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44|第 544 章

544|第 544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群元帝境老祖虽然很想问宁遇洲手里还有多少张神牌, 但到底忍住了。

    不管有多少张,神牌这种东西明显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消耗完就没有了, 比不上那些可以循环使用的法宝。先前抵挡恶煞形成的黑色气团,便是消耗神牌里的力量, 他们能清楚地感觉到, 当他们顺利地通过时, 神牌上的力量瞬间被消耗了三分之一。

    如此可以猜测, 一张神牌可以在这种地方抵挡三次致命危机。

    这么想着时, 众人都有些遗憾, 为何当初他们在森罗圣殿, 却没有得到神牌这种东西呢?若是神牌多一些, 也不至于要忍着一个元宗境小辈。

    魂兽仍在黑暗的地渊前行。

    前行的过程中,依然遇到不少魂兽,这些魂兽无穷无尽, 从地渊中跑出来, 永远不知疲惫似的,朝着地渊之外的世界奔去。

    这些魂兽若是攻击,便顺手解决, 那些不攻击的, 他们也并未理会它们。

    宿陌兰忍不住问:“地渊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魂兽?可是有什么原因?”

    这话倒是难倒了这群魂兽大陆的修炼者,因为他们也不知,从他们有记忆起,地渊便是魂兽诞生之地, 地渊作为魂兽大陆的险地,连妖主都无法弄清楚它的情况。

    据说妖主晋阶为元圣境后,也来过地渊,最后如何,无人得知。

    “会不会是和那恶煞之力有关?”荆绝弱弱地说。

    先前宁遇洲说那些朝他们袭来的黑色气团,是地渊深处的恶煞之力,既然它存在于地渊,甚至能让魂兽发狂形成魂兽潮,便能推测与它有关。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宁遇洲,连那群元帝境老祖也不例外。

    宁遇洲稳稳当当地坐在魂兽背上,随口道:“可能罢。”

    这种随意的态度,差点没急坏躁脾气的青魄妖尊,他的脾气素来不好,是个急性子,偏偏这人修说话总是漏一半藏一半的,可真是急死个妖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可能罢?”青魄妖尊脸色不好地说。

    宁遇洲看他一眼,依然是一副温和的模样,摊手道:“我也没办法,九命当时并未说过魂兽的来历,我亦无从得知。”

    听他提起九命混沌兽,青魄妖尊再次无话可说。

    明明是兽类,为何九命混沌兽竟然选择那几个人修,对他们这些妖修置之不理?这些人修看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沉默间,再次感觉到那股令人惊悸的气息从下方的黑暗深处涌来。

    众人心中一惊,纷纷作好准备。

    当那汹涌的黑色气团来袭时,元帝境老祖们纷纷出手,在那无边的黑色气团中破开一条通道,魂兽迅速地朝那通道穿行。

    六位元帝境联手,虽然顺利通过,但每一次消耗都是巨大的。

    不等他们调息恢复过来,又有黑色气团涌来,它们从下方的黑暗中腾升而起,裹挟着一股可怕的气息,欲要将天地万物的生灵吞噬。

    眼看它即将到来,宁遇洲再次抛出神牌。

    神牌绽放出柔和的清气,将他们裹住,清气所及之地,那黑色雾气像是消弥一般,化作虚无,不沾分毫。

    感觉到神牌绽放的清气中那蕴含的圣洁无瑕的力量,众人皆有些失神。

    等他们再次脱离危险,清光敛灭,宁遇洲将悬浮在上空的神牌召回来,只见那张原本莹润无瑕的神牌上,已经出现灰色的痕迹,占据整张神牌三分之二的面积。

    果然,最后的力量只能帮助他们再渡过一次危机。

    元帝境老祖们不清楚宁遇洲手里有多少张这样的神牌,料想这等珍贵的东西应该没有多少,他们不敢将自己的生命安危寄托在一张神牌上,只好抓紧时间调息,以便面对下一次的战斗。

    突然,宁遇洲朝端坐在魂兽背上调息的黎尧年抛出几个玉瓶。

    玉瓶悬浮在黎尧年面前,他伸手抓住一只,抬头望过来。

    宁遇洲道:“前辈,里面是紫府蕴气丹和太素丹,你们先用着。”

    瞬间,在场所有的元帝境都看过来,目光微闪,这“你们”的意思,应该是包括所有人吧?

    太素丹和紫府蕴气丹用来调息极好,元帝境也可以用,虽然效果没有王级丹好,但也比没有的好。特别是在这种地方,想要尽快调息,最好有灵丹。

    黎尧年没有推辞,他留下两瓶,将其他的送给在场的元帝境。

    地阴城老祖笑呵呵地收下,朝宁遇洲谢了一声,倒是那群妖尊便便扭扭的,明明先前还质疑这人修,现在却又要收人家的灵丹……

    “宁公子,谢啦。”银月妖尊大大方方地说,“若是此行顺利,改日本尊定会好生报答。”

    宁遇洲靠着坐在前面的闻翘肩膀,没有说话。

    见他这副柔弱无力地依靠着貌美未婚妻的模样,其他三位铁血的妖尊们不适地转过头。

    有灵丹调息,元帝境的恢复比先前快不少。

    等下一次黑色气团再次来袭时,他们皆能再次出手。

    突然,荆绝皱眉,忍不住身边的人问:“无命兄,你有没有察觉,这恶煞之气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紧密?”

    师无命一脸惊讶地看他,“你现在才发现吗?”

    荆绝:“……”不是,他早就发现了,只是想问一下……

    “这证明我们距离地渊深处越来越近了。”师无命拍拍他的肩膀,问道,“荆兄,你有什么想法?”

    荆绝沉默了下,老实地说:“完全没有。”

    师无命被他的沉默弄得噎了下,只好叹了口气,心里嘀咕着,看来这次还是要靠他们吧?

    正说着,一阵沉闷的声响从那黑暗无边的地底深处传来。

    所有人皆被这动静弄得震动了下。

    团在闻翘肩膀上当只毛团的小凤凰忍不住探头看过去,发出小小的啾声。

    它娘让它乖乖当一只毛团,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小凤凰很乖地团着,每次魂兽来袭都很安份地没有喷火。

    “是什么?”银月妖尊询问。

    “难道是那恶煞之气?”

    “这气息不对。”

    几位妖尊说着时,下意识地看向宁遇洲,等察觉到他们的行为后,不由顿了下。

    他们一群元帝境,遇事竟然要找一个元宗境,实在羞耻。可这也没办法,谁让当初九命混沌兽看中他,将那些事都告诉他,明显比他们知道得多,只能都问他了。

    若不是宁遇洲知道的不少,他们也不至于留着这人憋屈自己。

    宁遇洲的神色微凛,说道:“你们小心,那可能是……”

    未等他的话说完,便看到那下方的黑暗之中,突然裂开两道暗红色的痕迹,仿佛像是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睁开。

    在这黑暗无边的地渊里,唯一的色泽便是魂兽那双因为疯狂而猩红的眼睛。

    这些眼睛看着就像是点缀在夜幕中的星星点点,数量虽多,但看习惯后不觉如何。反而这突然出现的两道暗红色的痕迹,比那些魂兽的眼睛大多了,根本无法比拟,像睁开的眼睛,又像是两道出现在地渊中的裂缝。

    正当他们惊疑之时,那两道暗红色的缝隙瞬间撑大。

    “真的是眼睛……”地阴城老祖惊惧地说。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明明隔着很远的一段距离,依然能让人感觉到那双眼睛的庞大,可以预见它的本体有多大,更不用说那黑暗中传来的气息,让人更是胆颤心惊。

    宁遇洲已经坐直身,双手揽在闻翘的腰上,沉默地盯着黑暗中那双暗红色的眼睛。

    闻翘召出烈日弓,严阵以对。

    其他人亦然,闻兔兔紧紧地拉着宁寄臣的手。

    裴栖羽盯着那双眼睛,眉头微跳,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忍不住望向宁遇洲,然后敛下眼睑。

    正在众人严阵以待时,那双眼睛已经由暗红转为血红色,像是染上新鲜的血液,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可怕的冰冷气息,仿佛冰冻了整个世界。

    在这种冰冻的气息中,所有人几乎动弹不得。

    在整个世界宛若被冰冻之时,十只魂兽终于承受不住,呯的一声消失,被召回魂幡。当魂兽出现生命危机时,会自动回到魂幡里蕴养,这是连作为魂幡主人的荆绝都控制不住的事情。

    没有魂兽作为代步工具,所有人都从黑暗的半空中往下掉。

    以黎尧年为首的元帝境们迅速地反应过来,他们想要抵抗那种可怕的冰冷,但效果微弱,还未来得及自救,一股可怕的力量袭来,将他们的身体束缚住,飞快地往下拖曳而去。

    坠落的瞬间,闻翘紧紧地抓住宁遇洲的手。

    啊啊啊——

    无声的惨叫在周围蔓延,却因身体僵冷,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叫喊出来。

    身体飞快地坠落。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越来越近,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欲择人而噬的力量,碾压而来,仿佛连骨头都要碎了。

    吼——!!

    一道嘶哑的狂啸声响起,所有人朝着那双眼睛坠落。

    血光漫天,瞬间将他们吞噬进去。

    当他们消失后,那双怒睁的眼睛缓缓地闭合,直到变成一道细细的缝隙,消失在黑暗之中。

    ***

    落到地上时,闻翘忍不住喷出一口血。

    眼前发黑,一种焦灼的气息袭卷而来,皮肤崩裂,渗出血渍,血腥味充斥着鼻腔。

    “阿娖!”

    “啾!”

    听到声音,闻翘下意识地伸手过去,她胡乱挥舞的手很快就被一只手紧紧抓住。闻翘反手握紧这只手,双眼努力瞪大,然而眼前一片红色的血光,什么都看不到。

    小凤凰柔软的身体紧贴着她的脖子,蹭了蹭她的脸,担忧地叫着。

    一颗灵丹塞到她嘴里,那灵丹入口即化,化作一阵清凉的药液,原本像是被火烧一般焦灼的身体涌起一阵清凉,感觉终于舒服多了。

    血光依旧,不过闻翘渐渐地能看清楚周围。

    她眨了下眼睛,看到蹲在面前,担忧地看着她的男人,问道:“夫君,你没事吧?”

    他的模样很狼狈,衣服像是被火烧灼过,破破烂烂的,原本梳得整齐的头发落了几绺下来,玉白的面容上有些细碎的伤。

    宁遇洲朝她温柔地笑起来,柔声道:“我没事,倒是你……”

    “我也没事。”

    闻翘挣扎着站起身,一只手仍紧紧地抓他,赶紧往四处张望,“爹他们呢?”

    宁遇洲道:“不知道,我们去找他们。”

    闻翘嗯一声,拉着他便在周围寻找。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空荡荡的,整个世界呈现一片血红色,明明周围的温度不高,却给人一种肌肤都要被烧灼的痛苦感。

    闻翘低头看了看自己,她的形象不比宁遇洲好多少,肌肤上也出现不少细碎的伤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灼崩裂的伤口,因为吞服了灵丹,正在慢慢地愈合,不过仍有血渍渗出来,衣服上都是血渍。

    闻翘顾不得整理自己,担心宁寄臣他们,只想先找到人再说。

    “啾啾啾!”小凤凰叫起来。

    闻翘道:“闻毛毛,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啾啾啾!”走这边。

    闻翘毫不犹豫地拉着宁遇洲跟着闻毛毛走。

    刚走了会儿,突然见前方凭空出现一滴血,那滴血渐渐地凝聚成一团,最后幻化出一只浑身血红的怪物,嘶吼着朝他们冲来。

    未等闻翘出手,小凤凰凶猛地飞过去,喷出一口凤凰灵火。

    凤凰灵火将那只怪物烧得渣都不剩。

    烧完怪兽后,小凤凰得意地啾啾啾地叫起来,在魂兽大陆憋了这么久,终于到它出手的时候啦。

    闻翘摸摸它,奇怪地道:“夫君,刚才那东西是什么?”

    宁遇洲摇头,心里有些奇怪,他也不清楚。

    两人跟着小凤凰的指示走,很快看到伤痕累累的闻兔兔和宁寄臣两人。

    他们身边已经聚集了几只像是用鲜血凝聚而成的怪物,对着他们虎视耽耽,闻兔兔护着昏迷不醒的宁寄臣,凶狠地瞪着那群怪物,因为用力,眼睛已经变成兽瞳。

    “啾!”不准欺负我爷爷!

    小凤凰大声地叫一声,比先前更勇猛地冲过去,连喷几口凤凰灵火。

    凤凰灵火不愧是克邪的灵火,那些血红色怪物连叫都未叫一声,便被消灭。

    见到他们,闻兔兔松了口气,扛着宁寄臣奔过去,“宁哥哥,姐姐,你们来了……”

    看到闻兔兔他们的模样,闻翘便知道先前自己是怎么样的,他们身上的衣服同样破破烂烂的,皮肤像是被什么烧灼得龟裂开来,流出猩红的血丝。

    宁遇洲取出两颗黑白分明的阴阳涅槃真丹喂给他们。

    见状,闻翘终于明白,原来先前她夫君喂她的是阴阳涅槃真丹,想想也不奇怪,这种以阴阳泉为主料的合成真丹,确实有极大的治愈效果。

    闻兔兔和宁寄臣身上的伤很快就开始愈合。

    这时,宁寄臣醒过来,看到儿子和儿媳妇他们,先是松了口气,接着问道:“遇洲,这是哪里?”

    “应该是在那双眼睛的主人的体内。”宁遇洲平静地道,“至于那双眼睛的主人是何物,我暂时不清楚,左不过是三界大战时留下来的东西罢。”

    宁寄臣听得懵懵懂懂的,再看儿媳妇和闻兔兔,两人非常镇定,仿佛儿子说什么都是对的,没有一点怀疑。

    “我们继续去找其他人,他们应该离这里不远。”宁遇洲说着,转头看向小凤凰,“你能找到他们吧?”

    凤凰的感知比他们更强,只能靠它来寻找。

    小凤凰高昂地啾了一声,挺起圆滚滚的小胸脯,终于到它出手的时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