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29|第 429 章

429|第 429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话无疑激怒了陨龙。

    对于连意识都不允许拥有, 浑浑噩噩地以陨龙形态存在的龙族来说,红岩森林里的一切无疑是一种耻辱, 亦是一种悲哀, 甚至不愿意去回想。

    巨大的兽瞳怒睁,杀机凛凛地看过来, 却见那人族明明已经七窍流血, 却站得如松柏般笔直, 如青竹般坚韧, 没有丝毫的畏惧和退缩, 亦不见面对强大的神兽的臣服。

    难道就算只是一个觉醒帝羲血脉的人族, 亦像那人一样, 是个硬骨头?

    最后还是陨龙再次移开视线, 声音夹杂着雨势响起,“那又如何?”

    宁遇洲微微一笑,仿佛在说着不相干的事情, “听说每隔一段时间, 你会离开红骨河,上岸肆虐。红森大陆的修炼者们因此畏你如凶兽,避之不及, 却不知你为何如此。”

    陨龙沉默地听着, 没有说话。

    “我听说,红岩森林与外界有一道天然的屏障,只许进不许出,只要不慎进入红岩森林的生灵, 一生皆困囿于此,直到陨落消亡。而你每次上岸的时间,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你在红骨河和红岩森林一个来回的时间。”

    “你虽没有神智,却本能地想冲破红岩森林的屏障,离开束缚你之地。然而红雨一日不停,当年由龙族设下的龙之囚笼,便永远不会破。”

    陨龙再次震怒,尾巴拍打着湖水,伴随着磅礴大雨而下,噼哩叭啦地砸落到地上。

    “胡说八道!”

    陨龙仿佛不愿意接受这事,它看向宁遇洲的目光酝酿着冰冷的杀机,不过是一个觉醒了帝羲血脉的人族,却不是当年的那位,它有何惧的?

    就在陨龙生出杀机,想要一尾巴拍死这大言不惭的人族时,小麒麟蹦过来,脆生生地说:“宁哥哥说得对啊,有什么好生气的?”

    陨龙的动作一滞,忍不住回头看向那只小麒麟。

    小麒麟对宁遇洲素来信任,当即说道:“宁哥哥竟然看出问题,说明红森大陆一定是这样。龙翌,你们龙族为何要在红森大陆设下龙之囚笼,将红岩森林困住?难道是为了防止红雨毁灭整个大陆吗……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小麒麟再次蹲坐下来,一脸不解之色。

    直到它的目光扫过不远处昏迷不醒的温漪,终于明白哪里不对。

    “我想起来啦。”小麒麟高兴地说,“龙翌,你们龙族设下的龙之囚笼好像要破了,据说届时红雨会向红岩森林外蔓延,红森大陆将会面临毁灭。你知道吗?”

    陨龙下意识地回一句:“与我何干?”

    小麒麟歪着脑袋看它半晌,目光转到宁遇洲身上。

    宁遇洲伸手抹去脸上的血渍,依然是那副不疾不徐的神态,斯斯文文地说:“龙之囚笼会破,应该和这位有关。它每隔一段时间上岸攻击那屏障,使其的力量正在渐弱,终将会消失。”

    小麒麟哦一声,疑惑地问:“龙翌,你为何要攻击龙族设下的龙之囚笼呢?”

    “我哪知道?”陨龙没好声气地回一句,“我又没意识。”

    虽是如此说,但它心里隐隐明白为何如此。

    纵使陨落,失去神智,以这种恶心的方式活着,属于龙族的骄傲让它仍是无法忍受被困在红骨河,如同行尸走肉。所以它本能地想要离开这由龙族设下的囚牢,脱离束缚。

    小麒麟听罢,没有再纠结这问题,继续瞅着宁遇洲。

    陨龙也看着宁遇洲,心生警惕,突然发现这人族虽然弱小,却仍是不可小觑,三言两语就将事情推测出来,明明只是个肉,体凡胎的人族,却给它一种非常危险的预感。

    宁遇洲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今日来,并非是想和你讨论此事,只是想问你,为何你来到幽冥之地后,会选择来到不死海?这不死海,是否有我们不知之物?”

    陨龙沉默地看他。

    雨不知何时停下,风从湖面吹过,带来一种阴冷之极的气息。

    宁遇洲轻叹一声,“这里,是否和红岩森林的红雨有关?”

    陨龙身形一震,那双龙目圆瞪,紧紧地锁着他。

    眼看它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小麒麟蹦过去,张嘴叼住它的龙尾上的毛发,“龙翌,不要生气,宁哥哥是好人,他很好很好的,我以后还要靠他们帮忙找身体呢。”

    陨龙的脾气生生地被压制住,从鼻腔喷出两缕龙息,如一道巨风,差点将没来得及收起的天机伞刮飞。

    闻翘和宁遇洲已经看出,陨龙对小麒麟有所顾忌。

    四灵同是神兽,据说交情不错,如今看陨龙为了小麒麟,处处克制自己的脾气,倒也能看出四灵之间的关系。

    见陨龙平静下来,小麒麟催他:“龙翌,你还没回答宁哥哥的话呢。”

    龙翌不语。

    正在这时,一股强大而凶暴的气息在望月岛乍然而现。

    瞬间,望月岛所有生灵下意识地看向那气息所在方向。

    闻翘尚未反应过来,就见陨龙发出一声龙吟,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

    “等等我啊!”小麒麟叼住陨龙的尾巴,不忘朝闻翘他们叫,“宁哥哥,闻姐姐,你们快到龙翌身上来。”

    陨龙:“……”

    闻翘看了一眼,并没有像小麒麟说的那样,直接跑到陨龙身上,也没有急着追过去。

    因为还有其他人,不可能将他们丢在这里跟着陨龙跑。

    陨龙的速度极快,须臾间便消失在远处。

    直到陨龙消失后,两人强撑着的身体慢慢地放松,然后坐到地上。

    宁遇洲取出一颗灵丹服下,转头看向闻翘,见她眉眼微垂,微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伸手轻轻地摸了下她的脑袋,见她抬头看过来时,习惯性地朝她笑了下。

    然后他的手被她微凉的手抓住,就见她一脸认真地说:“夫君,陨龙好像对你很有敌意,以后遇到这种打不过的,你就直接跑,不要和它们啰嗦。”

    宁遇洲:“……其实也跑不赢的。”

    “那就躲到空间里。”

    听她坚定无比的话,甚至不惜暴露空间,也要让他避开危险,不由心头发热,微微笑起来,柔声说:“那下次我会注意的。阿娖,你……”

    他想问,她是不是很怕他出事?但对上她干净纯粹的双眸,突然又不想问什么。

    然而闻翘和他相处这么久,早就了解他的为人,如何不知道他想问什么,毫不犹豫地说:“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最好连受伤都不要有……要是头发白了怎么办?”

    宁遇洲:“你说什么?”

    “没什么。”闻翘回过神,挠了下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先前在峡谷里看到幻觉,多想了点。”

    宁遇洲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休息会儿,闻翘就赶紧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

    发现他们只是因为陨龙的威压导致血气上涌,震出内伤才会昏迷,终于松口气,赶紧给他们喂灵丹,输了点灵气给他们。

    很快的,武雄安等人一一醒来,除了温漪。

    醒来后,他们先是查看周围,发现没有陨龙的身影时,俱是愣了下。

    “陨龙呢?”闻兔兔问,“姐姐,陨龙去哪里了?”按陨龙的脾气,他们还以为多少会受点罪,哪知道除了被威压震伤外,什么事都没有。

    闻兔兔觉得十分奇怪。

    “是不是和小麒麟跑了?”师无命询问,他倒是知道四灵交好,陨龙只要有神智,有小麒麟在作交涉,陨龙不会轻易对他们出手的。

    宁遇洲走过来,说道:“它朝那边去了。”

    几人纷纷追问是怎么回事,宁遇洲却没有解释,见他们恢复得差不多,决定过去看看。

    宁寄臣背着依然昏迷不醒的温漪,有些担心地看着儿子,欲言又止。

    宁遇洲朝操心的老父亲微微笑了笑,让他不用担心。

    他们朝着湖的对面飞过去。

    这里是陨龙的地盘,强大的龙族所在之地,没有鬼怪敢在此栖息,就算是来自天空中的鬼鸟亦是如此,所以他们也不用有太多顾忌,直接过去便是。

    陨龙的速度太快,等他们赶到目的地时,发现陨龙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深坑,那深坑深不见底,只见浓郁的灰雾从坑中腾升,遮掩坑下的情况。而那种让他们感觉到强大又凶暴的气息,就在这深坑之下。

    坑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人修和鬼修,他们大多数还活着,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且看他们的伤,好像都是陨龙一尾巴拍出来的。

    闻翘看到一个快要掉落到坑里的人,甩出长鞭,将他卷回边上。

    这人的脸色青白,显然伤得不轻,闻翘取出一颗灵丹塞到他嘴里,直到他的脸色恢复些许血色后,方才询问道:“这里发生什么事?”

    被问的男修嘶哑地说:“是红莲业火出世……先前那条陨龙过来,将我们都拍伤,就从这边下去了。”说着,他的目光惊悸地看着前方的深坑,感觉到那来自红莲业火的威力,身体再次紧绷起来。

    红莲业火?

    闻翘等人俱是愣住。

    红莲业火是什么概念?那是来自幽冥深处的业火,据说可以焚烧世间一切罪孽。

    突然,闻翘想到什么,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宁遇洲。

    宁遇洲莫名地就知道她的意思,迟疑了下,说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那咱们就试试,反正有小麒麟在,若是情况不对,它应该会阻止的。”闻翘说得很乐观,对小麒麟还是挺有信心的,毕竟小麒麟比他们更关心凤凰蛋的安危。

    宁遇洲想了下,便点头道:“行,我们就去试试。”

    周围的人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只有闻兔兔几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宁哥哥他们竟然打算用红莲业火助凤凰蛋破壳。

    好像……也没问题吧。

    闻兔兔当即跳过来,“宁哥哥,这事交给我,我亲自下去看看。”这坑里既然有红莲业火,可见其危险,闻兔兔自然不能让他们去冒险。

    宁遇洲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让他一边去。

    闻兔兔:“……”

    这时,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快看,里面有人出来了。”

    坑边所有人皆看过去,就见到一群鬼修和身披红斗篷的人修从坑中飞跃而出,落到坑边。

    他们的模样虽然有些狼狈,气息却十分平和,看着并没什么事。

    其中一个身披红斗篷的人修突然转头看过来,目光落到宁寄臣身上时,那双冷戾的双眸倏地瞠大,满脸不可思议:“温姑娘!”

    那人瞬间就掠过宁寄臣面前,朝他伸手。

    宁寄臣下意识地防备,那人已经探手将他背后的人抢过去,见宁寄臣欲要阻止时,一掌就朝他拍过去。

    “不准打我爹!”

    “不准伤我爹!”

    “不准伤我宁叔叔!”

    宁遇洲、闻翘和闻兔兔异口同声,同时飞掠而去,将宁寄臣护在身后,同时也回了冷奕一掌。

    冷奕受了几掌,忍不住后退数十丈,猛地喷出一口血,但双手仍是死死地抱着怀里的人,一双冰冷的眼睛紧锁着他们。

    被三个孩子护着的宁寄臣十分感动,赶紧朝冷奕说:“我们在幽冥界捡到受伤的温姑娘,一路带她过来的,她说临死前想见你一面。”

    如果温漪醒着,一定会反驳,她没有,她不是,你们胡说!

    可惜她现在昏迷不醒,处于假死状态,自然不能反驳。而宁寄臣时常听闻翘对温漪唠叨死前让她见冷奕一面,直接当成是她的心愿,自然就这么喊上了。

    冷奕的神色一怔,低头看向怀里的人,等发现她的情况时,脸上的神色让人无法形容。

    宁寄臣自觉阻止一场没必要的战斗,十分满意,拉着几个孩子到一旁,然后迎来在场的无数鬼修和人修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不过是一个元空境,竟然让一个元皇境、两个元灵境护着,难道真是生孩子要趁早吗?

    再看他们,累死累活才赶到这里,伤痕累累不说,最后连龙鳞都没摸着,反而差点掉下去成为红莲业火的食物。

    将人顺利地交给冷奕后,闻翘他们开始商量下去找红莲业火的事。

    为了让空间里那颗凤凰蛋尽快破壳,他们也是拼了。

    “还是由我和阿娖下去罢,你们估计不行。”宁遇洲说,他和闻翘都觉醒神异血脉,遇到强大的危险时,血脉的力量能让他们比普通人能支撑得更久,想必面对红莲业火也一样。

    要不然宁遇洲只是水属性的元灵根,为何能慢慢地炼化收服地心赤焰火,也有他觉醒了帝羲血脉、血脉力量加持的原因。

    甚至是先前陨龙之威,他们能撑着不昏迷,亦是如此。

    能觉醒神异血脉之人,无不是天之骄子,不管是在上古时期,还是现今,都是不可多得的存在。

    “你们要下去?”

    正在商量的几人转头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白净俊朗的男修,身披着红斗篷,一看便知是天枢宫的人。

    见他们盯着自己,冷左赶紧道:“你们好,在下冷左,是天枢宫的弟子。”

    武雄安、伍靖平等来自红岩森林的修炼者顿时有些激动,天枢宫啊,谁不向往过,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竟然能和天枢宫的弟子面对面说话。

    冷左朝他们微微颔首,对宁遇洲他们道:“先前多有失礼,还望诸位莫要见怪,我们少主一直在找温姑娘,见她现在的模样,不免有些失态。”

    宁遇洲淡淡地道:“客气,不知冷公子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