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91|第 491 章

491|第 491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霆殿果然如雷泽驰所言, 有大型的防御阵,阻挡终年不断的雷暴雨。

    闻翘从灵舟下来后, 便被随行的雷霆殿弟子恭恭敬敬地请到一处装潢舒适的客房休息, 雷泽驰则先去找雷霆殿主复命。

    住在闻翘隔壁的是余诗语。

    恰好最近来雷霆殿作客的女修只有她们两人,便直接安排在一起。之所以如此, 也是因为这边的客房是安排给雷霆殿的贵客居住的, 毫无疑问, 两人都算是雷霆殿的贵客。

    然而余诗语并不那么认为。

    当她看到雷霆殿弟子竟然将闻翘安排在她隔壁时, 脸皮都僵硬了, 只能死死地盯着闻翘。

    闻翘还没反应呢, 窝在她脑袋上充当一团绒毛球的小凤凰却不干了, 一双黑豆眼盯着余诗语, 啾啾地叫几声,仿佛在问她有什么意见?

    余诗语看到这只肥得都快要飞不起来的胖鸟,自然不屑一顾, 扭头就走。

    反正雷泽驰也不在, 她不必再伪装柔弱给人看。

    送闻翘过来的雷霆殿弟子是雷泽驰的手下,看到这一幕实在无语。

    明明这位来自水之域的余姑娘一直以来都是以柔弱纯洁示人,让很多男修乍然一见便升起一种保护欲。既然她都柔弱这么久了, 却在闻翘面前破功, 多可惜啊,为什么不一直柔弱下去呢?

    余诗语不知道这些雷霆殿弟子的心思,要是知道一定气个半死。

    她也想柔弱下去啊,但被闻翘扒了那么多次脸, 哪里还能继续在她面前柔弱?她拿闻翘当情敌对待,让她生气的是,对方不仅对她不屑一顾,更是对雷泽驰不屑一顾,让她差点憋出内伤。

    翌日,雷泽驰便过来找闻翘。

    “闻姑娘,你打算去雷陨石矿亲自选雷陨石,还是由雷霆殿挑好送过来予你?”雷泽驰询问。

    闻翘诧异地看他,“我并非雷霆殿弟子,也可以进入你们的雷陨石矿地吗?”

    一般像这种珍贵的矿脉之类,各个势力都会守得死紧,轻易不允许非本门弟子进入,雷霆殿未免心太大。

    雷泽驰笑道:“若是外人自然不可能,不过闻姑娘不同,这次雷火林之事,还要多亏闻姑娘。”

    闻翘不仅在噬雷兽追击下救了雷霆殿弟子,同时也是她率先发现那可怕的黑影,加上她和问虚宫似乎有某些联系,连问虚宫的老祖都对她另眼相待……种种原因下来,雷霆殿自然将她放在贵客之列,愿意为她破例。

    虽然能进入雷陨石矿地亲自挑选很好,不过闻翘并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此,直接道:“我不会挑雷陨石,就不必去矿脉。”顿了下,她又说,“我相信贵殿,你们直接帮我挑一些好的。”

    见她不负责任地将这事丢给自己,雷泽驰无言以对。

    但他能如何?先不说这位可是那些雷霆殿弟子的救命恩人,他们雷霆殿要感激她,做不出那种坑她的事;更不用说她和问虚宫的关系,雷霆殿可不愿意和问虚宫交恶。除此之外,雷霆殿的作风还算正派,也不会做出那种坑人的行为。

    当然,如果是自己挑到差的,那就别当别论。

    余诗语一直盯着雷泽驰,见他过来找闻翘,心中一紧,自然也跟过来。

    来者是客,雷霆殿弟子自然不会阻止她。

    所以她也看到雷泽驰对闻翘的态度,顿时心情有些不美妙。可惜不美妙也没办法,闻翘的修为比她高、长得比她漂亮,而且骨龄更是比她年轻,代表她的资质比自己要好,哪里都比不上,自然没底气和对方一较长短。

    原本她还能以身份压对方一筹,哪知归来的路上,却从那些雷火殿的弟子中得知,闻翘竟然得问虚宫老祖另眼相待……

    算了,元圣境老祖惹不起,她还是安份守己吧。

    虽是如此,但有些情绪和想法是控制不住的,见到雷泽驰出现,她就忍不住跑过去,然后因为雷泽驰亲自帮闻翘挑选雷陨石之事,心理上就被虐了一回。

    她盯着闻翘,发现她对雷泽驰客气有余,恭敬不足,举手投足间俱是属于高阶修炼者的自信,并无半分柔弱和女性的娇柔。

    偏偏雷泽驰仿佛眼瞎一般看不到,反而待她越发的亲近。

    余诗语若有所悟,难不成雷泽驰喜欢强势的女人?以前也没听说过啊……等等,以前也没哪个女修像闻翘这样,让雷泽驰特别对待。

    所以说,雷霆殿的风雷殿堂主其实是喜欢这种强势又自信的女人吧?怨不得宓英一向不爱柔弱示人,怎么强势怎么来。

    自认悟了的余诗语终于改变以往的行事风格。

    直到将来某一日,等她努力修行,再次出现在雷泽驰面前时,雷泽驰那种尊重中透着几分小心的态度,让她明白自己是正确的,甚至有几分感激当时处处不留情地碾压她的闻翘。

    **

    雷霆殿的办事非常快速,很快就将准备好的雷陨石送上来。

    这一批雷陨石都是雷霆殿精挑细选的,雷泽驰在一旁介绍,“这是上等雷陨石,炼制的防雷灵器可以抵挡元皇境雷劫的一重雷劫。”

    元皇境雷劫有六九雷劫,虽然只挡一重雷劫,却是极高的比率,要知道修炼界中很难寻找到一些挡雷劫的东西,雷之域也是其得天独厚的环境,才能孕育出这一条雷陨石矿脉,使雷之域成为众多修炼者为渡劫而来的圣地,光是坐拥一条雷陨石矿脉的雷霆殿就富得流油。

    闻翘道:“挺好的,我都要了。”

    这批雷陨石的数量并不少,原本雷霆殿是想送她一些的,但闻翘没要。虽然雷霆殿很大方,送的也不少,但在她看来实在不够,她不仅要给她家夫君弄一些,也想给圣武大陆的亲朋好友弄一些,而且还有一个在古漳山发展的潜鳞需要养。

    那还不如直接买,让雷霆殿给个优惠价格,这样她才能多买一些。

    雷霆殿果然被她的大手笔惊住。

    雷泽驰算了下她要的数目,有些纠结地问:“闻姑娘,你的灵石够吗?还有,其实雷霆殿有规矩,每个修炼者限购雷陨石,若是你的话,自然可以通融,但估计也不会收太多的灵石……”

    对于财大气粗的雷霆殿来说,灵石并不是必要的,否则也不会出限购令,必要时,他们更希望能收集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

    闻翘听出他的潜台词,默默地算了下储物袋里的东西,十分壕地说:“放心,还有其他东西。”

    接着,她取出几种东西:仙灵蜜脂、极品灵丹、寒冰石、高阶极阴属性灵草、鬼珠……

    每一样都属于稀少又比较难弄到的东西,特别是像那些高阶的极阴属性灵草,那可是他们在幽冥界时收购的,绝非人界能有的。

    随着她摆出来的东西,雷泽驰的表情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到最后已经变得麻木,差点想来个杀人夺宝。不过想到问虚宫的老祖,及时克制住这种危险的念头,默念清心咒。

    但这么多难得的天材地宝摆在面前,真的很难保持平静。

    他想,怨不得连问虚宫的老祖都对她另眼相待,也不知道她到底出自哪个大势力,带着这么多宝物随便行走。

    “这些怎么样?可以换吗?”闻翘询问。

    “可以!”雷泽驰毫不犹豫地说,根本不用请示殿主,凭他的眼力,完全可以作主卖给她大批的雷陨石。

    再次让人去取雷陨石过来,雷泽驰不免有些好奇地问:“闻姑娘,这些东西……”

    “放心,来路正确!”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问,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我们雷霆殿可以和你交换……”雷泽驰一边说,一边琢磨着雷霆殿还有哪些可以和她交换的东西。

    然而闻翘只是看着他,没有吭声。

    雷泽驰突然恍悟过来,发现自己越界,赶紧道:“闻姑娘放心,我们雷霆殿有规矩,绝对不会做出那等透露客人信息并对客人出手的事,我们还需要脸面和信誉。何况,还有问虚宫的老祖在……”

    闻翘道:“我自是信你们。”

    来雷之域前,她打听过雷霆殿的情况,才选择直接上门用天材地宝交换。何况,就算被盯上她也不悚,她可是有两张元圣境老祖给的令牌,能召唤两次元圣境老祖相助呢。

    只是好钢要用在刀韧上,不到非不得已,闻翘不想浪费这两次救命的机会。

    “那闻姑娘这是……”雷泽驰不解地问。

    闻翘没有解释,只道:“先这些罢,其他的不用。”

    雷霆殿确实会炼一些防雷灵器,但闻翘更信任她家夫君,觉得既然他都能炼,还不如将材料买回去由他来炼更适合他自己的。对宁遇洲,闻翘总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他不管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最后,除了雷陨石外,闻翘只要雷霆殿这里购买一些比较稀少的雷属性之物,例如两截赤雷木,一颗雷击木的木核。这两种东西实在太稀少,而且极为珍贵,要不是闻翘这里有雷霆殿需要的东西,他们根本舍不得卖。

    交易完后,闻翘打算离开雷霆殿。

    雷泽驰亲自送她出门,提醒道:“闻姑娘,雷之域很多亡命之徒,最喜欢盯着落单的女修,你从雷霆殿离开时,定要小心。”

    闻翘唔一声,感过他的好心提醒。

    雷泽驰将她送离城池之外,目送她离开,心里多少有些担心。

    然而这种担心,在几天后完全没了,反而开始庆幸自己当初虽然起了心思,及时止陨,没有招惹她。

    雷霆殿弟子回来禀报道:“闻姑娘离开后,前往惊雷谷之地中途,突然发生强烈的爆炸,爆炸又引来天雷……属下过去查看,发现那里有一个被炸出来的大坑,残肉血迹无数,边上还有数具被天雷劈焦的尸体。”

    雷泽驰惊异地问:“那爆炸是何物所起?可是类似霹雳雷弹?”

    “不是,我等观察过了,它留下的气息颇为爆烈,还夹杂着些许阴气,与雷属性之物无关。”

    闻言,雷泽驰再次肯定闻翘身上的保命之物更不少,估计连元皇境都能炸个半死不活。

    盯着她离开雷霆殿的人定然不少,没有十几也有几十个,却未想到被她直接炸死了。

    这姑娘可真凶残!

    ***

    “不知阿娖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宁寄臣突然叹口气,颇有些忧心出门在外的孩子,虽然闻翘和闻兔兔的修为都比他高,但作为长辈,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家的孩子。

    正帮着布置阵法的师无命哆哆嗦嗦地说:“宁叔叔,你放心吧,闻兔兔和阿翘妹妹凶残着,敢坑他们的,没一个好下场。”

    宁寄臣摇头,“闻兔兔是元皇境,倒是没什么,但阿娖一个姑娘家……”

    儿媳妇长得那般好看,肯定会有很多心情不轨的男修对她出手。

    “阿翘妹妹更不用担心,她可是个体修,越阶挑战没问题。”师无命嘀咕道,“何况她还有功德气运护身,老天爷都站在她那边,和她作对的只会倒霉。”

    周围的风雪有些大,宁寄臣并没有听得太清楚,忍不住道:“你说什么?”

    师无命摇头,看他一眼,突然觉得这人可真厉害,曾经的灭世者和救世者都出现在他身边,还以这种方式和他扯上关系,也不知道积了几世的功德,才能有这等诡异的运气。

    想到这里,他敬佩地说:“宁叔叔,你可真厉害,不仅生出这样的儿子,还给他定下这样的儿媳妇。”

    宁寄臣莫名其妙地看他,觉得这人除了厚脸皮外,有时候还奇奇怪怪的,专门说一些让人不懂的话。

    他也没太理会,眼看风雪越来越大,连周围的冰凤族人都顶不住,不由问道:“师公子,怎么样?可以了吗?”

    师无命看着阵法中那株柔弱的天诛冰珠草,说道:“差不多了吧!咱们要小心一些,这可是冰凤一族的救命之物,别让它被冻死了。”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冰凤族人越发的小心,在其他地方布下阵法时,真是恨不得直接守在这里,守着它成长。

    天诛冰珠草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冰属性灵植,明明柔弱无比,却又需要在极寒之地才能生长,但寒气太重,又会将它冻死冻伤,极难伺候,仿佛连上天也不允许它活下来一般,方才有天诛冠名。

    为了让它能适应雪之域的环境,宁遇洲甚至研究出一套阵法,让冰凤族人和师无命他们布置在天诛冰珠草生长之地,小心地呵护它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