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07|第 507 章

507|第 507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兔兔的心情看起来非常不好, 紧绷着俊俏可爱的小脸,一副随时可能原地爆炸的模样。

    被他拎着的闻滚滚识趣地没有在这时候招惹他, 动了动爪子, 示意他将自己放开,然后直接爬到他的脑袋上窝着。

    师无命笑眯眯地道:“闻大弟, 心情不好啊?是不是舍不得宓家的小姑娘?”

    “呸, 谁会舍不得一个黏人的小丫头?”闻兔兔不屑地说, “我只是不耐烦这种依依惜别的场面, 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 哭得像什么似的, 也不怕哭伤了……”

    突然, 他见所有人都看过来, 顿时有些警惕,“你们看什么?”

    师无命笑眯眯地说:“闻大弟,我从来不知道, 原来你是这么一个口是心非的妖。”

    “胡说八道, 谁口是心非了……”

    “你关心人家小姑娘就直说,我们又不会笑你。”师无命摸着他快要炸起的头发,“小姑娘那么可爱, 你关心她也对的, 说不定等她将来长大了,会特地去找你报恩呢,以身相许,你觉得怎么样——嗷!”

    师无命惨叫出声, 被炸毛的闻兔兔摁着直揍。

    闻翘和宁遇洲、宁寄臣都没有劝架的意思,站在旁边看着。

    闻滚滚已经趁机爬到宁寄臣的肩膀上,掏出一颗灵果慢吞吞地啃着,小凤凰窝在闻翘的发间,歪着脑袋,一群人和兽就这么围观师无命被摁着揍的模样。

    直到闻兔兔揍完,终于心平气和,朝闻翘他们说道:“姐姐,宁哥哥,我们走吧,去天阵城。”

    师无命从地上爬起来,除了模样有些狼狈外,皮肤上连道痕迹都没留下。

    但他仍是可怜巴巴地说:“闻大弟,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一定是被我说中心事,所以才会恼羞成怒地打人,这是不对的。”

    “我又不是君子。”闻兔兔瞥他一眼,嘀咕道,“想将你打得鼻青脸肿还真不容易。”

    “你还想打我打到鼻青脸肿?闻大弟,你有没有人性啊?”

    “抱歉,我又不是人。”

    “嘿,闻大弟,你这话就不对了,你现在可是妖修,既然化成人形,那也是人的一种……”

    一人一兽边走边斗嘴,闻翘拉着宁遇洲在前面,宁寄臣含笑跟在后面。

    突然,闻翘召出烈日弓,凝聚出十支灵力箭,十箭齐发,朝不远处的山丘轰过去。

    灵力箭轰隆隆的爆响将整个山丘都炸开,只见几道身影狼狈地疾射而出,朝这边扑过来。

    闻兔兔顿时大怒,这是通往天阵城的路上,知道他们今日要去天阵城的人应该不多,但这些人埋伏在此地,显然在是一直等着他们,不管是什么人,都让他十分不爽。

    不爽的闻兔兔也不管那些人是什么修为,纵身而去,袖子翻飞之间,一只手在半空中拎住一人,另一只手翻手一吸,将不远处的人拽到手里,然后猛地将他们的脑袋一磕。

    两人同时磕得脑门开花,奄奄一息。

    师无命默默地往宁寄臣身后缩了缩,看来闻大弟的火气确实很大啊,幸好刚才他只摁着自己揍一顿,还是手下留情的。

    宁寄臣看他一眼,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有些好笑,既然知道闻兔兔心情不好,这人做甚还要跑去招惹他?

    来袭的人不多,闻兔兔和闻翘三两下就解决。

    虽然都没死,但那模样比死了还惨,特别是被闻兔兔抓着对磕的,脑门开花的模样,估计神魂都不稳。

    闻翘拎着一个没那么凄惨的,问道:“谁派你们过来的,有什么目的?”

    那人被勒着脖子,断断续续地回答:“我们接了个任务……在这里拦截你们,逼出你们身上的宝物……”

    闻翘皱眉,又问了几句,发现问不出什么,丢到一旁,继续去拎下一个询问。

    直到将所有的人都问一遍后,大概明白这些人的来意。

    师无命纳闷地说:“他们以为我们身上有什么宝物?”他们身上的宝物太多了,但自认为并没有暴露,是谁盯上他们。

    “他们盯上的应该是我。”宁遇洲慢条斯理地说,“大概是以为我有丹道和器道的传承罢,幕后的人想要这两种。”

    闻言,几人终于恍然。

    这事倒也不难猜,从许宫主收徒到柳清韵的双修大典,来观礼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宁遇洲身上,自然也能察觉出不对。一个年轻得过份、修为只有元宗境的修炼者,怎么样也无法让两个王级大师如此礼遇,更不相信他的炼丹术和炼器术比王级大师还好,自然会想到他可能身怀什么异宝,或者是拥有完整的传承。

    不管哪种,都十分吸引人。

    先前他们待在问虚宫,以问虚宫的实力,没人敢动手,现在要离开,自然不一样。当然,对方也不知道他们要离开,只是一直派人在路上等着。

    宁寄臣皱眉,直觉是麻烦,但看儿子和儿媳妇,还有师无命、闻兔兔,突然发现他们面上并没有半点担忧之色,甚至并不将这些放在眼里。

    他的神色微顿,终于想起,他们也不是弱连这种事都应付不了的程度。

    宁遇洲取出一张传讯符,给问虚宫传讯,朝他们道:“这事交给问虚宫罢,咱们不必理会。”

    既然是天轮大陆的某些有心人所为,交给问虚宫最好,以问虚宫的态度,不会坐视不理。

    宁遇洲敢将自己的本事施展出来,自不怕有人觊觎,甚至那些人敢来,他绝对会给他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某些时候,修为弱不代表好欺负,他最擅长的便是借势而为。

    纵是没有势可借,他亦有办法对付,只是能简单粗暴地解决,那便不用迂回。

    “走罢,不用担心。”宁遇洲这话是对父亲说的。

    原本忧心的老父亲见状,发现好像只有自己白操心。

    接下来,倒也遇到几次埋伏,不过都被闻兔兔和闻翘提前发现并直接挡住,然后就没有再遇到。

    因为问虚宫已经出手。

    问虚宫出手,雷厉风行,暗处的人如何能再躲?

    几日后,他们顺顺利利地抵达天阵城。

    天轮大陆和魂兽大陆之间有大陆传送阵,众人决定直接用大陆传送阵过去,比师无命的碧麟穿梭镜要稳定,至少不必担心会被传送到什么危险之地。

    来到天阵城的阵塔,宁遇洲走到长桌前的修炼者面前,“我们要去魂兽大陆。”

    长桌后的修炼者看向这群人,目光有些微妙,微妙中又透着几分审视,显然是知道他们的身份的。

    天阵盟在各个大陆建立天阵城,对各个大陆的情况也所有了解,问虚宫最近实在太热闹,宁遇洲行事亦是高调,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天阵城虽偏安一隅,可掌握的消息和资料并不比其他势力少。

    虽是如此,他们并没有拉拢的意思。

    “每人三万块灵石。”

    宁寄臣和闻兔兔倒抽口气,这天阵盟果然要价极黑。

    天阵盟的人也习惯这些修炼者们的反应,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不为所动。反正去其他大陆的办法只有大陆传送阵,要么交灵石,要么不去,随他们选择,反正天阵盟都不会吃亏。

    这也是为何很多人都出不起灵石去其他大陆,没有点身家,都老实地窝着。

    宁遇洲神色平静地将一袋灵石抛过去。

    长桌后的修炼者数了数,说道:“还少两万。”

    闻兔兔生气了,绷着脸说:“不是十五万灵石吗?”

    “还有两只妖兽。”那修炼者满脸傲气地指着他脑袋上的黑白毛团,又指着闻翘脑袋上的肥鸟。

    “妖兽也要收灵石?”宁寄臣皱眉。

    “当然要收,要是妖兽不收灵石,万一魂兽大陆的妖兽都想往其他大陆挤怎么办?”

    他说得挺有道理的,但一只妖兽那么小,竟然也要一万灵石,还是让他们肉疼。天阵盟果然不将灵石当成灵石,让人有种想抢了他们的冲动。

    收好灵石后,那修炼者便叫人来带他们去塔里的大陆传送阵那边,启动大陆传送阵,送他们去魂兽大陆。

    熟悉的拉力拉扯着他们的身体,等他们脱离拉力后,再次来到天阵盟的阵塔里。

    守在大陆传送阵旁的阵法师见灵光亮起,随意地瞥他们一眼,指着不远处道:“这里是魂兽大陆的天阵城,你们去那边交费。”

    刚交了十几万灵石,现在又要耗掉几万,一群人心里都不太爽。

    走出阵塔后,师无命突然对宁遇洲说:“宁兄弟,你们不是在研究大陆传送阵吗?几时能在各个大陆布置大陆传送阵?”

    等他们布置好大陆传送阵,看天阵盟那些阵法师还傲不傲气得起来,还敢不敢收这等黑心钱?

    闻兔兔也和他同仇敌忾,“到时候咱们抢了他们的生意,让他们只能干看着!”

    “啾~”小凤凰瞎凑和地叫起来。

    闻翘和宁寄臣也看向宁遇洲,以前他们对布置大陆传送阵的感触不深,直到这次亲身经历后,才知道被天阵盟掌握的大陆传送阵对修炼者而言负担有多重,怨不得大陆之间的交流交不多,仿佛封闭似的,整个下界的修炼者大多处于一种封闭又愚昧的状态。

    宁遇洲见他们皆是一脸期盼之色,心知天阵盟的行为已经引起众怒,笑道:“这要看闵家那边的曾祖父和曾叔祖他们研究得怎么样。”

    以他现在的修为,最多只能帮忙修复残破的大陆传送阵,想要在各个大陆之间建立,还无法做到。不过没关系,还有闵家的三位老祖,只要他们参悟透穿云雾雨两岛的那天之云桥,估计也能布置大陆传送阵。

    如此,他也不用再亲力亲为。

    闻兔兔高兴地说:“那就太好啦,到时候咱们一定要联合其他大陆的人,抵制天阵盟的反扑。”

    若是他们真的布置出大陆传送阵,只怕天阵盟定会不高兴,继而想要使计破坏。

    原本自己垄断的生意,突然出现竞争者,想必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直接破坏,而不是大家一起愉快地赚钱。

    师无命笑嘻嘻地说:“没事,咱们找冰凤老祖和问虚宫的老祖帮忙,就不信打不过他们。咱们也可以去其他大陆,多弄点人手……”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朝宁遇洲直笑,“宁兄弟,届时就要拜托你多多结交一些厉害的贤兄们。”

    宁遇洲:“……”

    闻翘和闻兔兔几个忍不住想笑,但又怕宁遇洲生气,默默地憋着。

    果然,宁哥哥多结交一些贤兄还是有用的。

    走出阵塔后,他们又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热闹繁华的街道。

    闻翘回头看向阵塔周围略显冷清的街道,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分界线,将天阵盟的阵塔和周围区分开,闲杂人等不准轻易靠近,以此昭示天阵盟在这城中的地位。

    “这城里的人是不是太多了?”师无命诧异地问。

    好歹也见过其他大陆的天阵城,那些天阵城的人数可没有那么多,只维持在一个中型修炼城的规模,但看魂兽大陆的天阵城,不仅规模比超那些大型的修炼城,修炼者也多得不可思议。

    几人朝着一条热闹的街道走过去。

    他们找一家酒肆坐下。

    一会儿后,师无命已经打听清楚城里的情况,笑着说:“这魂兽大陆听说只有三座修炼城,所有的修炼者都集中到三座修炼城里,所以人才会比较多。”

    宁遇洲心里了然,“魂兽大陆以妖兽为主,其他地方应该都是妖兽的地盘。”

    “对。”师无命压低声音,“魂兽大陆有一位元圣境的妖主,这才是魂兽大陆无人敢招惹的原因,修炼者来到这里,都只能怂着。”

    妖主?

    闻翘和闻兔兔、宁寄臣的脸色都有些微妙的变化,连闻滚滚都歪着脑袋看他们。

    “啾啾啾~”妖主是什么兽?

    小凤凰兴致勃勃地询问,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妖主再厉害,也不是神兽吧?

    师无命虽然听不懂它的意思,却奇异地明白了,笑着说:“闻毛毛,对方虽然不是神兽,可你现在也只是只幼崽,你还是打不过人家的。”

    神兽之威和凤凰灵火确实厉害,但它现在只是一只柔弱的神兽幼崽,空有神兽之躯却无厉害的战斗力。况且神兽之精血对妖兽有无以伦比的吸引力,能让它们的血脉变得更强大,若是小凤凰的身份暴露,估计连妖主都不介意将这只神兽的精血吸光。

    小凤凰炸着毛看他,厉声地叫起来,休想吸它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