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老祖出棺 > 第一章 重回人间

第一章 重回人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出去!滚!再来打死你!”

    暴躁的吼叫声中,一清秀少年抱头鼠窜,被穿着粗布麻衣的老汉乱棍打出家门。

    “嘶……疼疼疼……又失败了啊……这游戏真难玩,唉。”

    他有些不甘心地在院外张望了下,见那老汉挥动手中棍棒,连忙缩着脖子一溜烟地远去。

    院子里,见他远去,头发花白的老汉这才愤愤地将烧火棍扔到院子一角,回到家中,余怒未消。

    “到底是哪来的少年,明明是男子,却偏要行那媒婆之事!足足七八日,每日最少来提亲两次,最多甚至来五次,要是再敢来……”

    “爹,您别生气了。”清脆的少女声音中,一双白皙如玉的小手轻轻搀扶到老汉臂上,引他坐下。

    少女不施粉黛,身上穿着的也只是粗布麻衣,但肤如凝脂,面如白玉,腰间挎着的一把长剑还给她添了分英气。她黑漆漆的大眼睛转了转,道:“不行……我去找找立柱哥,让立柱哥劝他别再来了?”

    “哼,你在想什么东西爹还不清楚?收拾东西,明天就给我回圣院修习去!”老汉没好气地喝道。

    “爹!还有一周才开学,您就这么急着赶我走?我还想多陪陪您呢!”少女撒娇道。

    “你那是想着陪我吗?”

    “是呀…”少女说着,嘴巴俏皮地鼓了鼓,“当然,要是能…”

    “行了行了,我知道。”老汉长叹:“你和柱子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爹也是看着柱子长大的,如果你没有开悟圣魂,嫁给他爹不会反对,可现在,绝!对!不行!”

    “爹!我没说一定要嫁给柱子哥,但您能不能别这么……”

    “听我说,小仙。”老汉再度打断,“你快晋升二星了吧,16岁前一定能做到,哪怕放在王都,这都是上等水准,怎么能嫁给一个没有开悟圣魂能力的铁匠?

    你以为爹嫌贫爱富?不,爹是为了你好,只要开悟圣魂,一般情况都能无病无灾地活上个百岁,若是你修炼到四星,至少还能延寿个五十载,柱子呢?”

    “娘也是修士吧,还不是嫁给了普通的您。”周小仙小声道。

    “你说什么?!”

    “我没说话。”

    周老汉看看自家女儿,嘴唇嗫嚅:“那不一样,不一样。哎,你怎么知道你娘是修士的?”

    “您还真以为能瞒住呀,我都这么大了,早就知道您有些秘密没告诉我了。”周小仙道:“就比如说,每年总有一天,您会取一些黄纸,一个人去后山,祭拜一个并非我娘的荒坟,从不带我去……”

    “黄纸?后山?糟了!”说到这里,周老汉突然色变起身,急促道:“今天几号了,小仙?”

    周小仙啊了声:“18…吧。”

    “18?”周老汉转头望了一眼钟表,见时间早已滴滴答答地走过12点,顿时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该死,给老祖烧纸的时间已逾期三天,都怪那少年媒婆!”他跑到房间角落,翻出一叠黄纸,戴上挂在门上的斗笠便匆匆出门。

    “在家待好,不准找柱子!”

    这句话反倒让周小仙眼睛又滴溜溜地转了转,她猫着身子到门口向外探头探脑片刻,试探着踮脚踏出半步,又有些犹豫地停了下来。

    “爹从来没这么慌神过的。黄纸……后山……老祖是什么?”

    “可立柱哥那边……哎呀!”

    周家村后山,周老汉拎着那叠黄纸,健步如飞,仅仅几分钟便攀爬到半山腰,淌过一片金梨子,来到了周家村的公用坟地。

    转到坟地中间位置,周老汉急切的表情忽然定住,揉揉眼睛,快走几步,结巴道:“这?这是!哪个天杀的把老祖坟给扒开了?!”

    他赶来祭拜的坟墓,像是被定点爆破了一样,外围泥土散乱,其中心洞开着巨大的坑洞!

    望一眼坟内,从中折断的棺材板,空空如也的棺材内部,周老汉如遭雷击:“陪葬品就算了,连老祖的尸骨……竟然连尸骨都给偷走了!这让我怎么跟夏岚交代……”

    呢喃几句,他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怔仲片刻,老泪纵横!

    “夏岚,我周丰对不起你!不单被个少年媒婆搅得误了给老祖烧纸的时辰,还没看好老祖的坟,竟让天杀的盗墓贼把它给扒了……”

    “不行,不行!至少要把老祖尸骨找回来!得把它找回来……”

    就在这时,忽有一股阴风在周老汉脑后拂过,让他的身板一颤。

    “嘻~哈~不~用~找~了~”

    “我~在~你~身~后~呢~”

    阴测鬼魅的声音在周老汉身后近处响起,诡异骇人!周老汉目光在周围坟冢上掠过,慢慢回头。

    腐朽得不成样子的破布鞋。

    脏兮兮的大花寿衣。

    在胸前勾起的枯瘦双手。

    被散乱白发遮挡的脸。

    隐约露出的腥红双目!

    鬼、鬼啊?!!

    “嘎——”

    周老汉白眼一翻,仰面栽倒。

    “哎?喂!吓抽了?”

    “哈哈哈哈哈……”夏翼拨开挡住脸的白发,对着吓晕的周老汉哈哈大笑,“这小胆……嘿呦!”

    灵巧地小跳侧挪,夏翼嘬了下牙花子,看看那擦肩而过、散发寒光的长剑,再看看害怕颤抖却又努力鼓起勇气、手握长剑的少女,微绷的脸上重新升起笑意。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周小仙握剑的手紧了紧,反问道:“寿衣怪!你是人是鬼?”

    唔,寿衣怪?夏翼脸上笑意更盛几分,状似不满道:“我当然是人。该你回答了,你叫什么?”

    “是人。”周小仙松口气又质问:“为什么穿成这样吓我爹!”

    “鸡贼的丫头,光问不答?”

    夏翼摇摇头,压低声音,仿佛在说某种秘密般道:“我一直穿着它啊。说到这里,我得问问你,我那豪华的地下寝陵为何会变成荒山野岭的孤坟,一推就开的棺材板为何会被钉子牢牢钉住?这到底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周小仙:?

    “没明白?”夏翼纵身,跳回被扒开的坟冢,平稳躺进大小非常合适的棺材里,闭上双眼。

    “你爹烧纸来晚了,我爬出来催催。行了,我躺好了,烧吧。”

    (??.??)?→╭(°A°`)╮!

    当啷一声!

    周小仙的剑掉在了地上。

    “寿衣怪!还说你是人?!”

    ……

    少顷。

    呛鼻的浓烟将周老汉熏醒。

    他朦胧的视线中,捕捉到了一堆火光,火光后,自家女儿周小仙正紧绷着小脸往里添黄纸。

    哦,我死了。

    小仙在给我烧纸?

    不对啊!

    他蹭得坐起身,“小仙?”

    “爹,你怎么醒了!”周小仙惊慌、或者说惊恐的看了过来?

    难道我确实死了?周老汉敲了敲脑袋,渐渐回忆起昏迷前看到的东西:老祖的坟墓被扒开了,尸骨被偷,然后我看到了一个……

    “嘶……”倒抽了口凉气,周老汉环顾四周,呢喃道:“还在坟地上,但那个怪物不在了,是幻觉吗?咦,老祖的尸体也还在……老祖的尸体……也还在……在?”

    “嘎——”

    见自家老爹又抽了过去,周小仙反而松了口气,边往火堆里添黄纸边念念有词:“妖魔退散,妖魔退散,世上没有鬼,没有鬼……”

    闭着眼将最后一捧纸烧掉,周小仙默数三个数,猛地睁眼向坟冢里看去,“妖魔退散!”

    然而,‘寿衣怪’仍躺在棺材里,对着她笑,露出洁白的门牙。

    别说,寿衣怪表面白须白眉白头发,笑起来脸上却没几个褶,还挺有一股异样魅力的。

    但她却没心情关注这些。

    小嘴一瘪,周小仙呜哇的轻啼一声,转身扛起周老汉就跑!

    八十斤小小只的少女身板,力气却非同寻常,扛着一个百二十斤的男子竟丝毫不耽误跑路!

    转眼就消失在了山路上。

    夏翼这才从坟中跃出,拾起周小仙慌忙中丢下的长剑,抽出半截看了看,又锵啷一声插回,再拾起周老汉掉落的斗笠,扣在头上,眼前一道虚幻的光幕出现又消失。

    “重回人间,还是蓝天。”

    “夏家的血脉也未曾断绝。”

    “真好啊。”

    寿衣和白发在微风中摇摆,夏翼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一缕无火的余灰飘进鼻孔。

    “嗬嗬嘶~阿嚏!!”