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14|第 414 章

414|第 414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温漪打理好自己, 走出门时,发现院子里多了四人。

    宁遇洲只向季承嗣要了十个名额, 宁遇洲、闻翘、师无命、宁寄臣和闻兔兔、温漪六人, 加上武雄安、伍靖平还有两个元宗境,恰好十人。

    那两个元宗境是武雄安的旧识, 当时他们一起去红骨河寻宝, 没想到被卷入幽冥界。后来武雄安认闻兔兔为老大后, 用特殊的办法联系到两个旧识, 让他们过来投奔自己。

    当时两人见武雄安这元皇境都认闻兔兔为老大, 自然也毫不犹豫地认了老大。

    这两人会跟着去不死海, 也是武雄安推荐的。

    温漪的目光在院子里溜了一圈, 落到那某两个一高一矮的姑娘身上。

    矮的那个一脸不高兴, 高的那个到处抛媚眼,一看就是个不正经的。

    不正经的“师姑娘”看到温漪,拉着一脸不情愿的闻兔兔过去, 说道:“温姑娘, 麻烦帮我们弄弄头发,这发髻总是梳不起来。”

    “随便一扎不就行了?”闻兔兔鼓着腮帮子说,“像姐姐那样, 随便扎个马尾巴就行。”

    师无命断然拒绝:“这怎么可以?让人看到, 还以为我们是假女人,连梳个头发都不会。”

    闻兔兔:“可我们本来就是假的啊!”

    师无命不管,反正就要将自己弄得美美的,不美就不是女人, 这逻辑听得人十分无语。

    温漪没说话,接过他递来的梳子,帮两个假女人梳头发。

    武雄安几人已经惊呆了。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兔老大突然变成娇俏貌美、身材火辣的姑娘?而且看着还挺让男修心动的……

    难道兔老大其实是只母兔子,为了方便,才变成一个男孩儿?

    闻兔兔一跃而起,龙行虎步地走过来,对上武雄安几人的目光,不爽地怼道:“看什么?”

    几人哪里敢招惹他,纷纷赔笑。

    “老大,你这样子真可爱。”武雄安搓着手,“要是不知道你是个公的,我都要心动了。”

    闻兔兔一拳挥过去,武雄安心知马屁拍到马腿上,不敢反抗,捂着脸像个受气小媳妇一样蹲在那里让他揍,只要不揍脸就行。

    宁遇洲和宁寄臣坐在一旁,看着院子里的热闹,也不阻止。

    闻翘招手:“闻兔兔,过来。”

    闻兔兔又踹了武大雄一脚,连蹦带跳地跑到闻翘面前。

    看到他蹦蹦跳跳的模样,虽然顶着一副姑娘家的样子,闻翘却丝毫没有陌生感,人的外表能改变,但本能的习惯却不会变的。她给闻兔兔整了下衣服,尤其是胸口的衣襟,生怕衣襟爆开,不由暗忖宁哥哥的塑形丹可真厉害,竟然让两个男人一个变大胸,一个还是平胸,还能多样化。

    闻翘安抚,“行啦,你就委屈一下,等咱们从不死海归来,就不用女装示人了。”

    伍靖平几人听到这话,目光微闪。

    不知怎么地,纵使听说过很多关于不死海的凶险,但每次听到闻翘寻常不过的话,就让人觉得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肯定能回来。

    见准备得差不多,众人便出发,离开玄阴城。

    他们约好在玄阴城外的枯树林里汇合。

    每日进出玄阴城的鬼修极多,城外的枯树林也十分热闹,每天都有鬼修们在这里约定汇合。他们过来时,便看到季承嗣和鬼王戚叔,他们身后还有好些鬼修,穿着整齐的劲装,显然是季家的弟子。

    远远的,季承嗣就热情地挥手,“宁兄弟,闻姑娘,你们来啦。”

    师无命热情地跑过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哈哈笑着:“季公子,我们来啦,应该没让你们久等吧?”

    “没、没有。”

    季承嗣再次怂成小媳妇,努力地想要躲开对方,但师无命将他当成兄弟,兄弟间不需要太隔阂。

    季家的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暗忖,前阵子听说他们家少爷外出时遇到让他欣赏的姑娘,难不成就是这位?

    鬼王戚叔非常淡定。

    好不容易摆脱师无命,季承嗣赶紧道:“船已经停在不死海边,我们现在先过去。”

    季家的弟子抛出一艘黑色飞舟,一群人纷纷跃上飞舟。

    两个时辰后,飞舟抵达不死海。

    众人从飞舟下来,一股阴冷中夹杂着不祥之气的阴风吹来,刮得衣袂飒飒作响。

    远处的灰蒙昏暗的天色下,是一望无际的海,海水在风中掀起细碎的浪花,一阵一阵地堆叠而来,拍击在岸边银灰色的沙滩上。

    海水是一种冰冷的色泽,仿佛是黑色的,又仿佛是银灰色的,很有幽冥界的风格。

    海边停泊着几艘鬼云船,船身黑色,黑中透着霞云般的纹路,使整艘船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儿。

    船上船下的鬼修们忙忙碌碌,为即将出海作准备。

    不少鬼修源源不断地从各地赶来,有的是为坐船出海,有的是过来寻找登船的机会,有的在周围徘徊,望洋兴叹……

    季承嗣指着中间那艘三层高的鬼云船,说道:“这是我们季家的船。”

    船上的旌旗迎风招展,黑底血字,硕大的“季”字昭示它的身份。

    闻翘看向旁边的两艘船,左边那艘的旌旗是一个血红的“鬼”字,右边船的旌旗上是一个血红的“玄”字。

    “左边这艘船是鬼家的,右边是玄阴城的。”季承嗣嘟嚷着,“没想到鬼家也有船出海,什么事他们都要掺和一脚,真讨厌。”

    旁边的季家弟子说:“少爷,咱们季家也掺和了,他们也觉得咱们季家挺讨厌的。”

    季承嗣瞪他一眼,不用他补刀。

    正说着,就见一个手摇骨扇、骚里骚气的男鬼修被一群身穿白衣、头系白色发带的女鬼们簇拥着过来。

    若是放在人修大陆,白衣飘飘的女修们定是仙气十足,灵动美丽,但放在幽冥界的鬼修身上,那就是白惨惨的瘆人,不管女鬼们的容貌多好看,还是要打些折扣。

    不过不管在哪里,被一群异性簇拥着的男性,都颇有些风流倜傥的味道,惹来周围不少鬼修的注视,很快就认出这骚里骚气的鬼修是鬼家的少爷。

    连玄阴城的船上的鬼修们都纷纷探头观看,季鬼两家的少爷们聚在一起,总会有热闹。

    “哟,原来是季六六啊。”那男鬼摇着骨扇,笑盈盈地打招呼。

    季承嗣板着脸说:“鬼巍,没事别过来碍我的眼。”

    鬼巍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一段时间不见,季六六你长进了啊,竟然还携美出行……”当他的眼睛扫过闻翘一群女子,突然声音落了下去。

    只要长眼睛的,都能看出跟在季承嗣身边的四个姑娘比鬼巍身边那些女鬼要出色,光是颜值就是压倒性的胜利。

    这让鬼巍突然有些不爽。

    他带来的侍女竟然输给季六六身边的姑娘,这还是头一遭,季六六从哪里找来这四个姑娘的?

    季承嗣比他还不爽,“不死海很危险,你竟然还带一群红颜知己出海,分明就是不将她们的命放在眼里!我要是你啊,早就躲在鬼城不出来了。”

    “所以你不是我啊。”鬼巍漫不经心地反驳,一双眼睛依然盯着闻翘三人。

    闻兔兔顿时不高兴,正想出声呛人,师无命大步走上前,伸手勾住季承嗣的肩膀。

    季承嗣再次变小媳妇,心虚气短,恨不得躲到戚叔的身后。

    师无命笑盈盈地打招呼,“这位鬼公子,我是季公子的朋友——师无命,你是季公子的朋友?”

    “谁和他是朋友!”

    “是啊,我们可是从还是鬼魂时就认识的。”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相比季承嗣的恶心反驳,鬼巍一脸迷人笑容,还不忘朝师无命抛个媚眼。

    师无命也还他一个媚眼。

    一个不慎,鬼巍竟然被他的媚眼煞到,突然觉得这姑娘如此的与众不同,连那十分男性化的行为举止,都透着寻常姑娘没有的魅力。

    众鬼:“……”鬼家的骚少爷好像遇到对手了。

    等他们上船时,鬼巍一个劲儿地邀请师无命:“师姑娘,要不你和我们一起罢!我们鬼家的船可是用万年赤霞鬼云木炼制的,出手炼制的可是炼器城的周大师,绝对坚固,连不死生物都无法攻击……”

    季承嗣听得不爽,“我季家的船也是万年赤霞鬼云木炼制的,而且出手的也是周大师,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我们鬼家的船还有很多侍女周到的服伺,不像你们季家,船上除了男的就是男的,异性都没几个。”

    眼看两鬼又要怼起来,师无命搭着季承嗣的肩膀,朝鬼巍道:“多谢鬼公子盛情,不过我已经答应季公子,我们还是坐季公子的船。”

    说着,朝鬼巍挥挥手,哥俩好地揽着季承嗣登船。

    鬼巍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差点掰折手中的骨扇,哼了一声,“没想到季六六那榆木脑袋,竟然也有姑娘看上,我比季六六识有情趣多了,哪里比不上他?”

    旁边的女鬼们纷纷道:“就是,季家公子哪里比得上咱们家公子。”

    “我瞧那位师姑娘好像只是将季公子当朋友。”

    “公子要是真喜欢,等进入不死海后,您可以多关照她,她自然会知道公子的好。”

    “白茭说得对,公子一定能手到擒来。”

    “……”

    后面登船的宁遇洲几人听到鬼巍和他的侍女们的对话,纷纷面无表情。

    季承嗣是个鬼傻钱多的,这位鬼家的公子,好像也是个鬼傻弱智的,真不愧是从鬼魂时就认识的吗!

    众人登船后,三艘船很快就出发。

    鬼云船破开冰冷的海水,海波层层荡开,朝着远方驶去。

    季承嗣带着宁遇洲他们到船舱里,“我给你们安排五间舱房,你们可以在舱房里休息,如果要炼丹也可以,咱们绝对不会来打扰的。”

    这话是对宁遇洲说的,知道宁遇洲是炼丹师,季家的弟子对他们一行人都非常客气,给他们腾出五间舱房并没有意见。

    宁遇洲道:“让季公子费心了。”

    季承嗣嘿嘿地笑了下,突然想到一同出海的鬼家,忙不迭地说:“宁公子,师姑娘,我和你们说,那鬼巍一向不干正经事,是出了名的风流多情,不知多少女修被他骗过,他是见一个爱一个,你们千万别上他的当。”

    这次的话是对师无命说的,虽然师无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到底也算是他们这边的,多少得提点一下。

    师无命哈哈哈地笑着,“放心吧,看他那傻样,眼睛不瞎的都看不上他。”

    如此豪迈的笑声,如此雄壮的心态,季承嗣只能跟着干笑。

    “走,你带我们去参观一下鬼云船。”师无命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走。

    季承嗣一脸想拒绝又不知道怎么拒绝才不会伤了对方的心的模样,看着挺可怜的。

    武雄安等人看得愣愣的,他们知道师无命的性别,知道这是男扮女装的,但其他鬼修不知道啊,看师无命仗着女性身份为所欲为,心情不禁有些微妙。

    这时,闻翘问:“你们是不是也想男扮女装?”

    闻兔兔双眼一亮,眼睛像两盏灵光灯扫向四人。

    回过神的武雄安四人拼命地摇头,不想不想,绝对不想!他们可没有师无命的厚脸皮和好心态,扮成女人都玩得溜溜的。

    生怕闻兔兔真让他们扮女人,四人二话不说,赶紧选了间舱房就进去。

    宁遇洲和闻翘也进船舱,同时腾出一个船舱让温漪自己住。

    温漪慢腾腾地挪进去,扫了一眼船舱的摆设,十分齐全,甚至床上还铺着软枕暖被,比他们租住的房里的条件好很多。

    她的目光落到窗外,船已经驶离海岸,进入海中。

    远处是波澜晃荡的海面,不祥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他们仿佛置身孤岛,永远无法停泊靠岸,只能漫无目的地流浪飘泊。

    温漪微微皱眉,驱除徒然袭上心头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取出藏在袖里的天枢令。

    洁白如玉的天枢令微微泛着暖意,上面隐隐有几丝碧色流动。

    轻轻地摩挲着天枢令,她的目光微黯,看来确实如闻翘所说,冷奕在不死海。

    敲门声响起时,温漪将天枢令收起,看向推门进来的人。

    “咦,你没睡啊?”闻翘惊讶地说,见她呆呆地坐在那里,伸手戳了戳,“你是不是有办法联络冷奕?”

    温漪呆滞的表情有些变化。

    闻翘顿时明白,难得笑了下,“继续保持,若是见到他,记得和他道个别。”

    温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