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71|第 571 章

571|第 571 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舟启程不久, 王绮容终于醒过来。

    当她看到恢复真容的闻翘时,眼里露出几分恍悟之色, 恍悟中又透着几分丧气, 仿佛错失了一个天大的良机,让她沮丧不已, 整个人透着几分暮色。

    闻翘静静地看着她, 没有说话。

    王绮容不是个认命的, 沮丧一会儿后, 很快就收拾好情绪, 朝闻翘露出妍丽妩媚的笑容, 那浑然天成的妩媚娇艳, 让人为之怦然心动。

    这是天狐血脉自带的魅惑之力。

    虽然被缚灵索捆着, 如同砧板上待宰的鱼,她却丝毫不惧。

    她的眉眼盈盈,笑着说:“原来这段日子, 袭击暗影楼的是你。闻姑娘真是好生厉害, 不过数十载未见,竟然已经成就元皇境。”

    她的目光在闻翘身上轻转,眼波如一汪春水, 整个人魅惑极了。

    闻兔兔的脸色有些僵硬, 哪里来的狐狸精,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勾引他姐姐,他要告诉宁哥哥。

    “你记得我?”闻翘歪着脑袋看她,眉眼虽清冷, 却又透着几分清澈与天真。

    “自然记得。”王绮容含笑说,“闻姑娘实在让人难以忘记,可惜当时我没把握住机会。”若是那时候没有顾忌,直接对她动手,也不至于现在沦落到这下场。

    当年在天丹谷的五城丹会,明明只是一面之缘,却让王绮容念念不忘。后来知晓闻翘就是赤霄宗的盛宗主破例收的小徒弟时,亦让她后悔没有及时出手。

    闻翘直视她,“你有什么想说的?”

    王绮容面露迟疑。

    “看来你喜欢被我们用刑。”闻兔兔冷笑一声,手里出现一个丹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诡异的大红色丹丸。

    只看它的色泽,便知道这红色灵丹必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绮容赶紧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

    见她如此识时务,闻兔兔反而有些遗憾,不过很快就决定,等会儿如果她说的话不合他们的心意,再喂她吃也不迟。

    王绮容没理这手段狠辣的妖修,她的注意力放在闻翘身上,眼里是隐藏不住的热切。

    闻翘不太喜欢她的眼神,但也没有太讨厌,直白地问:“你想要我身上的神异血脉?”

    王绮容神色微僵,哪能承认,忙不迭地说:“闻姑娘误会了,我哪里敢……”

    看来是敢的,只是没机会下手。

    闻翘心里明白,继续问:“你是谁的人?天圣门还是暗影楼?”

    王绮容沉默了下,方道:“天圣门。”

    “原来是天圣门。”师无命有些高兴,凑过来问,“你可知道天圣门的情况?圣主是何人?天圣门的地址在何处,有多少成员……”

    闻兔兔紧紧地盯着王绮容,没想到王绮容竟然和天圣门有关,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王绮容道:“抱歉,我虽是天圣门的人,对天圣门的情况并不了解,更不知天圣门的地址在何处。至于现在的圣主,是白凤岛的前任圣女,上一任圣主我便不知……”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闻兔兔大为不悦,“你们天圣门的弟子难道都是随便收的吗?”不知情的,还以为天圣门只是个光杆门派,对外喊着好听,其实连山门都没一个。

    王绮容从容地说:“我没必要骗你们,我是被圣主亲自挑选的,圣主让我留在王家帮她做事,我便留下了。每次都是圣主亲自联系我,我从来没有去过天圣门……”

    按王绮容的解释,她是天圣门的圣主安排在五城丹盟的一颗棋子,随时方便为圣主做事,并将她和天圣门分开,不会暴露天圣门的信息。

    这天圣门的行事之谨慎,并不输暗影楼。

    “你身上的天狐血脉是怎么回事?”闻翘又问。

    王绮容瞳孔微缩,呼吸微微一窒,自醒来后维持的从容有些破功。虽然她很快就恢复过来,但仍是让在场的人明确地感觉到那一瞬间她的慌乱。

    闻翘双眼紧盯着她,带来无形的压迫。

    王绮容勉强地说:“闻姑娘说什么呢?这是我觉醒的神异血脉,自然是我自己的。”

    “如果是你自己的,你就不必特地强调它了。”闻翘一针见血地说。

    王绮容顿时沉默。

    这姑娘看着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却拥有极为敏锐的洞察力,所说的话总在点子上。

    “是不是天圣门的圣主掠夺他人的天狐血脉转移到你身上?”闻翘继续猜测。

    王绮容没吭声,不过这种沉默的反应,已经表明闻翘的猜测是对的。

    师无命一脸诧异,“没想到白凤岛的前任圣女这么厉害,还能掠夺别人的神异血脉转移到其他人身上……阿娖,看来那女人也是看中你的血脉,这么多年才会一直派人盯着你。”

    闻兔兔撇着嘴说:“她就像躲在暗处的老鼠,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怕遭天谴。”小苗苗的东西是这么好觊觎的吗?到时候天雷劈死他丫的。

    听到两人的话,王绮容的眉头微跳。

    她一直为圣主办事,虽然圣主给她下达的命令极少,更多时候让她自行发挥。不过她也从圣主的某些命令中可以推测,圣主对闻翘颇为关注。

    王绮容会关注闻翘,除了当初在天丹谷的一面之缘外,也是因为圣主的原因。后来越是收集闻翘的消息,越是让她欲罢不能,心头火热。

    中央大陆的人都觉得宁遇洲是不出世的天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与他相比,当时一起拜入赤霄宗的闻翘便显得黯淡无光,除了修炼速度快些,没什么出彩之处。但世人又如何得知,比起宁遇洲,这人身上的神异血脉才是世间难得的珍宝。

    后来,她也算是看明白,其实这是对闻翘的一种保护。

    宁遇洲将自己塑造成天才,吸引整个大陆的目光,如此便没有人会注意到闻翘的与众不同。

    可惜,就算如此,当闻翘以元皇境真君的身份出现时,依然让人注意到她。

    光是未及百岁的元皇境就让人侧目,更不用说在安丘城的战斗中,她竟然徒手撕开丛影的影子束缚,展露她的特殊。

    王绮容的心思电转,面上依然是一副沉默的模样。

    这时,闻翘又问道:“你那尊圣级丹炉,可是圣主给你的?”

    “是的。”王绮容说着,脸上露出心疼之色,忍不住看着飞舟里的成员,实在想不明白,当时这群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对付丹炉,害得她受伤至此,丹炉亦陨毁不少。

    可惜她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归于闻翘身上。

    她是圣主关注的人,肯定有其不凡之处。

    “这尊丹炉是在常盘山的极阴之地发现的。”王绮容说,“极阴之地下有一个被封印的地煞宫,圣级丹炉就在地煞宫中,圣主当初带我亲自进地煞宫弄出这尊丹炉。”

    听到此,闻翘三人终于恍然。

    原来这就是常盘山的极阴之地出现如此多地煞的原因。圣主和王绮容打开了封印的地煞宫,导致里面的地煞跑出来,使极阴之地变成恶煞之地。

    “那地煞宫里可是还有其他东西?”师无命兴致勃勃地问。

    王绮容摇头,“只有这尊丹炉。”

    “看来那女人果然不安好心。”闻兔兔冷笑道,“特地打开地煞宫的封印,带走一尊被煞气污染的圣级丹炉,一边交给炼丹师炼丹,一边毁掉极阴之地……真是好算计。”

    师无命好奇地看她,突然问道:“你这么诚实地告诉我们这些,不怕圣主生气吗?”

    王绮容忍不住笑起来,眉宇间尽是惑人的媚意,“只要能活下来,这些不算什么?”

    她是一个完全的利己主义者,就算圣主对她确实有恩,短短时间内,将她培养成一名元皇境真君,比很多修炼者都走得要快。但她更珍惜自己的命,会跟着圣主做事,也是因为圣主能给她更多,而非是对圣主忠心。

    闻翘问:“你身上可是被种了傀儡虫?”

    王绮容先是有些吃惊,尔后想到什么,问道:“丹盟的丹正大师研究出来的克制傀儡虫之法,可是因为你们帮忙?”

    闻翘点头,这种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并非什么秘密。

    王绮容身上也被种了傀儡虫,这傀儡虫能让修炼者绝对不会背叛天圣门,对很多修炼者都适用。可惜王绮容是个天生反骨的,只爱惜自己的命,面上遵从,背地里为自己揽好处,只要她不做不利于天圣门的事,便不用担心傀儡虫反噬。

    等丹正研究出克制傀儡虫之法后,王绮容更不担心了。

    师无命和闻兔兔顿时不知道怎么评价这女人好。

    “最后一个问题。”闻翘说,“你知道暗影楼的老巢在何处?”

    王绮容顿时笑起来:“我知道,我还曾经去过。”

    “真的?”

    师无命、闻兔兔都有些激动,他们查了那么久,在归元阁耗费那么多灵石,只查到一些分部,暗影楼的老巢在何处都不清楚。

    为了活命,王绮容非常配合,“如果你们想打上暗影楼的大本营,我可以为你们带路,只要你们不杀我。”

    “当然不杀你。”闻翘毫不犹豫地说,亮晶晶的眼神就像个孩子。

    王绮容有些狐疑地看她,她对闻翘的了解都是从外界所知,并不知道这姑娘是什么品性,如今短短时间接触,虽然觉得她敏锐得惊人,但看着更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一看就是那种被人保护得极好的样子。

    这样的女修,如何不让人羡慕。

    **

    飞舟一路前行,很快就抵达内海域的上洲岛。

    上洲岛不是寻常修炼者能轻易踏足的,不过闻翘有闵氏给她的令牌,且又是元皇境,直接将威压放出去,海里的海兽不敢阻拦。

    当然,海兽虽不敢阻拦,但也悄悄地将有元皇境修炼者擅处进入上洲岛的事告诉驻守的势力的弟子。

    因为海兽没冒头,闻翘也没将令牌祭出去让它们查看。

    恰好驻守在附近的是闵氏的弟子。

    闵氏弟子从海兽那里得到消息,知道有一艘飞舟进入上洲岛,便派人过来拦截。

    当看到飞舟里的人时,闵氏弟子顿时愣住。

    “孙小姐!”一群闵氏弟子面露惊喜之色,纷纷上前行礼。

    闻翘对他们道:“我要去穿云岛。”

    闵氏弟子自然不会拦她,这可是他们闵氏族长的嫡亲外孙女,他们也得敬一声“孙小姐”的存在,是自家人,根本不用拦。

    等飞舟离开后,闵氏弟子仍是没反应过来。

    “对了,刚才你们可有注意到,孙小姐身上的气息,好像不是元灵境……”

    “过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是元灵境?以孙小姐的资质,肯定已经是元宗境。”

    “可我怎么觉得,好像是元皇境……”

    此话一出,在场的闵氏弟子面面相觑,直觉不可能,但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可能?

    飞舟顺利地穿过海中的云雾,目标明确地朝着穿云岛而去。

    还未抵达穿云岛,便见一道身影从岛中冲天而起,朝这边掠来。

    看清楚那一身风流的元帝境男修时,闻翘露出笑容,跃到飞舟之上,朝来人叫道:“曾叔祖,好久不见。”

    闵狂兴朗笑出声,一把拉住她的手,“小丫头,好久不见!你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们这些老家伙。”

    “曾叔祖不老。”闻翘一本正经地说,“元帝境有一万年的寿元,曾叔祖今年也才一千来岁,还很年轻呢。”

    闵狂兴被她哄得开开心心的,拉着她就往穿云岛而去。

    飞舟里的闻兔兔和师无命都知道闵氏族人对闻翘的看重,见她被闵氏老祖拉走也不以为意,接管飞舟,朝穿云岛而去。

    王绮容一脸沉默。

    闻翘和内海域闵氏的关系中央大陆的人都清楚,这无疑给闻翘身上烙下不好惹的标签,少有人敢招惹她。

    看刚才闵氏那位老祖对闻翘的态度,王绮容有一种预感,暗影楼估计很快就要栽了。

    王绮容的预感没错。

    当闵氏族人因为闻翘归来而开心时,冷不妨地发现她身上竟然还带伤,细问过后,得知是暗影楼所为,闵氏族人都气炸了。

    “灭了他们!”闵狂兴冰冷地说,“那群暗影楼的杀手满手血腥,杀人无数,灭了他们也算是替天行道。”

    闵暮北道:“这次我们闵氏一起出动,不放过一个暗影楼的杀手。”

    其他闵氏族人纷纷赞同。

    暗影楼作为一个只认灵石的杀手组织,得罪的修炼者不少,若非有元帝境坐镇,且行踪诡秘,老巢隐藏得好,只怕早就被人挑了。以前他们不在意暗影楼,是因为暗影楼没杀到他们的亲人身上,这次暗影楼竟然对他们闵氏族人出手,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要不要叫曾祖父?”闵既疏询问。

    除了闵狂兴外,闵狂云、闵狂浪都在闭关,参悟云桥的阵法奥义,轻易不得去打扰。但现在他们闵家的孩子被欺负了,闵氏同仇敌忾,自然一起杀过去。

    “自然要叫。”闵狂兴不容质疑地说,“敢欺负我们阿娖,定要让暗影楼付出代价,相信大哥和二哥应该也很愿意为阿娖出气。”

    闻翘乖乖地任外祖母狄菀心疼地搂着,听到这话,探头道:“也好,顺便请曾外祖父他们去赤霄宗。”

    “去赤霄宗做甚?”闵氏族人不解地问。

    闻翘朝他们一笑,颊边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丝毫不害臊地说:“当然是去参加我和夫君的双修大典啦。”

    闵氏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