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30|第 430 章

430|第 43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左心知刚才的事情招来误会, 别人冷待也是正常的。

    他客气地笑道:“我们天枢宫要多谢诸位救了温姑娘,并将她带过来;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下方有红莲业火, 若是诸位奔着红莲业火而去, 你们还要小心,那红莲业火已经诞生灵智, 拥有自己的喜恶, 一但接近, 容易招来它的攻击。”

    宁遇洲面露惊讶之色。

    这世间的天材地宝, 最难得的是诞生灵智, 可谓是集大气运, 十分难得。由此可见, 这不死海果然不简单, 不仅是那些宛若屏障一般守护着不死海的不死生物,甚至这岛上的情况,都证明不死海的特殊之处。

    不过冷左愿意告诉他们这事, 可见其诚意。

    冷左笑容不变, 格外真诚地说:“温姑娘于我们很重要,诸位对她施以援手,天枢宫铭记在心。”

    “真的很重要?”闻翘突然问, “是对红森大陆重要, 还是只对你们冷少主重要?”

    冷左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被这一针见血的质问弄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收敛脸上的神色,认真地说:“对于红森大陆来说, 她是极为重要的。不过对我们少主来说,她也很重要。”

    闻翘盯着他。

    她的眼睛太过明亮纯澈,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让人由然产生一种狼狈,仿佛心底最卑劣的秘密被看透一般,无所遁形,甚至自惭形秽。

    冷左有些不自在地垂眸。

    这时,师无命上前,好兄弟似的一把揽住他,“来来来,冷左兄弟,和我们说一说你们天枢宫和温姑娘之间的故事,我们正好奇呢。”

    冷左:“……”他只是过来感谢他们的帮助,不是过来说故事的。

    还有,这人是谁啊,好像和他不熟吧?

    不远处的冷右看到这一幕,同样无语。

    左冷虽然看起来亲切随和,但该有的防备从来不少,根本不可能会随随便便和个陌生的修炼者勾肩搭背,那人也太随便了。可这会儿,被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勾着肩膀拉过去时,竟然没有觉得丝毫不对。

    冷右心中警惕,走到冷奕身边,小声禀道:“少主,冷左他……”

    “不用管。”冷奕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坐在灰雾之中,双眸定定地看着怀里的人,神色冰冷,“已经到这地步,没什么可隐瞒的。”

    冷右顿了下,再看气息微弱、如同死人一般的温漪,终究没说什么。

    ***

    冷左被师无命强行扯过去,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周围布下静音咒和混淆咒,接着一群人双目灼灼地盯着他。

    颈项的白毛汗刷的一下就出来。

    师无命还一个劲儿地催他,“冷兄弟,说吧,现在没外人了。”

    冷左:“说……什么?”

    “说说你们来幽冥界的目的,你们打算怎么拯救红森大陆?拯救完红森大陆后呢?难道你们不打算回去?”

    冷左惊了下,很快就镇定下来,“这是温姑娘和你们说的?”

    师无命乐呵呵地说:“当然啦,毕竟咱们也算是救了温姑娘一命。不过温姑娘虽然很感谢,却没有透露,后来还是咱们阿翘妹妹锲而不舍地给她挖坑,终于坑出来的。”

    冷左:“……”

    冷左看向这里唯一的女修,她的神色清冷,仿佛不太爱搭理周围的事情,实在弄不懂她是如何让温漪开口的。虽然他和温漪不算太熟,但到底天枢宫和温家是世交,彼此之间见面的次数也不少,对她本人还是颇有些了解的。

    温漪不像是个会随随便便透露秘密的人。

    难道是温漪自觉人之将死,觉得这群人特殊,才会透露给他们?

    冷左乱七八糟地想着,又拖延会儿时间,发现少主那边没派人过来,终于明白少主的意思,当下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道:“诸位可知红岩森林的红雨是如何形成的?”

    在场所有人纷纷摇头,就是武雄安几个红岩森林出身的修炼者,亦是不知的。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按天枢宫的资料记载,可以追溯到上古三界之战时,是那时候留下来的问题。为此龙族不惜牺牲自己,以生命布下龙之囚笼,将红雨困于红岩森林之地……”

    武雄安脱口而出,“布下龙之囚笼的是红骨河的那条陨龙?”

    “应该是它。”冷左肯定道。

    “那后来呢?”伍靖平等人纷纷追问,对此事非常关心。

    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生长和修行的大陆,没有修炼者真的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它毁灭。

    冷左道:“后来,龙族陨落于红骨河,变成陨龙。陨龙失去神智,以本能行事,龙族的骄傲让它不愿意变成这等污秽之物,所以每次上岸,皆会不由自主攻击龙族设下的囚笼,欲要脱离束缚……唯有让它进入幽冥界,以幽冥之力唤醒它的神智。”

    武雄安、伍靖平四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他们打开幽冥的原因。

    然而比他们知道更多真相的闻翘等人却觉得冷左的话里还有未尽之意,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

    “还有呢?”闻兔兔忍不住问,“陨龙恢复意识后,又能如何?”

    冷左道:“我们想要结束红雨,让红森大陆恢复正常,这事只有陨龙能帮助我们。它恢复意识后,会想起当年的事,它会出手的。”

    武雄安几人再次点头,看向天枢宫的目光变得非常和善。

    虽然他们倒霉地被卷进幽冥界,但若是红森大陆能恢复,也不枉他们走这一场。

    他们也明白天枢宫为何事前没有透露,毕竟不是所有的修炼者都觉得红森大陆该恢复的,也有人享受红岩森林畸形的环境划分出来的势力,享受这些,并不愿意恢复。

    如果当时天枢宫大张旗鼓地让那些进入红骨河的人离开,只怕那些人会认为天枢宫想独吞龙族的宝藏,根本不可能听话,甚至会直接攻击。而天枢宫的势力在青森高地,没办法过来帮忙,只有冷奕一群人自己行动,不透露是正常的。

    虽然他们确实无辜受累,可除了接受外,也没办法指责。更不用说,幽冥界也不是那么差,比红岩森林到处都是红雨好多了。

    这时,宁遇洲突然问:“红森大陆和幽冥界有什么联系,为何龙族能死后能直接转化成陨龙?”

    这问题非常犀利,冷左心律微微紊乱,差点暴汗如浆。

    这人可真敏锐。

    “你的心律有些快,一定是被宁哥哥说中了。”闻兔兔指出来。

    冷左:“……”

    冷左只能流着冷汗说:“我其实知道也不多,听说以前红森大陆有一条通往幽冥的空间通道,能联通两界,只是已经消失。”

    宁遇洲唔一声,不置可否,“陨龙又如何能拯救红森大陆?”

    冷左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若是想知道,可以询问陨龙。”

    “真不知?”闻兔兔歪着脑袋看他,“你的心律又有些不稳,一定没说清楚。”

    冷左简直想叫他小祖宗,元皇境修炼者的感知真是可怕,只好道:“和红莲业火有关。据说红莲业火能焚烧世间一切罪孽,红雨亦是罪孽的一种形态,我们想用红莲业火将之焚烧尽殆。”

    说完后,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宁遇洲,担心这答案让他不满意。

    幸好,宁遇洲没说满意或不满意,只是思索片刻后,又道:“你们进来之前,是否已经做好此行有去无回的准备?”

    什么?!

    武雄安几人顿时惊住,他们以后真要被长困幽冥界?

    就见冷左镇定地道:“是的,正如我们决定进入红岩森林时,没想过活着回去。”说着,他又笑起来,像是在安慰紧张的武雄安几人,“何况幽冥界也不是那么差,人修一样可以在这里生存。”

    他转头看向冷奕所在之地,眸色微黯,“你们应该知道温姑娘的情况,她用生命献祭,才成功打开空间隧道,她的元神就要崩溃了……若是留在幽冥,说不定能为她求得一线生机。”

    红森大陆选择牺牲她,他们亦愿意为她争取一线生机。

    “这是不可能的。”宁遇洲理智而残忍地说,“她已经没有机会转化为鬼修。”

    冷左沉默。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结果,只是少主不愿意相信,仍是抱着一线希望。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那深坑,这深坑下有红莲业火,还有红森大陆的希望。

    这时,宁遇洲拉着闻翘说:“阿娖,我们下去罢。”

    闻翘朝他笑了下,紧紧地回握他的手。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特别是冷左,他都做好心理准备,要被对方逼问到连娘都不认识,却见他冷不妨地要走了,心里有些怪怪的。

    “你、你不问了?”

    “没什么可问的。”宁遇洲说,“该知道的我已经知道,若是不知道的,可以直接去问陨龙。”

    好大的口气!

    冷左心想,这年轻人心思缜密,洞察力惊人,虽修为不高,要是认真起来,连元皇境都抗不住。没看到武雄安这元皇境的大个子,对他是服服贴贴的,看着没出息的样子,但也说明这人的手段。

    可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介凡人,如何能和龙族正面刚?

    不等他想明白,就见宁遇洲和闻翘已经准备下去。

    闻兔兔等人站在坑边,叮嘱他们:“宁哥哥,姐姐,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情况不对,赶紧躲起来。”

    躲起来,能躲到哪里?

    不等冷左思索,闻兔兔伸手过来,将他拉到面前,“你们先前下去时,下面除了红莲业火,可还有其他东西?”

    冷左倒也没隐瞒,“下面的地形比较复杂,除了无处不在的灰雾外,还有一些鬼怪,它们以火石为食,力气极大,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宁遇洲朝他道一声谢,转身对闻兔兔他们说:“你们且在这里等着,保护好自己。”

    “宁兄弟,阿翘妹妹,小心啊。”师无命道。

    闻翘突然说:“你要不要和我们下去?”

    师无命:“……我、我的战斗力不行,还是别给你们拖后腿了。”他委婉地说,赶紧往旁挪,生怕真被他们拉下去。

    闻兔兔几人鄙视不已,明明拥有那般强悍的体魄,却让他活得像废材一样,真是白瞎那么好的体魄。

    反正不管他们怎么鄙视,师无命坚决不下去。

    最后,闻兔兔将趴在自己脑袋上的闻滚滚放到闻翘肩膀上,叮嘱它:“闻滚滚,你一定要保护好姐姐他们啊。”

    闻滚滚:“……”它也要去的吗?

    闻兔兔肯定地说:“你的防御力最强,你不跟去怎么行?”

    最后闻翘他们带着闻滚滚,御剑往深坑而下。

    灰雾扑面而来。

    这里的灰雾比外面的更浓郁,仿佛整座岛的灰雾都聚集在这里。灰雾中蕴含着某种不祥的力量,正如他们上岛时感觉到的那般。

    闻翘心中起疑,觉得这深坑下应该不仅有红莲业火,应该还有其他。

    “夫君,望月岛上空笼罩的灰雾,应该是由这里而来。”闻翘的声音从雾中传来。

    宁遇洲嗯一声,紧紧地拉着她被阴气沁得冰冷的手,“一般极险之地,容易诞生天材地宝,或许红莲业火便是如此。”

    “那陨龙呢?”闻翘又问。

    “陨龙若真如冷左所说,当年为保护红森大陆,亲自布下龙之囚笼,想必它对这里心中有数。”

    所以当红莲业火的气息乍现,吸引无数的生灵前往时,它才会如此生气,直接赶过来。宁遇洲推测,陨龙选择栖息此地,只怕也是守在这边,等待着什么。

    说话间,他们已经穿过重重灰雾,来到坑底。

    深坑底到处都是绯红色的火石,边上还有不少洞窟,不知通往何方,时不时能看到一些从洞窟里跑出来的鬼怪。

    这些鬼怪的模样极为丑陋,仿佛山魈鬼魅,皱巴巴的绯红色皮肤,上面覆着稀疏的红色毛发,一双铜铃般的大眼镶嵌在尖削的脸庞上,典型的尖嘴猴腮。它们的四肢微微弯曲,直立行走,爪子又尖又利,能徒手挖起地上的火石直接吞噬。

    当然,它们虽然以火石为食,但也不会放过送上门的新鲜血肉。

    感觉到修炼者的气息,那群鬼怪发出尖利的嚎叫,轻盈地在那被火炙烤得绯红的火石间跳跃,朝他们扑来。

    未等它们抵达,地上的火石仿佛变成一面墙,朝那群鬼怪倾倒碾压。

    一群鬼怪被摁在岩土之下,不知死活。

    闻翘和宁遇洲看也未看,直接挑了一个洞窟,飞掠而去。

    当他们双脚踩在地上,一种极热又阴寒的气息席卷而来,既有红莲业火的些许威力,又有极阴之气,两者蹿进身体里,仿佛在抢占主导地位。

    两人纷纷禁闭经脉,将它们趋除出体内,并小心地不再让它们侵入自己的身体。

    感受了下这里的情况,宁遇洲道:“红莲业火虽是因恶业而生,却也是异火的一种,应该能助凤凰破壳,咱们走罢。”

    闻翘又多了份信心,当即循着红莲业火的气息而去。

    两人的速度极快,都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和那些鬼怪的纠缠上,是以在遇到那些以火石为食的鬼怪时,不是一鞭将之抽飞,就是等数量多时,让闻滚滚用土墙将它们隔开。

    随着他们往深处走,闻滚滚终于累得直喘气。

    懒散的闻滚滚何时这么勤快过,要不是闻姐姐时不时给它塞补灵丹和蜜脂,闻滚滚都想直接瘫在闻姐姐脑袋上当一只毛球。

    幸好,宁遇洲终于开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