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15|第 515 章

515|第 515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光微明, 攻城的魂兽突然动作一滞,纷纷退去。

    直到魂兽如潮水般退去, 带走那黑沉沉的阴云, 明亮的日光冲破云层,洒向整个大地时, 那群正在战斗中的修炼者还有些懵。

    直到发现他们的对手消失在远处的山林之间,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身上, 所有人终于发反应过来。

    “魂兽潮结束啦!”

    魂兽大陆十年一次的魂兽潮又一次结束了。

    下一个魂兽潮在十年之后, 至少他们可以继续苟个十年。

    周围负责守城的修炼者都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紧绷半年的精神松懈下来, 情绪之激奋, 恨不得拥抱身边的人, 庆祝他们劫后余生。

    其实每次魂兽潮只要有元帝境尊者镇守,对抗高阶魂兽,死伤并不多, 但奈何魂兽的数量实在太多, 一群中阶魂兽一涌而上,磨都能将人磨死。每一次魂兽潮到来,魂兽大陆便会死伤无数, 能活下来的修炼者都是幸运的。

    正是午时, 久违的热烈的阳光洒落在身上,所有人都觉得暖洋洋的。

    艳阳驱走魂兽留下的阴力和魂力,甚至连魂兽留下的尸体,宛若冰雪融化一般, 直接消融,除了一颗魂珠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日阳之力是魂兽的克星,能使其消弥于无形,省了修炼者将其焚毁的功夫。

    天阵城外的城墙下堆满魂珠。

    这些都是修炼者杀死攻城的魂兽后,来不及取走的魂珠——当然也有因为魂珠的数量实在太多,变得不值钱,连炼丹师都看不上眼,除非是高阶的魂珠。

    天阵城只能派人去将城墙下的那些低阶魂珠清理,省得放在那里看着闹心。

    闻翘他们也对这些魂珠不感兴趣。

    在幽冥界时他们就收集到不少魂珠,半年的守城,他们遇到中阶的魂兽时,也趁机收了一些。至于高阶魂兽,那不是他们能对付的,目前没能收集到一颗高阶魂珠。

    闻翘、闻兔兔和师无命三人走在战后的天阵城里。

    阳光从天阵城上空落下,洒在身上,带来融融的暖意。战后的天阵城十分热闹,大街小巷都是庆祝的修炼者,聚在一起大口喝灵酒,推荐对方在魂兽潮中获得的魂珠。

    魂珠在魂兽大陆不值钱,但若是放到其他大陆,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惜使用天阵盟的大陆传送阵使用的价格太高,很少有修炼者能用得起,也唯有那些身家颇丰的家族才能将魂珠带到其他大陆赚一笔。

    闻翘他们回到客栈时,正好见到天阵盟的管事沉着脸离开。

    天阵盟的管事是过来给宁遇洲送五行破障丹的材料,这位管事对宁遇洲身边的人颇为熟悉,见到他们时,原本有些沉的脸上露出几分亲切的笑意。

    “闻姑娘、师公子、闻小公子回来啦。”

    师无命笑眯眯地说:“麻管事也在啊。”

    麻管事笑道:“是啊,给宁公子送些材料和报酬过来。魂兽潮终于结束,听说几位欲要离开天阵城,不知去何处?”

    “这我可不知,得问咱们宁丹师,一切由他作主。”师无命推到宁遇洲身上,一副表示不管的模样。

    麻管事也没多想,觉得这群人中作主的确实是宁遇洲。

    宁遇洲那一手炼丹术已经震慑住不少人,他们皆认为师无命这群元皇境和元宗境都是宁遇洲的追随者。若非宁遇洲很挑,估计有不少修炼者想跑过来自毛遂自荐,想成为他的追随者。

    这种事在很多地方都不少见,越是厉害的炼丹师,身边的追随者越众。

    修炼者们大多愿意追随一位厉害的炼丹师,若能得那炼丹师满意收于麾下,灵丹随便他们享用,不用再苦苦求丹。

    所以麻管事对师无命的推卸之词并未怀疑,他一脸亲切地试探,师无命也是笑盈盈地回应,一点也看不出某人曾经还生起抢劫天阵盟的心思。

    闻翘和闻兔兔懒得和不喜欢的人寒暄,先一步进房。

    房间里,宁寄臣和宁遇洲父子俩相对而坐,小凤凰站在宁遇洲肩膀上,探头看着父子俩手中的玉简。

    见他们回来,宁寄臣惯例先查看一遍,发现都完好无损,这才放心。

    宁寄臣微笑道:“听说魂兽潮已经结束,你们辛苦了。”说着,将沏好的灵茶递过去,让他们喝些补充灵力。

    “谢谢宁叔叔。”闻兔兔高兴地道谢。

    闻翘坐在宁遇洲身边,看了眼那玉简,问道:“这是什么?”

    宁遇洲摆弄玉简,“这是天阵盟送过来的两种天级丹的丹方,想让我帮忙炼丹。”

    “什么丹方?”闻翘眨了下眼睛,“他们怎么舍得直接送丹方过来?”

    丹方素来是最有价值之物,很多修炼者若得到什么珍贵的丹方,都是藏着掖着,像她家夫君这样,大大方方地和外人分享丹方的并不多。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家夫君拥有完整的丹道传承,且又聪明得能举一反三,还能自己创出新的丹方,并不将其放在眼里之故,才会如此大方。

    但在修炼界,并不是人人都是宁遇洲的。

    她眯着眼睛想,世间也只有一个宁遇洲,真好呢。

    宁遇洲不知她在心里想什么,看着有些懒洋洋,又有几分明媚的干净,仿佛心情很好,忍不住伸手轻轻地碰了下她的脸。

    在她看过来时,笑着说:“是紫府蕴气丹和太素丹。”

    师无命正好走进来,诧异地问:“天阵盟还敢来找你炼丹?”难道灵石多得不怕被坑?

    宁遇洲淡淡地道:“这两种丹都是难炼的偏门丹,一般的天级丹师无法炼。”

    事实上,天阵盟送来的这两份丹方中,有一份是不完整的,他们确实想请他炼丹,但也不会将所有的宝押在他身上。除此之外,天阵盟也另有打算,宁遇洲能猜出几分,不过也没放在心。

    师无命忍不住撇嘴,“天阵盟真是好算计,定是知道我们要离开,就拿这两种丹方来试探。”

    天阵盟在天阵城里手眼通天,会知道他们要离开也不奇怪,毕竟先前宁遇洲托荆绝去找裴栖羽和宿陌兰两人,肯定会向天阵盟打探,没有比天阵盟更清楚乘坐大陆传送阵的人有哪些。

    天阵盟如此试探,除了想弄清楚宁遇洲这位会炼五行破障丹的丹师突然出现在魂兽大陆是巧合还是人为,也想看看他对那上古洞府知不知情。除此之外,若是宁遇洲能炼这两种丹,那再好不过,省了他们去找其他丹师炼丹。

    闻兔兔皱眉道:“那宁哥哥还要给他们炼丹?”

    虽然给天阵盟炼丹,天阵盟不仅出材料出报酬,还能暗中克扣,从天阵盟那儿赚回不少,可他还是不太爽天阵盟的行事。

    宁遇洲平静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会炼两种灵丹。”

    周围的人俱是一愣,尔后忍俊不禁。

    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但那些人不敢得罪天级丹师,就算知道也只能憋着。怨不得刚才天阵盟的麻管事离开时,表情会那般怪异。

    “他们让遇洲研究这两张丹方,不管能不能炼出来,都当作是送给遇洲的。”宁寄臣好笑地补充,心里也觉得魂兽大陆这边的天阵盟的人行事真不够大方。

    若真有诚意,直接送来完整的丹方,而不是在另一份中做手脚,这是要防着他们呢。

    宁遇洲将两张玉简放下,并不怎么在意它们,说道:“如今魂兽潮结束,我们可以离开了。”

    “去哪里?”闻兔兔迫不及待地问。

    宁遇洲托着下巴,正欲开口,便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

    来人是荆绝。

    魂兽潮结束,荆绝不日便要离开天阵城,知道他们要去找人,好心地过来邀请他们同行。

    荆绝道:“我们荆家在地阴城,我已经传讯回地阴城,在地阴城发布消息,若是你们那两位朋友看到,一定会在地阴城等你们过去的。”

    这朋友实在仗义,师无命高兴地道:“兄弟,谢谢啦。”

    荆绝觉得不算什么,爽朗地说:“大家都是朋友,不必如此。”转而问道,“你们可是要和我一起去地阴城?”

    宁遇洲没回答,而是问:“荆公子,宝鼎城可有什么特殊的?”

    “特殊?”荆绝满脸不解,“宁公子是指……”

    闻翘他们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宁遇洲。

    “我先前从一位前来求丹的修炼者那儿得知,宝鼎城仿佛有仙器……”

    荆绝一脸恍然,笑着说:“原来宁公子是指这个!宝鼎城之所以以宝鼎为名,确实是与仙器有关。据说当年的某位元帝境尊者选择在宝鼎山一带建城,也是因为那宝鼎山是由一件仙器所化。可那仙器已经与宝鼎山及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形成一个宝鼎秘境,宝鼎城便建在这秘境之中,虽说是仙器,却没有仙器之威,只算是一处比天阵城尚好一些的庇护之所。”

    看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可见魂兽大陆的人都并未将那宝鼎仙器放在眼里,甚至认为它根本和仙器无关。

    能出现在下界的仙器,确实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若是完整的仙器,估计下界也无法包容它们的存在。

    闻翘几人暗暗互视一眼,不由想起宿陌兰一群人。

    若是他们知道宝鼎城就是一件仙器,定然会第一时间跑去宝鼎城。

    “原来如此。”宁遇洲笑着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修炼城可以建在仙器之中,倒是极感兴趣。”

    闻翘附和道:“我想去看看。”

    “我也想。”闻兔兔和师无命纷纷配合地说。

    荆绝愕然地看着他们,发现他们已经决定要去宝鼎城。

    “荆公子,我们决定先去宝鼎城看看,若是他们不在,再转道去地阴城,还是要麻烦你们帮忙。”宁遇洲客气地说。

    荆绝摆手道:“无碍,既然你们要去宝鼎城,恰好我有朋友在那里,不如陪你们过去,再转道回地阴城。”

    有个对魂兽大陆熟悉的人陪同,那是再好不过,宁遇洲自然不会拒绝。

    说好出发的时间后,荆绝告辞离开,去和那些朋友们道别。

    得知宁遇洲他们要离开,五大家族的人纷纷前来挽留。

    就算他不愿意加入任何家族也没关系,至少要将人留住嘛,只要能留住这位天级丹师,以后求丹更方便。

    宁遇洲婉拒他们,“我们还要去寻找两位朋友,若是找到人,说不定会过来。”

    众人不知他所言真假,但又不能强逼人留下,只好叹气离开。当然,离开之前又向宁遇洲买了不少灵丹,没有天级丹也没关系,地级丹也行,特别是那些极品地级丹,他们也是非常稀罕的。

    闻翘和师无命一手交灵丹、一手收灵石,非常忙碌。

    天阵盟的麻管事再次过来,这次不用他特地试探,已经从其他人那里得知宁遇洲几人即将要去宝鼎城。

    麻管事委婉地道:“听说宝鼎城和妖主有些关系,你们去那边时,还是小心些。”

    师无命一副纯洁地问:“难不成宝鼎城是妖主建立的?”

    “哪能啊。”麻管事脸皮抽抽地说,“宝鼎城的城主之女,似乎是妖主身边的小妾什么的……”

    众人:“……”

    以天阵盟的消息,这“似乎”绝对是“肯定”,原来这是宝鼎城和妖主有些关系的原因。

    不用问也明白,有妖主撑腰的宝鼎城的情况,定然是城主府势大。不若天阵城这边,虽然天阵盟势大,但还有五大家族互相牵制,所以这里的修炼者的氛围还算是友好的。

    麻管事恳请宁遇洲离开前,再帮忙多炼一些五行破障丹,便满腹心事地离开。

    在他离开后,又有一位身份极贵重的客人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