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56|第 456 章

456|第 456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啾~”

    小凤凰威风凛凛在站在院子里的一株雪白的雪霜树上, 高声鸣叫着,那欢快的啾啾声在雪白的世界里回响不绝。

    一双黑豆眼盯着地上头发被凤凰灵火烧焦的雪恒峰, 仿佛随时还可以再喷口火出来。

    这只看起来宛若小黄鸡般脆弱无比的小凤凰, 在两个冰凤一族的人眼里,比所有东西都可怕。

    雪恒峰冷汗涔涔, 甚至顾不上自己被烧焦的头发, 满脸惊恐地看着它, 身体紧绷, 仿佛随时可能会崩溃。

    相比之下, 雪染便镇定多了。

    虽然感觉到凤凰灵火的压制时, 本能地感觉到恐惧, 但他见过这只小凤凰吃肉时嗷嗷待哺的模样, 也看过它跳到闻兔兔和师无命脑袋上耍赖的模样,更看过它扑到闻翘和宁遇洲怀里撒娇的模样,那嬉笑怒骂的反应, 就像个顽皮的幼崽。

    而且小凤凰住在他家的这几天, 它一直很乖巧,从来没有主动攻击自己的意思。

    既然这是一只不会主动伤害人的凤凰,自然不需要害怕。

    半个时辰后, 雪恒峰一改先前嚣张的模样, 低眉耷眼地站在客厅里,接受所有人的目光洗礼。

    小凤凰欢快地跳到宁遇洲怀里,张着小嘴等着它爹剥好烤地瓜喂给它。

    师无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伸手摸了把这只小凤凰, 觉得这估计是最幸福的凤凰了,竟然能让宁遇洲像对待自己的崽子一样喂它吃东西,其他凤凰哪有这个胆?

    闻翘开口问道:“刚才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没听清楚。”

    雪恒峰猛地打了个哆嗦,满脸讨好地说:“仙子误会了,我什么意思都没有,你们能来这里作客,是我们冰凤一族的荣幸,我们冰凤一族都欢迎你们。”

    闻翘脸上的神色稍缓。

    这时,雪染迫不及待地问:“雪恒峰,我哥现在怎么样?”

    雪恒峰已经知道雪染和这几个外来者是一伙的,而且这几个外来者身边竟然跟着一只传说中的凤凰,那可是冰凤一族的克星,哪里还敢像先前那样嚣张。但他素来和雪染兄弟俩不和,就算此时被压制,依然本能地想搞他们。

    “半个月前,他离开雪域城,据说是要去天之域。”雪恒峰说着,又忍不住讽刺起来,“他也是个死脑筋,竟然为了个外人叛离雪域城,族长非常生气,这次若是将他捉回去,定然不会放过他,洗去血脉都是轻的,说不定……”

    雪染的脸色微微一白,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显然为下落不明的兄长揪心。

    不过他很快又镇定下来,脸上露出笑容:“我相信我哥,他竟然决定离开,一定有保全自己之法。”

    “你竟然相信他?”雪恒峰鄙夷地说,“当年他为了一个女人,擅自离开雪之域,最后还不是灰溜溜地回来?这次他再离开,你以为他能活多久?”

    雪染没有说话,沉默以对。

    雪恒峰顿时像斗胜的公鸡一样,就差点翘起尾巴。

    然而当对上闻翘的目光时,翘起的尾巴瞬间崩塌,再次低眉耷眼地站在那里,不敢吭声。

    闻翘虽然有些好奇雪染兄长的事,但也没有急着了解,询问雪恒峰。

    “听说你们冰凤一族非常排外,为何如此?”

    雪恒峰赶紧道:“仙子误会了,我们冰凤一族以前和外界的交往还是很友好的,很多外界的修炼者到雪之域历练时,还借住在雪域城呢。只是数千年前发生一些事,导致我们冰凤一族的族人死伤无数,族长便不允许外来修炼者再到雪之域……”

    虽然雪恒峰说得有些含糊,不过闻翘几人很快就明白。

    雪之域和外界的修炼者产生过矛盾,导致冰凤一族死了不少族人,强行禁止外面的修炼者进入雪之域,一但出现,便强行驱除出去。

    而那些收容外来修炼者的冰凤族人则会被冠以勾结外人的罪名,要受到惩罚。

    这次雪染被罚到这里驻守,百年内不得回去,也是被其兄长连累的。

    雪恒峰委婉地说:“雪染的兄长曾经在死亡冰柱时期,救了一名闯入雪之域的女修,甚至爱上她,更是为她离开雪之域,惹得族长大怒。因为雪染兄长的事情,族长更恨外面的女修蛊惑他,一但发现有外来修炼者闯入雪之域,誓将其斩杀或驱逐。”

    闻翘等人恍然大悟。

    突然,宁遇洲问:“为何雪公子的兄长离开雪之域便会出事?”

    雪恒峰惊讶地看他,以他的脑容量,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天轮大陆皆知的事,为何这些人好像并不清楚?

    虽然心里疑惑,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说:“我们冰凤一族只能栖息在雪之域,一但离开雪之域,身体很快就会变得虚弱,甚至死亡。”

    “雪恒峰说得不错。”雪染抿着嘴说,“我哥上次离开时,回来时虚弱得差点死掉……”

    “为什么?”

    闻翘几人吃惊不已,哪有人到其他地方就会生病,甚至死亡的?

    两个冰凤族人纷纷摇头,“听族里的长辈说,因为极寒之地有利于我们生存的冰寒之气,若是离开,得不到其补充,很快就会虚弱至死。”

    “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反正族人无法在外界停留太久。”

    宁寄臣好奇地问:“外界也有极寒之地,像那些终年冰雪不化的雪山,你们难道没去过?那些地方应该能让你们生存吧?”

    “好像没用。”雪染摇头,“那里的极寒之气比不上雪之域,这里的极寒之气才是最纯粹的。”

    听到这里,闻翘他们都觉得这冰凤一族颇为奇怪。

    哪有人会依赖某种力量依赖到没有它就活不下去的?

    宁遇洲思索了下,朝他爹说:“爹,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方向,你试着研究看看能不能破解它。”

    宁寄臣:“……”

    再次被儿子趁机教育的宁寄臣只能苦逼地点头,决定先从面前这两个冰凤一族的族人研究。

    雪染和雪恒峰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都是傻呼呼的表情,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是哪里来的神仙人物,竟然说要研究他们冰凤一族无人能解的顽疾。

    宁寄臣近年来被儿子抓着学炼丹术,学得已经像模像样,对儿子丢给他的事情颇为认真。

    他盯着雪恒峰的脑袋,问道:“听说冰凤一族的头发都是白色的,为何你的头发却有黑色?”

    不等雪恒峰回答,闻兔兔便猜测道:“难道你是混血杂交?”

    雪恒峰涨红脸,一脸屈辱之色,如果不是打不过他们,估计已经忍不住拔剑砍过来。

    他深吸口气,压抑地说:“我父亲是外面的修炼者,我母亲是冰凤女,他们结合生下我……”

    “所以你真是混血杂交的啊!”闻兔兔总结道。

    但这话听在雪恒峰耳里,分明就是杂-种的意思,这让他想起以前被族里骂杂-种的经历,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这也是他嫉妒雪染兄弟的原因,他们都拥有一头纯洁无瑕的白发,这才是纯血的标志,若是白发中添了其他颜色,证明冰凤血脉不纯。

    不过愤怒过后,雪恒峰摸到自己现在的光头,又悲从中来。

    刚才那只小凤凰一口凤凰灵火烧掉他的头发,而且因为上面附有凤凰灵火的原因,根本无法用灵力催生头发,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他要顶着光头。

    呜呜呜!他不过是想找雪染的麻烦,在他面前嚣张一下,怎么就这么难呢?

    弄清楚原因后,众人看向雪恒峰的光头,顿时笑起来。

    雪恒峰差点原地爆炸。

    师无命好心地安慰,“既然你这么介意自己的白发中掺杂的黑头发,现在头发都没了,就不用再介意啦。”

    雪恒峰:“……”要不是打不过他们!

    连雪染都忍不住笑起来。

    自从兄长出事后,他们兄弟俩在冰凤族的待遇一落千丈,连雪恒峰这么一个杂鱼都能上门来欺负他们,可想而知他们兄弟的处境有多困难。

    直到现在,遇到这群人后,突然觉得生活也不是那么难的。

    然而想到离开的兄长,他又忧心起来。

    送上门来的雪恒峰被闻翘他们扣留在这里。

    雪恒峰垂头丧气,要是知道雪染这里有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家伙,他一定不会跑这边。可他也没胆逃走,每次看到那只站在门外的雪霜树上啾啾地叫着的小黄鸟,就忍不住肝颤腿软,哪里敢逃?

    闻翘他们从雪恒峰这里了解到很多关于雪之域及冰凤一族的事情。

    知道得越多,越觉得冰凤一族其实挺有趣的。

    例如说冰凤一族以纯血的白头发为荣,以掺杂黑发的混血为耻。当然,因为冰凤一族的族人向来稀少,就算是混血,他们也不允许流落到外。

    其实所谓的纯血也不然,而是生来白头发的孩子,冰凤血脉最浓郁,力量也最强,修炼起来的速度极快。混血的冰凤血脉较弱,修炼速度也不若纯血速度快,久而久之,自然更希望能生出纯血的孩子。

    修炼者以强者为尊,世人慕强,修炼速度快、力量强大的白头发纯血自然也成为冰凤一族最高贵的存在。

    可惜因为冰凤一族的族人实在不多,内部很快就消化完,那些没被消化的冰凤族人若是想要生孩子,还得到外面的世界里找,混血就是这么来的。

    “你们都允许到外面找人生孩子,怎么就不允许雪公子的兄长爱上外面的姑娘呢?”闻翘实在不解。

    雪恒峰道:“因为他爱上的女修并不愿意留在雪之域,雪枭也是个痴情的,竟然愿意陪她去天之域。”

    闻翘恍然,“那女修为何不愿意留在雪之域?”

    雪恒峰吭哧了下,说道:“雪之域不允许外面修炼者停留……”

    闻翘顿时惊住,觉得这冰凤一族的行事可真那啥的,她一言难尽地说:“所以你们冰凤族人只管找外人生孩子,生了孩子后,却不允许孩子的另一位亲人长居雪之域?”

    “那是因为他们受不了雪之域的极寒气候。”雪恒峰犹自辩解。

    “不是有火晶石吗?”闻翘冷着脸,以为她好骗嘛?他们可是从雪染那里知道,只要佩戴火晶石,就能在这极寒之地活动,影响并不大的。

    “可是火晶石很昂贵难寻,并不是人人都佩戴得起的。”

    “不是佩戴不起,而是你们的借口吧?”

    面对闻翘鄙视的眼神,雪恒峰低下头,不敢再辩解什么。

    闻翘一行人商量过后,决定去雪域城走一趟。

    正在发呆的雪染惊道:“你们要去雪域城?不行不行,你们会被发现的!”要是他们被发现,会被直接驱逐出去,外面还是死亡冰柱频发期,太危险了。

    宁遇洲一脸和煦地说:“反正还有半年才能离开,我们也没什么事做,不若过去看看。”

    他们要离开雪之域,只能等半年后,死亡冰柱不再频繁出现。

    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一直待在这里也无聊。何况难得来到这里,宁遇洲又想弄清楚冰风一族的怪病,自然要去看看。

    见雪染还想要反对,宁遇洲道:“你不用担心,我们伪装后再过去,不会让他们发现。”

    “伪装?”

    雪染和雪恒峰俱是不解。

    然而一天后,当他们看到这群人的头发都变成白发,而且一身冰寒之气时,瞬间傻眼。

    光是从视觉和感知,这些人仿佛就是冰凤一族的人。

    雪染吃惊地问:“你们怎么弄的?你们的头发……”他伸手摸了摸闻兔兔扎起来的小揪揪,细细软软的,冰滑如霜雪,和他的头发没什么区别。

    宁遇洲微微笑了笑,“不过是一种药水罢了,只要不刻意检查,不会发现的。”

    当初为了绘制海图,宁遇洲可是研究出不少特殊的药用染料,涂上就没办法洗去的那种,除非用特殊的药水,只有他能调出来。用药水染出来的头发,宛若自然生成的一般,并不作假。

    “那你们为何一身寒气?”雪恒峰也不解地问。

    这回宁遇洲没有回答,而是说:“你们谁陪我们去雪域城?”

    雪染正想说自己陪他们去,但想到他被族里放逐驻守在这里,若是轻易离开,只怕会引起族里的怀疑,继而对这些人也不利。

    “让雪恒峰陪你们去罢。”

    雪恒峰当然愿意陪他们去雪域城,但是……

    “我现在是光头,头发不知几时能长出来,要是被他们看到……”说到这里,雪恒峰差点流下男儿泪。

    顶着个光头多难看啊!

    以前有头发的时候,他不喜欢自己头发中掺杂的黑色,恨不得直接将它们剃了,直到头发没了后,才明白头发有多可贵。

    众人看向雪恒峰那亮亮的光头,觉得也是个问题。

    毕竟修炼者只要没什么特殊的情况,一般都能拥有一头秀丽的长发,除非是那些佛修。可冰凤一族中没有佛修,要是雪恒峰这模样回去,瞬间就能让人看出问题。

    这时,就听到宁遇洲说:“很容易解决,接发吧。”

    众人:“……”

    闻翘他们想到被留在古漳山的那具傀儡乌黑油亮的黑发,默默地点头,宁哥哥的接发技术超一流,以前没人需要接发,现在终于派上用场。

    雪恒峰不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半日后,雪恒峰终于恢复一头秀丽的长发。

    但他并不高兴。

    他觉得自己戴了一顶假发,这头发再漂亮,也不是自己的,他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

    想到这里,再次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