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03|第 503 章

503|第 503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由于闻兔兔的态度坚决, 宓家派过来接人的弟子根本没办法将人带走。

    这次宓家来了五人,为首的是元宗境, 其他四人则是元灵境。不过是来接一个四岁的小姑娘, 且在家族里亦不是最受重视的,这样的人手已经足够, 也代表宓家对宓芙的态度。

    可看在闻兔兔眼里, 便觉得宓家太过敷衍, 哪里肯依?

    虽然闻兔兔也不想一直当只保姆兔照顾个小丫头, 可好歹是自己救下来的, 还是自己罩的, 哪里允许旁人折辱她?更不可能在明知道宓家对这小丫头不上心的情况下, 还让她回去, 那岂不是再次将她推回去受苦吗?

    不管怎么说,在他们离开天轮大陆前,闻兔兔是要安顿好这小丫头, 让她将来能顺顺利利地成长, 而不是继续受苦。

    宓家的做法让他非常不高兴,更不信任。

    “除非宓英亲自来,否则休想带走她。”闻兔兔冷着脸说, 一点也不给宓家人面子。

    几个宓家弟子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 可打又打不过,只能看向问虚宫的宫主,冷声道:“许宫主,不知这位是何人, 为何要干扰我们宓家之事?”

    这明显是要给问虚宫施压,想让问虚宫帮忙他们将宓芙带回去。

    问虚宫虽是天轮大陆的老牌势力,但宓家亦不逞多让,不管是哪边都要客气几分,这也是宓家得知宓芙身在问虚宫时,特地奉上厚礼过来接人。

    看到闻兔兔出现在问虚宫,这几个宓家弟子也拿不定主意,不知他和问虚宫是什么关系。当然,若真的是问虚宫的弟子亦是好办,给问虚宫施压便是,堂堂一个偌大的宗门,也不能扣着人家的孩子不放吧。

    如果不是……一个散修罢,宓家还不至于会怕。

    许宫主不慌不忙地道:“这位闻小公子是我们问虚宫的贵客,近段时间客居此地。”

    这言意之下,他们问虚宫其实是站在闻兔兔身边,不会帮宓家的忙,甚至若是宓家要出手,他们问虚宫亦会选择出手庇护闻兔兔。

    明白许宫主之意,宓家那位为首的元宗境弟子脸色再次变得十分难看。

    但他也知道这里是问虚宫,不管许宫主还是那位妖修都是元皇境,不是他们能撒野的地方。

    “既是如此,我等只好先回去禀明族长此事。”

    硬梆梆地丢下这句话,为首的宓家弟子便要告辞离开。

    闻兔兔叫住他,嚣张地放话:“你们宓家若是不拿出诚意来,休想将这小丫头带走!反正你们宓家也不在意她,不如就当作她已经死在风之谷。”

    这话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宓家的几个弟子气得眼睛都红了。可惜没等他们有所行动,属于元皇境的威压便碾压过来,为首的元宗境弟子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单膝跪地上,其他四人则纷纷趴在地上,狼狈不堪。

    闻兔兔又哼了一声,将威压收回来,拉着宓芙就走。

    其他人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继续,再次浩浩荡荡地走了,仿佛就是来凑热闹的。

    被留下的许宫主依然老神在在地坐着,像是没有看到那几个宓家弟子的狼狈。

    元皇境威压一施一收,时间极为短暂,却让宓家的几位弟子狼狈之极,也让他们意识到这位妖修的脾气不仅很不好,而且摆明着要护住宓家的十八小姐。

    如果说先前他们并不怎么在意宓芙这十八小姐,那么这会儿意识到竟然还有一个元皇境妖修护着她,不得不慎重起来。

    几人重新站起来后,看到一旁的许宫主时,脸上都有些难堪之色,可他们也知道对方是元皇境,不是他们能得罪的。当然,作为宓氏的弟子,他们身后站着风之域的宓家,他们却是不惧一个区区妖修,闻兔兔此举可以说再次得罪宓家。

    不过早在救下宓芙时,闻兔兔就得罪宓家,再次得罪也没事,他根本不在意。

    为首的宓家弟子自然明白这点,他脸色难看地朝许宫主道:“许宫主,此事我等定会回去告诉族长,由他来定夺。”

    许宫主和气地说:“诸位慢走。”

    宓家的弟子微微顿了下,终究有些不甘心,忍不住问:“许宫主,那妖修与你们问虚宫有什么关系?”

    对方如此嚣张,甚至不怕得罪风之域的宓家,宓家就算要给他一个教训,也要弄清楚对方的来历和身份。宓家的弟子也不是没脑子之辈,只是因为嫡系并不重视宓芙,所以态度才有所轻慢,但他们没想到对方的气性如此大。

    许宫主也不想和宓家闹得太过,好心地提点:“那位闻小公子是宁公子和闻姑娘的弟弟……”

    等宓家弟子听完后,脸色顿时沉下来。

    他们没想到对方的靠山如此厉害,竟然还是问虚宫的王级丹师罩的,与其说是客居在问虚宫,不如说是倪丹枫千方百计将人留着,希望他们能加入问虚宫。能让一个王级丹师如此执意留人,可见那位宁公子的厉害,不怨那妖修如此嚣张。

    宓家的人沉着脸离开。

    许宫主站在殿门口,眺望他们离开的方向,满意地想着,想必下次宓家再来人,态度应该会截然不同罢。

    不过许宫主的舒心日子没过多少天,又接待到几位让他头疼的客人。

    来者是雷霆殿的炼器师和风雷殿的堂主。

    雷霆殿的炼器师体格高大,满脸凶横之相,是个脾气急躁的魁梧大汉。

    见到许宫主时,他就轰隆隆地发声:“许宫主,听说你们问虚宫炼制出能吸收雷劫之雷的御雷灵器,我们雷霆殿亦十分好奇,不知能否见见那位炼出此等御雷灵器的炼器师。”

    许宫主木着脸看他。

    果然消息已经传到雷之域,以雷霆殿在雷之域的特殊地位,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

    应该说,但凡是修炼者,没有不为那御雷灵器震惊好奇,甚至为它惊喜的。如果只是用来渡劫的便罢了,但它竟然还能吸收渡雷劫时的天雷,已经超出世人的预想,真是恨不得将之弄到手。

    许宫主解释道:“那些御雷灵器不是我们问虚宫的炼器师所炼……”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那位急性子的炼器师问:“那是何人所炼?许宫主,你尽管说,只要我们雷霆殿能付的,我们都可以付出给你们,只要能求取一件那等御雷灵器。”

    作为雷霆殿的炼器师,他们炼制出无数的御雷灵器,自然对那等能吸收雷劫之雷的御雷灵器心动不已,甚至想弄明白它是如何炼制的。

    许宫主见他们一副不见着人不罢休的模样,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它们出自宁公子之手……”

    “那位宁公子呢?可在你们问虚宫?”

    “在是在……”

    “赶紧带我过去,我要会会他。”

    “……”

    许宫主被急躁的雷霆殿炼器师像赶鸭子似的,十分无奈,为何就不等他将话说完呢?

    他只好道:“请诸位稍等,我马上就让人去找宁公子。不过宁公子很忙,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

    “他忙着炼器吗?”雷霆殿的炼器师理解地道,“如果不行,我过去找他也可以。”

    许宫主默默地看他,说道:“不是,他在倪师叔的炼丹室。”

    雷霆殿的人俱是一愣,一直安静地坐在旁边的雷泽驰突然说:“许宫主,你说的是贵宫的王级丹师——倪丹师?”

    “是的,倪师叔不喜人过去打扰,所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

    话还没说完,又被人打断,“你们倪丹师要做甚?他一个炼丹师难不成要学炼器不成?不行,我还是亲自过去罢!”雷霆殿的炼器师说着,人已经站起,朝许宫主说,“你带我过去。”

    这位是王级炼器师,亦是天轮大陆最厉害的炼器师,据闻他可能会是天轮大陆第一个成为圣级炼器师之人,不管到哪里,都极受敬重。

    许宫主能怎么办?只好带人过去,希望倪师叔等会儿别生气才好。

    可惜许宫主的期盼没有用,被人打扰的倪丹枫顿时勃然大怒,怒气冲冲地跑出来,破口就骂:“我不是警告过,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

    没等他骂完,一个魁梧的汉子就走过来,将他往边上一拨,探头往里看,“宁公子呢?我今日过来向他请教炼器之法!”

    倪丹枫看清楚这群人,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他先是瞪了一眼胆敢带人过来打扰的许宫主,然后才黑着脸说:“胡说八道,我宁贤弟是一位炼丹师,只是会些炼器之道,却不是炼器师!滚滚滚,别过来打扰我贤弟,将他拐去炼器,炼丹才是最好的辅修之技,炼器有什么好的……”

    雷霆殿的炼器师顿时大怒,“倪丹枫,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就别去雷霆殿求御雷灵器,当年是谁渡元皇境雷劫时,让本座出面给你炼御雷灵器,好让你顺利渡劫的?你这么有脸,当初怎么就不凭自己扛过雷劫呢?”

    倪丹枫:“胡说八道!那不是我,只是师尊生怕我渡劫时出意外,方才会让人去雷霆殿求取的……”

    听着两个王级炼丹师和炼器师开始互揭对方的伤疤,吵得不可开交,在场的人都木着脸,不知怎么办。

    两位都是宗师级的人物,而且还是长辈,更是各自门派的镇门之宝,只有他们使唤自己的份儿,哪里敢去拉架?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不少问虚宫弟子的注意。

    那些弟子们目瞪口呆,等听明白两位吵的内容后,顿时对传说中的那位宁公子敬佩得五体投地。

    能让两位王级炼丹师和炼器师一起争抢的人物,估计古往今来,也唯有宁公子一人。

    怨不得许宫主对宁公子一行人如此礼遇,这样的人物,谁不捧着?

    闻翘他们从外面回来时,也听到这事,赶紧跑过来。

    当他们抵达丹灵殿,就见到两个修炼者正在吵架,周围的人都是一脸无奈,幸好这里除了许宫主和雷霆殿的人外,并没有其他问虚宫的弟子,两位王级丹师和炼器师的形象方才得以保存。

    “咦,闻姑娘?”

    雷泽驰瞥见他们的身影,瞬间目光就落到其中一人身上,不由有些愕然。没想到时隔十年,竟然会在问虚宫遇到她,难不成她其实是问虚宫的弟子?

    闻翘等人从飞剑跃下,落到丹灵殿前,询问发生什么事。

    许宫主苦笑着解释一遍,便见闻翘、闻兔兔和师无命等人都是一脸见怪不怪之色,仿佛此事非常常见。

    回想自从遇到宁遇洲后的情况,许宫主发现,可不是很常见嘛。

    “闻姑娘,你这是……”雷泽驰迟疑地看她。

    闻翘道:“我们正在问虚宫作客。还有,引起他们争吵的人是我夫君。”

    雷泽驰:“……”

    耳尖的雷霆殿炼器师听到这话,顿时大喜,也顾不得和倪丹枫吵,大步走过来,笑着说:“小姑娘,我是雷霆殿的炼器师祝炎,欲拜访宁公子,向他讨教炼器之道。”

    闻翘还没出声,倪丹枫就黑着脸说:“宁贤弟是炼丹师,非炼器师。”

    “不管他是不是炼器师,他能炼出御雷灵器,证明他的炼器术不错,实为炼器师。”祝炎反驳,再次对闻翘说,“我等此番是怀有诚意而来,希望能见宁公子一面。”

    闻翘眨了下眼睛,脆生生地道:“祝前辈稍等,晚辈马上给夫君传讯。”

    “如此甚好,小姑娘真乖巧可人,不错不错,这是见面礼。”祝炎哈哈大笑,随手就塞给闻翘一把天级的御雷灵器。

    倪丹枫阴沉地瞪着他,然后又盯着闻翘。

    虽然他很想阻止闻翘,可他也知道闻翘是宁遇洲的未婚妻,宁遇洲非常珍视她,容不得人对她摆脸色,他自然不想惹宁遇洲不快。

    他心里恼恨,宁遇洲此时正在炼丹室里修复那些残缺的丹方,为了杜绝打扰,他还开启防御阵,就算祝炎这家伙叫破喉咙也打扰不到他。但若是闻翘直接传讯的话,宁遇洲绝对会放下手边的事宜。

    果然,宁遇洲很快就出来。

    当看到殿前的正在对峙的那群人时,他不禁愣了愣,询问地看向闻翘。

    雷霆殿的人也第一时间将视线转向他,看清楚人时,不由愣了下,怀疑是不是弄错人了?这人……实在太年轻,而且修为只有元宗境初期,真能炼出那等御雷灵器吗?

    在他们迟疑时,闻翘已经走过去,将雷霆殿的来意同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