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70|第 570 章

570|第 570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王绮容突然吐血,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那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问:“怎么回事?”

    王绮容吐血后,脸色惨白, 身上的气息变得不稳, 显然是受了伤。她迅速地吞服了颗治疗的丹药,盯着那尊伫立在前方的丹炉, 脸色难看地说:“他们在里面攻击我的丹炉……”

    中年男人不解, “攻击就攻击, 难不成他们还能从圣级丹炉里逃走不成?”

    若非王绮容手握这尊圣级丹炉, 暗影楼如何会如此看重她?同她合作?甚至为她布局, 帮助她甩开三宗的追捕, 潜伏在五城丹盟中, 一步步蚕食丹盟。圣级灵器代表什么, 无人不知,也不是他们不起贪婪之心,而是王绮容身后还有人, 那位主可不好惹。

    且这尊圣级丹炉给她能发挥最好的效果, 所以知情人才会按捺住没出手。

    中年男人想着,神色不好地说道:“趁此机会,赶紧将他们杀了……”

    话还没说完, 又见王绮容再次吐出口血, 整个人身形都跟着不稳。

    王绮容的脸色灰败,指尖发颤,疼痛让她的脸庞扭曲起来,顾不得太多, 只想赶紧将圣级丹炉收回来。

    “你干什么?快将他们杀了!”中年男人阻止她,冷酷地说。

    王绮容气得骂道:“他们不知用什么攻击丹炉,任由他们攻击下去,我也会受伤!”圣级丹炉是她的本命灵器,若是本命灵器受伤,会反噬其主。

    她可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赌。

    虽然王绮容反应快,但连续几击,依然让她受了重创,元气大伤。

    丹炉里面,小凤凰朝着丹炉继续喷凤凰灵火。

    嗤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凤凰灵火所过之处,在那仿佛坚不可催的丹炉壁上侵蚀出一个个洞,伴随着腥臭的黑烟冒起。

    “这是什么?太臭了!”闻兔兔惨叫。

    闻滚滚连滚带爬地爬到闻翘身上,将脸埋在她颈窝。妖兽的臭觉太灵敏,一点点的异味都能闻出来,何况是现在这等宛若毒气般的可怕气味。

    师无命掩着鼻子,说道:“不会是丹炉里的煞气吧?”

    “正是。”闻翘没有丝毫意外,“夫君以前说过,这尊丹炉被煞气侵蚀,降了品阶,它已经不算是灵器,其实是一种邪器才对,恰好凤凰灵火克邪。”

    小凤凰听到它娘的话,顿时喷火喷得更高兴,连周围的腥臭之气都影响不到它。

    眼看着丹炉经受凤凰灵火的烧灼,出现一个个黑色的坑,闻兔兔喜形于色,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出去。

    正想着,突然发现眼前的丹炉腾空而起,安丘城天灯的光亮洒进来。

    丹炉开启的瞬间,闻翘和闻兔兔两人疾射而出,扑向不远处的两人。

    闻翘一拳将来不及反应的王绮容打飞出去。

    可怜的王绮容,原本就受了重伤,只能挺而走险将丹炉收起,示意暗影楼的人随时劫杀丹炉里的人。哪知道对方的速度这么快,而且一眼就盯住自己,直接一拳过来。

    那一拳虽然比不上杀死丛影的倾力一拳,可对受伤的王绮容来说,已经让她去掉半条命。

    将人揍得半死后,闻翘身形一转,和闻兔兔一起扑向那名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是暗影楼的三修罗。

    暗影楼有九殿,分别由九位修罗坐镇,其中修为最高的是大修罗,据说他是一位元帝境尊者,轻易不会在世人面前露面,无人能知道他的真面目。

    也是因为有元帝境坐镇,暗影楼才能以修罗杀手的身份在圣武大陆立足,连三宗都觉得棘手。

    三修罗和闻兔兔交手后,冷笑一声,“堂堂妖修,竟然沦落为人修走狗。”

    闻兔兔绷着脸,不理会他的挑唆之语。

    三修罗明显是个喜欢攻心为上的,一边打斗,一边用言语攻破对手的心房。作为一个妖修,不好好地待在自己的地盘当妖王,反而掺和人修的事,不是人修的走狗是什么?

    闻兔兔听了很烦,不想让人误会闻翘他们,又懒得理会这种见不得人好的修罗杀手,只好将大锤子狠狠地锤过去,恨不得也像锤死那些元宗境的修罗杀手一样,将这喜欢瞎叨叨的老家伙锤死。

    身后有熟悉的气息袭来,闻兔兔猛地后退。

    三修罗微微一怔,电光火石间,便见斜里袭来的身影,以他经历无数生死之战积累下的经验,让他能迅速地避开那一拳。

    拳头打了个空,闻翘也不在意,踏着赤日追踪步法上前。

    闻兔兔跟在她身边,牵制三修罗,今日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将三修罗弄死在这里。

    大锤子迎面而来时,三修罗以一条骨链挡住,骨链弥漫着阴冷森寒的邪气,稍稍靠近,让人有一种皮肤都被冻僵硬的错觉。

    “你竟然炼邪器!”

    闻兔兔惊讶,这时那骨链已经缠着大锤子,阴冷的邪气顺着大锤子袭来,迫得他不得不脱手,任由对方将大锤子卷走。

    三修罗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这妖修的力气奇大,明明是极笨重的大锤子,在他手里有如神助。只要夺了他的灵器,没有大锤子,战斗力定会大打折扣。

    正得意见,突然见那妖修召手时,手里又出现一柄大锤子。

    而且这大锤子和先前那柄一模一样,都是天级灵器。

    三修罗眼睛都瞪大,那副惊愕不已的模样,让闻兔兔也跟着得意起来。以为夺了他的灵器就没辙了吗?这种大锤子他多得是,都是宁哥哥炼给他的,用一个丢一个都没问题。

    三修罗在心里怒骂,这几个到底是什么来历,天级灵器好像大路货一般,随便用随便丢,就算是暗影楼也不敢这么奢移。

    正怒骂间,发现那妖修又是虚晃一招,迅速辙退,露出他身后的人。

    挟裹着暴裂的灵气的一拳迎面而来,三修罗虽然及时避开要害,仍是被那一拳当胸打个正着,整个胸膛干扁下去。

    他倒飞出去,砸到被丹炉损毁的建筑的废墟之中。

    闻兔兔迅速上前,正欲一锤子将三修罗锤成肉渣时,远处响起一道声音:“住手!否则我杀了他!”

    闻翘他们转头看过去,发现师无命被浑身是血的王绮容抓住,一只手扼在他的脖子上。

    闻翘皱起眉头,惊讶地看向王绮容。

    刚才那一拳,她明显能感觉到,已经将王绮容打去半条命,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战斗。可现在看她,虽然看起来有些虚弱,却没有什么大碍,能让她抓住师无命作人质。

    闻兔兔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一锤子将三修罗锤死。

    众人:“……”

    三修罗可能也没想到,这妖修竟然狠辣至此,连同伴的安危也不顾,干脆利落地将他锤死,堂堂元皇境,死得实在憋屈。

    也不知道他和丛影比起来,到底谁比较憋屈。

    王绮容没想到闻兔兔会如此心狠手辣,更生气的是自己被无视了。

    她面露狠戾,凶狠地看着他们,一掌拍向师无命。

    她是元皇境修炼者,师无命只是元宗境,这一击足以要了对方的命。

    师无命被打飞出去,嘴里发出一道惨叫声,摔到地上时,闻滚滚及时用五岩土托住他,迅速地将他捞走,省得他再次被人拿来当筹码威胁闻翘他们。

    “痛死我啦!”

    师无命捂着胸口,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王绮容的脸色僵硬了。

    刚才那一掌,她没有留情,绝对能将一个元宗境拍死。可看这家伙,虽然捂着胸口一副疼痛无比的模样,但连个屁的伤都没有……

    王绮容果断地转身就逃。

    既然不是对手,何必留在这里对上这几个怪物?她可不想步上暗影楼的那几个杀手的后尘。

    “走什么?”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掠到她面前,没等王绮容反应,迎面就是一拳。

    王绮容眼前一黑,意识陷入黑暗之时,十分后悔,早知道就不掺和暗影楼这事,将自己搭上。

    闻翘用缚灵索将满脸是血的王绮容绑起。

    师无命捂着胸口过来,看了看王绮容,说道:“阿翘妹妹,不杀她吗?”

    “干嘛要杀她?这女人身上的秘密很多,还有伪天狐血脉,正好带回去给我夫君研究。”闻翘理所当然地说。

    师无命无言以对。

    果然,只要涉及到宁遇洲,这位就变成无脑吹,没理智。

    两个元皇境身死,王绮容被捉,剩下的暗影楼的修罗杀手不足为虑。

    闻兔兔直接将他们都锤死,然后进宅子里搜寻一番。

    可惜什么都没搜出来。

    闻翘并不意外,“咱们连续挑了暗影楼这么多分部,他们肯定早就将和暗影楼有关的东西都转移走。不过也不是没收获,这女人不是吗?”

    说着,她甩了甩手里拎着的王绮容,格外高兴。

    接着,一掌将暗影楼分部的宅子拍成碎片后,三人拎着王绮容准备离开。

    周围静悄悄的,整个安丘城没有丝毫动静。

    周围的房屋倒塌,街道石板碎裂,原本喧闹无比的街道上,只剩下一片狼藉。看到这一幕,闻翘心里了然。

    安丘城的人估计已经听到动静,而且王绮容被赤霄宗的弟子亲手捉住,只要王家不傻的,都不会在这种时候跳出来阻止他们,以免被证实王家与王绮容还有什么关系,拖累整个家族。

    这种时候,闭门不出是最好的。

    明白王家的做法,闻翘并不在意,她也懒得和王家打交道。

    拎着王绮容走出安丘城时,三人感觉到空气中的异常,不由警惕起来。

    不远处的黑暗中,一道身影由远而至。

    当感觉到对方属于元帝境的气息时,闻兔兔神色微变。

    来人的速度非常快,戴着面具,一袭黑色斗篷,教人看不清楚其真容,甚至无法判断对方是男是女。

    但毫无疑问,这身元帝境的气息,显然来者不善。

    果然,那人也没有废话,直接出手。

    元帝境出手太快,快得他们根本无法反应,更不用说逃。

    闻翘被对方一掌狠狠的拍飞,哇的一声吐出口血。

    “姐姐!”闻兔兔双眼通红,就要过去时,被师无命扯住。

    “走!”

    师无命掠过去,抓住闻翘。

    “想走?”嘶哑难听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透着森寒的杀意,那人再次出手。

    这一掌却落空了,那三人连同王绮容原地消失不见,凌空的一掌拍下,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几人的气息消失不见。

    面具人迅速地掠出去,在周围搜寻。

    他以为对方是用什么传送卷轴离开,距离应该不会太远,然而在周围搜寻一遍,并未发现对方的气息。

    面具人顿时大怒,连续拍出数十掌,将周围的山脉夷为平地,方才愤怒地离开。

    安丘城的修炼者听着城外传来的轰隆隆的响动,只觉得心惊肉跳。

    如此浩大的声势,应该不是元皇境能弄出来的,莫非暗影楼的元帝境出手了?

    虽然又怕又好奇,但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出来探查,默默地当没事发生。

    ***

    三人狼狈地滚落在地,剧烈地喘着气。

    “姐姐,你没事吧?”闻兔兔赶紧跳起,扶着闻翘,喂她一颗治疗的灵丹。

    师无命也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啾啾啾!”

    闻滚滚和小凤凰蹲在旁边,一群人都围着她,紧盯着她的脸。

    闻翘的脸色惨白,服下灵丹后,好一会儿才感觉好一些。她朝这群关心的人和兽道:“我没事,已经好多了。”

    虽然受了元帝境的一掌,只是让她吃些苦头,却不致命。

    果然,半日后,闻翘的伤势恢复不少,看向周围。

    一股咸湿的味道拂来,放眼望去,是碧波荡漾的海水,此时他们就落在被茫茫海水包围的礁石群上。

    “这是内海域?”闻翘惊讶地问。

    师无命点头,一脸无辜地说:“当时我也是随手打开碧麟穿梭镜,决定先逃再说,没有注意去哪里。”

    闻翘嗯一声,转头看了看,看到不远处,半边身体浸泡在海水里的王绮容。

    王绮容还未恢复意识,被他们带着这般东奔西跑,脸色惨白得像个死人。

    闻翘探了探她的气息,发现虽然没死,但也虚弱不堪,赶紧掏出颗灵丹塞她嘴里,以免人还没带回赤霄宗就被折腾死了。

    “姐姐,干嘛喂她灵丹,多浪费啊。”闻兔兔不怎么高兴,对王绮容没有丝毫好感。

    师无命蹲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翻着王绮容的身体,兴致勃勃地说:“你们说,她觉醒了天狐血脉?”

    “是伪天狐血脉。”闻翘纠正他,“这是夫君说的。”

    “天狐血脉就是天狐血脉,哪里有真伪之说?”师无命实在搞不懂,“难道,她的血脉其实是掠夺别人的?”

    闻翘的心突然跳了下,不由想起曾经王绮容对她流露出的那种觊觎的神色。

    难道王绮容身上的神异血脉其实是掠夺他人而来的?若不是当初他们及时拜入赤霄宗,有赤霄宗这庞然大物庇护,也不保准自己真的会被她弄走做了什么。

    “如果真是掠夺他人的神异血脉,这女人也实在可怕。”闻兔兔说着,眼里流露出对王绮容的杀意。

    像这种危险的存在,应该早早地扼杀才是。

    不过闻翘坚持要将她弄回去给宁遇洲研究,暂时只能作罢。

    闻翘将飞舟抛出去,众人进入飞舟。

    “姐姐,要回赤霄宗吗?”闻兔兔问,有些担心地看她,这次闻翘受了伤,最好回赤霄宗养伤。

    闻翘看着外面的海,“反正都来到内海域,不如去闵氏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