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02|第 402 章

402|第 402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它、它……它要过来了!”

    一道惊颤的声音响起, 河里的修炼者骇得魂飞魄散。

    陨龙的威压已经笼罩整条河,所有人皆有一种无所遁形之感, 仿佛自己已经暴露在陨龙的感知内, 无处可逃。

    这让他们越发的绝望,明明陨龙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回来的, 为何它突然回来?

    修炼者身上的灵力罩在陨龙的威压下, 再也无法维持, 闪烁一下便消失, 身体瞬间被那无处不在的红色河水包裹, 带来一种灼肤的疼痛。

    陨龙的速度非常快,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它已经从河上空钻进来。

    明明隔着重重红色河水, 但所有人仿佛看到那颗狰狞可怕的龙首朝他们扑来,灰白色的龙身弥漫着阴冷邪恶的气息,宛若从幽冥爬出来的怪物。

    吼——

    陨龙张开嘴, 发出一道龙吟, 河水翻搅得更厉害,所有人只能随波逐流。

    “快啊,它来了, 怎么办!”

    严初瑶尖叫, 双手紧紧地扯着冷奕的手臂,朝不远处的温漪怒吼。

    在陨龙的威压下,她同样无法再撑起灵力罩,红色河水将她的身体灼伤, 一阵生疼,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应该跟着冷奕来红丘城,要是还待在绝域谷那边,有他爹在,她何至于要受这种罪?

    冷奕顾不得她,因河水受陨龙的力量翻滚,让人根本无法站稳,只能随着河水沉浮。

    他想过去拉住温漪,但短短几步的距离,如同隔着天堑,根本无法靠近。

    温漪站在汹涌的河水中,双手依然在飞快地掐诀,她的双眼微闭,衣裙被狂卷的流水掀起。她是如此的瘦弱,但又如此的坚定,河水仿佛无法动摇她分毫。

    陨龙已经靠近,属于龙族的威压让人瞬间仿佛濒临死亡,只能绝望地看着翻滚的河水将他们送到陨龙张开的嘴里,成为龙腹之食。

    就在所有人绝望之时,突然一种令人心悸的阴冷之气从红骨河下出现,原本翻滚的红色河水蓦地一凝,瞬间平息。

    那种教人心悸的气息越来越强烈,所有人只觉得身体脱离了河水的包裹,然后被另一种力量拉扯着往下坠。

    这时,所有人皆看清楚,红骨河下竟然出现一个黑色的空间隧道。

    空间隧道不知通向何方,无数阴森的气息涌出,所过之处,仿佛连河水都变成一种阴森的物体,将人冻得直打哆嗦。

    陨龙的目光转向河下的空间隧道。

    那双充斥着冷酷兽性的灰色眼睛转了转,陨龙发出一道狂啸声,从空间隧道中溢出来的阴冷之气悉数往它身上涌去。

    陨龙将那些阴冷气息吸收完后,见那空间隧道即将关上,飞快地朝它撞过去,在空间隧道关闭的瞬间,陨龙的身体也消失在其中。

    **

    在空间隧道将人吸进去时,闻翘就反手抓住宁遇洲,另一手也紧紧地拉住宁寄臣。

    三人手抓着手,由着那空间隧道吸进去。

    所有人被空间隧道吸进去后,感觉到一股比先前更阴冷的气息瞬间就侵蚀入四肢百骸,有一种骨头都要被冻僵的错觉。那种冷并非严寒酷冷,而是一种可怕的阴冷透骨,徘徊不去,往骨头血肉里钻,连修炼者都招架不住。

    吼——!!!

    跟随着修炼者一起钻进空间隧道的陨龙突然仰首,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龙吟。

    这声音在空间隧道中震荡,仿佛也扭曲了空间通道,被冻得浑身僵冷的修炼者更是身不由已地被震开,然后被空间之力拉扯着抛出去。

    闻翘动了动僵硬的手,忍住被空间之力撕扯的疼痛,紧紧地抓着宁遇洲他们的手。

    终于,拉扯着他们空间之力突然一松,空间隧道将他们吐出来。

    所有人像下饺子一样,扑通一声往下掉,砸落在地上。

    众人摔得头昏眼花,唯有那条陨龙完好无损,它的身体悬在半空中,再次发出一道龙吟,突然朝着远方飞去。

    陨龙消失后,现场一片寂然无声。

    闻翘勉强爬起,僵冷的身体让她的动作变得迟缓,她翻出赤阳丹,自己吞了一颗,然后又给摔在不远处的宁遇洲、宁寄臣喂一颗。

    服下赤阳丹后,终于感觉活下来,体内的阴冷之气被驱散大半,剩下的需要自己驱除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宁寄臣心惊地问。

    闻翘这才有空观察周围。

    灰色阴暗的天际下,是一片茫茫的灰雾,隐约可见灰雾中狰狞的影子,仿佛伫立在雾中的怪物。他们掉落的地方,是一片湿润泥泞的草地,这草看起来灰扑扑的,蕴含着淡淡的阴气,仿佛生长在幽冥的植物。

    闻翘忍不住回想先前的情况,突然间陨龙就回来,在陨龙钻进河里,张开嘴欲要将闯进红骨河的人都吞噬时,红骨河下突然出现一个空间隧道,所有人都被吸进去。等他们被空间隧道吐出来时,就落到这地方。

    所以,他们这是突然被莫名其妙地传送到另一个空间了吗?

    想着,闻翘转头看向宁遇洲。

    宁遇洲看起来很平静,见她看过来,还朝她微微笑了笑,捏了捏她的手,仿佛在安抚她,让她别担心。

    闻翘当然没担心什么,只要大家都在一起,就算是幽冥鬼域,照闯不误,想办法离开就是。

    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三人方站起身。

    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宁寄臣顿时担心起来,“闻兔兔他们呢?”

    在陨龙回来时,闻兔兔和师无命、闻滚滚正冲过去和想抢闻翘他们的元皇境打架,要给闻翘他们报仇,他们的距离有些远,在异变发生时,根本没来及得赶过来。

    宁遇洲想起空间隧道里的情况,说道:“应该是分开了,我们到附近找找。”

    刚走一会儿,闻翘就发现附近有人,忙跑过去,失望地发现不是闻兔兔。

    将趴在地上的女修翻了个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惨白的脸,气息微弱,给人一种仿佛随时都会断气的错觉。闻翘认出这女修,好像是和严初瑶他们一伙的,在客栈时,曾听严初瑶叫她“温姐姐”。

    “喂,醒醒!”

    闻翘推搡会儿,见她没有丝毫动静,便给她检查了下。

    不检查不知道,这一检查,发现这姑娘实在是惨,灵窍溃散,经脉寸断,身体像是破了成千上万个洞,比当初身中火毒时的自己还要惨。

    “夫君,你给她看看。”闻翘让开,让专业人士检查。

    宁遇洲检查过后,沉思片刻,给她喂一颗赤阳丹,说道:“很严重,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给她治疗。”

    既然见到,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何况这地方看起来很诡异,闻翘他们也想多聚集一些修炼者,大家好有个伴,若是出什么事,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闻翘将那女修轻松地扛起来。

    宁寄臣道:“阿娖,还是由我来带她吧。”他的实力没有儿子、儿媳妇强,带个人还是可以的。

    闻翘想了想,将人交给他。

    这地方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需要时刻警惕,她得保护他们,不能分心。

    带着一个昏迷的女修,闻翘他们继续前行。

    走进灰雾之中,闻翘他们终于看清楚灰雾里的那些狰狞的影子,原来是一些树。这树的模样很古怪,明明是枯萎的模样,却是生机勃勃的,吸收着空气中的阴气成长。

    “这里看起来像个幽冥之地。”闻翘边走边说,“不会是某个秘境吧?”

    一个被改造成幽冥之地的秘境,也有这可能。

    宁遇洲温声应道:“确实有这可能,我们先看看情况罢。”

    周围的枯树很多,怪形怪状,远远看去,陷在周围的灰雾之中,可不就是像狰狞的怪物一样嘛。

    这里显然是一个树林。

    虽然植物都是以枯树为主,但也算茂盛。

    地表湿润,踩在草丛中,仿佛能踩出一脚阴冷的水渍。

    这是阴气凝聚而成的液体,阴冷之极,仿佛渗透鞋底,让人由然感觉到一股阴冷往身体里钻。

    这种地方对修炼者确实不太友好,不一会儿,宁寄臣便要吞服一颗赤阳丹,驱赶那些往身体里钻的阴气。除此之外,这地方的灵气非常稀薄,竟然比偏僻的东陵还要稀薄,修炼者打坐一年,都比不上在外面打坐一天。

    宁寄臣的心情有些沉重。

    灵气稀薄,修炼者无法吸收空气中的灵力,体内的灵力越用越少,当灵窍中的灵气枯竭后,修炼者就像被拔了牙的老虎,没有丝毫的战斗力,只能任人鱼肉。

    这地方对修炼者十分不友好。

    正走着时,突然听到前方响起一道怪异的啸声。

    在安静的空间里,这声音十分突兀,闻翘警惕地看过去,下意识地将烈日弓召出来,凝出一把灵力箭。

    一道敏捷的身影从树林中出现,它在树林里奔跑跳跃,仿佛和那些形状狰狞的枯树融为一体,飞快地朝他们疾奔而来。

    随着那东西越来越近,闻翘他们也终于看清楚它的样子。

    竟然是一只幽冥鬼怪。

    这只鬼怪拥有人形,只是四肢纤细得像枯枝一样,皮贴着骨头,就像一个得了佝偻病的人。它的皮肤是灰黑色的,脑袋光溜溜的,只有几根稀疏的白毛发,眼睛占据脸庞的三分之一,一张嘴裂到腮边,嘴唇无法合上,一口鲨鱼般的利齿往外唇突出,嘴角滴着青色的液体。

    除此之外,它的背后还拖着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身体微躬,四肢可着地迅速爬行,也可以像人类一样直行奔跑。

    它灵活地在树林里穿梭,龇着一口利齿,滴着青色的唾液,朝他们扑过来。

    灵力箭疾飞而去。

    那鬼怪灵活地避开,灵力箭扎进枯树,那枯树轰然倒下,断口处发出滋滋的声音。

    鬼怪贪婪地看着他们,修炼者蕴含着灵力的新鲜的血肉吸引着它,可惜因为闻翘的灵力箭,让它无法靠近。这让它急坏了,四肢灵活地攀着周围的树,不断地想朝他们靠近,它的手上有弯曲的黑色利爪,像动物一般,能让它们轻易地撕碎猎物的皮肉。

    宁寄臣看得胆颤心惊,这种鬼怪超出他的认知。

    不过对闻翘他们而言,眉头都未皱一下,毕竟他们也是闯过枯骨十三府的恶灵渊的,那里的鬼怪更厉害呢,这种看起来就劣等的鬼怪除了丑陋点,也没什么。

    闻翘试探会儿,终于一箭扎进鬼怪的心口。

    她的灵力箭是由烈日弓射出,多少也沾上烈日弓的日之力,对这种阴邪鬼怪有克制作用,扎进鬼怪的身体时,那鬼怪发出一声惨嚎,伤口滋滋作响,血肉被腐蚀,很快就气绝。

    灵力箭化作一阵灵光消失,闻翘他们也没管这鬼怪,继续前行。

    “爹,夫君,像这样的鬼怪应该不少,你们小心。”闻翘叮嘱宁遇洲他们。

    宁寄臣绷着脸,默默地警惕。

    宁遇洲笑了笑,“没事,我们能保护自己。”说着,他取出一面金色的盾,那盾在他手里,只有手巴掌大,小巧玲珑,只有驱使它时,才会迅速地放大。

    闻翘看向那金色的盾,想起先前在红骨河时,她家夫君就是用它来挡住偷袭者,可见这金色的盾非常不错。

    “你炼制的?”闻翘稀奇地问。

    “是啊,炼制乾坤洞府时,我发现还有些炼器材料十分不错,主顺手炼制一面护盾。这盾是用段昊焱的至阳异火锻造,炼制时融入不少至阳材料,这些材料都是闵氏那边送的。”

    还真是将段昊焱当成免费的异火使用,听得宁寄臣两人都好笑不已。

    段氏的异火皆是至阳异火,方才会让段氏弟子的脾气如此暴烈,专克那些阴邪之物,有这么好的异火携带者主动送上门,宁遇洲当然是用上了。

    正说着,前方又响起接二连三的啸声。

    伴随着那啸声,还有修炼者的叫骂及战斗的声音。

    三人赶紧朝那边跑过去,很快就看到被一群鬼怪围攻的修炼者。这些人十分狼狈,不仅一身的伤,同时脸色青白交加,显然是被这地方的阴气侵蚀得厉害,阴气无法驱除,对他们的影响极大,连战斗力都无法使出几成,只能苦苦支撑。

    闻翘搭箭拉弦,灵力箭射向那些鬼怪。

    发现又有猎物送上门,鬼怪们尖啸一声,呼朋引伴地分出一部份朝他们扑过来,尖利的爪子抓着周围的枯树跳跃,动作灵活敏捷。

    闻翘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不过凝聚出的灵力箭越来越多,数箭齐发,每一箭都射中那些鬼怪,被灵力箭射中的鬼怪纷纷掉在地上。

    还有几只鬼怪扑向宁遇洲他们。

    宁遇洲将金色护盾抛起,护盾升到半空中,一道金光落下,将他们罩住。

    鬼怪一头撞到那金光上,滋啦啦的声音响起,鬼怪和金光接触的地方,血肉宛若被腐蚀,瞬间就被腐蚀大半,发出惨嚎声。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那群已是强弩之末的修炼者。

    闻翘喝道:“受伤的人过来,没受伤的帮忙开路,都集中到我们这边。”

    原本不想管那些受伤的人的修炼者听后,赶紧奋起斩杀周围的鬼怪,杀出一条安全的路让那些受伤的人过去,他们且战且行,在闻翘的灵力箭的帮助下,终于成功汇合。

    受伤的人赶紧跑进金色护盾中。

    那金色护盾的范围并不大,也只能堪堪容纳三十来人,幸好这里的人不多,也就二十来人,还能容纳得进去。

    鬼怪无法闯进去,只能围在金色护盾外嘶声大吼。

    终于安全的修炼者们瘫在地上喘气,那种绝地逢生的感觉,让他们看向闻翘几人的眼神都带着感激。

    闻翘和那几个受伤并不严重的修炼者一起,将剩下的鬼怪们悉数歼灭。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腥臭之气,众人看着地上的鬼怪的尸体,都有一种作呕感,实在是因为这些鬼怪模样太过丑陋,气味也十分难闻,而且还是带毒的。

    有好些修炼者被它们抓伤或咬伤时,伤口瞬间变成黑色,整个身体都麻了,动弹不得,就这么憋屈地被鬼怪当成食物吃掉。

    宁遇洲折了一根枯枝拨弄鬼怪的尸体,同时小心翼翼地取了点血液。

    在场的修炼者看到这一幕,头皮发麻,小声地问:“这位道友,你取这些作甚?”

    “它的血液里有毒性,我研究一下。”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默默闭嘴,没有再问,心里已经将宁遇洲当成擅长使毒的,估计对炼毒还挺有兴趣,只是这人长得实在太好,和那些专门研究毒的人的磕碜模样实在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