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37|第 437 章

437|第 437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翘他们家又多了一个成员, 众人接受良好。

    就算是一直暗中防备那些乱七八糟的兽赖上闻翘的闻兔兔也没话说。

    没办法,自从那具艳尸转化为凤凰蛋后, 它一直待在宁遇洲的空间里, 每次他们进空间时,总能看到在阴阳泉边努力挣扎求生、让自己恢复生机的凤凰蛋, 久而久之, 便接受了它的存在。

    闻兔兔知道, 这颗凤凰蛋迟早会破壳, 破壳后的小凤凰怎么可能拒绝得了闻姐姐的血脉气息?一定会死皮赖脸地留下来。

    所以有了心理准备, 当小凤凰真赖上闻翘他们、成为他们的崽时, 闻兔兔接受良好。

    不过, 闻兔兔不太明白, “为什么一定要当儿子,当弟弟不好吗?”

    小凤凰啾了一声,嫩黄的翅膀扑腾了下, 然后分别飞到闻翘和宁遇洲的怀里, 在他们身上蹭了蹭,将自己的气息蹭在他们身上,表明这是它的父母。

    看到小凤凰霸道的圈地盘行为, 闻兔兔顿时无话可说。

    他发现这只凤凰鸡贼得不行, 当儿子就能霸占父母,当弟弟的话……哪有弟弟霸占着姐姐、姐夫的?

    闻兔兔一脸认真地想着,他现在改口朝闻翘他们叫“娘”不知道行不行。

    宁寄臣终于接受他多了个孙子——而且孙子是一只凤凰的事。

    儿子都能觉醒帝羲血脉,儿媳妇也能觉醒神皇血脉, 孙子是凤凰好像也没什么,他十分淡定。

    “小七,阿娖,它叫什么名字?”宁寄臣询问便宜孙子的名字。

    闻翘和宁遇洲纷纷顿了下,然后看向小凤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凤凰歪着脑袋看他们,朝她啾啾几声。

    闻翘朝宁遇洲小声地说:“夫君,它说咱们是父母,该给它取个名字。”孩子的名字都是由父母取的,这没毛病。

    问题是,这又不是他们的崽,而是一只神兽凤凰。

    而且还是一只涅槃而生的小凤凰,它应该有名字的。

    就像小麒麟,它原来就有名字,都不用别人来取。

    小麒麟给他们传音:【闻姐姐,凤凰涅槃后,已经是一个新生命,前尘往事俱已忘记,取个新名字也没什么。】

    闻翘哦一声,瞅着小麒麟说:【你知道凤凰一族的姓氏吧?不然你给它取一个?】

    小麒麟摇头,小凤凰估计不会肯的,凤凰一族自恋又固执,很多事情不会轻易妥协。

    果然,当闻翘向小凤凰提议时,它马上啾啾啾地抗议起来。

    绝对不要外人取,要爹娘取名。

    闻翘于是说:“那夫君你给它取一个吧。”

    宁遇洲笑了笑,“还是你取罢,毕竟闻兔兔和闻滚滚都和你姓,你取的也挺好听的。”

    旁边听的人都十分无语,这么昧着良心地睁眼说瞎话好吗?

    然而闻兔兔却不觉得他们的名字难听,甚至还与有荣焉地点头,附和道:“姐姐取的名字当然是最好听的,外人一听到就知道我们是一家人。”

    “啾~”

    年幼无知的小凤凰果然被闻兔兔的话吸引,朝闻翘啾啾啾地叫着,表示也要一个让外人一听就觉得他们是一家人的名字。

    闻翘道:“那也行……闻毛毛怎么样?”

    众人:“……”

    所有人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这名字也取得太随便了吧?

    宁寄臣弱弱地说:“阿娖啊,你再想想,多想几个名字,让它自己选。”这可是凤凰啊,哪里能这么随便?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师无命蹲在一旁说,“闻毛毛多好听啊,旁人一听就知道是你们家的孩子,和闻兔兔、闻滚滚一样。”

    小凤凰:“啾啾啾~~”

    闻翘看了一眼众人那便秘的表情,又看向年幼无知的小凤凰,只好道:“夫君你来取吧。”

    宁遇洲微微一笑,说道:“不如就闻知爝。”

    闻知爝比闻毛毛好听不知多少倍,一听就上档次,让人觉得是个好名字。

    在场所有人都赞同,只有年幼无知的小凤凰啾啾啾地抗议起来。

    这名字听起来不像一家人啊,闻毛毛好听。

    小孩子闹腾起来还真是让大人头疼,最后宁遇洲说:“大名闻知爝,小名闻毛毛。”

    两全齐美,小凤凰终于不闹腾,乖乖地接受它的新名字,并且飞到闻兔兔脑袋上,站在那里啾啾啾地叫起来,仿佛在向世界宣告它的名字,那姿态一看就是个臭美自恋的。

    “这妖鸟不知是什么品种,总觉得自恋得紧。”武雄安和伍靖平他们暗自嘀咕。

    “宁公子和闻姑娘他们养的,应该不凡。”伍靖平对闻翘两人颇为推崇。

    武雄安的两个朋友亦是点头,十分赞成伍靖平的话,许是宁遇洲两人竟然能让陨龙明摆着护着,已经让他们产生一种没有什么是两人做不到的盲目感,连他们养只妖兽都觉得是不凡的。

    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刚给小凤凰取好名字时,坑边传来一阵躁动,吸引在场所有修炼者的注意。

    闻翘和宁遇洲他们看过去,恰好看到一只灰败干枯的爪子从那深坑中伸出来,攀着坑边爬出来。

    当那只爪子的主人全貌出现后,在场的修炼者发出一阵哗然之声。

    离那怪物最近的一位鬼王手持鬼器,朝那怪物砍过去,只听得一声金鸣之音,那鬼器竟然堪堪在那怪物的身体上留下一道痕迹。

    鬼王已经是高阶修炼者,每一招的杀伤力并不低,但没能在这些怪物身上留下伤痕,可见这些怪物的身体的强度。

    周围到处都是修炼者,吸引着那怪物的吞噬本能,它发出嗬嗬的叫声,扑了过来。

    鬼王和它过了几招,发现这怪物虽然一身筋骨宛若铜墙铁壁,无法快速将其斩杀,但因没有神智,对付起来也简单。

    鬼王花了些功夫,方才用鬼火将其完全击杀。

    只是这过程有些慢,那怪物死后散发一种浓郁的黑气,有眼力的鬼帝赶紧将那黑气隔开,束缚在方寸之地,没让它沾到周围的修炼者身上。

    “这是什么?”

    坑边的鬼修又惊又惧,忍不住看向那被灰雾弥漫遮掩的深坑,暗忖不知道这深坑下有多少这种怪物。

    “这是被孽煞之气吞噬后的修炼者。”宁遇洲走过来,朝那群鬼帝鬼圣说,“先前我们上来时,发现下面有很多像这样的怪物,都是先前下去的鬼修和人修,他们被孽煞之气吞噬生机,便变成这等模样,成为孽煞之气用来探路的卒子。”

    鬼帝和鬼圣纷纷皱眉。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不惧这些怪物,但若是怪物的数量极多呢?再加上一直蛰伏不出的孽煞之气……

    果然,就听到宁遇洲说:“深坑下的怪物有多少我亦不知,除了修炼者外,那些食火石而生的鬼怪应该也被孽煞之气吞噬。”

    先前下去的鬼修和人修其实并不算多,加上后来鬼圣和鬼帝出手,将陷在深坑下的修炼者一起捞上来,导致牺牲的人和鬼数量有限。但深坑下的鬼怪可不少,要是那些鬼怪都已被蔓延的孽煞之气吞噬,转化为这等铜墙铁壁般的怪物,可以想像有多棘手。

    鬼王之下的修炼者顿时躁动起来,连鬼王对付起来都如此困难,何况是他们。

    鬼圣们决定先在深坑边布道阵法,看看能不能多拦会儿。

    在场会阵法的鬼修和人修都被叫去帮忙,宁遇洲自然亦没落下。

    “原来宁小友还会阵法。”鬼圣阁老祖说,看向宁遇洲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

    也不知道人界何时出了这等厉害的人物,看来幽冥界和人界失去联系太久,导致幽冥界的鬼修对人界已经十分陌生。

    宁遇洲谦虚地道:“我如今也只是地级阵法师,尚且需要努力。”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布阵法的动作又快又稳,格外娴熟,甚至能给在场那些阵法师一些建议,导致那群阵法师不知不觉中以他为首,听从他的安排。

    季承嗣凑到闻翘他们那儿。

    他感慨地说:“宁公子真厉害啊!闻姑娘,你们要不要加入我们季家?”

    这是没死心呢,还想让闻翘他们加入季家。

    反正看现在的情况,估计他们是没办法回人界,既然要待在幽冥界里,挑选一个势力加入,得到那势力的庇护,总比孤身在外、被那些居心叵测的鬼修对付要好。

    “要加入也是加入我们鬼家。”鬼巍摇着骨扇走过来,朝闻翘他们笑得风流倜傥,“闻姑娘,你们意下如何?”

    闻翘:“不如何。”

    季承嗣哈哈大笑起来。

    鬼巍噎了下,无视季承嗣,在周围看了看,忍不住问:“怎么不见师姑娘?”

    瞬间,武雄安所有人再次看向师无命。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鬼巍再蠢也看出点什么,捏着骨扇的手紧了紧,朝师无命客客气气地问:“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鄙姓师,师无命。”师无命极为不要脸地说,“正好和师姑娘同名同姓。”

    啪的一声,鬼巍理智的弦崩断。

    他有些崩溃地看着师无命,越看越觉得这根本就是“师姑娘”,不管是豪迈的举止,还是那不要脸的德行,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鬼巍转身就走。

    闻翘他们瞅着鬼巍萧瑟离去的身影,多少有些同情,这是被个女装大佬给恶心到了。

    不过等看到他跑去安姑娘那里洗眼睛时,发现没必要同情,对风流鬼来说,被一个女装大佬欺骗后,只需要再找个妹子修补受伤的心灵就好。

    宁遇洲他们花了几天时间终于布好一个大阵。

    在布阵其间,不少被孽煞之气吞噬转变而成的怪物从深坑爬上来,在场的鬼王负责围剿它们,不让它们突破坑边地带,打扰到布阵的修炼者。

    鬼王之下的修炼者则躲到远处。

    既然没那实力直面怪物,除了赶紧躲起来保护好自己外,没人强求他们做什么。

    当大阵生成,绽放一阵柔和的灵光时,那深坑之下也有了变化。

    一直观察深坑的散修盟的鬼圣说:“你们快看,这灰雾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修炼者们的目光落在那深坑下的灰雾,只见那浓厚的灰雾里,似乎参杂着些许黑色气体,如头发丝一般在灰雾中游移,宛若某种邪恶之物,正在侵吞灰雾。

    灰雾是孽煞之气被红莲业火焚烧后诞生的残留物,威力自然比不上孽煞之气,可鬼怪们长期处于灰雾所在之地,受其感染。灰雾和孽煞黑气其实是一脉相生,在黑邪气团入侵时,很容易便被它吞噬。

    鬼圣们的神色紧绷。

    “黑气已经蔓延到上方了。”鬼圣阁老祖说,神色凛然。

    其余三名鬼圣心头发紧,忍不住问:“那青羽渡天冥灯何时能启动?”

    鬼圣阁老祖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那毕竟是神器,不是我等下界修炼者能驱使的。”所以这么多年,天枢宫只能守护青羽渡天冥灯,却无法使用它,更不用说独占它。

    青羽渡天冥灯要何时启动,他们也没有办法。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那黑邪之气已经冲破坑下的灰雾,冲天而起。

    一股凶暴邪恶的气息迎面扑来,在场的修炼者脸色发白,纵使是鬼圣,亦心下骇然。直到这一刻,才知道这种所谓的孽煞之气有多可怕,怨不得当年差点毁掉人界,牺牲龙族的性命才将之困住。

    无数怪物从深坑爬出来,攻击着坑边布下的阵法。

    “回来!”鬼圣阁老祖呼喊一声。

    那些正和深坑怪物交战的鬼王们赶紧撒回来,以免被那蔓延而来的黑邪之气吞噬。

    四名鬼圣联手,将那欲向坑外扩散的黑气压制住,不让它反扑。

    然而这些黑邪之气的侵蚀力之恐怖,不一会儿就将好不容易布下的阵法撕开一条口子,那些怪物嘶吼着,从中跑出来。

    所有修炼者只能祭出武器,加入这场生死之战。

    闻翘、闻兔兔和武雄安等人围成圈,将扑过来的鬼怪挡住,同时祭出金刚符、雷系符等攻击。

    其他修炼者亦是联合起来。

    这种时候,单打独斗根本对付不了这些怪物,纵使无法信任周围的鬼修或人修,也只能选择如此。

    怪物的嘶吼声、修炼者的惨叫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一副惨烈的画面。

    黑邪之气已经开始反扑,鬼圣们悬立在半空中,飞快地打出法诀,将它们拦住。

    时间越久,他们终于产生一种力不从心之感,然而不管如何,他们都要坚持住,坚持到青羽渡天冥灯启动。

    终于,在那黑雾之中,出现一道金光。

    金光丝丝缕缕攀升,终于破开浓重的黑雾。

    瞬间,一盏青色的扑拙天灯从黑雾中出现,冲破那涌动的黑雾,立于半空中。

    所有修炼者忍不住看向那盏天灯,那金色的神光扫过,让他们知道,这便是青羽渡天冥灯,亦是神器。

    鬼圣们暗暗松口气,终于支撑到神器启动。

    不过很快地,他们又发现不对劲,因为青羽渡天冥灯虽出现,却并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鬼圣阁老祖看向冷奕,“渡天冥灯为何不动?”

    冷奕皱眉不语,他也不清楚情况。

    这突然而来的意外,让在场的修炼者的心瞬间落到谷底。

    青羽渡天冥灯怎么没有动静?不会是坏了吧?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时,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目光转身慢吞吞地走过来的温漪,她咳了一声,青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她低声道:“唯有神异血脉,方能驱使青羽渡天冥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