏挤过来,首先朝闵暮北唤了一声祖父,然后又巴巴地看向闻翘。

    闵暮北的情绪已经控制好,不若先前得知真相时的失态,这会儿看向闻翘,受到血脉天性影响,怎么看怎么喜爱,一脸慈爱地说:“既疏,阿娖确实是素涤的女儿,也是我的孙女儿。”

    闵既疏十分高兴,欣喜地说:“原来素涤姑姑还留了个女儿……”

    高兴过后,他突然窥了一眼闵暮北,作为闵氏族人,如何不知道“闵素涤”在闵暮北夫妻心里的禁忌,是他们唯一的心伤。先前得知闻翘是闵素涤的女儿时,他还以为闵素涤其实没有死,哪知他们还是迟了一步……

    闵暮北看向闻翘,见她神色平淡,心下黯然。

    他知道闻翘不会那么容易接受突然冒出的亲人,也不想强迫她,他朝闵既疏摆摆手,示意闵既疏多陪陪外孙女,他们的年纪相仿,说不定能凑到一块儿说话。

    闵暮北神色落寞地回到高台。

    闵素淋迎过来,朝他唤了一声:“爹……”

    她的声音突然梗住,怔怔地看着闵暮北冷漠的神色,笔直地朝她身边走过,仿佛当她不存在一般,千年海蚕织成的衣袍从她的视线滑过,然后消失,没有丝毫停顿。

    她的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

    幼年时不愿意回忆的记忆再次袭上心头,突然间发疯的母亲,憎恶她的父亲,还有惨死的外祖母,外祖父冰冷厌恶的目光……

    十岁的她被全世界抛弃,所有人都在讨厌她……

    她努力那么久,终于让他们勉强接受自己,可好像又重新回到那时候。

    “喂,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闵素淋僵硬地抬头,看到狄烟波的脸。

    白凤岛的圣女素来受人爱戴,因白凤岛和闵氏是姻亲关系,闵素淋偶尔也会和狄烟波一起修炼,两人的关系尚可。

    “我……”闵素淋正要开口。

    “烟波!”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狄烟波恭敬地朝不远处的白凤岛岛主行礼:“岛主。”

    白凤岛岛主冷冷地看一眼闵素淋,说道:“过来,我有事问你。”

    狄烟波敛眉应一声,又看了一眼僵硬的闵素淋一眼,赶紧走上前。

    闵暮北走到闵狂浪身边时,突然变得颓唐,全身上下仿佛被抽光了力气,瘫坐在那里。

    闵狂浪淡淡地看了一眼僵硬地站在不远处的闵素淋,背影孤伶伶的,看着十分可怜。

    只有眼睛没瞎的人,都能看到刚才那一幕,闵暮北徒然的冷漠,不太像传闻中对待亲生女儿的样子?难不成是因为先前闵既疏嘴里的“闵素涤”的原因?

    今日这事,因闵氏族人没有想要刻意隐瞒的原因,如一阵龙卷风般席卷整个无双岛,估计等海神节过后,会传遍整个内海域。

    以前闵氏的行事实在太低调,众人对闵氏的所知,大多数浮于表面,如今看到这一幕,他们对闵氏的既定印象要改变。

    “怎么样?”闵狂浪询问。

    闵暮北闭了闭眼睛,半晌才说道:“她是素涤的女儿,那女人当年骗了我们,让我们以为那婴儿的尸体是素涤……”

    说到这里,他再次掩面,掩住脸上似哭似笑、刻骨的仇恨。

    闵狂浪倒是不意外,先前从闵既疏那儿得知闻翘的身份后,他就明白当年的事情有蹊跷。

    “你也不用太自责。”闵狂浪徒劳地安慰,“狄萤是白凤岛精心培养的圣女,血脉力量强大,她的手段比我们想像要的多,想要模糊我们对血脉的感知十分容易,我们都没想到她会做这种事情……”

    说到这里,闵狂浪亦是叹息。

    狄萤是白圣岛历代最出色的圣女,血脉力量更是强大,若非如此,当年也不会选她为圣女,而不是狄菀。她在担当白凤岛圣女的那两百年里,修炼最好的功法,得到白凤岛最好的资源,修行速度一日千里,同龄的天才被她衬得黯淡无光。

    狄萤有手段、有迫力,更有冷酷无情的心肠,连生养自己的母亲都能亲手杀死她。

    所以当年她叛出白凤岛时,不仅打得白凤岛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她埋在白凤岛内的那些叛徒也跟着她一起叛逃,造成无数杀孽,更给闵暮北夫妻带来一生的伤痛。

    闵暮北虚弱地扯了下嘴角,目光落到不远处被众人簇拥着的闻翘身上,还有孤伶伶地离开的闵素淋。

    他轻声说:“二叔,我以为我能忍住的。素淋毕竟是无辜的,她也是个可怜孩子,生母容不得她,白凤岛视她为耻辱,岳母也知道这孩子出生不容易,临终前托负我们好好养她,如果连我们都不养,她真的会死……”

    当年白凤岛岛主夫人被亲生女儿重创,时日不多,临终前,紧紧地拽着他们夫妻的手,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养大闵素淋,将她当成闵氏的孩子。

    当时他们答应了。

    然而才答应,狄萤就带人袭击白凤岛,伤了他的道侣,杀了他的女儿。

    这些年,他一直控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迁怒到无辜的孩子身上,毕竟这也是个可怜孩子。他一直这么告戒自己,不敢在妻子面前提闵素淋这养女,甚至极少让闵素淋踏上穿云雾雨岛。

    “可是当我知道素涤和阿娖这些年的经历,我仍是忍不住迁怒她……”

    他也是个虚伪的人,无法完成岳母的临终托付,亦对不起枉死的女儿,还有被他们连累受苦的外孙女。

    闵狂浪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毕竟这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知道那种失去骨肉的痛,外人无权置喙。

    “这事可要告诉大哥?”闵狂浪问。

    闵氏有三个嫡支,闵狂云、闵狂浪、闵狂兴,他们是嫡亲的兄弟,感情一直很好,所以他们建立闵氏时,直接将三兄弟的后人都视为嫡系,不分地位,都一视同仁。

    三兄弟中,修为最高的是闵狂云,子嗣最弱的也是闵狂云,他只有闵暮北一个孩子,而闵暮北夫妻亦只有闵素淋,下来便是闻翘这突然出现的外孙女。

    闵暮北道:“父亲正在闭关,不要拿这些事来烦扰他老人家。何况……”他苦笑了下,“等阿娖到穿云雾雨岛时,父亲会感知到的。”

    这是他们这一支唯一的血脉,父亲就算闭关,只要人踏进闵氏的地盘,定能感知。

    闵狂浪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会好起来的。”

    闵暮北不语,轻轻地闭上眼睛。

    他们已经绝望伤心太久,好不好于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

    闵既疏将海神令和无双岛颁发给海神令得主的奖励一起交给她,朝她笑得十分疏朗温和,“阿娖妹妹,这些是你的。”

    闻翘看他一眼,将这些东西收起来。

    她查看了下,发现奖励非常丰厚,甚至有一个天级的灵器,也算是大方。

    接着,她将海神令递给宗照,“宗大哥,给义父。”

    宗照有些懵。

    不仅宗照懵了,周围的人也一脸懵,特别是闵既疏,没想到妹妹会如此大方,竟然随便将海神令送人。旁边那些关注他们的内海域修炼者心痛之极,他们若是不想要,可以拿去拍卖啊,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凑灵石去买的。

    宗照赶紧摆手,“这是你抢到的,便是你的,给我们做什么?你自己收着。”

    闻翘露出一抹看起来乖巧可爱的笑容,“我们能顺利来到上洲岛,也是因为义父关照,将海神令给义父也不算什么。”

    宁遇洲说道:“阿娖说得对,这东西交给宗前辈是应该的。”

    师无命看他一眼,暗暗嘀咕,只怕阿翘妹妹将海神令当垃圾扔了,他也会说好吧?

    他这是看明白了,宁遇洲分明就是养了个童养媳兼闺女,一方面不动声色地引导她成长,一方面又无限宠爱,都快要没原则。

    宗照又看向秦红刀和易炫,发现这两人竟然对闻翘他们的决定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顿时不知怎么评价这群中央大陆的人。

    或者是赤霄宗的弟子心胸宽广,不为外物所动?

    拗不过闻翘,宗照最后还是将这东西丢给他老子。

    宗父差点没打死他,“你胆敢抢我闺女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宗煦也是一脸咋舌,多少人想得到海神令,参悟里面的神念修炼,没想到最后竟然落到他们宗家手里。

    宗照说:“要是我抢的,我自绝经脉!这是我妹子给你的,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运,让我妹妹对你这么好!”

    宗父马上笑逐颜开,捧着海神令去找闻翘。

    闻翘道:“义父,海神令您收着,这东西对我用处不大,给你是因为你是我义父嘛。”

    旁人待她至诚,她还以真心。

    从走出东陵,改变自己的命运伊始,闻翘遇到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每一个对她好的人她都记得,放在心上。她也见过很多宝物,连世人魔疯一般想要哄抢的神木都见过,如何会将区区一块海神令放在眼里?

    所以说送就送了,格外的大方。

    偏偏她这种大方,还得到宁遇洲等人的认可。

    宗父被她哄得高高兴兴的,笑得见牙不见眼,就当这是闺女孝敬他的,他决定回到宗家,要将宗家的宝物都扒出来让闺女挑。

    宗父乐悠悠地捧着海神令跑去找那群老朋友炫耀,他的闺女孝顺又有本事,还继承他们宗家的衣钵,没有比这更好的闺女。

    中洲十三行的人哪里不知道宗父的闺女分明就是他半路认的,而且人家还是闵家的血脉,只能说宗父真是走了狗-屎运,让人羡慕嫉妒得恨不得打死他。先前他们竟然还真相信宗父的鬼话,以为闻翘是宗父和其妻偷偷生的闺女。

    “你也别太高兴!”有人泼冷水,“闵氏的血脉可不是你想当女儿就能当女儿的。”

    先前的事情众人都看得清楚,也明白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内情,闻翘是闵家家主的血脉后人无疑。至于被世人捧着的内海域第一美女——闵素淋,她的身份也十分可疑。

    若非因为闵家就她一个高调些,声名在外,谁会注意她?

    但比起她,众人更多的还是关注闵氏最厉害的闵狂云。

    修炼界注重的是实力和利益,名声不过是一种锦上添花之物,像他们这些在各个势力掌权者,对所谓的内海域第一美女不过是一笑置之。

    宗父笑道:“不管她是谁,反正我们宗家就是认这闺女的。”

    **

    闻翘身边挤了很多人,除了秦红刀他们,还有很多内海域的修炼者,其中就有那群小弟。

    闻翘将小弟们叫过来。

    咸鱼男修暗暗吞咽口唾沫,如果一开始时,他们被闻翘用毒丹控制,还想着要报复的话,后来却在闻翘一路保驾护航中没了这念头,直到现在,知道她可能是闵氏的血脉后,更没想做什么,连抱大腿的念头也没了。

    闵氏的大腿可不是他们能随随便便抱的。

    闻翘说:“你们身上的毒丹已经解了,不用担心。”

    小弟们早有预感,听到这话倒也不奇怪,不过心里多少有些感触,原来她真没想过要杀他们……

    “这些东西给你们。”闻翘取出一个储物袋,交给咸鱼男修,“里面的东西你们分分,算是你们的辛苦费。”

    小弟们都是受宠若惊,原来他们这苦力还有报酬的?

    得闻翘信任的咸鱼男修当即挺了挺胸膛,非常听话地将闻翘交给他的东西分成十三份,将它们分发下去。

    里面的东西有灵丹、灵草和幻海神花,而且幻海神花的数量可不少,比那些自己到处拱的修炼者获得还要多。

    一群人都感动了:“老大,你还收小弟吗?我们愿意追随你到天涯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