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09|第 409 章

409|第 409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黑之前, 武雄安乖乖地回来。

    闻兔兔抱着食铁兽幼崽坐在一株枯树下,看到他回来时, 不由挑了下眉, 慢吞吞地说:“我还以为你趁机走了呢。”

    武雄安冷笑一声,以为他是傻的吗?

    虽然这两只妖兽经常合伙揍他, 将他揍得鼻青脸肿才罢休, 但比起幽冥界的那些非我族类的鬼修和鬼怪, 自然是同样来自人修大陆的闻兔兔两个更可靠。至少闻兔兔他们只是坚持揍得他鼻青脸肿, 没有杀他的意思。

    和闻兔兔他们一起行动, 若是遇到鬼王、鬼帝之类的, 他们还可以联合起来, 生存率怎么样都比自己摸索的要好。

    这段日子, 他们也了解过幽冥界的情况,因为陨龙的事情,整个幽冥界几乎都将目光聚集在不死海, 对他们这些人修并不友好, 不是将他们当成引出陨龙的引子,就是好奇地研究人修,甚至有些鬼王将人修当成稀奇的玩意儿或是奴隶, 以此来章显其身份。

    发现这事时, 武雄安脸色铁青,更不愿意和闻兔兔他们分开。

    两个元皇境联手,看还有哪个鬼王鬼帝敢打他们的主意。

    至于他们要是遇到鬼帝以上级别的,那还是洗洗睡吧, 别想逃了。

    武雄安将先前打听到的事情告诉闻兔兔,“很多鬼修都涌来玄阴城,打算从玄阴城出发前往不死海。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人被鬼修捉住,鬼修们将他们带到不死海,他们的目的你也懂的。除了我们外,这次进入幽冥界的还有好几个元皇境,他们目前并没有消息,估计也是找地方躲起来,想办法进入不死海……”

    闻兔兔揉着闻滚滚毛茸茸的脑袋,没有说话。

    “你怎么看?”武雄安问他。

    闻兔兔看他一眼,很干脆地说:“当然是等宁哥哥他们过来啦。”

    没有宁哥哥和小苗苗在,他们也不得劲儿,总觉得缺了什么。

    武雄安心头一梗,忍不住说:“我说你一个老怪物,叫人家两个小年轻哥哥姐姐的,不嫌羞耻吗?”

    当时决定对闻翘他们出手,他自然也观察过两人,不仅骨龄年轻,修为也只是元灵境,你一个元皇境的老妖怪这么叫他们,真是让人听得羞耻。

    闻兔兔和闻滚滚同时瞪他,“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他们可没胆子反抗宁哥哥,宁哥哥在所有兽心里,那是不容反抗的存在。至于闻姐姐,小苗苗多诱人啊,他们心甘情愿地叫她姐姐又怎么了?没人规定不能叫啊!

    武雄安耸耸肩膀。

    行,他不说了,省得这两只兽又将他埋土坑里揍一顿。

    正说着,就见山洞里跑出一个女修。

    武雄安惊疑,“这娘们哪里来的?”

    “你才是娘们!你全家都是娘们!”严初瑶怒骂一声,尔后想到什么,赶紧转换语气,“这位前辈,你可有见到绝域谷的人?”

    武雄安心中一突,仔细打量眼前这位,终于发现为何她看起来眼熟,分明就是绝域谷的那位大小姐。

    没想到连绝域谷的大小姐都沦落到幽冥界,倒是让他惊奇。

    不过武雄安也没有因此对她另眼相待,毕竟厉害的是绝域谷的谷主,而不是这位大小姐。况且他们糊里糊涂地来到幽冥界,以后能不能回去都没办法确定,更不怕什么。

    当下他随意地说:“没见到!”

    严初瑶顿时有些生气,这群人竟然都不将她放在眼里,等回到绝域谷,她一定要找父亲告状。

    武雄安是个人精,哪里没发现这大小姐的小心眼,冷笑一声,“你要是想让你父亲给你出气,就免了吧!能不能回去都不一定呢。”

    “谁说不能?等找到……”

    突然,闻兔兔看她一眼,大小姐的声音卡住,只能忍气吞声地闭嘴。

    武雄安看看闻兔兔,又看看小媳妇一样的大小姐,突然问:“这位大小姐哪里来的?”

    “刚才救的。”

    旁边候着的鬼修马上蹭上来,快速地将先前的事情说一遍。

    武雄安一脸意外,“那些鬼修捉这娘们做什么?”

    鬼修看了一眼严初瑶,赔着笑说:“我先前听了一耳朵,听说有些鬼王对人修女子十分好奇,想看看和女鬼有什么不同。这不,就有鬼修特地寻找一些女修,送给鬼王享用。”

    享用这词用得非常妙,在场的两个成年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严初瑶眉头一竖,尖叫一声:“他们竟然敢!”

    鬼修齐齐缩起脖子,这女人的修为不怎么样,脾气倒是挺大的,不过见闻兔兔他们没反应,他们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武雄安倒是笑了,打量严初瑶,说道:“皮相倒是可以,可惜还不够绝色。”

    严初瑶气得半死,当即转头就要骂他时,闻兔兔好奇地问:“鬼王是要吃人?这品味真不好!”

    说着,他咂吧了下嘴,看向严初瑶的眼神终于有几分同情,“你也就这本事。”

    众人和众鬼:“……”

    严初瑶终于无法忍受,尖叫一声就跑。

    在场的人和鬼都没搭理她,武雄安盯着闻兔兔一个劲儿地瞅着,心里嘀咕,这老怪物竟然如此纯情,难道真是个雏儿不成?

    跑走的严初瑶不过一刻钟就跑回来。

    她身后跟着一串鬼怪,严初瑶脸色煞白,一脸惊恐,就在她差点被一只鬼怪抓破脸时,一道风刃横扫,鬼怪的脑袋冲天而起,骨碌碌地滚到她脚边。

    严初瑶也被喷一脸的血。

    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被严初瑶引来的都是一群低阶鬼怪,闻兔兔抬抬手就能灭掉,那群鬼修小弟们当然不能让老大出力,赶紧上前帮忙。

    严初瑶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直到闻兔兔他们离开,她才拖着疲软的身体困难地跟过去,紧紧地跟着闻兔兔,不管他去哪里,都寸步不离。

    闻兔兔不满地看她,“你跟着我做什么?碍手碍脚的。”

    严初瑶委屈地说:“我爹可是元帝境尊者,只要你保护我,等回去后,我会让我爹感谢你!”

    “元帝境尊者又怎么样?”闻兔兔不屑一顾,“他能给我极品灵丹?”

    严初瑶:“……没有。”红岩森林连灵丹都少见,更不用说极品。

    “给我灵果?”

    “……也没有。”红岩森林的地下河有限,能结的灵果有限。

    闻兔兔撇嘴,“所以你爹真没用!”

    严初瑶顿时被利箭穿心,整个人都不好了。

    武雄安看到这里,觉得闻兔兔这妖修真是说大话,若是能得元帝境修炼者一个承诺,不比那些强?还真是个小孩子心性,不懂这其中的道理。

    闻兔兔没理打死不走的严初瑶,吩咐那群鬼修小弟去玄阴城外守着。

    “你们看仔细点,如果发现这几人,就回来禀报。”

    为了让鬼修们看清楚,他还特地将留影石里的关于闻翘、宁遇洲、宁寄臣和师无命等人的模样给他们看。

    鬼修们仔细地辩认后,乖巧地去玄阴城那边蹲点。

    见他将那群鬼修都打发出去,武雄安疑惑地问:“你不怕他们趁机逃跑?”

    闻兔兔咧嘴一笑,一脸天真可爱,但说出来的话十分凶残,“他们要是想魂飞魄散,我自是没意见。”

    明白了,这小鬼原来有控制鬼修的法子。

    虽然十分好奇,不过武雄安也没有不识趣地追问。

    不识趣地追问的严初瑶被闻兔兔怼了,“你是谁啊?我为何要告诉你?再哆嗦就将你丢去打鬼怪!”

    严初瑶再次变成小媳妇儿,被鬼怪吓怕了。

    ***

    飞舟在玄阴城前停下,宁遇洲他们随着周围的鬼修一起走下飞舟。

    刚下飞舟,他们就被迎面而来的浓郁的阴气扑了一脸。

    这里的阴气比其他地方都要浓郁,是鬼修们的天堂,是人修们的地狱。

    伍靖平等人面上不显,心里却难受得紧,原本以为桑襄城那边已经难受,没想到来到玄阴城后,才发现这边的情况对人修更不友好。

    听说玄阴城临近不死海,阴气比其他地方要浓郁,吸引不少鬼修到这边修行。

    前面是高大宏伟的黑色城墙,泛着森冷的寒光,城墙上的旌旗招展,红色的血字仿佛凝聚某种神秘强大的力量,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般,将这座城定在灰色冰冷的土地上。

    城门高大,穿着黑色盔甲、手持武器的鬼卫守在城门两边。

    所有鬼修都主动排队进城,进城费是五十块阴石,比卢野城贵几十倍。

    听到进城费后,伍靖平等人脸皮不由抽搐了下,从未觉得如此囊中羞涩。

    宁遇洲拉着闻翘去排队时,敏锐地察觉到几道视线落到他们身上。

    他不着痕迹地看过去,却见几个躲在鬼修丛中的鬼修,正目光闪烁地打量他们,不由心生警惕。

    宁寄臣非常紧张,难道有鬼修识破他们的身份?

    幸好,直到他们进城时,那几个鬼修都没有动作。

    *

    等他们消失在城里后,鬼修们飞快地朝荒无人烟的野外跑去,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山壁下。

    那山壁看着十分平坦光滑,光突突一片,没什么稀奇之处。

    在鬼修们抵达后,山壁泛起一阵涟漪,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儿抱着毛茸茸的小食铁兽幼崽出现。

    “找到人了?”闻兔兔激动地问。

    为首的鬼修有些为难,“老大,我们也不知道算不算找到。”

    “什么意思?”闻兔兔奇怪地问。

    从山洞里走出来的武雄安和严初瑶也是一脸不解。

    鬼修道:“老大,你确认你们要找的是人吗?其实是鬼吧?”

    闻兔兔先是一惊,尔后想到宁遇洲的本事,顿时淡定,惊喜地问:“他们来到玄阴城了?有多少人?”

    “老大你让我们找的几个人都在呢。不过他们现在可不是人,而是鬼修。”

    严初瑶惊讶地问:“你们没看错?”

    “绝对没有,是人是鬼我们还是分得清的。”

    “难道他们来到幽冥界后死了,借着幽冥界的环境转为鬼修?”严初瑶猜测着,心里隐隐有几分高兴。

    闻翘长得实在太漂亮,漂亮到同为女人都惊艳的程度,自然也让她感觉到威胁,总担心冷奕会看上她。

    若是闻翘转为鬼修,这人鬼殊途……

    武雄安目光闪烁,他倒是没有严初瑶天真,反而从中嗅到不一样的气息。

    闻兔兔要找的那几个人,定然是用什么办法主动转为鬼修,或者是伪装成鬼修,连鬼修都无法识破。

    想到这里,他也激动起来,恨不得直接去找那几人,问一下他们用什么办法,若是能伪装成鬼修,他们在幽冥界行走,就不用担心总是被鬼修盯上。

    这边,闻兔兔已经指使几个小弟们去找宁遇洲。

    他递给鬼修们一张令牌——是赤霄宗弟子的身份令牌,上次回到赤霄宗后,因他是化形妖修,赤霄宗也给他一张身份令牌,将他当成赤霄宗的弟子,让他在赤霄宗自由活动,不受拘束。

    鬼修只好捧着令牌,再次去找人。

    ***

    玄阴城规模宏大,卢野城和桑襄城和它一比,俨然就是乡镇和大城市的区别。

    纵使玄阴城已经有如此规模,仍是被络绎不绝地赶往此地的鬼修差点挤爆,城内的客栈根本住不下,很多鬼修只能去城里找那些鬼民的房子租住。

    伍靖平是个能干的,很快就为他们找到一栋民房。

    民房的主人是一个鬼差,据说奋斗近千年,才在玄阴城买到这么一栋小宅子,格外得意。平时玄阴城的鬼修多时,就将宅子租出去,好收些租金。

    房子非常小,只有三间厢房并一个小院子,根本不够住。

    但这是他们现在能租到的最好的地方,像其他的房子,还要和不认识的鬼修们一起租住。

    伍靖平等人很识趣地将两间最好的厢房腾出来给宁遇洲他们,其他人挤另一间,挤不下的就到院子里坐,反正修炼者也不需要睡觉,有没有床都不要紧。

    温漪终于能躺在正常的床——这床阴气森森的,造床的是一种鬼木,仿佛睡在棺材板上,让人心情实在复杂。

    因为实在太像棺材板,闻翘一群人都没有休息的意思,决定出去打听消息。

    伍靖平也带着几个脑子灵活的一起出去。

    “阴石快不够用了,咱们先去弄点阴石。”宁遇洲说,取出一瓶聚阴丹。

    闻翘道:“我也一起去。”

    师无命和宁寄臣被留下来,守着温漪,以防有什么意外。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放眼望去,都是一群穿着清一色衣服的鬼修。

    不是灰的就是黑的,或者是白惨惨的白,渗着鲜血般的红,几种色泽十分单调,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闻翘和宁遇洲视若无睹地走过,来到一家鬼迹稀少的丹铺。

    两人走进去,感觉到空气中只有微弱的灵力波动,更多的是阴气弥漫。

    放眼望去,都是黑的、灰的、血红的鬼丹,灵丹的数量极少。

    鬼丹是鬼修们更容易接受的一种丹药,效果就和灵丹对人修一样。不过因为鬼修也是修炼者的一种,很多灵丹同样适用他们,效果更好,鬼修们同样喜欢灵丹。

    可惜鬼修能炼的灵丹种类不多,倒是鬼丹没有什么限制。

    两人进门时,守店的鬼修懒洋洋地说:“店里的鬼丹都在这儿,你们有什么想要的,自己看。”

    店里冷清,连守店的鬼都一副爱搭不理的,可见这店里的生意并不好。

    宁遇洲拉着闻翘将店里的鬼丹都看一遍,很快便了然,知道卖什么灵丹最好。

    依然是聚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